[原创]道德十字架下的中国军人

胖虎 收藏 11 463

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古典文学领域曾经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论:唐代的边塞诗是否值得肯定。其争论的焦点就在于,数目庞大的唐代边塞诗中,固然有反映抵抗侵略,保家卫国的,但也有不少赤裸裸歌颂武力的内容。如高适的《燕歌行•出师》:“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明代大诗人唐汝询对此有颇为高尚的评价说:“言烟尘在东北,原非犯我内地,汉将所破特余寇耳。盖此辈本重横行,天子乃厚加礼貌,能不生边衅乎?”而上世纪80年代的这场争论最后也不了了之。原因也在于,专家们认为:能否肯定边塞诗,关键要看唐朝当时进行的是否是正义战争,不过由于史料缺失等等一系列问题,最终结论只好留给后人解了云云。

我们的远祖曾经是强悍好战的。如《诗经•大雅》中的《江汉》,《常武》,小雅中的《出车》、《六月》、《采芑》,秦风中的《小戎》、《无衣》等描写的。韩非子也提到,秦人一听说打仗就赤膊顿首,急不可耐。但随着我们文明的进步,战争逐渐摆脱了原始的夺利工具的角色,变成了向四方蛮夷传播道德种子、教化文明的使者。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军人首先是被放到道德的十字架下,以道德的标准来评论是非功过。一个为后世景仰的好军人,标准是忠孝节义,序列则属修齐治平。武穆岳飞、武圣关公等,其客观的时代背景中,若非抵御外族入侵,就是维护正统王朝,或不屈死于奸臣之手,或在战场上奋不顾身英勇牺牲。他们在悲剧的升华中,达到了至圣先师们歌颂的“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最高峰。至于岳飞北伐战绩不一定比得上陈庆之,关公武艺水平不一定比得上夏侯惇,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

虽然中国人很早就认识到了“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但不少人喜欢乱讲仁义道德——注意我说的是“乱讲仁义道德”,真的能把仁义道德讲好了讲通了,还是很了不起的。克劳塞维茨在其巨著《战争论》的开篇便说,“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战争是一种暴力行为,而暴力的使用是没有限度的。”而中国对军人的道德评判,有时甚至能超越军人的在战争中的行动及成果本身。孔子深切同情因老母在堂而逃跑保命的“三战三北”的鲁人,管仲也说:“吾尝三战三走,鲍叔不以我为怯,知我有老母也”。而且“天下不多管仲之贤,而多鲍叔能知人也。”我们在争论中国军人能否当战俘这个问题时甚至表现出,战争胜负、目标成果、损失代价、战略战术,后期影响,这些战争本质性的东西居然都显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的卫道士们,要指责解放军的被俘军人。

但严酷的现实是,我们每个人入伍后都发过“维护祖国统一”或者类似的誓言,但数十年来,祖国始终没有完全统一。这又是什么道德问题?

有时候在痛恨侵华日军之余,也不仅产生疑问:二战中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官、英国的蒙巴顿勋爵一生痛恨日本人,在遗嘱中不允许日本人参加他的葬礼。而为什么遭受日军不宣而战,在太平洋战场上付出了沉重代价的美国人却没有那么痛恨日本人?就连在佩里留岛血战中所在连几乎全军覆没、受伤坚持不下火线的国会勋章获得者休伊上尉,也只是在多年后的老兵联谊会上拒绝与日本老兵见面,并说“尽管我不会再向他们开火了,但我也不打算同他们拥抱…”我怀疑会不会是这么一种情况:美国人所流的每一滴血,都十倍以上的从日本人那里讨还了,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压倒了小鬼子,这仇已经报的不能再报了。而大英帝国在二战后失去了众多亚洲殖民地,中国至今还在同日本纠缠钓鱼岛、东海划界、参拜靖国神社……

其实我倒希望中国军人没有那么多道德上的枷锁。只要平时能听党指挥,遵纪守法,打仗时什么敌人都能拿下,我看就是最好的了。其他任何事情,军人干的再好,也无论如何比不上在需要时能真正的打赢。我说的打赢,不是指像抗战一样,以长年的无尽苦难、无数同胞的牺牲、千万家庭的破碎换来的,那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而那样的代价平均一千年付出一次也嫌太大。在这一点上,我甚至赞赏美国人的“零伤亡”计划,希望中国即使做不到“零伤亡”,也要力求“小代价”。 当然,这对我们军人、军队的要求就很高了…… 同时,我也觉得,军人在战斗中能够切实履行职责,战斗到最后一刻,在完全绝望的情况下,如果你选择宁死不当俘虏,我钦佩你;如果你不幸成为了战俘,只要不做损害中国人的事,我同样对你怀有敬意。

此外需要澄清的一点是:经反复检查,可以确认,本人在《谈军人战斗意识的培养》一文中,说到“投降”二字的只有两处:其一:“日军在太平洋岛屿战争中的著名自杀冲锋,实际上也是丧失了战胜信心,又受军国主义教育不敢投降的崩溃求死之举。”其二:“丁汝昌几次派人将镇远用雷轰沉以免资敌,但‘无人动手’,一些士兵、水手甚至持刀逼迫丁汝昌投降。”不知这两句话哪里出了毛病,居然也有人要在下“到人民解放军中去开展教育活动了。在那里他的投降理论可以发扬光大”。我想,如果阁下是没有来得及看看拙文就出来开炮的话,那么在下谅解您;如果您的意思是中国军人一旦被俘就=投降≡叛党叛国叛军的话,在下就不敢谅解您了,因为这是东洋岛国的舶来品——军国主义思想和武士道精神。

最后,要总结的就是:军人就是要准备打仗、准备打赢的,其他的很多问题,还是让宋襄公们去研究吧。《司马法•仁本》说“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晋书•杜预传》也说“预以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而诸如助人为乐、阅兵扬威,甚至包括抢险救灾在内,真的只是副业。所以,上世纪我看了电影《大阅兵》后,除了震撼、欣喜居然也有些惶恐:快一年就干这个,时间是不是长了点……幸好是过去的兵役制度,现在义务兵也只有两年啊。不过60周年国庆大典即将来临,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只能想到这儿了,再想,就是扫兴了。祝大家观看阅兵愉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