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父亲为阻女儿结婚向孙中山磕头(图)



宋庆龄孙中山在东京喜结良缘


19年后,孙中山见到宋庆龄时说:当年我还抱过你哩……


日本横滨。


1913年8月30日,在宋查理和宋霭龄的引见下,宋庆龄孙中山会面。当宋庆龄立在孙中山面前的时候,中山先生着实大吃一惊:“长高了,是个大姑娘了!19年前我还抱过你哩!不信问你爸爸。”宋查理回答说是真的,说完也笑了。


目下孙中山的处境十分不妙。两年前,在经过多年的革命奋斗之后,他终于取得了胜利,成为世界上最新的共和国(它取代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封建帝制)的创始人和第一任总统。但不到一年,这个刚诞生的共和国被封建官僚袁世凯——中国第一个由帝国主义支持的军阀和独裁者所颠覆。阴险残暴的袁世凯撕毁《临时约法》,清除革命党人并对其中最能干的人进行暗杀,最后图谋复辟称帝。1913年,孙中山为实现他建设一个现代的、进步的、民主的中国的理想,发动了“二次革命”,遭到失败。他既被这个篡权者宣布为大逆不道的人,又被外国政府所抛弃,既无地位、又无钱财,但他现在要重新开始,组织第三次革命。虽然正处在革命的最低潮,他仍不停地工作。一些坚定的追随者仍同他站在一起,许多颗热烈的心仍在为他而跳动,但革命的火种随时都有被扼杀的可能。


正是在这种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宋庆龄来到了中山先生的身旁。为了中国革命的事业,她把危险留给自己,心甘情愿地“做个冒险的追随者”,充分显示了20世纪初这位少女的崇高品德和对真理的孜孜追求。正如宋庆龄日后所说:“从美学成后,我面临各种机遇,但我选择了做中山先生的学生,至今我不后悔。一个人要实现自身的价值,要有追求,追求是人类最神圣的事业和美德,甚至高于爱情。这是一般常人难于理解的。我这样做了,实际也是中山先生对我的考验。至于我和中山先生的结合,那是日后我们志同道合的缘故,是顺理成章的事。”


第二天,宋霭龄又陪宋庆龄来到了孙中山的办公室,宋庆龄把中山先生索要的那篇文章交给了他。宋庆龄在旁指指点点,孙中山一页一页地过目。全是英文剪报,且用红笔圈着,注有时间、地点。这篇题目新颖的文章——《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中山先生展读后,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连连称赞,想不到宋庆龄这位大学生虽不是这场革命的直接参与者,但却写出如此精彩、催人泪下的文章:观点鲜明、感情真挚、文笔流畅。就连他这个直接组织者也难体味到的,或发挥不到的地方,都说得有理有据,十分周全。至此,孙中山对眼前这位少女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如果说昨天见面是在外表,那么今天则是在心灵的深处。


在此后的十天里,宋庆龄便成了孙中山先生办公室的常客。当时,宋霭龄是孙中山先生的英文秘书,已寻到“白马王子”——山西首富孔祥熙,不日即将结婚。宋查理也在中山先生身旁工作,主要帮助先生理财,支持先生正在筹划的一次新的革命行动。宋庆龄每次来孙中山办公室,主要是由霭龄和父亲带来,大概有七次之多,每次呆上几个小时。这样,她很快地熟悉了中山先生进行革命工作的环境和需要,也更快地进入了角色。


在宋庆龄留美归来一个月后,宋霭龄正式向中山先生提出辞职。孙中山舍不得失去这样一位好助手,他高度评价霭龄几年来的工作,赞扬了她的工作精神、办事能力和负责态度,并对霭龄诚恳挽留。孙中山说,如果准备结婚,以后可以多留一些时间处理家务,每天只要能来两三个小时帮他处理一下最重要的事务,他都将非常感激。


宋霭龄下午离开的时候,孙中山中断了和党内干部的谈话,亲自将她送出门外,握手道别后,又一直目送她的车子远去,消失在街道尽头。


宋庆龄接替秘书后,进入角色很快,令孙中山先生吃惊。她不仅在工作上帮助了孙中山,更在精神上支持了孙中山。她对革命的赤诚炽烈之心,如同一支火炬照亮了孙中山一度灰暗的心情。现在他精神焕发,信心倍增,浑身都流淌着青春般的血液,改造国民党的大业进行得卓有成效。


由于工作的缘故,孙中山和宋庆龄接触多了,言谈举止,家庭琐事,无所不谈,互不相避。孙中山先生为人豪爽,义气待人。他不但谈自己的身世,也谈自己的妻室与孩子……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孙中山处理完公务,与宋庆龄进行了长时间的攀谈。中山先生道出了自己的全部身世。宋庆龄不停地插话,二人谈得投机。


宋庆龄已在中山先生身旁工作了半年多。革命形势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几个月之后,也就是1914年7月8日,孙中山创立的政党——中华革命党在日本正式成立。孙中山真切地感受到了宋庆龄对他的事业和精神上的支持。要真正完成他的革命大业,他的身边不能没有宋庆龄。宋庆龄也由衷地爱着孙中山,愿意为他和他的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




父亲查理的一次心计,使他有了意外收获——谈钱得婿


1913年2月,宋查理随孙中山东渡日本考察铁路并筹措资金。一年多来他第一次和女儿朝夕相处,看到霭龄在铁路方面的知识大有长进,她已不再只是给孙中山准备资料了。在和日本铁路专家谈话时,她往往能抓住实质,提出最需要了解的情况,还不时插话,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修正日本专家的建议。宋查理很为此感到满意。但他也发现了霭龄的秘密,那就是她对孙中山的其他随员不时流露出的颐指气使,以及在孙中山谈话工作时她那毫无顾忌的含情脉脉的注视。凭他的经验,他知道女儿可能已坠入情网。而从孙中山有意无意的躲避中他知道这还仅仅是她自己的单相思,以他回国以来对中国社会的了解,他感到这会损害孙中山和自己以及女儿的名声,徒招非议而妨害正进行的大业。他感到有必要及早斩断她的情丝,使她能够正常地生活和工作。


于是他把号称“山西首富”的孔祥熙引到了家里做客。


孔祥熙出生于山西太谷县城西的程家庄,他的曾祖父曾和一位姓孟的秀才争夺拔贡失败,气得咯血而死。临终立下遗嘱,不许子孙再进考场,孔家从此弃儒经商,居然发了起来,银号、当铺开到了太原、北京、广州,一度成为山西首富,但孔祥熙的父亲孔繁兹后来吸上了鸦片,到孔祥熙1880年出生的时候,一大份家业已在烟雾中飘散得差不多了。孔祥熙所谓“山西首富”的家门,其实已是隔辈的神话了。


孔祥熙的祖居院中因有一口水井,村里人呼之为井儿院。孔祥熙就出生在井儿院西厢房的土炕上。他3岁上母亲死去,六七岁时就蓬头垢面地和村里的孩子一起到县城捡煤核(山西盛产煤炭,太谷一带却无煤矿)。后来在叔叔的坚持下他才进了学堂。


太谷虽然是一个交通不便的内陆小县,但外国传教士已在这里扎下了根基,教会扶助教育,给人治病,千方百计拉人信教。孔祥熙在教会医院治过一次病后,也信奉了***。孔祥熙是在极端秘密状态下加入***的,因为当时大多数中国人对教会没有好感,信教者有被孤立和遭人另眼相看的危险。但是后来的发展表明,孔祥熙信教一事带来他一生享用不尽的好处。


孔祥熙在北京协和书院学习时,中国正处于反清革命到处酝酿发动的躁动中。受革命思潮的影响,他和几名同学一起,参加了刺杀慈禧的密谋。一位同学声称,已经结交了一名皇宫中的太监,如果给这名太监一些贿赂,他会安排这名学生进入皇宫。这个同学说,只要进了宫,他就有办法把慈禧杀死,而且他不考虑自己行刺后的脱身的问题,只要谋刺成功,同归于尽或被凌迟处死都心甘情愿。孔祥熙从亲朋好友处筹集到一笔款子,作为贿赂太监的资本。几个人带着这笔钱在皇宫附近转悠了几天,始终没碰上那个认识的太监出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协和书院有不少外国学生,孔祥熙因为信教的原因,和这些外国同学来往较多,这成为他鸿运来临的契机。1900年义和团兴起时,山西有159名外国传教士被杀。孔祥熙在太谷***福音院也险些做了义和团的刀下鬼,他因为地形熟悉,得以逃脱。后来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开始进行疯狂报复。孔祥熙为避免家乡遭受兵燹之灾,利用与外国学生的关系,在山西政府和联军指挥官之间牵线搭桥,进行斡旋,从而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避免了外国军队在山西的烧杀掳掠,也使急于发财的外国财团打开了山西的门户。孔祥熙办理教案的立场和才能,受到清政府和***会两方面的赏识。清政府为此授予他一枚龙图勋章。***华北卫理公会向他发出了到美国留学的邀请。没等完成他在协和书院的学业,即由美国***会邀请、清政府公派,到美国留学。在美国他先后获得欧柏林大学文学学士和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


孔祥熙信奉***和在革命中的表现成为宋查理特别赏识的两大要素。摸着了查理的脾气,孔祥熙已在进入宋家门之前,把这些经历添油加醋地刻到了查理心上。


孔祥熙在美国读书期间向美国人说明,以前所以发生外国传教士被杀事件,是因为中国下层人民愚昧无知。他要求美国人提供帮助,兴办学校。他说如果中国人有了文化,就会认识到外国传教士到中国完全是为了拯救中国人的灵魂,就会高高兴兴地和美国人拜倒在同一个基督面前。美国人拨出了中国庚子赔款中的75万元,在太谷建立了欧柏林大学分校,孔祥熙把它命名为铭贤学校,自任校长,博得了很大名声。


辛亥革命爆发时,孔祥熙积极响应,组织了巡防队和学生军,守护县城。孔祥熙知道自己的才能不在领兵打仗上,后来清军进犯山西,在娘子关前线,他把军队交给了山西都督阎锡山,自己做了阎锡山的经济顾问。


孔祥熙在家乡时曾娶了教会中一位温柔漂亮的韩女士,备尝了人生的甜蜜。不料几年后韩女士因肺病死去,加上袁世凯到处迫害革命党人,孔祥熙心情沮丧,也离开山西,加入了东渡日本 的“自由主义者联盟”,经王正廷推荐担任了华人***青年会总干事。


宋查理就是在拜访***青年会时见到孔祥熙的,这时的孔祥熙身上,早没了那个捡煤核小男孩的痕迹。孔家儒学和西洋文化的熏陶,使他显得学识渊博,谈吐不凡。查理认为这是一个精明的、有实干精神的青年,日后大有造化。他把孔祥熙带进家门,希望大女儿能够慧眼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