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踪谍影有情天 正文 十四 深夜里来的东洋女人

梅戈 收藏 1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URL] 如此逛了十来天,李重九把北京城的主要大街就都走遍了。 以前跟着师父去李元荣家、桂侗家,李重九对来去路径只有一个大概模糊的印象,这回到北京城,他把这两家附近的情况首先摸了一个透,尤其是这两家外边哪里好走,哪里能走,哪里不能走,李重九都察看了一个仔细。只是在这两家的附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如此逛了十来天,李重九把北京城的主要大街就都走遍了。

以前跟着师父去李元荣家、桂侗家,李重九对来去路径只有一个大概模糊的印象,这回到北京城,他把这两家附近的情况首先摸了一个透,尤其是这两家外边哪里好走,哪里能走,哪里不能走,李重九都察看了一个仔细。只是在这两家的附近,李重九看见了不少可疑的人,这些人也是没事儿就围着这两家门口转,看着有人在这两家进出就盯着看,开始他还以为是这两家新雇的保镖护院,可打过一次交道后他就知道不是了。

有一天下午李重九才走到李元荣家门口附近,装作没事儿闲逛的样子向李家探了探头,马上就有一个歪戴着礼帽的家伙过来瞪着眼盘问他:“嘿,小子,你是干嘛的?”

李重九有心试试他是什么人,就故意反问了一句:“你是干嘛的?”

那人眼睛一瞪,狠狠道:“你说我是干嘛的?老子是京畿警卫司令部的!过来,老子搜搜你,看看你是不是宗社乱党的人!”说着话,那人还把腰间的手枪亮了出来。

李重九这时才明白,这些人是来监视李元荣家的,因为他听师父说过,这李元荣好像跟什么宗社党有关联,而这宗社党是专门帮清朝搞复辟的,政府对他们很防范。好在这天李重九是空手出来的,所以他也没说别的,更没有跑,任由那密探浑身上下地搜他。

那密探搜了搜他,除了几块钱是什么也没搜出来。

看着李重九是老实巴交,等他把李重九全搜了一个遍,他把从李重九身上搜出来的几块钱往兜里一揣,骂了李重九一句道:“滚,这地方不是你好来的,再来小心把你当宗社乱党抓起来!”

李重九不想惹麻烦事,也就没和他多纠葛,看附近还有三四个这样的人,他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李元荣家的大门前。


李元荣这几个月也是很苦恼,先是张德光来行刺,随后就是北京警察厅以保护他的名义派来了几名名为保护、实则监视他的警察,而自从杨度等人的筹安会一开始办公,步军统领衙门、京畿警卫司令部也都派来了人,这些治安机关都是生怕他们这些宗社党、或者跟宗社党有关联的人搞什么不利于大总统的事,为此,李元荣这几个月是很少出门,家里的客人也比以前少了许多,毕竟是吃饭的家伙要紧。

这天他吃完了晚饭,正在书房里想心事,儿子李焕黑着脸走了进来。

看着儿子这样子,李元荣就气不打一处来,瞅着儿子他就骂道:“怎么啦?拉着个脸,你老子还没死呢!”

李焕气哼哼地在一把椅子上一坐,满腹牢骚地对老子道:“爹,您说您总跟那些旗人、那些宗社党捣什么乱啊?!搞的咱家门口一天到晚不是警察厅的人就是步军统领衙门的人,出来进去,这些人都像盯贼似的盯着咱们!这日子可怎么过?”

李元荣哼了一声,瞪着儿子道:“你知道个屁?!自从建立了民国,你爹就没在政府里任过一天职,家里是坐吃山空,如果不定哪天你爹死了,你喝西北风去啊?这复辟若是不搞,你爹就永无出头之日,你爹没有出头之日,你这辈子靠谁?这民国会给你官做吗?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点儿道理你还不明白吗?”

李焕看了父亲一眼闷着头没敢说话,李元荣接着骂道:“你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亲也娶了,可你每天除了提笼子架鸟逛八大胡同,你还会做什么?!我李元荣风光大半辈子,连太后老佛爷也时常夸赞,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不上进的东西?”

李焕来书房本是想劝劝父亲远离那些宗社党好过个消停日子,没想到却被父亲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眼看父亲越骂越凶,李焕就想走,可还等他站起身来说走,李元荣桌子一拍,站起来瞪着眼骂道:“怎么?说你两句就想走?你眼里还有你老子没有?”

李焕呐呐道:“我来本是想劝劝您,怕您得罪了政府对自己不利,没想到两句话没说,却惹得您生这么大的气,我看我还是回屋里去最好!”

李元荣听儿子对自己也有爱护之意,气儿稍微小了些,声音和缓了和缓,他继续道:“爹做这些其实也是为了你们,说白了就更是为你,爹已经是快六十的人,还能活几天?做这些还不是想你以后有好日子过不受苦吗?”

李焕点点头,刚想再说什么,李元荣挥了挥手,道:“你什么也别说了,你想说的爹都明白,现在爹还有事,你回后边去吧!多跟你娘说说话,多陪陪你媳妇!”

李焕应了声是,转身出了李元荣的书房。

李元荣看儿子走了,对外面吩咐了一声:“小红,你在外面看着点儿,我写几封信!”

小红在外面答应了一声是,李元荣摊开纸笔开始写信。


几封信写完,李元荣感觉有些累,他向外面问了一句:“小红,几点了?”

书房外面小红正坐在凳子上打瞌睡,李元荣的声音不大,她就没有听见。可李元荣没听到小红的声音心里不禁就是一慌,他生怕外面有什么不对劲儿,拉开抽屉他就先把一支小手枪握在了手里,随后他又高声叫了一声:“小红,几点了?”

小红迷迷糊糊地听着李元荣叫猛地就是一惊,但她昏睡中没有听清李元荣在喊什么,赶忙站起身她睡眼惺忪沙哑着声音问道:“怎么了?老爷!”

听见小红说了话,李元荣的心放下了,收好手枪,但他还是有点儿生气,不过没有表现出来,接着他又问了一句:“几点了?”

小红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答道:“已经过十二点了,老爷!”

李元荣嗯了一声,一边把写好的信都收好,一边冲着外面道:“小红,给我换碗茶水!”

小红哎了一声,进到书房里来给李元荣换茶水。

李元荣收拾好信件,感觉有点儿腰酸背痛,看小红端着茶具还没出去,他就对小红道:“别的事等会儿再做,先给我捶捶背!”

小红忙应了声是,把茶具向一边一放,就走过来给李元荣捶背。

李元荣闭着眼舒舒服服地享受了一阵,小红开始给他揉肩,揉到舒爽极处,李元荣不自禁地轻轻哼哼了两声,小红急忙借机陪着笑脸道:“老爷,舒服吗?”

李元荣赞道:“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小红得到赞扬,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李元荣不禁慢慢就有了些冲动,他抬起手,一把就攥住了小红的手,小红没出声,更没挣扎,李元荣轻轻一拉,就把小红从身背后拉到了身跟前,再用另一只手一搂小红的腰,小红就坐到了他的腿上。

这小红本是李元荣前几年从前门外八大胡同里娶的五姨太的丫头,因为长相端正、聪明伶俐就被李元荣以总在书房里接待有头有脸儿的客人,不能没个好使唤人为由从五姨太手里要到了书房,可这小红从小在八大胡同里耳濡目染,人品就有些不正经儿,这一年多更是做起了想当李元荣六姨太的梦,只是李元荣事比较多,这事就一直未能如了她的愿。今天看有机可乘,小红就想借机遂了自己的心愿。

李元荣一看小红任由自己摆弄,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胆子立刻就大了起来。他那只本来是搂着小红腰的手,毫不客气地就伸进小红的衣服里,在小红身上摸揉了起来。


听着李元荣的气儿越喘越粗,小红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她一把搂住李元荣的脖子,撒娇道:“老爷,您说我好不好?”

李元荣这时正在兴致头上,当然是连声说好。小红继续卖弄着风骚道:“老爷,人家还是姑娘呢!您不想把我放出去吗?”

李元荣笑道:“你这么好,我哪里舍得放出去?”

小红把身子向李元荣怀里一靠:“那您想把我怎么办啊?您看我是不是比您那几房姨太太都好啊?!起码我还没有过男人啊!”

李元荣嘿嘿一笑,在小红水嫩溜滑的身上捏了一把,老脸上流露出色迷迷地神情道:“你有没有过男人我怎么知道啊?那事你得让我成了好事我才知道啊!”

小红身子一扭,捶了李元荣一把:“老爷!您真坏!”

李元荣呵呵一笑,就想拖着小红到书房里间去,小红扭着身子拉着李元荣故意拉长声调道:“那……老爷,如果我还是姑娘,您就收了我好不好?我愿意伺候您一辈子!”

李元荣晕晕糊糊刚想答应好,书房外他侄子李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叔叔,您还在忙吗?杏子小姐来了!”

满脑子正想与小红成就好事的李元荣一听侄子说杏子小姐来了,脑袋马上就恢复了清醒,他伸手一推小红,脸上立刻也恢复了往日正经威严的神态:“好,请杏子小姐进来!”

书房外李直答应了一声,陪着一位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女人走了进来。

一旁小红忙收拾起茶具走了出去。

李直陪着进来的女人一进门就不客气地对李元荣笑着道:“李大人好兴致,这么晚还没睡!看来为了国事也是日夜操劳啊!”

李元荣面上一红,没理会这女人的讽刺,也没回答这女人的话,而是对侄子道:“李直,你在外面看着点儿,看看那些保镖还精心吗?!”

李直回答道:“我看他们还挺精心,院里随时都有三个人,叔叔您就放心吧!”

李元荣点点头,李直冲他陪来的女人也点点头,女人对着他笑道:“那李先生,就辛苦你了!”

李直答了声:“应该的!”转身就出了李元荣的书房。

看着这能干的侄子走出书房,李元荣问这妖里妖气的女人:“杏子小姐,您怎么这么晚来了我这里?这一阵您不是回了日本吗?再者说,这些日子,我这门前不好走啊!”

被称作杏子小姐的女人呵呵一笑,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道:“我刚才来了一次,看您这门前杂人太多就没敢进来,在外面守了半夜本想找个空子钻进来,没想到您这侄子回来了,我就跟着他混了进来,我今天来没有其他事,就是给察王运的那批枪在天津给扣了!”

李元荣一听给察王的那批枪给扣了,啊了一声脸色就变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