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补习班:到底是无奈之举 还是社会所需?

aqssm 收藏 0 69
导读: “补习的依然很多,尤以小学生为主”   记者绕育才路转了一圈,发现打着“XX小学生家园学前班”、“XX美术培训班”等招牌的补习班果真不少。有几家,记者从门前经过,都能听到一群孩子读书嬉闹玩耍的声音。   “虽说现在是暑假,可是前来补习的学生依然很多,尤以小学生为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我们这里的学生有中山路小学、人民路小学、育才小学的,各个地方都有,有的还挺远的,可是他们家长愿意送呐!”因为这天刚好是星期一,不少家长早早地将孩子送到了补习班。在记者和这位老师交谈时,就看到好几个家长将

“补习的依然很多,尤以小学生为主”


记者绕育才路转了一圈,发现打着“XX小学生家园学前班”、“XX美术培训班”等招牌的补习班果真不少。有几家,记者从门前经过,都能听到一群孩子读书嬉闹玩耍的声音。


“虽说现在是暑假,可是前来补习的学生依然很多,尤以小学生为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我们这里的学生有中山路小学、人民路小学、育才小学的,各个地方都有,有的还挺远的,可是他们家长愿意送呐!”因为这天刚好是星期一,不少家长早早地将孩子送到了补习班。在记者和这位老师交谈时,就看到好几个家长将孩子送过来,然后匆匆忙忙回去。


记者走进招牌横跨两间门面的“永泰小学生家园”,补习班女主人对自称要带孩子来补习的记者很是警惕。


记者转而向一位正在教授孩子们功课的女老师了解到,这家补习班招收对象为即将入学的学龄儿童与一至六年级的小学生,每个年级段由一位专职老师任教,开设英语、作文、奥数等课程。


“半托的孩子一般是由家长上午送过来下午接回去,我们负责教课和提供午餐。” 面对记者提出的有关孩子食宿问题,女老师说,“全托的孩子周一上午过来,周五下午家长接回家。孩子们有固定的住房,全天食宿由厨房的一个阿姨和几个留宿的老师负责。”


这位女老师还告诉记者,除这里的房间,隔壁房间的楼上也是孩子们上课的地方。记者提出参观时,女老师欣然同意。走上木制楼梯,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个老旧、光线略显不足的房间,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几十张木质的半新桌子和矮凳子。楼下是孩子们吃饭的地方,安放着几张木桌和凳子。一位坐在一张桌旁带着一个六七岁左右小男孩的女士告诉记者,她是负责这个培训班伙食的。“地方这么小,老师加学生几十号人,想必很挤吧?”对记者的疑问,她解释说,这个问题好解决,孩子按年级段分批来吃饭就行了。


在走出这家补习班时,记者看到孩子们在这里过得挺开心。


一个在职老师带两个学生没事?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几家同类的补习班,情况大同小异。


在一家补习人数约有十几个的补习班里,记者遇到一名以为我们也是开办补习班的虞洁(化名)。据虞女士透露,她从2002年起就开办这家补习班,而且是这条街上最早的一家。不过,近年来,生意每况愈下。她指着对面的理发店说:“这家本来也是开补习班的,没生意才关了门,现在人家改换门面了。”


“我们这片小学生的补习市场已经饱和。”虞女士无奈地说,“在我这里补习的孩子几乎都是朋友自己的子女或经他们介绍过来的。”


问起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虞女士透露,现在学校有的在职老师自己也在开课,无论从家长还是孩子的角度来看,在自己的任课老师那里补习来得方便,毕竟知根知底。


“我们这里的老师虽然也是专业的,但很多家长还是愿意多花钱,让孩子到熟识的老师那里补课。”虞女士解释说。当记者问到“多花钱”是什么意思时,虞女士为记者介绍了这一带补习班的市场行情:这里的补习班除了“半托”(约500元/月)跟“全托”(约1000元/月)外,还有就是只暑假补习或暑假加开学后晚上也来补习的(约1200至1600元/月)。而去熟识的老师那里补课,听说一个老师带两个学生补习两个小时,高的大约要150元。


记者来到椒江实验一小旁边一个英语补习班,里面有10多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学生跟着老师读英语。补习班的老师告诉记者,自己大学毕业后,没有正当的工作,就趁着暑假帮朋友和亲戚带一下孩子。“我大学是读英语的,毕业后没找到工作,在家里也没事干,就帮亲戚、朋友带一下小孩子,也顺便教他们几句简单的英文日常用语。”


至于问是否有在职老师在任教,补习班的主人都三缄其口。但有一位办补习班的人说:“一个在职老师带两个学生应该没事的。”


家长、孩子对补习班习以为常


暑假,本应该是孩子们尽情玩乐的时候,却因为学校里布置的假期作业而被剥夺了大半的时间,对此,孩子们参加补习班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记者就此采访了几个学生。


“挺好的。这里有很多同学可以一起玩一起学习。”


“我爸爸妈妈都没有在家,不能辅导我做作业,所以我不得不来。况且我们班的同学大部分都在这里补课。”


“我的同学都去补习班了,我没有小伙伴,爸妈就把我送过来。”尽管孩子们有各种想法,但看得出他们对自己参加补习班都习以为常。


那么,家长对此是怎么看的呢?


“孩子们在学习中也喜欢相互之间比较成绩。小升初、中考、高考,哪一个考试不是看你孩子的成绩?小孩要是成绩差,好的初中就没得读。”一个家长说,“而且,暑假两个月,我们又不能时时刻刻都盯着孩子写作业,不把他放到补习班里,成绩掉下来了怎么行啊!”


近几年,各学校的入学门槛越来越高,导致了家长不得不把学生送入补习班,以期望他们能受到更好的教育。再加上,父母平时又要工作,没有足够的时间管教孩子,为了防止孩子在两个月的暑假里成绩下降,补习班也就成了家长们的唯一选择。


“暑期禁补令”成了一纸空文?


据了解,当前在我市,中小学在职教师有偿家教情况复杂,表现形式多样,有以家庭形式收带学生,进行有偿补课、辅导;私自在外租赁房屋,进行有偿家教;与人合伙,在外租场地有偿办班;以父母、家属、子女等名义有偿带生办班;擅自在社会力量培训机构中有偿兼课,等等。


5月27日,市教育局就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进行整治工作的通知》,对于在职教师顶风违规从事有偿家教,一经查实,立即责令其停止违规行为,退回所收费用,取消或延缓其职务评审、评优评先和晋升工资的资格。但有偿家教现象在我市各地、各学校屡禁不止。


记者询问周围一些补习班的负责人是否知道教育部门曾明令禁止在职教师进行有偿补课、辅导时,大多摇头说:“我们开了这么多年,还没人来查过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