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8月9日报道]题:公共医疗:一个县在改革。我们可以用一句公关标语来概括:“在神木.人人享有免费医疗。”一切由公共财政买单。在后毛主义时代的中国,公共财政对医疗的投入比例,已由上世纪70年代的90%下降到30年后的17%。在这种背景下,神木县领导的创举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特例。


拥有33万人口的神木县位于陕西省,靠近内蒙古自治区。在通往神木县的公路上,川流不息的卡车向我们展示着这个传统农业地区的工业活力。在县城里,经济火热的标志无处不在:车水马龙的交通、奢侈品专卖店、现代中国特有的嘈杂、各个街区在建的高楼。


富裕县和免费医疗?这就是答案所在。这样的地方创举非常重要。美国期望金融危机之后的中国能为低迷的国内市场创造发展条件,并成为全球经济结构调整的要素。中国人总是储蓄太多,消费太少。然而消费增加的前提是医疗保障的全覆盖,在资本主义中国看病实在太贵。


此前有媒体报道,一名交通事故的伤者在支付了3000欧元的急救费用后.因无力支付剩余的7000欧元治疗费用而最终瘫痪。今年春天.北京决心进行医疗体制改革,计划斥资850亿欧元在2011年前实现90%的医保覆盖率.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神木卫生局副局长张波(音)说:“我们最开始只是打算在县级层面推广医疗覆盖,没有考虑储蓄和消费等经济因素。”


神木的做法很简单:在20欧元至40欧元的门槛费之外的所有费用全部报销,这在中国尚属首次。资金主要来自公共财政。曾经有媒体表示怀疑,认为神木县的财政无法承担这笔巨大的开支。但张认为凡事都有两面:我有一个朋友一年纳税一亿,相当于l000万欧元。这样的不止他一个。所以我并不担心资金问题。”


从今年3月开始.神木的医疗保障覆盖至所有的该县户口持有者,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一视同仁。过去可不是这样:城镇的公务员和国有企业员工已经享有比较完备的医疗保障,但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只能报销40%至50%的医疗费用。神木的县医院建得非常豪华。这座刚刚开业几个月的医院有整整10层。外面装饰着玻璃幕墙,里面有电梯和最尖端的医疗设备。


医生白文亮(音)说:“一开业.许多以前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的慢性病患者就来排队了。他们知道新规定从3月1日起实施,所以一直在等,至于神木模式是否是迈向多消费少储蓄的样本,白医生表示怀疑:“改革很难影响人们的习惯。这里的人已经够富了,但他们仍然大量储蓄。


在中国,消费通常是由各自的需求决定的。在一个柜台前,我们碰到了37岁的农民杨水平(音),他刚刚报销了320欧元的椎间盘突出治疗费用。他的回答确认了由医生的判断:“我们今后不再那么担心钱的问题了,但省下的钱也不会拿来花。说中国人不消费其实并不准确。


中国家庭的开支在不断增加,真正导致储蓄率上升的是企业,它们赚取了利润却没有进行足够的再分配。中国人常说:他们和繁荣之间隔着三座大山:教责孩子、购置房产和医疗费用。在城市,前两座大山已经被部分逾越。现在中国该向第三座大山发起冲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