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宾馆内神秘死亡 隔壁情侣同日暴毙

死者张勇年轻时的照片


董事长宾馆内神秘死亡 隔壁情侣同日暴毙

虽是董事长,但张勇的家还是老式楼,非常简单朴素。


董事长宾馆内神秘死亡 隔壁情侣同日暴毙

事发的五达宾馆已经被责令关门


蹊跷:同时同地隔壁客房情侣,也不幸意外死亡质疑:警方称重庆董事长死于“内脏器官病变”,隔壁情侣却是“一氧化碳中毒”


52岁的渝北区静观醋酿造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勇,在前往四川南充采购期间,暴毙在当地五达宾馆客房内。南充警方初步鉴定为“内脏器官病变”。



6小时后,在张勇隔壁房间内的另一“意外发现”,却让事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与张勇仅仅一墙之隔的隔壁客房内,同时入住的一对年轻情侣也暴毙在房间内!但警方给这对死者得出的结论是一氧化碳中毒。



同时同地的两起死亡事件,为何结论大不相同?张勇的家属要求当地警方查出丈夫意外死亡的真相。



客死他乡 重庆老板暴毙



52岁的张勇和公司副总经理李余富,是本月6日来到南充市农郊进行辣椒采购的。自担任公司一把手以来,张勇每年都要亲自带队来南充采购——静观醋公司由原国营企业渝北区酿造厂1999年6月改制而成,目前总资产近千万元,主要生产酱油、食醋、火锅底料、酱腌菜等。



与当地海椒大户谈完意向性合同后,7日傍晚,张、李二人回到南充市中心城区,入住顺庆区和平路上极其普通的五达宾馆。两人的单间在3楼、门对门,房费均在100元以内。



8日清晨5时许,睡梦中的李余富突觉头晕脑胀、呼吸困难,他试图拿手机,却发现手已不听使唤,手指抖得无法正常拨键。最后,他爬到窗台边,拼命推开窗户,猛吸两口新鲜空气,才缓过气来。



因为头晕脑胀再也睡不着,李余富便靠在窗台边抽烟、喘气,总算捱到了7点,他便提醒对门的张总起床。然而,无论是擂门还是拨打电话,对门始终无人应答。



“张总平时从不睡过头,莫非出事了?”联想到清晨自身的痛苦遭遇,李余富连忙跑下楼叫服务员开门查看。起初,服务人员拒绝清早探房,在警方介入后,反锁的房门才打开——张勇面色红润,平静躺在床上,已没有了呼吸。


意外发现 隔壁情侣遇难



随后,南充市顺庆区公安分局刑侦部门和辖区派出所民警立即介入调查。经初步勘查,现场未发现搏斗、撬锁、负伤痕迹,确定为非刑事凶杀案件。



当日中午1时许,张勇的老婆和儿子赶到南充。李余富说,警方在勘察现场和尸表检查时曾议论道,张勇的死可能是普通的身体疾病诱发。



本以为事件暂可告一段落,不料,现场警戒解除后,下午3时,五达宾馆服务员对客房进行巡查时,在张勇的隔壁客房内,竟发现有一对青年男女也意外暴毙在房间内,男子倒在卫生间内,女子则趴在房门口处,他们的身上同样没有任何伤痕,面容亦安详!



警方事后调查证实:青年男女苏某、毛某为南充当地人,都在20岁左右,同为医学院毕业,两人系恋爱关系,也是7日晚入住五达宾馆的。



同一时间入住同一宾馆,同样遭遇意外不测,重庆董事长张勇和南充年轻情侣的死亡,究竟是谋杀,还是意外?两起命案是偶然,还是别有内情?警方在控制五达宾馆老板后,责令宾馆关门。



大相径庭 死亡结论不同



8月9日上午,南充警方向死者家属通报技术鉴定的初步结果:两起事件均非刑事命案,也无关联,只是意外死亡;但死因并不完全相同:其中,张勇内脏器官病变,具体死因还在正一步调查中;而年轻情侣则是洗澡时一氧化碳中毒,其中女青年毛某是发现险情后逃避不及遇难。



为何死时体表特征一致,死因结论却并不相同?对于警方的调查报告,从渝赶来的张勇家属和公司员工并不认账。原因很简单:若是一氧化碳中毒,宾馆难辞其咎,势必承担赔偿责任,但若只是内脏器官病变导致死亡,那张勇之死则与宾馆毫无关联。张勇的妻子陈红琼称,丈夫酷爱锻炼,身体健康,从未发现任何内脏器官有疾病。



当日中午,张勇家属和员工抬着花圈、拉起横幅,来到五达宾馆讨要说法。家属方称,随后,当地政府紧急介入协调善后。


追寻真相 警方二度尸检



事件在当地“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南充市级领导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对警方首度尸检结果不服的张勇家属和员工,要求进行二度尸检。昨上午,经过相关部门的积极协调,在家属方的当面见证下,张勇遗体的二度尸检再度在南充殡仪馆进行。



因为“信不过南充警方尸检,担心身处异地他乡吃亏”,张勇家属专门提出“尸检遗体切片一式两份”的提议,由张勇之子张欣专门将父亲遗体的部分内脏切片带回重庆,准备自寻法医进行尸检。



“我只想追寻丈夫意外死亡的真相,不能让他死不瞑目!”面对记者,张妻陈红琼的眼圈红了又红……



特派记者 朱昕勤 摄影报道



坊间说法》》



张勇“被迫”病死 宾馆不想赔钱



张勇家属称,据他们了解,该宾馆在两年前曾进行过天然气管道整改。对于警方得出的死于“内脏器官病变”的结论,张勇之妻陈洪琼称绝对不可能,并提出疑点:张勇去世时,体表特征状况与同样隔壁意外死亡的情侣几乎一致,对方结论为一氧化碳中毒,为何张勇不是?况且,双方房间仅一墙之隔,而且双方窗户紧挨着,难道就不会有漏气或串气现象?



张勇家属认为,最主要还是“内脏器官病变”的结论,有利于让宾馆摆脱干系。



此外,南充百姓还有这样的议论:倘若只是两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只是重大安全事故;但若是3人因此遇难,则是特大安全事故,势必追究相关责任人的直接责任和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因此,在事发的初期调查中,作为外地人的张勇,“被迫”成为了“病死”。


最新进展》》



家属称警方承认死于中毒



昨夜,就在记者连夜采写此稿件时,被当地政府安置在天源宾馆休息的张勇家属,向记者透露了事件最新进展:昨晚,南充警方开了最新的善后协调会和调查通报会。会上,南充警方表示:经过二度尸检和进一步技术鉴定,确认张勇之死也是一氧化碳中毒。至于是宾馆哪个房间一氧化碳泄露、如何泄露等细节,警方并未说明。



随后,通过和平街道办事处马主任,记者辗转联系上南充市顺庆区政府外宣办相关负责人。马主任表示,他也听说确有此事(指“一氧化碳中毒致死”的新结论),但尚未得到官方证实。外宣办人士表示,倘若警方有了结论,定会向政府进行汇报,目前政府还未得到消息,但最迟今天会有结果。



住50平米老楼



欠下10多万债



这个董事长很寒酸




张勇是渝北区静观醋酿造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是渝北区十一、十二届党代会代表。董事长张勇身家、为人如何?记者昨日赶往渝北区两路镇调查。



公司破旧寒酸



资料显示,该公司由原国营企业渝北区酿造厂1999年6月改制而成。“静观醋”为四川传统三大名醋之一,创始于民国初,3次获重庆市优质产品称号。目前总资产近千万元,主要生产酱油、食醋、火锅底料、酱腌菜等。



下午6时,记者赶到位于渝北区观音岩路11号的静观醋公司。这是一幢毫不起眼的老式办公楼,两层楼。底楼是卖酱油、醋等调味品门市,二楼是办公区。整个办公区整洁,但略显寒酸:墙壁破损严重,多年未刷油漆。董事长办公室是扇老式木门,里面只有两张旧办公桌。



老房只有50平方米



昨日,张勇的儿子张欣从南充回到重庆。



“有人说你父亲有上百万家产?”“我带你去看看我家。”26岁的张欣没多说。



眼前一幕让人难以相信:张家位于路边一幢老式居民楼内,两室一厅,套内面积只有50平方米。家具全都是老式的,电视是二手的,张欣房里电脑还是老式显示器,“用了10年了,没换过。”



张欣说,不久前,父亲拿出多年积蓄,在两路卖了套二手清水房,“听妈说还欠下10多万的债。”朋友董朝说,“就这个家,连其他单位的一位普遍员工都不如,董事长只是个虚名。”张欣在家中翻出父亲生前获得的一大沓荣誉证书,包括渝北区优秀董事长、先进党员等荣誉。


职工称老总不藏私



在公司职工曾永华的眼中,张勇是位办事果敢,不存私心的人。



曾永华说,张勇起初是厂里一名会计,办事细心和认真,后历任副厂长、厂长。1999年企业改成股份制,张勇被众人推荐任法人代表。“为人有魄力,办事果断且坚持原则。”曾永华说,他对绝大多数职工是相当关心、体贴的。



据了解,该公司改制前严重亏损。在张勇带领下,目前实现了盈亏平衡。曾永华说,在激烈市场竞争下,类似他们这种转制小企业,绝大部分没有拖过3年就破产了。“老张能将厂子维持到现在,已相当不错了。”据了解,该厂每年基本能养活100多名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