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9月2日夜晚下了一场小雨。天刚蒙蒙亮,刘亚忠就赶着一辆两匹马的大车来到河阳街,带着刘雅欣一家去县城观看鬼子的受降仪式。

一路上,经过的各条小路上都有人群汇入通往县城的大路,延绵不断,煞是壮观。抗战以来,饱受鬼子欺压的沂蒙山人们终于扬眉吐气了,人们不约而同地前往县城,争先恐后去见证这历史的时刻。

奔儿和杏梅换上了最好的衣服。当太阳出来时,兄妹俩无比兴奋地跳下车,欢天喜地地走在人群中。

刘雅欣抱着枣花坐在车上,目光四处搜寻着。她几次在滚滚人流中看到了河阳街以外的熟悉的人,但是,即使面对面也已经没有人认得她了,还总是有人对她丑陋的样子指指点点。刘雅欣的心情多少有些黯淡,但随即就被薛三和刘亚忠的谈话吸引了。刘亚忠在给薛三讲诉榆树谷发生的很多事,薛三乐呵呵地听着,不时地问几句。刘雅欣能听出来,刘亚忠在讲诉中故意避开刘亚虎。她几次想问问,又心想,今天还有个事是给二哥和二嫂上坟,回头再了解吧。

一行人来到县城东门外,已是日上三竿。见很多八路军战士在东门外放了岗哨,空出了很大一块空地,空地外挤满了黑压压的老百姓,一个个或欣喜或肃穆地等待着这个历史时刻。

刘亚忠和薛三、刘雅欣互相搀扶着站在大车上,目光越过人群看了一会儿,老远就看见空地旗杆下的一侧摆着一张桌子,刘亚峰和马高等一些八路军指挥员威严地站在那里。刘亚忠将驾辕的马栓在一棵树上,站上去看了一圈也不知道奔儿和杏梅跑到哪去了,便跳下车,从刘雅欣手里接过枣花,带着她和薛三往人群里挤。好不容易挤到警戒线外,一个八路军小战士拦住了他们。刘雅欣一看面熟,忙告诉他自己在沂水河边见过他,请他允许自己一家往前站一点。小战士也认出了刘雅欣,问她要不要通报首长?刘雅欣表示不必了。刘亚峰看见了刘雅欣一行,微笑着冲他招了招手,又神色肃穆地看了看手表,转向城门方向。

人群突然开始骚动,紧接着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刘亚忠随着雷鸣般的欢呼,兴奋地大喊大叫着将枣花举过了头顶。刘雅欣急忙抬头看,只见城楼上悬挂的日本国旗开始降落,城楼两边站立的鬼子列队跑了下去。刘雅欣的泪水顿时模糊了眼睛,她的脑海中一一闪现出了爹和大哥、二哥等薛家和刘家那些死在鬼子屠刀下的亲人。她喊着亲人的名字,呼唤他们的在天之灵来这里看看;她告诉薛三,那个旗杆就是当年二哥死后受难的地方。现在,还是在这个地方,鬼子终于投降了;她拉着薛三的手,使劲地叫着、哭着、笑着……

城门终于缓缓地打开了,酒井率先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是列队整齐的日军官兵,官兵中有许多伤兵,有的还躺在担架上。一队八路军战士迅速跑步进城登上城楼列队,同时升起了八路军的军旗。人群渐渐地安静下来,场面显得异常庄严肃穆。

酒井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刘亚峰面前敬礼。刘亚峰回礼。双方进行了简单地交流后,酒井在投降书上签字。酒井签字后,跨前两步,解下腰间的将官刀,双手托起,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刘亚峰,然后站在一边,目光呆滞地看着大队鬼子官兵按照八路军的指挥,绕过空地中央石灰标注出的巨大的白圈,放下武器缴械投降。

人群再次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无数的人喜极而泣。

受降仪式完毕后,停在人群外的几十辆卡车马达轰鸣。一个八路军军官向群众喊话,告诉他们将遣送投降日军去日照港登船回国。

刘亚峰等广播完毕后,对着人群一挥手,一群八路军战士立即指挥人群让开一条通道,迅速在通道两边排列好警戒线,等待日军通过。

日军列队经过人群中的通道。无数群众情绪激动,无比愤怒地咒骂着向鬼子们脸上吐口水,有的抓起地上的泥巴甩在鬼子的脸上,还有的人情绪失控地举着镰刀和扁担要冲上前痛打鬼子,有些妇女大声哭喊着,手里挥舞着纳鞋底的锥子拼命要挤上前扎这些鬼子,被八路军战士们紧紧地挡在身后。

鬼子们夹在愤怒的人群中,依旧一丝不乱地保持着的行军的队形,遵守着平时列队行军时的死板军事条例,后面的盯着前面的后脑勺,一个个雄赳赳气呼呼地行走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