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落疆的凤凰 [蓝剑军团]

国容出生在农村,从小就在村上的学校上学,农村的学校条件不好,师资力量薄弱,那时还没有实行什么义务教育,在小学升初中时都要涮掉很多学生,幸运的是国容能够上初中学习, 马马虎虎的在初中毕业了, 八年书读下来,也没有念出一个什么样的名堂。

那年代的农村,女孩子只要你没有考上大学或中专,就意味着你只能回家种地,因为当时还是计划经济年代,一切都按计划由国家安排生产,没有改革前的时期人们也习惯于这种生活,大家按部就班地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和劳动着。

国容有几位好姐妹,大家是同学,又是附近的人,所以,在上学时大家就一起玩得很好,这不,毕业了不用上学了,在家里帮助大人们干点农活,但更多的时候是几个好姐妹一起上山去打猪草和牛草,因为在当地,有每家每户都养猪的传统习惯,就是在以前大集体时代,家家户户都多多少少地养着猪,这是当地农家的唯一收入。

毕业的失落感和对前途的无助,让这几个年轻的女伴们很是无奈,但必竟人年轻,没有失落多久,就一样的喜喜哈哈的了,她们一起聊些自已觉得开心的事,时不时的还相互的打趣一下对方,但在内心里,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

大家就在这样的时光中无奈地生活着,这也是当年全国农村初中毕业生的普遍现状吧,劳累和辛苦,但也其乐融融,当一天的农活做完后,几姐妹聚在一起唱唱歌说说笑,打打闹闹的倒也快乐。

慢慢的,几个姐妹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进行幻想了,因为现实中她们自己无能为力,做不了什么,只能常常的这样幻想,幻想着自己的未来会是怎样的一个情景。

那几年,乡上的广播每天早上都会播放一首歌《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所以每天早上,这几个少女都就在这首歌声中开始了她们的一天劳动。

夏天,天亮得早,当广播播放这首歌时,姐妹们都也经在山上劳动了,国容对这首歌有着特别的感情,不知何故,她特别的喜欢听和唱这首歌,歌词美,演唱的人唱得好,听起来清爽精神,她口里常唱的就是这首《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80年过后,中国的经济环境开始了有些活动,农村改革也开始进行了,分田到户到人,让吃惯了大锅饭的人们开始有了活力,因为把田地分给个人后,种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你的家庭有没有饭吃。广大的农民就拿出自己浑身的本事,认认真真的,细心耕耘起自己的责任地来了。

国容也和大家一样的在家里帮助大人们做农活,农忙时几姐妹还相互的帮助支援一下,田间地头又荡漾着她们的欢歌笑语,当然其中也自然少不了国容的那首《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在这几个姐妹中,有个姐妹家里经济稍好一点,家里在县上新建的果品加工厂投了点钱,她去那个果品厂去做工去了,把剩下的几人眼红得啊,没法表达了。

再后来,另一个姐妹的父亲是村上的会计,给厂址在村上的一家企业关系好,把女儿塞进厂里去做季节工了,虽说是季节性的工作,但一年还是要去工厂上几个月的班,能挣到不多的一点现钱了。

还有一个姐妹,家里虽无钱无权,但父亲的思想先进,对生活的认识超前,给自己的孩子买回了缝纫机,让女儿学做衣服了。

还有一个小妹妹,家中劳力充裕,在一个亲戚的介绍下,去省城给别人家带孩子去了。

一起玩得好的姐妹,只有国容一个人在家了,她们家当时的情况不太好,相对要贫困些,直系亲戚也没有在外面做事的,都是在家务农的人家,所以国容当时的情况都比不上其它几位姐妹,在国容的内心,她很羡慕这几位能有自己事情做和走出农村的姐妹。

在极度郁闷的心境中,迎来了一个春节的到来,这年的春节过得真没味儿,众姐妹外出县城做事的做事,学艺的学艺,上班的上班,只是在年三十和正月初一这天回来匆匆忙忙的露个脸,见了都说不上几句话又匆匆忙忙的要走了,国容感到很失落,想想以前一起上学,一起打猪草,一起做农活,一起玩的情景,她不禁伤心起来。

正月的农村是没有什么农活做的,养的猪也出栏了,所以,一般来说,正月是农家人最幸福和最快乐也是最休闲的日子,再不济的人家都要耍过正月十五才能下地做事,所以,那半个来月国容都是在迎来小姐妹和送走人家的日子里打发走的,看着身边的姐妹们一个个的都象燕子一样的飞走了,国容的心里又感到一种寂寞和孤独。唯一不变的是广播里日复一日放着的歌《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她又合着播出的歌的节奏哼起来了。

正月十六的那天,国容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改变她的命运的日子,许多年过后,她都还能记得这个日子。

那天,吃过早饭国容无聊地在家里和邻居家走动,忽听人在议论纷纷,说是谁谁回来了,她问是哪个回来了这么神秘,邻居叫她快回家去看,国容听他们说得很神气活现的,就回到家里,这是三家人住的一个老式院子,国容的家族在解放前是个大家族,有人在外经商,赚了钱就回家里来修起了这座大宅子,一大家子几十口都住在这个院落里,后来解放了,分了田地,房子也分开了,分成三家人居住,国容的父亲是唯一的长辈,得益于父亲是吆房的优势,成了这个家族的掌门人,当然分得了最好的房子,另两家是大伯和二伯家的两个堂兄,都也成家有一大家子人了,大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生活。

国容回到大院子时,院落里也热闹非凡了,一个中年妇女在招呼着大家,看到国容回来,大家让她叫这位妇女叫姐,哦,原来是二伯家的大姐回来了,十多年了,当年这个大姐从家里出走时国容才3岁多点,根本记不得这位敢爱敢恨的堂姐。

国容也就和大家一起招待起这位堂姐,晚上家里请堂姐在家吃饭,堂姐也对这位相差十多岁的小堂妹格外关心,想当年,自己不也正是这个岁数为爱疯狂的吗?

晚上,堂姐就住在国容家,和她住一个房间,她问了一些堂妹的情况,也给堂妹摆了自己的经历,原来,这位堂姐还有一番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呢!

十多年前,堂姐当时也正好十九岁,出落得象花一样的美丽,那时搞运动,小学毕业后就没书读了,回家搞生产,和队里的男青年清有意思了,这清家是从城里下放到农村来的,父亲是国营大工厂的工区委书记,母亲和清一起响应祖国的号召下农村来,这也是清的父亲是书记的缘由,得带头下农村。清母子两人就来到这个生产队,和堂姐她们一起劳动,那个时候,白天劳动,晚上开会学习,有高中文化的清就成了队里的积极份子,成立文艺宣传队时,他是当然的主演,堂姐就是天然的女配角,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天天在一起,年轻人不禁会萌发出爱情,加上双方都是青春少男少女,都对对方有意,但处于当时的环境(堂姐的家庭成份不好)两人都没有挑明,但在生产队里,大家都公认他们俩是天生的一对。

那个年代经常搞活动,搞宣传,白天大家都劳动,晚上宣传队就去村里,乡里演出,受到极大的欢迎,清的母亲看出了苗头,坚决反对清和堂姐搞对象,因为当时很讲究政治因素的。

在农村表现出色的清,被乡上推荐去参军了,这是当年青年人梦寐以求的理想,走那天,队里为他开欢送会。会后,清和堂姐最后一次合作演出《白毛女》想到就要和自己心爱的人分别,堂姐悲从心来,哭哭啼啼的演完了这戏,她知道,这将是她们最后一次的同台演出了,明天就将各奔东西。

第二天,清告别父母,告别乡亲们去到部队去了,清走了,带走了堂姐的心,她消沉了。

一月后,队里的青年收到清从新疆写回的信,原来清所在的部队在新疆,他向队里的朋友们一一问好,当然也向堂姐问好。

细心的堂姐悄悄的记下了清的地址,她爱清,她离不开清,清走了,就象鸟儿折了一只翅膀一样,飞不起来了。

接下来大家就发现堂姐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活泼好动的文艺骨干分子,成天沉默不语,对文艺宣传也不热心了,一天到晚只是埋头劳动。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清的来信说他也结束新兵训练下部队了,这是祖国的边防地区,和苏修接壤,他要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保卫好祖国的边疆!

二年后,清又来信了,他被评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先进分子,进了团的教导队了,那就意味着七个月以后他从教导队出来就是干部了,队里的青年们欢呼雀跃,为他们的伙伴即将成为军官而高兴自豪!

当清成为军官后的不久,他的母亲生病逝世了,队里忙给清发去电报,清请假回家奔丧,大家帮助清把母亲安葬好后,清又要返回新疆部队了,临走的前一天,清请厨师办了酒席感谢乡亲们的帮助,堂姐当然也在之例,当清端着酒杯来到堂姐面前时,四目相对无语,清深深地对他昔日的搭档说:谢谢!

分开两年多了,堂姐第一次和清面对面,她的心醉了,无言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谢过众乡亲,清又回部队去了,他走了,堂姐的心再也不能平静,终于,在一个夏天的中午,大家发现堂姐失踪了,家人四处寻找,几天没有下落,报乡里备案,公安局也备案,但时间过去了一月、三月、半年仍无踪影。

原来,她按着清的地址一路找寻过去,她要去新疆找寻她的爱,她爱的人!

那年代去新疆有多么的艰难啊,没高速公路,没铁路,她向着清的方向前进,没钱了,就沿路帮人求生活,走一段又帮人,几次差点掉下山间去丧命,但她心中有个信念,就是死也要走到清的面前,再看他一眼才甘心!

靠着坚强的意志和毅力,堂姐受尽了折磨和辛酸,经历了说不出的屈辱和伤心,受了无数的白眼和溪落,一个年轻女子,数千里路凭一个地址就到新疆去寻人,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决心啊!

九个月的时间,堂姐凭着对爱的执着,一路风餐露宿,终于到了清所服役的部队,她知道了清所在的位置后,就在附近的地方找户人家安顿下来,她只想能看到清就行,不巧的是当时清换防去了一线边防连队任排长去了,不在分区,而一线团队在更边远的地区,堂姐想只要到了这里,就不怕见不到清了,她在当地帮一家四川人开的饭馆做工,维持生活。

天天看到军人从军区出来,但就是没有看到有清的影子,堂姐不急,她想,只要清转了干部,一时半会还不会回地方,所以,她有耐心和恒心等。

由于堂姐是私自脱离家乡,她不敢和家里人联系,只有默默的在这里生活着,没有收入,只能维持温饱,但她无怨无悔。

而清则换防到了一线边防连队,那年头中苏关系紧张,一线部队就更紧张了,成天搞战备训练,搞政治思想工作,忙得不得了,他也从家乡的来信中,知道了以前的搭档失踪了,无影无踪,不禁心里悲伤起来,搭档是个好女孩子,人聪明能干,美丽贤惠,善解人意,可当初家里就是反对自己和她的事,想想在一起的日子,他的心在痛。

在一线守卫二年没有回过分区,二年后,他提级了,到另一个边防区域服役,这是个稍大一些的城市,相当于内地的县级城市吧,相对来说要繁荣一些,在这里边防团的领导关心下属,和地方搞联谊,给清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人还不错,有知识,是标准的知书达理之人,关键在于女方的父母都是老兵团人,父亲是农X师的政治部主任,正师级领导,这老干部一眼就相中了清这个年轻军人。

部队讲究是雷厉风行,令行禁止。在双方取得一致后,团里为这批军官们举行了集体婚礼,就这样,清和这位叫娟的农X师政治部主任的女儿结婚了。

后来,清回军分区学习,才得以回到离开也三年多的分区,而那时国容的堂姐也在那生活了近三年了,那天,学习完毕,清和战友上街买日用品,几年没有吃过正宗的家乡菜了,几个战友一起去一家川菜馆,叫上一些菜喝起酒来。

吃着吃着,清的眼睛睁大了,嘴也合不拢了,原来,上菜的人竟是他在老家的女搭档…………。

那顿饭不知是怎样吃完的,当和战友们一起回到分区后,清立即向领导请了假来到饭店,在宿舍里,国容的堂姐在哭泣,他走上前去,轻轻的对她说:你怎么来了?

她说: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心愿也了。

接下来,清听国容的堂姐从头到尾的诉说了整个过程,清震撼了!

清也把自己这几年的事给她说了,最后,他深深的对她的搭档说:没想到你这么的坚强,有你这份情,我死也心甘了,但我怎么才能还你这份情呢?

国容的堂姐平静地说:没有什么,只是想看到你,祝福你有好的爱人,只要你能幸福,我这辈子也就值了!

看到她当前的处境,清深感内疚,他让她暂时在这呆一段时间,他会给她想办法的。

回到分区,清打电话把情况给在边城的妻子一五一十的说了经过,把这个知书达理的女人感动得哭了,她在周末急忙赶来,认下了这个妹子。

妻子叫妹子跟她一块回边城,他们谢过饭馆老板,一起踏上了边城之路。

清给妻子说,回去想想办法,帮妹安排一下,妻子善意的说:你放心吧,咱不会亏了你妹的!

回到边城,清的妻子给当主任的爸爸说了事情的经过,请求爸爸给帮忙安置一下。过了一月左右,清的岳父在建设兵团农X师给国容的堂姐介绍了一个连长,这个连长也是内地人,在兵团集体转业后就留在农X师了,只是年龄要大国容的堂姐十岁,但人好,又是干部,国容的堂姐也就答应了,于是就这样,国容的堂姐就来到了农X师在修造连安下了家,她的丈夫就是这个修造连的连长。

而清在分区学习后,仍回边防部队任职,由于表现好,立志扎根边疆,后来晋升了营长、副团,最后于团职职位退役安置于边城。

而国容的堂姐就在离边城几十公里的农X师扎根下来,丈夫老家是山东人,对她很是爱护有加,闲时还给边城的清一家人送些农副特产去,两家人象亲戚一样的来往着。

听完堂姐的讲述,国容被堂姐深深地感动了,她觉得堂姐真伟大,真了不起,对堂姐是又敬佩又赞许,简直把堂姐当做自己的偶像 !

堂姐在家呆了十多天,要返回她的家了,临走的前一天,国容找到堂姐,提出要跟堂姐一起去新疆,堂姐说边疆很艰苦哟,你怕不?

国容说,那你当年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你怕苦吗?

堂姐笑笑,给婶婶请示过后,同意带国容去新疆。

就这样,国容也和堂姐一样在新疆安了家,她也在堂姐的修造连,她也看到了那位令堂姐以命相搏的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