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李揆到访

零一零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URL] 在众人唇枪舌剑之时,大唐和亲使李揆却是悄悄地前往叶色拉康拜会王子赤松德赞。在离开大唐首都长安之前,太子李亨特意召见了李揆,暗中嘱咐李揆要在吐蕃答复之前拜会他未来的女婿,看看这一个怎么样的人。李亨非常疼爱宁国公主李钰,要不是逼于无奈,他不会让他的小女儿远嫁吐蕃。只不过赤松德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在众人唇枪舌剑之时,大唐和亲使李揆却是悄悄地前往叶色拉康拜会王子赤松德赞。在离开大唐首都长安之前,太子李亨特意召见了李揆,暗中嘱咐李揆要在吐蕃答复之前拜会他未来的女婿,看看这一个怎么样的人。李亨非常疼爱宁国公主李钰,要不是逼于无奈,他不会让他的小女儿远嫁吐蕃。只不过赤松德赞是金城公主的儿子,身上流着一半唐人的血。算起来,他还算是赤松德赞的舅舅,李亨心里才好受一点。但赤松德赞这个外甥就是在吐蕃也是深居简出的,李亨对这个外甥可是一点底都没有,因此特意叫李揆专门去看一看,回来还要详细跟他说。李亨甚至暗示李揆,如果赤松德赞太差,你就不要说是宁国公主,随便编一个公主的名头先应付着吐蕃,一切后果,由他来承担。李亨虽然被迫嫁女,但也是希望他的宝贝女儿能有一个好归宿的。


李揆找上门来时,赤松德赞正在睡午觉。那时候别说吐蕃人,就是唐人也很少有睡午觉习惯的。李揆被告知王子在睡午觉,让他在大殿内等候,不禁觉得有点奇怪。在等待赤松德赞的时候,李揆便浏览起大殿的布置起来。在大殿的周围,李揆发现了大量的字画。一面墙挂的是吐蕃的唐卡,其内容多是一些带着浓厚宗教色彩的天神鬼母什么的;而另一面引起了李揆浓厚的兴趣,挂的竟都是唐人的字画,甚至有一些是李揆熟悉的唐初名家的诗画作。如王勃的《滕王阁诗序》、杨炯的《出塞》以及卢照邻的《长安古意》等。李揆在这里看到这些字画,顿时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甚至有那么一点激动,他知道,这些字画肯定是赤松德赞的母亲金城公主带到吐蕃的,而且肯定平时非常的喜欢,不然她的儿子不会都在他的大殿里挂起来。读着这些他早已熟背于胸的诗句,想起金城公主在吐蕃长达近四十年的寂寥生活,心想,这些字画,肯定常令公主想起遥远的长安吧?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进丈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

游蜂戏蝶千门侧,碧树银台万种色。

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

梁家画阁天中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


李揆一时沉浸在卢照邻的《长安古意》里缅怀着逝去的金城公主,连赤松德赞来到了身后都不知。


“是不是想起了你们的公主我的母亲?”


李揆听到有人突然在身后说话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时,只是一个穿着白色锦衣身高约六尺的大男孩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的模样虽然还是具备着明显吐蕃人的特征,但又有点另类,壮壮实实当中带着点秀气。李揆一看就知道是他要找的王子赤松德赞来了,便以臣子的身份向赤松德赞行了一礼:“下官国子祭酒李揆拜见王子殿下!下官见到公主的物品一时感怀未能恭迎殿下的光临,还请王子殿下恕罪!”


“不必多礼,这里是吐蕃逻些,不是大唐长安。我是吐蕃王子,也不是你们大唐的王子殿下。这些繁文缛节,就不要在我这里显摆了。坐吧坐吧,坐下说话。”赤松德赞摆了摆手,等李揆坐下后才问道:“你来找小王,有什么事么?”


李揆见赤松德赞说话干脆,行事大方得体,想来也是一个很果决的人,不禁暗中点了点头,心中赞叹,这样的男儿,方配得上国色天香的宁国公主。


李揆从袖内拿出了一个小锦盒:“王子殿下,我朝太子殿下在下官离开长安前托下官带了一件礼物给王子殿下,以祝贺王子殿下即将到来的成年礼。请王子殿下笑纳!”


赤松德赞接下后打开一看,见是一柄镶满各式宝石的短宝剑。


“太子殿下言道,宝剑赠英雄。下官今日见王子殿下英姿不凡,他日定能成为吐蕃一代雄主,此剑送给王子殿下,却是最恰当不过了。”李揆见赤松德赞把宝剑拿在了手中把玩便恭维道。


“呵呵呵,你倒是满会说话的,难怪大唐会派你来和亲。送礼是假,代公主来看看我这个未来的夫婿才是真的吧?怎么样,还满意吗?”赤松德赞笑着问李揆。


“等一下。先让小王猜一下!”赤松德赞见李揆面有羞色,知道是被自己说中了,在李揆正想解释时,杰松德赞摆手先让李揆不要说,而自己则猜度起来了。“来之前你肯定带了不止一件礼物的,想来如果满意的话就送出其中一件,如果不满意就送出另外一件。现今你送给我的是一柄宝剑,所谓‘宝剑赠英雄’,想来你应该是满意的。拿出来看看吧,如果不满意你会送给小王什么?”


李揆见太子殿下教给自己的小道道被赤松德赞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在羞愧之余不禁也为赤松德赞的聪慧震惊,更为赤松德赞的爽朗口直感到别扭,在长安,纵使有人知道了你的小道道,但哪有人像赤松德赞那样直接赐爆的?


“拿出来看看嘛!爽快点。”赤松德赞见李揆嘴巴成了圆型的吃惊样子,不禁乐得哈哈大笑。“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了啊!”


“来人啊!给大唐的贵使上茶!”赤松德赞见李揆惊魂稍定,便命人上茶了。


端茶上来的是尼玛。李揆接过后喝了一口,觉得这茶竟比长安喝开的龙井相比不落下风,想不到在吐蕃能喝到这样的好茶,便疑惑地看着赤松德赞。


“很奇怪在逻些城能喝到这样的好茶吧?这是产自南诏的普洱茶,这茶长安知道的人不多。我是专门派人前往南诏采买回来的。这普洱茶经雪山溶化的水冲饮效果更佳,用长安的水喝可没这么好哦!”赤松德赞拿起一小杯尽饮了后说。


这下子李揆就更佩服赤松德赞了,他怎么好像自己肚子里的蛔蛔虫,自己想什么他好像都知道。而且,作为一个吐蕃的王子,不止略懂诗书,还精通茶道,看样子,他懂得的东西还不少,真不知道这王子殿下是怎么成长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