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病房

风月彷徨 收藏 18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09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这时队长他们也走了过来,魔鬼摇摇头,嘿嘿笑了两声后说道:“我们的菜鸟每次都能带来些意外!”

“FUCK YOU!”,我有气无力地骂道,伤口开始隐隐作痛,而且能感觉到伤口周围肿了起来,很是难受。

清理战场的工作交给了过来支援的那队士兵,队长给基地打了个电话,不多时一辆救护车和一辆卡车开了过来,把我们运回了基地。

回到基地时,天使已经等候多时,一下车便立即把我推进了手术室,开始全面检查我的受伤情况。

“感觉怎么样菜鸟?这个地方痛不痛?”天使一边按着我的肩胛骨一边问道。

“唔,痛!”被天使一按,感觉骨头像被钳子夹了一下,疼痛难忍。

“这边呢,除了胀还有什么感觉?”天使又往下移,在我后背受伤的周围按着问道。

“嗯,里面还有些痛,其他的倒没什么感觉,就感觉似乎有些地方的肉不是自己的了。”我如实说道。

“肩胛骨被石块击中,轻微错位,这倒算不上严重,不过左肩往下至侧腹部这块皮肉全被弹片和沙粒打烂,没有愈合的可能了,我只能把它们全都切除下来,看来你需要在床上呆几天了。”

“很严重吗?要多久才能痊愈?”我一听要将那么大一块皮肉从身上切下去,担心地问道。

“怎么说呢?对于普通人来说应该是很严重的了,不过对于我们这种经常经历战火的人来说还可以接受,弹片和沙粒并没有深入多少,大部分地方只是切除一层表皮,如果持续用生理盐水消毒,并配合着使用促进细胞代谢的药物的话,十几天便可以长出新的皮肤,当然前提是不再受伤。”天使给我打上麻药,在几名护士的帮助下准备给我做手术。

听到不是很严重,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这时麻药劲渐渐上来,然后我便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手臂上还在打着点滴,病床上做了个特殊的架子,即使像现在这样躺着,也不会压到左侧背上的伤口,能方便伤口快些好起来。

基地中不可能像在国内时,可以有单间的特护病房,这里的病房都是一大间一大间的,每间里面可以容纳十个病床,我抬头看了看,我所在的这间病房里算上我已经有九张床上躺着受伤的士兵,只有角落里还空着一张。

其他床上的伤员还在睡觉,我也重新闭上眼睛又小睡了一觉,再醒来时已经八点多了。

这时病房门打开,一名护士拿着点滴瓶走了进来,对着我们说道:“曹毅,谁是曹毅?”

病房中一阵沉默,片刻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是在叫我,赶忙举起手来说道,“我,我是曹毅”,平常的时候大家都叫我菜鸟,这么长时间我也习惯了这个外号,突然有人叫我真实姓名,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护士用疑惑的表情打量了我一下后没再说话,走过来给我打上一瓶盐水继续给伤口消炎,然后走出了房间。

病房里开始传来聊天的声音,大家都闲的无聊,所以互相聊着天解闷。

临床的是一名大约三十五六岁的老兵,见我一直沉默不语,率先跟我搭讪道:“小兄弟,怎么受的伤啊?”

“被榴弹炸的。”我淡淡地说道,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现在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聊天,很多时候总喜欢沉默不语。

“榴弹,挺霸道的东西,爆炸后的弹片最让人头痛了。”,老兵接道,然后指了指自己身上包的绷带说:“我是被ak扫倒的,肩膀上受了枪伤。”。

“...”见我沉默不语,老兵很尴尬地干咳了两声,然后又开始找话题。

“真希望索马里的维和任务早点结束,知道吗?我老婆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电话中说小家伙刚生下来有八斤重呢,肯定是个虎头虎脑的捣蛋鬼。”老兵说到这里时眼神中掩饰不住地流露出了幸福的表情,我想此刻他的心早就飞回了遥远的中国。

“祝贺你!”我换了个姿势,让左侧受伤的肩部尽量不碰到床。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段时间后,渐渐聊到战场上的事时,我的话才多了起来,这时老兵忽然换上认真的表情说道:“小兄弟,你不像是普通的士兵,从一见到你我便记住了你的眼神,说实话,你的眼神竟然让我感到害怕,如果不是经常经历战火的人,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眼神的,可是你又这么年轻…”

我知道他想说的是,我这个年龄不可能参加过像越南战争这么残酷的战斗。

“可能是经历比较特殊吧,我也不清楚。”我模糊地回答了他的问题,不过这也是实情,我并不是经历过数百场战争活下来的幸运儿,同样也不是一个平平凡凡成长起来的新兵,就那几次任务已经将我彻底改变,变得连我自己都陌生。

见我说完后又陷入了沉思不再说话,老兵识趣地不再跟我闲聊,转而与病房中其他人聊了起来,当然开头时仍是大声说了遍关于他儿子的事情,我想这也许是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吧。

病房中很多人都在谈论维和行动结束后回家要干些什么事情,只有我在角落里一言不发,他们都有着美好的希望,都有盼着战争早点结束的理由,只有我不一样,对我来说这次行动只是一个任务,任务结束仅代表着新的任务将要到来,猎人说过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之所以我不会出现所谓的战争综合症,是因为我从不对未来报希望!”

不要对未来太报希望!我反复提醒自己。

队长他们过来看了我一次,仅坐了几分钟便离开了,维和部队用到战鹰队的地方很多,他们从昨天回来一直还没有休息过。

下午的时候又有一个病人住了进来,全身上下都被纱布紧紧地裹住,就像一具木乃伊一样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状态,听说是被爆炸的汽车淋了一身汽油,然后骤然着火将他烧伤了,看那样子即使醒过来以后以后也废了,这么严重的伤势以后五官都不一定能完全恢复。

直到晚上那个病人才醒来,当看清自己身上的伤后,也明白了自己肯定残废了,以后不可能再回到部队,没有预想中的嚎啕大哭,士兵就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不管任何人跟他说道都没有任何反应,我想他的心已经死了,让一名对部队有着深刻感情的人来说,离开部队也就意味着心死,是任何药物都无法救好的,那我呢?会不会有一天同样的命运会降临到我的头上?

从病友们的聊天中我得知,各国维和部队一起行动了几次,将海盗们一直霸占的几个重要港口夺了过来,逼得海盗不得不采取龟缩战术,一部分人跑到茂密的丛林中继续反抗,伺机想要夺回港口。

还有一部分人则乘船进入了一处到处密布暗礁的小海岛,那里四周方圆几海里全是暗礁,维和部队的大船根本进不去,仅有的一条水路被海盗们严严守住,短时间也攻不进去,索马里成了一个僵持局面。

各国维和部队正在开会想办法,初步打算先从丛林中的海盗下手,彻底将这股势力消灭掉,然后再专心对付海上的敌对势力。

这几天隐隐可以感觉到伤口部分麻痒,开始还以为是伤口发炎,后来天使告诉我说那是细胞在加速分裂,是伤口愈合前的征兆,一直在病房中躺了七天,直到第八天我才被天使允许下床,可以在基地中随处走走,然后我就迫不及待地走进靶场。

这天我刚从靶场回来,杀手正在病房中等我,见我进来杀手问道:“怎么样菜鸟,伤好的差不多了吧?”

“是啊,现在射击都已经没问题了,前天我还找队长希望归队,但队长不同意,坚持要我再在医疗室呆几天再说。”

我说着走到床上坐下,借机掩饰住后背的伤口,虽然嘴上说已经好了,但我自己最清楚,刚才到靶场玩枪,结果没控制好枪托肩膀上的伤口又被震开几条口子,刚长合的伤口还太嫩,是经不起折腾的。

杀手已经看到了我后背被血染红的纱布,知道我在撒谎但没有点破,只是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后说道:“嗯,好,队长让我来叫你,可能这次你要一起出任务了。”

听到要出任务,我竟然一阵兴奋,这几天在医疗室里闷死我了,除了在基地逛逛外,就是去靶场了,队长他们天天出任务也没有时间见面,我最怕闲下来了,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这次能出任务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即使伤还没全好,只要注意一下应该也不成问题,总比憋出病来强。

跟着杀手回到战鹰队的宿舍,想不到队长他们都在那等着了,见我进来,队长先仔细问了问我的伤口恢复情况,又查看了一下伤口,然后略有些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菜鸟,原来打算让你多休养几天,天使也说你还需要休养,但我们又有重要的任务了,人数不够,所以还得带你出任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