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不知道打黑英雄王立军???警察们都来学习学习吧

candy7216 收藏 21 6003
导读:传说:“公安局长王立军,此人经历惨痛家庭变故,早年因为打黑,妻子、女儿(15岁)被黑社会杀害,剥皮!!并把杀害场面拍成录像寄给他本人。王立军在东北多地担任公安局长期间,打掉多个特大恶性黑社会团伙。由于工作和安全的原因,现在已经断绝和任何亲戚来往,只有一把手枪和一身防弹衣与他形影不离。据说,该局长在执行抓捕任务的时候,给下属的指示是“对首恶分子可以当场击毙的就当场击毙”。据称,黑社会曾悬赏300万要他的头”   别怕,这其实谣言而已!   王立军握掼了微型冲锋枪的手掌,一直震慑着犯罪分子,被人们称为是“东

传说:“公安局长王立军,此人经历惨痛家庭变故,早年因为打黑,妻子、女儿(15岁)被黑社会杀害,剥皮!!并把杀害场面拍成录像寄给他本人。王立军在东北多地担任公安局长期间,打掉多个特大恶性黑社会团伙。由于工作和安全的原因,现在已经断绝和任何亲戚来往,只有一把手枪和一身防弹衣与他形影不离。据说,该局长在执行抓捕任务的时候,给下属的指示是“对首恶分子可以当场击毙的就当场击毙”。据称,黑社会曾悬赏300万要他的头”

别怕,这其实谣言而已!

王立军握掼了微型冲锋枪的手掌,一直震慑着犯罪分子,被人们称为是“东北虎的铁掌”。



曾几何时,朗朗晴空竟为乌云笼罩,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四个流氓团伙把铁岭搞得人心惶惶。他们刀剁手指并当场生吞以结拜誓盟;他们动辄动用几十辆轿车招摇过市,声称“露个熟脸儿”;他们杀人越货,奸淫抢劫,无恶不作;他们还在公共场所殴打执勤警察,抢走枪支,并鸣枪示威……


刚刚到任的王立军了解情况后,猛地拍案而起!


于是,他决定亲自出马,把铁掌挥向黑社会,重还铁岭一个艳阳天。


可是,打击黑社会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首先,看看四个黑社会团伙的头目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吧。张洪俊长得人高马大,性格凶戾异常,杀人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人称“惹不起”。杨俊富是铁岭的“黑老大”,为了坐铁岭的“第一把交椅”,与另一流氓头子火并,双方打得死的死,伤的伤。肖建军绰号叫“小老头”,虽长得像个蔫塌塌的老头儿,但他枪不离手,不到两年的时间,他的团伙已配备了五连发、小口径等各种手枪及双管猎枪,成了地地道道的武装集团。而另一个叫何晶的头目竟身为昌图县体委副主任及体校校长,此人散打、摔跤、柔道样样在行,是个在全国都小有名气的“武林高手”,由于他把持一定的权力,又以伪装的面目出现,得到上上下下的青睐和重视……


再者,由于这几个黑社会团伙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使得老百姓敢怒不敢言,这就更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张洪俊一伙经常光顾东亚娱乐城,时而要一桌酒席,时而要桑拿按摩,时而又霸占舞厅,买单结账时不是签上“佐罗”“兰博”,就是签上国家领导人的名字,还扬言:“**,谁敢惹我这活祖宗,老子就要谁的命!”吓得娱乐城董事会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张洪俊作为“铁岭名人”一切免费。那天,杨俊富去一家饭店吃饭,对女服务员说下流话。女服务员质问道:“你干啥呀?咋可以这样说话呢?”杨俊富随即将酒杯里的酒泼过去,并大叫着:“我让你看看我干啥来了!”说着,就将女服务员摁倒在地将其***。虽有那么多人目睹残暴,竟无一人敢伸张正义。杨俊富嘻笑着说:“老子是夜夜做新郎,天天办喜事!”


最为恶劣的是,这些黑社会势力渗透到了国家机关内部,使他们因此获得了保护伞,从而愈加飞扬跋扈――


张洪俊要开一家酒店,但他不愿掏一分钱,就找来市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霍某密谋,决定来“硬”的。张洪俊、霍某带着几名打手找到桥头饭店女经理,以合伙开饭店为幌子,硬是逼其拿出2万元钱来。接着,他们又来到物资贸易公司、市五交化公司、陶瓷总公司、家具商店等单位,强行拉走钢材、装潢材料、空调机、热水器和大小餐桌、折叠椅子及沙发。酒店开张的时候,张洪俊居然还向数百企事业单位和个人下“请柬”,要他们送礼,而送礼者连茶水都不敢喝,放下钱就走。张洪俊仅此就敲诈了现金数十万,而这正是借助了霍某的“法道”。


何晶派跟自己学武的学生帮另一流氓头子王庆山杀死一个“宿敌”后,被公安局列为犯罪嫌疑人。他很快就从公安局内部得到了消息,立刻把该案预审员及其负责上司约出来,要他们“摆平事儿”。结果,这两人一前一后演起了“双簧”,一个按何晶的要求取假证,一个则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与此同时,何晶又找到市中级法院审判员韩守权,让他打亮“绿灯”。韩守权不仅为何晶通风报信,出谋划策,还竟然开出提审单,让何晶冒充律师去会见被抓获的王庆山,和他一起编撰供词,最后使何晶得以脱身,逍遥法外。


面对形成相当规模、拥有武装并渗透到一些权力机构内部的黑势力,作为前线总指挥的王立军深知对他们的重拳出击将是一场恶战,他甚至感到这次战役似乎有些悲怆,也有些不祥的预兆。尽管市委和市局确定了“秘抓秘捕”的行动方针,然而才刚刚秘密抓捕了张洪俊,王立军便日夜不得安宁了。他走到哪,电话和人就跟到哪,无一例外都是替罪犯说情的。那天,一位社会名流来造访,临走时说他有几本书明天让人送来。第二天,果真有人送书来了,王立军打开纸包一看,全是百元面额的现金,足有几十捆。那人转身要走,王立军把他喝住:“你立即把钱拿走,不然我把你也抓起来!”软的不行来硬的,一个团伙的爪牙给王立军打来电话,威胁说:“几十万你不要,那命还要不要?”王立军义正词严地说:“我王立军从当警察那天起,就没把自个儿百八十斤当回事!你要让我抓住,我肯定干掉你!”见王立军软硬不吃,黑社会头目以20万元的巨款到本溪雇来杀手,准备伏击并炸毁王立军的汽车。那天深夜,王立军驾车从市郊“打黑”指挥部返回市内,在体育场转弯处,马路对面突然有人向他开枪射击,王立军即刻停车举枪还击。交火几梭子后,罪犯自感不如王立军的枪法,遂仓惶逃走。


就在开始大规模行动的前夜,心潮澎湃的王立军和治安巡警大队长刘家铎作了次倾心交谈。王立军说:“这次任务危险性太大了,肯定要牵涉到内部和相当一批干部,所以要做好一切准备。”刘家铎担心地问:“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如果将来受到不公怎么办?”王立军斩钉截铁地说:“我得对老百姓、对历史有个交待。再怎么着,我宁愿舍去个人的一切,为正义、为结束铁岭的乌烟瘴气划上句号!”


夜深了,忽然风雨大作。伴着风声雨声,王立军瞒着妻子、女儿写下了遗嘱。


第二天下午三点半,侦察员报告,说杨俊富可能已打探到消息,正准备出逃。王立军经请示后,决定提前行动。他率领警员直扑杨俊富栖身的银州大酒店,自己埋伏在一楼服务员休息室。随后,他让刘家铎等人将杨俊富诓下楼来。杨俊富刚把半个脑袋探进门里,王立军就猛虎扑食般地将其擒获了。王立军大喝一声:“你知道我是谁吗?”杨俊富一看,如梦方醒:“啊,你是王立军?那我值了。”王立军问:“为什么值呢?”杨俊富说:“死在你手下呀!”


不料,当王立军赶去捕获何晶时,他已得知风声迅速逃逸了,一个月后,才潜回住地。王立军得到情报后,为防止走漏风声,不顾危险,只带了一名警员,赶到几十公里外何晶所开的奥林公司进行追捕。他一眼就认出了何晶的“标致”505轿车。而此时,何晶也发现了一辆陌生的车子开来,他预感不妙,钻进车子开足马力逃跑。王立军开车死死地咬住他,眼看就要追上了,忽地,一辆拖拉机挡住了王立军的车子,望着何晶的小车飞驰而去,王立军气得眼里直冒火。然而,真叫得道多助,何晶的车子突然出故障熄了火,王立军跳出车子追了上去。一边是“武林高手”,一边是孤胆英雄,短兵相接,必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面对何晶使出的十八般看家本领,王立军毫不畏惧,凭着机智勇猛,与何晶对打了20分钟,最后一记重拳,将何晶这个号称天下无敌手的凶犯击倒在地。3个月后,肖建军也被捉拿归案。而涉案的19名国家机关内部的蠹虫,也被一网打尽。


被称为中国“打黑”史上的最大一次战役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那天,作为公安部英模报告团的一员,王立军正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上。而这天恰好是这些黑社会头目被依法枪决的日子。王立军多想亲耳听到那正义的枪声啊,所以他从主席台上溜了下来。在大会堂的门厅,他拨通了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计连科的电话。老计说:“王局长,你听着,现在毙到第四个了。”“啪!”一声清脆的枪响,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回荡在四周。




他从额尔古纳河走来




古老的柴河曲曲弯弯地流过辽北大地。望着逶迤而去的河流,王立军却时常遥念起内蒙草原,遥念起额尔古纳河。他正是从那儿走出来的,他是蒙古族人,他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蒙古族是个彪悍的民族,所以,很小的时候,王立军就参加了当地的“民族摔跤队”。他练得非常刻苦,不出多久,他的高强武艺便使人刮目相看。后来,他又被挑到了内蒙古少年拳击队。但是,王立军更为痴迷的却是绘画、书法和音乐。他从初中时就开始做起了画家梦,一望无际的草原、小路边盛开的萨日朗、长空盘旋的苍鹰,都在他的笔下栩栩生辉。老师推荐他报考美院,果然专业和文化考试他都名列前茅,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由于门庭太浅,竟被别人占去了本属他的名额。一个草原儿子的画家梦就此破灭了。但是,中国的警界却因此有了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后来,王立军参军了;再后来,他成了辽宁省铁法市的一名交通警察。那年休假时,他一个人自费去了北京,可他并没有游山玩水,而是每天伫立在长安街头,看那儿交警的指挥手势。他拍了许多照片,回到家后就自己练习,结果,那些司机和行人每当经过他的岗亭,都情不自禁地要向他行注目礼。一天,市长在上班的路上发现没有了王立军的身影,便问他上哪去了。有人告诉他,王立军已被调去当治安队长了。市长有些光火地说:“谁让你们调走的?咱们这儿就这么一个体面的交警,却被调走了,也不给我打个招呼。你们知道不知道,他在那儿一站,代表咱城市的形象呢!”


1987年,28岁的王立军出任铁法市晓南镇派出所所长。他是受命于危难之时的。那时的晓南,竟被一些歹徒弄得鸡犬不宁,农民白天不敢上集市,姑娘晚上不敢出家门。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歹徒猖獗到你派出所抓人,他们就明目张胆地去抢;你法院开庭审判,他们就公然大闹法庭;甚至丧心病狂地杀害了派出所的年轻民警王涛。

王立军到任后值夜班的那个晚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个阴森的声音问:“喂,你是新来的王立军?你认识王涛吗?”王立军回答:“认识。”那阴森的声音又问:“认识就好,他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有种敢来火车站一趟吗?”电话撂下了。这不明明是歹徒在向自己下“死亡书”吗?要是我不去,那些不法分子岂不认为我是个软骨头?王立军对着镜子整好警服,而后拍了拍腰间的手枪,大义凛然地走进了漆黑的夜色。


王立军来到火车站,角角落落寻了一遍,也不见一个人前来搭讪。可他不想离开,他默默地抽着烟,在飕飕的寒风中站立着。他知道那些歹徒此刻就在阴暗的角落里窥视着他,他们也许正在窃窃私语:看王立军这小子是不是一个孬种,有胆量他就在那里站一个晚上。直到东方泛白,歹徒们也没敢露脸,王立军以无所畏惧的精神镇住了他们。接着的几天,王立军主动出击,把那些跳将出来的歹徒一个个收拾了一遍,彻底灭掉了他们的威风。


由于工作出色,王立军再次被委以新的重任。得知王立军要离开晓南了,那天清晨,尽管下着大雨,但数以千计的老百姓自发地从四面八方前来为他送行,有的农民是走了一夜的山路赶来的。王立军这个铮铮汉子,此时此刻动情地哭了。而在这之前,他在晓南只掉过一次眼泪。


那次,王立军破获了一起特大传播淫秽录像制品案。在这起案件中,有30多人涉案,其中大多为当地的干部子弟。王立军毫不客气地将他们全抓了起来。他在审讯时说:“是工人子弟的,给我站出来。”有七八个人乖乖地站到了一边。接着,他又说:“领导干部的孩子都举手,报报你们父母的姓名和职务。”那些干部子弟争先恐后地举起手来,还报出自己的父母是什么矿长、处长、主任、经理。他们嘻嘻哈哈,吊儿郎当,以为报出自己是谁谁的孩子就万事大吉,可以回家了。熟料,王立军猛地一拍桌子:“你们别以为要占什么便宜了,告诉你们,你们的父母算个屁!他们不教育你们,那就由我来收拾你们,把你们统统关起来!”而后,他转身喝斥起那些工人子弟:“你们好好想想,你们的老爹下井挖煤养活你们容易吗?我这次不关你们,回去给我写出悔过书!”这下,晓南镇像是炸了锅,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物岂能让王立军这样处理自己的孩子,他们一个个亲自登场了。可王立军就是不退缩。一个头面人物吼了起来:“你这个派出所所长还想干下去吗?看我不整倒你!”王立军厉声说道:“我的权力是人民给的,不是哪个老爷恩赐的,只要我今天还是所长,我就依法办事,绝不放人!”结果,派出所被停水、停电,加油站拒绝供应汽油,已决定分给派出所的用房也被砍掉了。面对手下的警员们,王立军问:“弟兄们跟着我受苦了,你们觉着值得吗?”警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值得!”王立军流泪了。那天,一位老工人在路上碰见王立军,他激动地说:“我儿子不争气,也犯了事,可你把他给放了。冲你这样办事,就是把我儿子枪毙了,我也服!”


王立军调到大明镇派出所任所长了。由于有不法分子横行霸道,大明镇得了个令人悚然的外号:“螃蟹窝”。有传闻说,有人把小偷扭送到派出所,可派出所马上就把小偷放了,那小偷撵上抓他的人说:“哥们,派出所是咱的人,你前脚走我后脚出,别想不通。”得知王立军到了派出所,人们呼啦啦地涌进门来,高呼着要他主持公道。王立军掷地有声地说:“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是人民的警察,不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我将竭尽全力还给大明一片净土!”


王立军一送走群众,立刻召集警察们打扫卫生。他不客气地说:“你们自己看看吧,到处都是灰尘,烟头遍地,蜘蛛爬满,窗玻璃照不见人影,厕所都没法下脚,这哪像个执法机关,分明是个垃圾站……”当警察们挥锹抡帚时,不法分子也得到了情报,他们暗自庆幸:王立军来了又怎么样,不过如此,让他打扫卫生吧,他能把内部的事情整清楚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一直干到晚上9点多钟,警察们以为可以回家了,哪知王立军又是一个决定:“今晚谁都不准回家,也不准往外打电话,每人将掌握的犯罪案件的名单一个不漏地写出来!谁要是知情不报,一旦查出来,将严惩不贷。特别是要把老百姓长期上访却久拖不结的案子写出来!”所有的人一下子神情庄重起来。只听笔尖声沙沙地响着,这是良知的觉醒和正气的回声啊。名单汇拢后,王立军一看,好家伙,有400多个不法分子,170多起悬案哪!


第七天早晨,一个衣衫褴褛、满面愁容的老人来到派出所,一见到王立军就扑通跪下了。原来,几个月前,老人的女儿上夜班,结果被姓刘和姓赵的两个歹徒截了。他们把姑娘挟持到赵家,惨无人道地糟蹋了两天两夜,还把姑娘打得遍体鳞伤。姓赵的父母看着儿子做伤天害理的事,竟然不闻不问。出事后,老人四处奔走上访,却发现没有一处讲理的地方,为此,他这个老党员含泪写了*申请书。老人对王立军说:“我今天来找你,就是看你给不给老百姓办事,也看共产党究竟还行不行。”


老人走后,王立军只觉得心里一阵阵作痛,他立刻亲自投入了调查。原来,老人女儿被轮奸一案之所以迟迟得不到解决,是因为歹徒的好几个亲属都在警察队伍中,有的亲属还是地方官员。事发后,他们上上下下串通一气,竭力为歹徒开脱。王立军可不信邪,他在掌握充分的证据之后,一举抓获了赵某,并连同他的父母也一齐抓了。他这样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敢干扰我破案,我连他一齐抓!”不久,潜逃在外的刘某也被捉拿归案。于是,老人的脸上重新有了笑容,他逢人就说:“我怎能不相信共产党呢,要真失望了我就不找王立军了!”


紧接着,王立军在八天七夜的时间里,彻底捣毁了盘踞在大明的流氓团伙,那些党内及警察队伍内的败类也受到了应有的惩治。


战功赫赫的王立军因此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民警”,还被选送到中国人民警官大学去深造。毕业后,他挑起了铁岭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常务副局长的重担。他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有懈怠。虽然他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但为了工作,他却很少回家,他因此对妻子和女儿深怀歉意。这个早已成了地道辽北汉子的铁血警官,依旧念念不忘内蒙草原,不忘蒙古族的母亲河――额尔古纳河。他说,有一天他退休了,他要带着妻子女儿回到那儿,回到他走出来的地方。



电视连续剧《铁血警魂》在上海电视台播出后,广大观众对“乌恩局长”的原型王立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非常想知道这些天里,王立军又立下了哪些战功。


11月16日,也就是该剧开播的那一天,王立军率领市刑警支队的刑警们,侦破了一起杀人案。


10日下午4点许,刑警队接到市种畜场秦家岗分场居民张伟新报案:称其妻子何亚荣被杀死在家中二楼的客厅里。王立军亲自赶往案发现场,指挥侦察员开展侦破工作。王立军根据被害人家中财物未遭洗劫,门窗也未被撬的情况,作出判断:此案可能系*,而歹徒与被害人相识,且系近邻。他甚至还凭丰富的想象力,描述了这样的细节:歹徒曾进入被害人卧室,被害人情急中欲逃到屋外,被歹徒追截至客厅里杀死。侦察员经过周密调查,发现被害人邻居王海军有重大作案嫌疑,遂将其抓获。结果,其交待与王立军的判断完全一致。王海军系何亚荣的邻居,自去年秋天以来,王海军因常到何家打水,与何勾搭成奸。10日下午,王海军见何家的房门开着,何的丈夫又不在家,邪念顿起,便来到何的卧室,要求与其媾合,结果遭到何的拒绝。王海军气急之下随手操起剪刀和砖头对何进行威逼。何逃至客厅,王海军丧心病狂地用砖头猛砸其头部,并用剪刀将其刺死。


11月19日,王立军率领刑警连续奋战,又侦破了一起特大杀人抢劫出租车案。


10月31日下午6点左右,在铁岭县镇西堡发生特大杀人抢劫案,出租车女司机张兰杰被歹徒杀死后,其红色夏利出租车被抢走。得到消息,王立军立刻驱车赶赴现场,他边察勘边要求刑警全力以赴侦破此案,以遏制抢劫机动车犯罪高发的势头。王立军亲自与邻近省市公安部门联系,请求布控,协同破案。19日,被抢的红色夏利车在沈阳大东区出现,王立军指挥刑警们迅速前往堵截,在沈阳警方的配合下,将犯罪嫌疑人于东、仲海涛捉拿归案。王立军突击审讯了两名犯罪嫌疑人。21岁的于东和23岁的仲海涛均系铁岭人,他们对抢劫出租车并杀害女司机张兰杰的罪行供认不讳。王立军在审讯时,发现两人作案时配合特别默契,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他们会不会是劫车老手?而去年好几起同类案子经分析是两人合为,其细节又很相似……王立军果断地深挖细掘,不给他们以喘息的机会,最后彻底攻破了他们的心理防线,终于又交待了去年在铁岭和沈阳连续作案7起的重大罪行。


11月20日,王立军指派刑警支队缉毒大队将一个诈骗犯罪团伙一锅端掉。


连日来,银州区内发生多起利用假币骗取他人钱财案件,一些居民的利益遭受巨大损失,社会反映强烈。18日,犯罪嫌疑人韩东平等由丹东来铁岭,找到银州区居民任某,让其作诱饵,寻找侵害目标后伺机作案。19日,韩东平等故伎重演,正在利用假币进行诈骗时,被伏击的缉毒大队侦察员当场抓获,缴获大量假美元、假台币、假朝鲜币。王立军听取汇报后,指令缉毒大队继续出击,将团伙内所有犯罪嫌疑人一一捕获。

王立军,武侠作家独孤意不吝赞美之词,对你说道:“爷们、汉子、英雄,现代乔峰,不是大侠的大侠!”


锦州网友谈王力军:他纯是个铁腕,我就是锦州的!他还是辽工的名誉校长!他曾经在盘锦打掉一个黑社会走私团伙!

王立军刚刚做警察的时候,就在辽宁铁法市以扫荡黑恶势力而大振警威。在此之后,他在辽宁铁岭市公安局任职,一举打掉了多个黑社会团伙,市民们欢呼雀跃。此后他又临危受命,到辽宁盘锦追查枪案,不但把当地四个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尽,使221名犯罪嫌疑人落网,收缴了军用、民用枪支82支,而且还把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22个不法公安干警一一查出。


有人做过这么一个统计,在王立军做警察的将近20年的时间里面,先后有800多名罪犯被王立军和他的战友送上了刑场。


王立军获得过很多荣誉,在全国警察里面,他可能是获得荣誉的次数最多,同时获得荣誉的规格最高的一个,他是仅有的几个还活着的一级英模。他的故事,曾经很多次被拍成纪录片和电视剧。


王立军,男,蒙古族,1959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工商管理硕士。历任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党组书记;铁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04年11月任锦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负责公安、司法等工作,协助分管社会稳定工作。


辽宁打黑英雄王立军:


“青天”是社会对正义的呼唤


王立军刚刚做警察的时候,就在辽宁铁法市以扫荡黑恶势力而大振警威。在此之后,他在辽宁铁岭市公安局任职,一举打掉了多个黑社会团伙,市民们欢呼雀跃。此后他又临危受命,到辽宁盘锦追查枪案,不但把当地四个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尽,使221名犯罪嫌疑人落网,收缴了军用、民用枪支82支,而且还把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22个不法公安干警一一查出。


有人做过这么一个统计,在王立军做警察的将近20年的时间里面,先后有800多名罪犯被王立军和他的战友送上了刑场。


王立军获得过很多荣誉,在全国警察里面,他可能是获得荣誉的次数最多,同时获得荣誉的规格最高的一个,他是仅有的几个还活着的一级英模。他的故事,曾经很多次被拍成纪录片和电视剧。


“青天”是社会对正义的呼唤


主持人:老百姓都把您叫作是“王青天”,所有这些赞美的语言,全都是真的,完全是属实的?


王立军:我和我的同事们在一线,20年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无数次的生生死死,而且很多次应该说能够活过来,对我和我的同事们来说已经很庆幸。什么青天,什么如何如何,我想这可能也是文辞上一种赞誉而已。但是我想就是说你只要你做了你应该做的事,老百姓他们会很满意的,作为“青天”这一个词,形容一个国家公务员,或者形容一个警察,它应该是说对于一种正义的一种呼唤,是弱势群体要求得到公平和公正,使人们更多地去寻求帮助。


羁押刘涌是对我和战友的信任


主持人:刚刚被处决的黑社会老大刘涌,他先后被羁押到两个地方,一个是铁岭,还有一个就是锦州,那么有些人他可能会做这样的联想,就是刘涌他被羁押在铁岭的时候刚好是王立军在铁岭做公安局长,他后来被羁押在锦州,又是王立军在锦州做公安局长,这真的和你有关系吗?


王立军:这个也不能说完全有关系,也不能说没有关系,因为他最初在沈阳羁押,纪委领导和省里面决定,把刘涌羁押在铁岭,应该说对我和我战友们的一种信任。所以说在铁岭羁押了一年零八个月,他的一审和二审都是在铁岭完成的,我们很好地完成了任务。那么最后提起再审程序,当时我已经离开了铁岭,到了锦州,又一次指示给我,把刘涌重新提出来,再次羁押在锦州,一方面做好羁押的安全工作,另一方面做好刘涌的思想工作,很好地配合这一次的审判。


身上大小伤20多处昏迷多天


主持人:那您告诉我说像您的胳膊上和手上,随便一看到处都有伤,可以让我们看看吗?


王立军:这个,看看我这个手指是歪的,它本身就不是直的。


主持人:我看这上面还有伤疤?


王立军:这里面已经基本断过。所以可能都是伤疤,好像这里面,这被刀劈开过,还有像这个都是。


主持人:这个是枪伤吗?


王立军:贯通,贯通伤。


主持人:贯通伤是什么?


王立军:刀。


主持人:是扎透了?


王立军:扎的,扎透了。


主持人:您身上一共有多少处伤呢?


王立军:大小伤20多处。也习以为常了。


主持人:最严重的一次受伤是什么样的情况?


王立军:好像我昏迷了好多天,大约10来天,因为那个时候伤得比较重。


主持人:伤在哪里呢?


王立军:头部,后来医院已经通知做后事准备,作为单位已经把花圈都准备好了。可是后来又奇迹般地活过来了,所以我对自己人生感悟是比较大的。


有人想拿500万元把他干掉


主持人:您的妻子和孩子也经常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危险,有一些具体的方式我们也不方便具体讲出来,那么这些年来,您和您的家人,长期全都过不上一种正常的生活吗?


王立军:我打黑的时间比较长,从93年到现在,一直基本上不间断地打黑,我家人和我应该说除了担惊受怕之外,还有很多的危险系数在与他们相伴,比如小孩不能在一个学校正常上学,后来发展到到外地去上学,由他的外公陪着到外地上学,那么我爱人也不能正常上班,也不能在一个地区正常地居住。


主持人:有人出高价钱想买你的性命,而且这个价钱是过一段时间就会升高一次?


王立军:是的,因为经济也在发展,十多年前我打黑,当黑社会的那些人和我谈判的时候,他们说能不能留一条生路,能不能如何如何的时候,最后没有谈成,在电话里面他们出的价钱也就是几十万元而已。那时候已经觉得是很高的价钱,可能是因为就我在坚持这件事情,要对我采取行动。到去年的时候,我们获得的线索,在最白热化阶段时,竟然有人说出来,能不能拿500万把他干掉。后来我也觉得好像我不值500万吧,然后我也就对这个事情习惯了。


民警8小时上班变24小时轮班


主持人:我知道在您调任到锦州做公安局长之后,当地的民警他们原来是8小时上班时间,现在变成要24小时轮班,越到夜里查得越紧,会不会认为你是一个很苛刻的领导?


王立军:我想这也不是,其实我觉得警察都有他自己的事业心,都是同样付出辛苦,那么为何不找出自己人生的定位呢?我想我这样做也就是说,改变我们过去那种原始的滞后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流程,我们这样做正是和西方警务体制接轨的一种形式,或者就是按照西方警务体制,按照我们国家现有的社会发展程度,来改变我们的整个警务模式。这也是客观规律,因为犯罪87%发生在夜间,那么我们呢,夜间的时候93%的警察下班了,这样的话应该说犯罪分子在整个犯罪当中,我们有我们自己控制的盲区和死角。所以说如果我们这样做,可以让群众增加见警率,增加安全感,也提高了与犯罪分子的碰撞机率。

1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