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本月10日出版的最新一期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标题。震撼人心的不只是反问的标题,还有一副更具视觉冲力的画面,熊猫正给软瘪瘪的地球打气。显然,熊猫是中国最形象的象征,软塌塌的地球则意味着处于深度金融危机的全球经济。打气,则昭示着中国拯救地球。

看得出,《时代》周刊表现出了其一贯富有感染力的写作方法,从普通中国人豪气购买通用汽车开始,一方面说明中国的消费力旺盛,另一方面则在证明中国人成为在美宣告破产的通用老牌的救世主。所谓对通用这样的跨国企业而言,中国不是未来,而是“现在”。然后以近期中美官方的良性互动展开,甚至提到了中国G2共治,认为美国的全球地位正在让位于中国,“它迄今为止的成功,可能也会鼓励其它发展中国家采取中国式的发展道路。”

虽然《时代》周刊也认为中国存在着经济规模较小、企业盈利萎缩、信贷泛滥等等挑战,但其对中国不吝赞美之辞,似乎给予全球这样的印象,中国就是世界的救世主。那个缀在后面的问号,不过是起深化肯定的修辞之意。

相较于西方主流媒体一贯的阴谋化解读和偏见式的挑剔和看衰,这种对华的溢美之辞同样值得警惕。当然,世界主流媒体对华正面而且高度的评价,一方面验证了中国软硬实力的确实走强,另一方面也说明全球媒体审视中国的视野少了偏狭多了客观。但与此同时,中国更应充分清醒,不要为西方主流媒体的捧杀飘飘然和麻痹。棒杀好躲,捧杀难逃,切忌中了人家的温柔一刀。

事实证明,中国经济绝非金融危机的避风港,而是深陷其中的受害者。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对外贸易上半年疲惫不堪,1-6月出口同比下降21.8%。更尴尬的是,中国海量的外汇储备(2.1万亿美元),缺乏更为有效的增值手段,主要靠增持美国国债,形成了既忧国债安全又不得不为美国“新政”埋单的无奈中。这种利益攸关,或者说和美国捆绑在一起的“G2”关系,其实并非中美两强共治全球,而是为美国所困共度时艰。简言之,美国离不开中国的外储奥援,中国则是被动应付。所以,正如首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奥巴马对中国代表高调接待和殷勤致意一样,《时代》周刊对华的不吝赞美,其实都是利用中国的现实策略之举。

必须指出,这里的“利用”绝非贬义,因为国际关系毕竟是利益博弈关系。为了本国核心利益,好话说尽的外交辞令也好,咄咄逼人的外交严逼也罢,甚至激烈的制裁或连横合纵的遏制以及战争手段,都不过是外交博弈的手腕而已。

明晰了这些,再审视《时代》周刊提出的“中国拯救全球”的命题,中国人就很释然了。在当前语境下,以中国的实力或只能自救,至多承担其和自己实力相称的国际责任。也正因为如此,在金融危机时代以来的各种多边峰会上,中国领导人既反对G2中美共治的说法,也从来没有拯救世界的承诺。中国言行所及,皆是全球合作,共度危机。

至于中国扩大投资、启动内需市场的做法,恰恰折射中国因金融危机所致外贸疲软而不得已而为之的自救手段。更要者,虽然中国经济上半年的增长率达到7.1%,年度保8的目标足以实现。但是,中国经济是靠信贷放宽和大量投资获得的,房市和股市面临着新一轮泡沫的风险。即如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认为,不断飙升的投资对2009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空前的88%,是过去10年43%均值的两倍。中国经济面临着进一步的宏调才能得以健康稳定发展。也如《时代》周刊所言,中国经济也面临着一系列挑战,以及经济规模较小。在此情势下,让中国担负起拯救世界之责,恐怕是难以承受之重。

而且,中国资本市场的泡沫化态势,很大程度上是由国际游资趁火打劫和推波助澜。据统计,二季度我国外储在出口疲软的情势下陡增1700亿美元,是第一季度的23倍。这些热钱不会傻到投放到中国的实体经济和民生方面,只能是施放到流动性强而又可谋高额利润的房市和股市上。尤其股市,更符合热钱快进快出的本性,而这一进一出,就会使市场从泡沫喧腾到极度深寒。如果真要中国拯救全球,国际金融投机大鳄也不要趁此添乱。

更要者,《时代》对中国的溢美,依然存乎经济层面之上,即对中国硬实力的推崇。而西方国家对华之偏见,着重于意识形态之上的软实力。如果仅仅承认中国的硬实力,而不认可中国的软实力。这种溢美也是有瑕疵的,只会造成更多的贸易冲突。不要忘了,至今,美国尚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对华高端技术产品出口依然设限。让一个从美欧强国夹缝中刚刚起步的经济大国去拯救全球,

拯救全球,意味着拥有全球性的实力和责任。就此而论,只有美国堪当其任。《时代》周刊拱中国上位,看来是选错了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