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脱离双方指挥的军队

身后 收藏 2 1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


通宵达旦的会谈让丁一倍感到有些疲倦。按目前的疲劳状态,他回来的消息若走漏,一定会被小鹿纯子那个狐狸精吸干了所有精力,为了防止发生精尽人亡的惨剧,所以他不得不秘密回到设在外星基地中的住所。尽管丁一还是有些想遭受那样的“惨剧”,但他还有更为急迫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第一缕阳光透过瀑布间隙和玻璃墙悄悄爬上办公桌时,丁一还在连夜奋笔疾书,在一叠稿纸上勾画着自己的宏伟蓝图。

此时此刻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构思能够真正变为现实,只是一种激情冲动促使他下意识地将自己头脑中的灵感化成纸上的文字:特种做战——未来游击军的发展方向。

在当前的战争形势下,游击军相对美军不仅在人员武器上有天壤之别,更没有海军和空军的支持,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很多。美式武器炮火的打击精度、强度和密度,远远超出了游击军,如果我们采取“正面平推”或“正面顶住”的办法,敌人的武器优势就可以大大发挥,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游击军的进攻与防御所起的作用无异于充当“炮灰”。

那么游击军是否就因此而逐渐消亡注定失败了呢?

不是的,游击军可以通过战略性的改革重新发挥勃勃的生机和强大的战斗力。那就是将游击军原来的陆军编制改造成特种军,将少量的游击队作战上升到大规模的特种兵作战的战略高度。

今天的特种作战的对象是敌人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软肋”,它在制造流血的同时,也在迅速地破坏敌国的战争机器,促使战争早日结束,赢得最后战争的胜利。

我们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采取灵活的战略战术,以我之长,攻敌之短,去打败敌人。敌人士气不高是它最大的弱点,它怕打运动战,怕夜战,近战,特别是怕我们迂回断其后路。因此我们要采取“以特种作战为主,与敌后游击战相结合”的作战方针,和“在战役,战术上实行近战,夜战,速决战,实行大胆迂回包围,力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原则。这样,就可以掌握主动,取得巨大的胜利。

特种作战不同于恐怖袭击活动之处——大量精确打击敌国的军事目标,最大限度不伤及无辜平民。

可以想象,当西方军队不断利用军事高科技技术获取政治军事胜利时,他们将会发现在敌人的国土上自己的飞机和导弹等高科技武器突然失去了固定的打击目标,相反在自己阵地纵深后方或自己的国土上却涌现出正规的特种兵部队在心脏地带战斗。”

丁一设想的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又是一场对称的战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这种战争模式就是丁一确定的游击军未来的发展方向。

写到这里他满意地舒展了一下双臂,但似乎觉得还缺少点什么,想了一会又在纸上补充了几点说明:

1. 什么是特种作战。

特种作战是指以特种兵为主体的陆地作战模式,它与传统的陆军作战模式有很大的不同,与传统的特种兵运用思想也有本质的区别。特种作战的目的旨在改变空中打击和高强度打击等现代作战模式中陆军被动挨打的局面,最大限度的发挥陆军在陆地作战中的效力。

2. 特种作战与游击战的不同之处。

游击战是在国家被占领后,正规军或民兵以分散游击的方式打击侵略者,作战地点在本国国土上。

特种作战是在战争爆发后,正规军或民兵以定点特击的方式打击敌后的战略或战术目标,削弱或破坏敌国的战争机器,作战地点可以在敌国国土也可已在本国国土。

3.特种兵和特种作战的作用。

特种兵的作用是以个体对抗团队,以奇兵袭击代替阵地拼杀。

特种作战的作用是以点穴的方式全面打击敌方的军事网络体系,破坏敌国的军事、政治、经济、金融、科技、战略储备、军事企业、交通运输、基础工业体系、信息体系等作战系统或作战支持系统的中枢和关节点。

3. 特种作战的规模和领域。

散则以单兵的方式袭击,聚可以师团的规模攻坚。以陆地作战为主,但须熟悉各种兵器的使用,可上天,也可入地。可随时化零为整,化整为零。

4. 特种作战的战术和战略。

战术——袭击、刺杀、破坏、误导、侦察、攻坚、心理战、金融战、空中打击等

等。 战略——保护自己免遭敌军的重兵器打击,对敌人的战争系统的软肋要害部位进行重点打击。

5. 部队的投送问题。

至于如何投送问题,可以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比如空中运输,陆地渗透,海上偷渡,远距离遥控、预先布点、发动群众等等。

6. 特种作战的武器装备问题?

1)单击类武器——刀枪等等。

2)众击类武器——高爆炸弹、麻醉弹等等。

3)杀伤性武器——一切可以夺取的敌军武器。

4)非杀伤性武器——麻醉药毒品等等

5)特殊类武器……

特种作战之妙在于以散破坚,以柔克刚;以暗击明。以弱胜强。

写完最后一句总结性的话语,丁一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做了几个伸展柔体动作,舒展了一下有点酸麻的双肩。

丁一站在玻璃墙边眺望远方,他的眼神却给人一种与他的年龄不匹配的历尽沧桑的睿智感觉,尤其是当他凝视空无的一点思考时,他的目光似乎能穿透坚固地山壁,直达宇宙的深处,令人有一种肃穆敬畏的感觉。

把稿子交给崔成浩后,丁一倒头便睡,他要保持充沛的体力,晚上还有大运动量的“活动”

小鹿纯子正在洒满夕阳的房间里,一个人呆呆出神。这段时间对于小鹿纯子来说,可能比一个世纪更要漫长,等待挂念一个人的滋味,她是第一次尝到。她根本不知道丁一在外面干些什么事。她也丝毫不甘心外边世界的战局。——她现在就像是被养在笼子中的金丝鸟,只能等到主人高兴的时侯,来逗逗她!

丁一悄悄推门而入,蹑手蹑脚的走近小鹿纯子,轻轻的把手放在她的肩膀。

小鹿纯子一惊,回过头来,就接触到丁一清澈明亮的眼睛,正在微笑着深情的望着她。看到这双眼睛,多日来的幽怨、委屈、孤单全都一扫而光,马上“嘤咛”一声,投入丁一的怀中。

小鹿纯子极尽一个女人的温柔。先是鸳鸯浴。丁一安静地躺在浴缸里,小鹿纯子从头到脚给丁一洗着身子,并给按摩着头到脚,然后很细心地给他擦干净,两人裹着浴巾一起到了房间。

小鹿纯子依然让丁一躺着,用干净地毛巾吸干男人身上的水滴,然后亲吻着丁一的脸。丁一想回吻她,她还是制止了。亲吻完丁一全身的每一寸土地,态度依然是那么的细心,舔着,吮吸着。让丁一兴奋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虽然丁一经历了不少的女人,但小鹿纯子带来的特别享受是从来没有过的。

丁一的嘴唇慢慢在纯子身上游走,从乳房到脖子,从脖子到下巴,从下巴到嘴唇……终于,吻到了小鹿纯子的嘴唇上……

小鹿纯子正想要迎接男人一番狂风暴雨般的狂吻,丁一却只是轻轻的在樱唇上一点,就慢慢向她的耳垂吻去。

耳垂是女人最敏感的方位之一,小鹿纯子全身发软,一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从小腹向上升起来,蔓延全身。小鹿纯子早已意乱情迷,她羞涩地低哼了一下,两只藕节一般的双臂缠在了丁一的腰间。

额头、鼻梁、嘴唇、下巴……如同一缕清风,抚过繁花盛开的美丽原野,她在抖动,微微的抖动,任由丁一的索取。

那缕清风一路向下,向下,从白滑汾嫩的脖颈,到吐露骨感光洁无暇的肩胛,到胸口那浑圆尖挺的所在,一直向下,经过她的平坦的起伏的小腹,直到那芳草萋萋处……

“你,你好坏……” 小鹿纯子的声音,销魂化骨。伸手去捶打丁一的背脊。

丁一伸手擒住小鹿纯子的粉拳,轻轻一带,小鹿纯子身子转了个圈子,倒向丁一的怀里。丁一现在和小鹿纯子面对面,丁一盯着女人的眼睛,低声笑道:“你难道不想要么!”

他的笑容温柔中有一丝丝邪恶的意味,他的声音低沉中带有一种迷人的男人磁性,在在,都让小鹿纯子心头狂跳,意乱情迷!

丁一附在小鹿纯子耳边语轻轻的笑道:“想要吗?想要,你就快说出来呀!求求我,我就给你!”

小鹿纯子扭动着身体,呻吟了一声,说:“不是你想要人家的吗?应该是……噢!应是你求人家才对。”

丁一邪恶的一笑,使劲的亲了一口说:“那就让我们比比忍耐力吧!”说着,手中的动作更有煸动性和挑逗性。

小鹿纯子早已春潮泛滥成灾,如何能当得起丁一这般的挑逗,挣扎了不一会儿,就忍受不住了,抛开了所有骄傲和矜持,呻吟道:“哥……,我……,我要……给我……” 小鹿纯子双目微闭,眼神迷离。气息凌乱。她蜷曲两腿,那丰翘的臀部,不由自主地迎合了上来。

她此时早已经春风撩动,被体内的那火。焚得难以忍受。

丁一笑:“这算是求情么?”

“随你怎么想,快……快,我要……”

丁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了。丁一把小鹿纯子抱在桌子上,温柔而坚定不移的进入她湿润温暖的桃花源中,填补了小鹿纯子多日来的空虚和寂寞……

两人象疯了一样,一遍遍地要着对方。

风平浪静,小鹿纯子温柔的躺在丁一的怀里,两个人缠绵的说着情意绵绵的情话。

丁一对女人说起情话来,绝对可以把女人的肉都说麻了、心都说酥了!

——更何况是小鹿纯子这样单纯的女孩子!

“我知道哥哥心中有我就行了,回来就第一个看我。”

“呵呵,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刚刚慰劳完你朴姐姐才来你这的。”丁一故意想逗小鹿纯子,小鹿纯子却把嘴一撇,丝毫没有吃醋的样子。

“你就瞎编吧,昨晚是我一直照顾你朴姐姐的。”

照顾?难道朴顺姬病了,那到不能耽搁了,他立刻站起身。

“就知道一提朴姐姐你就坐不住。”

丁一终于看到小鹿纯子浓浓的醋意。立即重拾起甜言蜜语赶快安抚。

“我知道哥哥你心里有妹妹,只是见到姐姐就把妹妹忘了。”

嗯?丁一觉得这话有些熟,似乎是《红楼梦》里面林黛玉的话。丁一看到小鹿纯子桌前放着的《红楼梦》明白了一切。

小鹿纯子为了能跟丁一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居然开始看中国古典名著了。

“走,我们一起去找姐姐。”

“噢?小浪蹄子,难道你想玩……没事,我奉陪到底。”丁一眼中透着淫邪的笑容。

“你到了就知道了,这件事要姐姐亲自告诉你。”

丁一有些忐忑,已经回来一个晚上了,要是以往,朴顺姬的早餐早就应该送到了。

她到底得什么病了,严重吗?丁一为自己的粗心感到内疚。

看到朴顺姬时,只要不是傻子就会知道眼前的喜讯。

朴顺姬骄傲地挺着微微鼓起的肚子,有些含羞的看着久别回来的丁一。

丁一真的有些惊了,似乎一时还没有适应角色的转换。他现在是准爸爸了,真的吗?

丁一轻轻将耳朵贴在顺姬的肚皮上,仔细倾听那些细微几不可闻的微弱心跳声。

在这个战火纷飞的乱世,没有比新的生命给人带来新的希望,人类如何坚持下去。

小鹿纯子悄悄的消失了,顺姬看到丁一脸上的倦容,把丁一让到床上躺下,然后又端着茶具过来了,为丁一沏茶。

丁一躺在床上揉着眼睛,把双腿搭拉在床边,顺姬默默地走过来,半蹲着用手轻打着丁一的腿,丁一的膝....疲惫的身体受到这待遇。心情一下子就舒畅起来。但丁一感觉自己怎么象地主老财一样,还让身怀有孕的女人做这个。

就顺手拉起顺姬,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并轻轻揽过她的细腰,顺姬挣脱了丁一,跑过去锁了门,并随手熄灭了油灯........

丁一这时也是热血澎湃,手轻轻在顺姬的胸前抚摸着。也许民族之间的意识不同,顺姬忘情地翻身压在男人的身上,狂吻起来。

顺姬快乐地把丁一的舌完全地吞到自己的嘴里。又把她的柔软的小舌一遍遍伸到丁一的嘴里。并试图往深去,丁一感觉甚至到了自己的喉。

她用灵巧的小舌一次次地吮吸着。

这种感觉丁一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顺姬不时用胸摩擦着丁一宽广坚韧的胸膛。丁一闭着眼睛享受着朴顺姬带来的无比幸福的感受。

幸福中两人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也许是心理的作用。丁一感觉下面真的是有种凉凉的感觉....

朝鲜女人是很认真做这事的。所以,该收缩的时候动作比较大。象呼吸一样,把里面的热气排出来,把凉气吸进去。所以,感觉就凉凉的。

但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只有在仔细品味才能感觉到。丁一此刻正在享受阵阵凉爽和舒服及惬意.....

那夜,看着顺姬挽留的眼神,丁一选择了留下。

顺姬给做了一桌朝鲜美味。吃饱喝足了,丁一就直接在床上缠绵。

但顺姬坚持不让进入她的身体。她告诉丁一,从医学角度说,过于频繁是很伤害身体的...所以丁一只好抱着顺姬那光滑的身体,在舒适的按摩中坠入梦中...


在朝鲜战场,一只脱离双方最高指挥的军队开始行动了。

李大勋的确是个人物,他率领的200人狙击小队成了嗷嗷叫的下山猛虎。不,应该是躲在暗处给敌人致命一击的野狼。

阳光灿烂,冬风冰凉,皑皑的白雪在蓝天下倒影着绚丽的光芒,

朝鲜冬天很长时间,阳光都是灿烂的,丁一走过部队的营房,传来战士们悠扬的歌声。

“正当梨花开遍了山崖,正当大地开遍春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象明媚的春光。”

丁一去“幽灵”的驻地前并没有通知。

“幽灵”支队正在全体集合,李大勋站在队列前正在训话。

队列前,押着一个捆绑着的战士。

在一场苦战之后,李大勋集合全队官兵准备宣布处决临阵脱逃的士兵。

丁一来到队列前。

他面对一个还像个孩子似的逃兵,产生了一刹那怜悯之情,从其他士兵的眼神里也能看出似乎在为这个逃兵求情。

于是他想让李大勋饶恕他。但这只是丁一思想上的一闪念,他带过兵,他知道在严酷的战争情况下,他必须执行铁的纪律。否则将给部队造成血的代价。

他走到年轻逃兵面前,年轻士兵在寒风中瑟瑟颤抖。丁一脱下自己的棉衣,披在战士身上。

“你叫什么?多大了?”丁一问。

“许庆三。18岁。”

“家里有什么人?”

“只有老母亲一个人了,首长,我不是逃兵,我是给老母亲送棉衣,没有棉衣,她会冻死的。我是在回部队的路上被抓住的。”

丁一回过头,锐利的目光盯着李大勋,

“这情况你了解吗?”

李大勋低下了头,他的确有些后悔没有审问一下就下处决命令,一听到自己的部队里居然有逃兵,便暴跳如雷。

“报告首长,许庆三说的是真的,我们在西边山沟里抓他的时候,他没有跑,也没穿棉衣。是我没搞清情况抓错人,我愿意接受处分。”

说这话的是站在许庆三身后押解他的战士。

丁一来到许庆三面前,小战士立正站好,倔强的目光紧盯着丁一。

“你不是逃兵,但你不算是合格的战士,军队有铁的纪律,作为军队的一员,包括我,谁都不能违反纪律。今天,你不会作为逃兵枪毙,但你擅自离队的行为必须受到制裁。”

“队长,借你的大刀给我用一下。”许庆三突然向李大勋喊道。

李大勋从背后抽出大刀,挑断了捆绑年轻士兵的绳索。将刀交到他手中。

许庆三右手接过刀,手起刀落,向左手大拇指砍去。

全体官兵震撼了,李大勋震撼了,丁一同样震撼了。

年轻士兵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胳膊上的肌肉扭曲跳动着。手上的鲜血还在汩汩流淌。

丁一上前,点住士兵手上穴道,止住鲜血流淌。

“首长,我把命留着,你看我能杀多少美国鬼子。”

一字一句从紧咬的牙缝中吐出。

那个年轻的士兵回到队列里时依然带着微笑和感激,谁都不怀疑他以后会成为一个勇敢的战士。

全体官兵经历了从恐惧到无畏的过程,成为一支英勇善战的部队。恐惧,是生存本能的反映;无畏,则是教养和锻炼出来的品质。

交待完李大勋任务,丁一拍着李大勋的肩膀只说了一句:“带队伍光凭勇敢是不够的,更多时候要用到头脑。”

丁一一语不发的向回走。

“大哥,原谅我又一次未经允许阅读了您的思维。刚才我明明看到您事先料到那个士兵自残,却为什么没有阻止。”

依依跟在丁一身后,踌躇良久才问了一声。

“你们那个星球有法律吗?”丁一反问。

“有啊,但所有人,包括机器都统一按照程序化运作,几乎很少能出现争执的情况。所以我们那里没有军队、警察,当然更没有武器和战争。”

“在地球,那种状态被成为世外桃源,但地球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但我还是喜欢地球,虽然我整天看见的都是杀戮。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人性的美丽善良的一面。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生活在地球。”

丁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依依,这个依依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现在竟然有了自己的意愿要求,这对于她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依依,你们的世外桃源不好吗?那可是人类几千年来最大的梦想啊。”

“那里没有人类的喜怒哀乐,没有仇恨也没有恩情。所有人都按秩序生活,每天复制着前一天的日子。这样活一天和活一千年有什么区别?”

最后依依的结论让丁一大吃一惊,他不得不对依依刮目相看了,她不仅有了自己的主观意识,还有了思想。

丁一在路边找了块平整的石头,示意依依坐到身边来,他想跟依依像个朋友似的交谈。

“其实人类拥有情感是一把双刃剑,亲情,友情,爱情让人享受幸福,但人类的自私与贪婪的本性又导致了贯穿历史几千年的征战。人类创造家园,又亲手毁灭家园。创造文明又毁灭文明。这就是地球人类的悲哀。”

“那既让人类保持自己独立的情感,又有我们那里的秩序,不好吗?”依依有些天真的建议。”

丁一一把抓住依依的手,突然感觉那双手居然有了温度,依依在丁一的目光注视下,脸涨得通红。

“依依,这就是我的理想,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为了这个理想,我不惜付出任何牺牲。这也是我刚才不阻止的原因。”

“大哥,我明白了。你参与战争,也杀人,但你和别人因为贪婪杀人不同。”

“依依……”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大哥,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的芯片正在模拟人的器官和情绪。可我感觉我越接近人类,我每次恢复能量的时间周期就越长。我怕有一天我的能力消失,到时候就不能保护大哥了,所以我已经终止了自动研发程序。”

“真的吗?不要停止,我真的希望你能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丁一情绪有些难以自持,他想把眼前的依依拥入怀中。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她知道目前的依依很难理解人类一些复杂的情感。

贸然这样做只能让她本能地启动防卫程序。酒后的崔成浩曾将手搭在依依的肩头,结果瞬间头破血流。

“大哥,还有一个我不理解的地方。我扫描过顺姬姐姐和小鹿纯子妹妹的意识流,发现她们的意识中几乎全是大哥的信息,对周围的战争好像漠不关心,她们是人,怎么跟我一样把大哥当成主人。”

“我不是她们的主人,是她们的爱人,爱,是人类独特的一种情感,你现在不懂,以后会懂的。”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那首歌讲的就是这种‘爱’吧。但她们为什么那么想跟你睡在一起,每次都痛苦的呻吟,却又感觉很享受?”

丁一无语了,她不是‘休眠’了吗?怎么还是知道?“性”这个东西要怎么跟依依解释呢?

她毕竟只是具有人类外表的机器。

真的希望依依能够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


初升的阳光已从东山泻过来,碧蓝而辽阔的天空中有一只雄鹰在静静地盘旋。江岸高耸的山峰上,树林被阳光照亮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