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印度今天就边界问题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第13次谈判。由于印度在5月大选之后,不断向北京叫板,在两国边界的最大争议区域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中国称之为藏南)增兵,使得两国关系在最近一段时间跌入低谷,民间对抗情绪也随之高涨。此次边界谈判能否取得突破,并缓和边境地区的军事对峙,推动中印关系向前发展,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印度是目前唯一与中国存在陆地边界纠纷的国家,由于历史与现实原因相互纠缠,两国就12.5万平方公里争议地区的谈判进展异常艰难。

尼赫鲁时代,印度坚持"边界已定,无须谈判",结果丧失良机,导致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1970年代末,两国关系开始走向正常化,时任外长瓦杰帕伊和黄华实现互访后,两国随即在1981年12月展开副外长级别的谈判,8轮之后,被1988年新成立的边界问题"联合工作小组"取代。

从1989年7月到2003年8月,"联合工作小组"接连举行了15轮谈判。2003年,已当上总理的瓦杰帕伊访华,边界谈判遂升级为"特别代表"规格,中方由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戴秉国主持,印方则先后由国家安全顾问米什拉、迪克西特和纳拉亚南领衔,在北京和新德里又轮番对阵了12场。而1994年成立的由两国外交家和军事家组成的"专家小组",迄今为止召开的会议也有15次之多。

20多年的辛苦谈判,中印除在中段取得部分共识外,在东段和西段皆进展不大,尤其是针对面积9万多平方公里、目前由印方控制的东段区域即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双方更是僵持不下。

由于谈判进展缓慢,边界问题已严重制约了两国关系的发展。中印同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大国,地理位置相邻,外部追求大国地位和尊严,内部又面临类似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本应携手共同应对,却拘束于"亚洲对手"的现实主义思维框架,彼此都难有好感。

与其他大国关系相比,中印高层互动少、层次低,民间交流尤其冷淡,彼此对对方的了解几乎近于无知。双边关系的发展现状也反映在国际多边合作领域,无论是在"金砖四国"、中俄印三边框架下,还是在诸如温室气体排放、多哈议程的谈判过程中,两国的象征性宣示都远远高于实质合作。

尽管在所有这些领域里,中印都存在着大量的共同利益,但在南亚、中亚、东南亚、非洲等地区性事务中,双方却是如同死敌,很难见到合作的场面。

作为地区内的两个大国,中印之间的冷淡关系也对区域整合产生了极大的负面效应。东亚金融危机之后,一体化速度加快,在货币与金融合作领域催生了重大成果,这得益于中日两国关系的暖化。但在南亚,虽然也有诸如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计划,却主要受到双边政治关系的局限,多边制度创建和经济整合相当落后。

中印两国人口加起来超过25亿,经济增速位居亚洲前两位,一个即将成为亚洲第一大经济体,紧随其后,两国间的合作对亚洲的区域整合可以说意义重大。

如何抛弃历史的优越感或羞辱心理,看待彼此的地位?未来到底是选择合作还是竞争以促进自身的利益?在迈向未来的新变局面前,中印亟需合作做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