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祜山寨里过大年(组图)

楚麟 收藏 1 31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1_89113_9789113.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1_89114_9789114.jpg[/img] 拉祜族源于古代羌人,传说来自遥远的雪域高原,号称“天祜猎神”部落,是云南特有的民族。拉祜山寨过大年,前后是4天,拉祜话叫“霍甲”。   “天祜猎神”的部落遗风   这里是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吉良村曼迈小组,全村54户421


拉祜山寨里过大年(组图)


拉祜山寨里过大年(组图)

拉祜族源于古代羌人,传说来自遥远的雪域高原,号称“天祜猎神”部落,是云南特有的民族。拉祜山寨过大年,前后是4天,拉祜话叫“霍甲”。


“天祜猎神”的部落遗风


这里是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吉良村曼迈小组,全村54户421人,全都是拉祜族。生活在这里的拉祜族为拉祜纳,是较好地保存了古老传统的一个拉祜族支系。


拉祜族源于古代羌人,是云南特有的民族。过去,拉祜族很喜欢打猎,被其他民族称为“猎虎的民族”。扎宛囡的母亲,一位80多岁的老人向我们讲起了从上辈人那里听来的传说:拉祜人的祖辈来自遥远的雪域高原,号称“天祜猎神”部落,猎虎猎豹攻城拔寨无坚不摧。后来被派往寒冷的“冰国”攻战,因气候恶劣失败,无功而返,开始了艰难的长途跋涉大转移,受尽了折磨,从此部落元气大伤,便逐水草而下,杀豺狼虎豹而食,择良林而居,顺着山脉走出葫芦丫口,一直走到现在定居的地方安顿下来。


拉祜族妇女头发是剃光的,平时戴头巾,据说是为了防备在打猎过程中被动物抓住头发。我们在寨子里见到不少老年妇女是短短的寸头,年轻一点的则留齐耳短发,算是对传统的一种妥协。


寨子建在小山脚下的山坡上。被称为“干栏式建筑”的竹楼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楼的主体由木板、木柱构成,屋檐低矮,鱼鳞般的瓦片经岁月打磨已变成深黑色。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篱笆围起来的小院落,楼下放杂物、养牲畜,楼上则住人兼烧火做饭。寨子前是一片开阔的稻田,眼下已收割完毕。


时值年底,人们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空气里到处飘荡着酒香,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用玉米酿酒,准备在节日里开怀畅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如今的村寨还上演着这样一幕:一头肥壮的水牛被牵到寨子后面的山坡上,据说是全寨人凑了4000块钱买下的,人们把牛用粗绳拴在一棵红毛树下;寨子里的大人孩子都来了,大家害怕万一杀不死的牛拼命反抗,都躲在竹蓬、树后紧张地偷看;开始杀牛了,只见操刀的人提起砍刀,麻利地在牛的4个膝盖处各砍一刀,牛颓然下跪,另一人用削尖的竹杆从牛肋骨的部位拼命狂戳牛的心脏,一片红色的血雾喷涌而出,牛头一歪就再也不动了;杀牛者洋洋自得地环顾四周,随手扯了把野草抹了一把脸;然后,开始按户分配,牛肉、牛肠、牛心都要保证家家有份;很快,牛肉和各种内脏被分成一堆一堆的,整齐地摆放在篾席上,各家女人用背篓装了回家。


走上一户人家的晒台,只见三四个村民忙碌着,在弄一个纸扎的工艺品。主人放下手中的活计,拿出小凳来给我们坐。从他那并不流利的汉话中,我们得知,这些天寨子里忙着过新年,拉祜话叫“霍甲”,是辞旧迎新的节日。前后要过4天:第一天杀牛、杀猪;第二天上午到长辈老人家里拴线祈福,下午唱歌跳舞;第三天晚上到长辈老人家里送肉送糍粑,为老人送水沐浴;第四天射弩、打陀磥、摆宴席,庆祝新年到来。


扎纸象的工作引起了我们的兴趣。纸象是用竹篾扎成躯干、竹杆做四肢、尾巴则非常有创意地用刚收割的稻穗做成,最出其不意的是用芋头和西番莲果实做成的公象生殖器,非常形象。主人扎宛囡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是规矩,必须得做成这个样子。每年逢年过节,这项工作由全寨人轮流做,今年轮到了他家,要扎一公一母两只,经过掌管祭祀的卜玛算日子,必须在当天完成。


说话间,纸象扎好了。村民把它们抬入屋内,并排放在芭蕉叶上,前面放上用竹子和蜂蜡做成的祭祀品,在公象前边放了一根横木。专门负责祭祀的卜玛在纸象前跪下,口中念念有词,念完后将点燃的蜡条粘在横木上,又顺手从旁边抓了一把米撒向两头象。


祭祀的礼仪完成后,人们坐在火塘边喝茶聊天。刚才念经祈祷的人名叫扎帕陶,今年63岁,他专门负责村里所有的宗教礼仪,与分管劳动工具的扎列(铁匠)、专门为病人作法的毕摩(巫师)同为寨子里的三个重要角色。他们各司其职、各尽所能,保佑村里人畜平安、兴旺发达。有人说,前任刚刚去世,扎帕陶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卜玛,管理小庙,每天要到庙里举行三次滴水仪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