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说《资治通鉴》 正文 14.当不长的太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


虽然大祸临头,但赢异人的生活质量的确比以前好多了。

异人换了高门深院居住,广交名流宾客不说,还弄了一个绝美的赵国女子当夫人。

这个女子名叫赵姬,最开始是属于吕不韦的。

有一天,异人到吕不韦家喝酒,看到为他们奉酒的赵姬,眼睛都直了。

唉,异人同学实在是太可怜了。因为穷,一直娶不到上档次的美女,所以对美女的耐受力不强。吕不韦见此情形暗自好笑,就想整他一下子。于是,他假装生气,站起身来,“异人兄,这可是我的老婆!”

异人这才发觉自己失态,羞的面红耳赤,连忙低头向吕不韦赔不是。

吕不韦哈哈大笑,“和你闹着玩儿的,要是喜欢,就把这个女子送过你当老婆好了。”

异人高兴得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吕不韦再三向他确认,他才搞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

把赵姬娶回家以后,他自然宠爱万分,立刻让赵姬当了正房夫人。

像吕不韦当乌龟当到这种“毫不利己、专门为人”境界的,还真是难找。

他不仅出钱给赵姬置办嫁妆,连后来赢异人的新房子也都是他贡献的。这倒不是他天生犯贱,主要是他对权势的野心压倒了一切。只要他能更好地巴结异人,更好地控制异人,什么都是值得的。他不认为自己是把老婆送给异人。他只觉得自己送过去的是个能吹枕边风的眼线。

异人在邯郸突然有了钱,有了地位,还有了个漂亮的新老婆,刚开始觉得自己比较幸运的时候,抓他的人马却要来了。

异人正在着急,吕不韦已经火速赶到。

异人落难,吕不韦比他还急。

为了把赢异人包装起来推到高位,他吕不韦花了多少钱啊!可以说是把终生的积蓄都押在赢异人身上了。如果异人一倒,他的投资就全泡汤了。

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现在是异人的师傅,万一赵国人迁怒于他,岂不是连小命都难保?为公、为私,他都要千方百计保住异人。

吕不韦到了异人府上以后,先让他悄悄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然后下令摆酒设宴,显出一幅毫无防范的样子。时间不长,官兵已经到了。不过,他们到了之后却没有立刻进门抓人,只是松松散散地在门外一站。

原来,当时赵国对是否要杀异人的意见还不是很一致,因为现在异人地位提高,说不定能拿来威胁秦国退兵。所以,大臣的意见是先派人把异人控制起来,看情形再说。因为异人在邯郸城内,要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就随便找了支小队守在异人府第的门口。

吕不韦机警万分,一看门外的阵势就知道还有余地。他热情地把带队的军官邀请进来好酒好菜伺候。带队的军官地位不高,从来没有机会到皇族的宴席上坐坐。并且,门外都是自己的手下,料想吕不韦他们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他进去后,立刻被待为上宾。吕不韦亲自为他把酒,又命美女陪侍左右。席间,吕不韦摒退外人轻轻跟那个军官交了底,“军爷,大敌当前,您有什么打算吗?”

军官一愣,“什么意思?”

吕不韦万分忧虑地说,“秦国大军兵临城下,各国的救兵却不知什么时候能到。一旦城破,您要怎么办呢?我知道,军爷英勇,必然以身殉国。可您家中的老母、小儿,岂不是太可怜了吗?诸侯征战均是逐利而来,与这些无辜的老百姓何干哪?白白跟着赔了性命,岂不是太那个了吗?”

军官喝了口闷酒,好一会儿才说道,“日他先人,那我能咋样?”

吕不韦一听有门儿,接着说道,“这位异人先生可是秦国太子的继承人,秦国未来的国君。你要能想办法把他弄出城去,就算秦军破城,你不但没事,还会高升。”

军官沉吟良久,摆摆手,“我不要高升,我只要我家人平安。”

吕不韦连声答应,“这个放心,到时候你悄悄命家人用墨汁涂抹门楣,我让他们传令秦军,凡门楣着墨之家不得侵扰。”

军官缓缓点点头。吕不韦为了进一步取得他的信任,一挥手,命人抬上个大箱子,“这是六百金,就当作军爷的谢礼。无论如何不会让您白白费力。”

军官从来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眼睛都红了。他使劲儿点点头,“你说吧,要我怎么办?”吕不韦遂上前耳语一番,军官频频点头。

片刻后,军官叫两个亲信进来喝酒。然后依次轮番进来喝酒,一直喝到深夜。军士们也乐得的有这个好机会。

傍晚的时候,军官带着两个亲信因军务离开。异人的管家出来到大堂上陪酒,异人困顿,早回内房睡去了。于是,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官家又是好酒好菜伺候那些门外的守军。中午,军官一个人回来了,见到官家后轻轻点点头。

其实,傍晚跟着军官离开的两个亲信就是异人和吕不韦。亲信们扮成他们在府中享受,他们则跟着军官到了城下,然后混在准备出城偷袭秦军的敢死队里冲了出去。

冲到了城外以后,他们两个没有直接冲向秦军大营,那样只会被乱箭射死。他们趁其他人不注意,逃到了秦军大营侧面很远的树林里。这个地方既避开了赵军的视线,又不会轻易被秦军误伤。等那波敢死队被打散之后,他们悄悄脱掉赵军的衣服,露出里面的秦国服饰。然后,俩人悄悄藏在路旁的草丛里。

天亮后,吕不韦看到一队清理战场的秦军巡视过来,就慌忙让异人用咸阳口音喊话。那些人一听有人,非常警惕,立刻把他们围了起来,但因为口音是秦国首都咸阳的,也没有对他们表现太多敌意。

异人见到自己国家的军队可彻底放松了。他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了一番,又要求见他们的将领。这些秦军士兵们虽然不认识异人,可也担心万一异人说的话是真的,自己要是对他不敬,哪将来不就惨了?因此,大家虽然对他们两个依然提防,还是毕恭毕敬地围着他们回了秦军大营。

到了秦军大营就好办多了。有些将领还在太子府见过他一两面。

就这样他们总算逃出了邯郸。

随后,俩人又跟着撤退的秦军回到了秦国。

到了咸阳以后,异人没有直接去见华阳夫人,而是先命人为自己找来楚国的服饰换上,然后才去拜见她。

见到华阳夫人以后,异人嘤咛一声,哭着扑过去跪倒在地,双手抱住华阳夫人的大腿,“娘啊,儿在邯郸日夜思念你啊。邯郸被围,我怕再也没有机会侍奉母亲和父王,所以冒死逃回咸阳。儿子自知有罪,只希望受罚前能再见母亲一面。”

一直没有儿子的华阳夫人从来没有谁对她表现出这么全副依赖的感情,非常感动。她摸着异人的头,“baby,只要你回来就好。有老妈在,别的都不用担心。”

说着她把异人扶起来,上下打量着楚国衣冠的异人,欣慰地点点头,“我是楚国人,你也穿楚国的衣服,果然是我的儿子。以后,你就叫赢楚好了。”

从此,赢异人改名赢楚。


时光飞逝,赢楚和吕不韦回到咸阳也有五年了。

在第五年,也就是公元前251年的秋天,秦昭襄王驾崩了。赢楚的父亲——太子赢柱继位,是为秦孝文王。

继位之后,秦孝文王尊自己的生母唐八子为唐太后,立赢楚为太子。这时,当年那个在邯郸城里困顿不堪的赢异人大翻身了。

此刻,他是强秦的太子赢楚,再不是那个整日闷闷不乐,满脸衰气的庶孙赢异人了。

赵国听到这个消息,随即派人护送赢楚逃跑时留在邯郸的妻子赵姬和他们的儿子回秦国。怪了,赢楚逃离邯郸后,赵国人没有想到处死他的家人吗?

那时的确有人这么说,可是也有反对的意见。

有人说,“现在他已经逃出邯郸,而且又是太子继承人,将来也很有可能成为国君。我们处死了他的妻小,哪岂不是和秦国结下不解的冤仇。还不如先扣着他们,看将来事态如何发展再说吧。”

过了几年,秦赵两国关系渐缓,就更没有杀他们的必要了。再加上当初吕不韦他们结交的宾客们暗中帮忙,赵姬和她的孩子都过的还算可以。

执政后的第二年冬天,阴历10月,秦孝文王结束了一年的守孝期,举行了盛大的继位仪式,踌躇满志地正式继位。

可惜好景不长,他在正式继位的第四天就死了。死因至今不详。

于是,赢楚,就是我们的赢异人同学,顺理成章地由太子变成国君,成为秦庄襄王。而且,他在太子位置上煎熬的时间短到不可思议。还没适应身为太子的威仪,就要准备练习国君的风范了。

赢楚成为国君以后,倒不忘本,果然把华阳夫人尊为华阳太后,但也把自己的生母夏姬封为夏太后。

就这样,他完成了从异人到赢楚,从赢楚到太子,从太子再到秦庄襄王的蚯蚓变大龙的历程。

这一切,与吕不韦都是分不开的。

赢楚当然没有忘记这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