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4次报警男子仍被刺死家中(组图)

拓石 收藏 0 17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1_88905_9788905.jpg[/img] 李东风女儿李飞和男友郭振讲述事发经过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1_88906_9788906.jpg[/img] 郭振与抢劫金项链的歹徒吴某搏斗时颈部受伤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1_88907_9788907.jpg[/img]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家人4次报警男子仍被刺死家中(组图)

李东风女儿李飞和男友郭振讲述事发经过



家人4次报警男子仍被刺死家中(组图)

郭振与抢劫金项链的歹徒吴某搏斗时颈部受伤



家人4次报警男子仍被刺死家中(组图)

李东风的妻子拿出家里的低保证,每月他们家只能领到500多元的补助



武汉晚报8月11日报道


报料 歹徒入室行凶刺死我父亲


昨日上午12时46分,本报记者率先接到一名女读者求助:“我的父亲昨天晚上被歹徒入室行凶刺死了!”


记者立即与当事人李飞联系,电话中她泣不成声。前晚10时许,男友郭振送她回家后,在家门口遭到抢劫。李飞的父亲李东风与郭振合力将被抢的项链夺回,并与对方扭打,直到被街坊劝开。行凶者被社区保安员架走,没想到不久行凶者返回,强行闯入李家,对51岁的李东风连刺两刀,李东风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李飞称,当晚10时54分起,她和家人曾4次拨打110报警,但直到父亲被刺后,才看到派出所民警赶到。


现场


歹徒连踹三道门入室行凶


记者赶到位于江汉区民族路武胜社区武胜街31号的案发现场。


武胜社区民房星罗密布,小巷九曲回环。31号楼坐落在两条小巷交会处,正门口的一条小巷宽不足2米,长十余米,前晚的劫案正是发生在这里。小巷的尽头,李家门外摆满了邻居们送来的花圈,里屋搭起了灵堂,屋内家具摆设简单。李东风的遗像前,其妻张巧荣哭得昏天暗地,声音嘶哑。


李家家住31—6号一楼,里外两间面积约60平方米,里屋房门上留有一个清晰的脚印,而外屋门口一扇木门和铁门均被损坏。李家隔壁的31—7号,就是行凶者吴俊的姐姐“芳芳”开的麻将室。两家仅一墙之隔,门面相距不到2米。


众邻里聚集到李家,纷纷送上花圈和礼金,并对凶手的恶行谴责不已。据邻里们反映,李东风夫妻俩都下了岗,女儿李飞当中学老师,家境并不太好。李东风在社区里却热心快肠,颇得人望。


李飞的男友郭振坐在一旁,脖子和脸上仍留有多处伤痕。郭振告诉记者,他今年29岁,也住在武胜社区,“两家相距不到5分钟路程”。他与李飞恋爱多年,打算今年年底结婚,“没想到昨晚竟出了这种事”。


抢劫


邻居之弟强抢项链埋祸根


郭振向记者讲述了事发全过程:前晚10时许,他和李飞从大洋百货购物回来,在统一街吃完消夜后回家。郭振当时买了一个哈密瓜,“挺重的”,将李飞送到回民小学巷口时,他就说:“你先回去吧,瓜挺重就不送你了”。结果李飞说自己怕黑,郭振随后将其送到家门口。


“等李飞进了家门并将屋外铁门锁好后,我才放心离开”。在李家门前一宽约2米、长约20米的小巷内,郭振刚走出8、9米,就有一陌生男子迎面走来。“小巷两头才有路灯,我一时也没看清那人”,郭振说,与那男子擦身而过时,就觉得脖子上一疼。郭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发现脖子上价值3300元的金项链不见了。郭回头一吼,“你干吗?我的项链呢?”没想到对方比他更狠,“你想怎么样?”该男子出手推了郭振两下,郭意识到此人来者不善,“想抢劫”,当即与对方扭打起来。


挣脱对方后,郭振退到李家门前,喊了两声“李飞”。这时,张巧荣出来开门,“刚开始还以为是郭振跟朋友闹着玩”,直到李飞出来后才发现并不认识该男子。这时,郭振就叫道,“他抢了我的项链”。晚10时54分,李飞掏出手机拨打了110,2分钟后又用家中座机再次拨打。


这时,李东风已冲到了屋外,与郭振一起联手,将对方按倒在地,并将项链夺回。扭打中,对方头部被李家人用火钳打出两道血口。住在附近街坊听到响声纷纷出来劝架,这时,李家人才得知,该男子竟是隔壁麻将室老板“芳芳”(小名)的弟弟吴俊,“他家住31—6,我家在31—7”。“芳芳”和丈夫方清猛出来劝架,并将吴俊拉开。


郭振说,在此过程中吴俊曾一脚将李东风踹倒在地,并扔出一个小枝江大曲的酒瓶,结果砸中了欲扶起李东风的方清猛后脑壳,鲜血直流。


杀人


撞门—行凶—扬长而去


李飞说,这时他们才看到了2个身着保安制服的“协管员”出现,两人迅速架走吴俊,并对李家人说,“你们快回去,锁上门。”郭振说,当时以为两人是将吴俊架去警务室,就没在意。此后,郭振、李飞、李东风和张巧荣4人锁上门,回到家里,郭振和李东风身上多处受伤,正在擦药。


没想到不到十分钟,郭振又听到门外传来砸门声和叫骂声,“他(吴俊)大喊,‘你们出来,老子捅死你们!’”。晚11时23分,李飞再次用固定电话拨打110报警电话;2分钟后,又用家中固定电话拨打,“回拨过来的一个民警说会赶来”。


此时,吴俊已经将李家的一扇铁门、两扇木门撞开冲入室内。从2楼阁楼赶下来的李东风,把女儿和其男友挡到里屋,“我来跟他说”。郭振说,没想到吴俊冲上来就是两刀,刺中老人左胸和肋下,“他嘴里还在说‘老子捅死你!’”。郭振和李飞当时吓懵了,赶紧将李东风扶到里屋床上,对方则扬长而去,整个过程持续不到4分钟。


李飞说,晚11时23分她第三次拨打110,3到4分钟后,她再次拨打110和120。几分钟后,120司机打电话给李飞核实地址,晚11时34分,李飞用手机回拨120,确认急救车所在位置。11时40分,李飞和男友外出接急救车进入巷内,“这时我们才看到一辆警车停在巷口,下来三、四个警察跟着我们一起入内”。


李飞说,从晚10时54分到11时40分,连续4次拨打110之后,李家人才第一次看到警察。李东风被送入市一医院后进行急救,但因失血过多医治无效,次日凌晨近1点时被宣告死亡。据法医尸检称,李东风是因胃脏、脾脏大出血导致死亡的。


目击者


民警曾来现场又离去


不过,据现场目击者称,当吴俊抢劫被人架走之后不到半分钟,曾有两名民警赶到了现场。据街坊们介绍,当时吴俊刚被人架走,就有两个民警赶到了现场。此时,李家人已进入屋内,将房门紧闭。屋外只有伤人者吴俊的姐姐和姐夫方清猛在现场。民警到现场后就询问方清猛头部是怎么受伤的,发生了什么事。方清猛及其妻回答称,与其弟弟“斗地主”时扯皮,头被打破,弟弟已被劝离,“这是家务事,完全可以自己解决”。于是,两民警就离开了现场。


嫌疑人


上周曾持刀追赶私房住户


凶案发生后,民族派出所三名民警赶至现场时,吴俊已经逃离,民警直扑附近的青年三巷12号吴俊的家中。此时,吴俊正将行凶的刀放在茶几上,用酒精给头部伤口消毒后换下血衣,民警当即将其抓获。据介绍,吴俊今年34岁,单身,原是水手,后来长期待业,曾有吸食麻果的前科。


昨日下午6时,记者来到武胜社区青年三巷12号吴俊家中,这栋4层的私房1楼防盗门虚掩。附近居民都听说吴俊因杀人已被警方抓走。据周围邻居介绍,吴俊这个人不正常。上周,吴俊曾持刀追砍旁边一栋私房内的住户,把别人从二楼追到四楼,并将几层楼住户的房门全部砍坏。当时,派出所民警介入协调,由吴俊的姐姐出钱将几家人的房门修好。


记者步行发现,从吴俊家到李家只有1分钟的路程。


本案的三个“如果”


1、如果:协管员将吴俊及时送入警务室


据李家人反映,吴俊抢劫郭振双方发生扭打之后,两个协管员出现在现场,将吴俊架走并让李家人回到屋里锁好门。李家人说,当时两个保安员身穿保安制服,把吴俊架往了警务室方向,“当时以为最起码会将他留下来做个口录,哪想到会这么快回来。”对此,警方解释称,两名协管员中,其中一人姓戴,是吴俊的姨父,其姨父认为只是个简单的邻里纠纷,仅将其架回家,并未将其送到警务室。


2、如果:民警首次出警时带走吴俊


李家人认为,警察两次出警太慢导致了悲剧发生。


郭振说,从他与吴俊刚开始打斗时,李飞就报了警,到最后协管员将吴俊架走,整个过程持续了上十分钟。而据目击者说,协管员将吴俊架走后1分钟左右,民警就来了现场,“如果他们能早来1分钟,就能碰上吴俊,那也不会上当了。”


3、如果:民警首次到现场后给报警人打电话


了解目击街坊的说法后,李家人承认,民警在第一次接警后应该已赶到现场,“但他们的工作仍有疏忽”。郭振认为,民警第一次接警后赶到现场,只见到吴俊的姐姐和姐夫。郭振说,当时他们报警时已经留下电话号码,民警赶到现场后应该给报警人打个电话,“只听另一方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就匆匆离开,这也太马虎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