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许,我们的“文艺复兴”不远了!

学言 收藏 86 997
导读: “文艺复兴”是欧洲近代成为领先世界的基础,尤其是为“工业革命”的发生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社会基础,这是已经得到大家公认的一个事实,所以很多人都想为中国弄一个“文艺复兴”,但是想来想去都找不出一个像样的,最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眼光投向了“五四运动”,认为“五四运动”开启了中国近代思想的发展,认为是“五四运动”启蒙了中国人的心智。 “五四运动”真的是中国的“文艺复兴”吗?在我看来,这只能是一个问号。 之所以是一个问号,第一个原因就是我认为,我们不能把欧洲的文艺复兴,生搬硬套到中国的身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艺复兴”是欧洲近代成为领先世界的基础,尤其是为“工业革命”的发生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社会基础,这是已经得到大家公认的一个事实,所以很多人都想为中国弄一个“文艺复兴”,但是想来想去都找不出一个像样的,最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眼光投向了“五四运动”,认为“五四运动”开启了中国近代思想的发展,认为是“五四运动”启蒙了中国人的心智。

“五四运动”真的是中国的“文艺复兴”吗?在我看来,这只能是一个问号。

之所以是一个问号,第一个原因就是我认为,我们不能把欧洲的文艺复兴,生搬硬套到中国的身上。每个个人的成功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文明、文化这种庞杂的体系。有些学者把在欧洲的文艺复兴的概念搬到中国,从时间上、内容上、形式上用削足适履的方式进行比较,得出一个是是而非的概念后,就说这是中国的文艺复兴,实在是有些让人无话可说。

虽然否定“五四运动”是中国的文艺复兴,但是却不能否认“五四运动”对中国近代社会变革的推动。之所以否认“五四运动”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是因为我认为文艺复兴不应该仅仅是指一个事件,或是指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欧洲文艺复兴,仅从狭义上讲,也是从13世纪有启蒙思想的萌芽开始,一直持续到16世纪,整整3个世纪的时间。而“五四运动”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开始算起也不过是70年的时间,短短的七十年,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是不足以发展出能够引导整个社会想着健康积极的方向发展的文化和思想的。更何况,“五四运动”的发生是应对当时特定的历史事件而开始的。再一个,“五四运动”的整个过程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对传统文化进行批判,无论是胡适说:“我是赞成全面西化的”,到鲁迅的“吃人的礼教”,甚至有很多人希望把中文也废除掉。从这些理论来看,“五四运动”中产生的思想所起到的只是破坏的作用,并没有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具备有建设意义的思想体系,所以整个过程仅仅只能算是一个开始。

而且,在当时中国社会本身还不具备“中国版文艺复兴”全面兴起的物质基础。以当时中国社会内忧外患,社会上新旧势力交替,军阀混战不断的情况,加上随后而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去关注这些思想。而欧洲的文艺复兴的社会思潮从一产生就在整个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并不断的从意大利向整个欧洲蔓延。而中国,在整个20世纪都是在对传统文化的彻底批判中度过的。 从“以夷制夷”到“中体西用”,再从“五四运动”中的“打倒孔家店”到“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等等这些社会运动所做的都是在彻底的颠覆中国沉重的传统,希望能够把中国从两千多年的传统枷锁中解脱出来。

所谓“不破不立”,但是仅仅依靠破坏还不足以把中国冲沉重的枷锁中拉出来。社会发展不进则退,仅仅打破枷锁,而没有建立其推动中国向前发展的力量是不够的。但是历史的发展有其必然的趋势,因此在有了五四运动以及其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破坏之后,新中国建立了。有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之后,有了1979年的改革开放。但是这并不能说中国已经经历了文艺复兴,因为中国真正的文艺复兴还没有,或者说还没有真正的开始。

但是,现在我们可以期望了。因为无论是从社会环境、生产力水平、社会发展态势以及社会思潮的变化,都已经初期具备了一场中国式文艺复兴开始的基础。首先是社会环境,文化变迁,尤其是文化在急剧转型后的重塑阶段,需要一个稳定的、安全的社会外部环境。就像是一个出生的婴孩一样,对周边环境的需要要求极高,任何突变或者是畸形的社会发展都会给这种文化的重塑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而今天的中国社会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理想的文化转型重塑的环境。所谓理想的社会环境,对于文化重塑来说并不需要一片祥和。因为文化和传统的产生,是建立在社会矛盾不断激化,而又不断得以解决这样往复的环境中。“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正是文化和传统产生的真实写照,只有面临生存的压力,才可能有新的创造。今天的中国,与外有强敌环绕,这种内外矛盾有利于中国民族主义的形成,而这正是现代中国最需要的一环。与内,社会快速发展所造成的社会财富再分配的不均,迫使政府和社会不得不积极的做出改变,来解决不断激化的社会矛盾,维系社会的平衡,这有利于中国新的社会传统和文化传统的形成。

其二,生产力水平。中国的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已经完成了第一次的跳跃,正在向第二层迈进。因此,社会生产已经可以满足全社会人的生活需求,这是一切向着积极方向变化的基础。“衣食足,知荣辱”,只有不饿肚子,才会有更多的人需求更高的精神层次。而对精神领域需求的不断增加,则会有力的推动社会发展和社会思潮的变化。

其三,是社会发展和社会思潮的变化。这是最不稳定、也是最危险的。因为这不但涉及到社会的稳定,其所涉及到的还有更深层次价值观体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安全。因此,作者对社会中的这一变化还不能轻易的给出清晰的结论,但是从整体方向上来说,是朝着有利于中国新的文化传统建立的方向发展的。在外部,对于中共建立的新中国政府,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已经得到更为广泛的认同了。这不是说之前不认同,而是认同的程度不一样。之前西方媒体在涉及到中国的新闻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中共政府”,但是现在用的则是“中国政府”,在汉字上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其反应出来背后心理的变化是很具有意义的。对内,虽然社会矛盾呈爆发的态势,但是在作者看来,现实社会中爆发的各种矛盾所反映出来的恰恰正是中国社会思想和文化真正开始重塑的开始。因为从1840年开始的对中国传统的批判已经告一段落,真正的重建开始了,而且之前一百多年来的各种社会运动和革命都没有涉及到的社会思潮的基础层面——中国社会基层思潮,在今天的中国也已经开始松动。这才是文化重塑中最为重要,也是最基础的变化。

从这些方面的变化来判断,尤其是根据最后一点,作者判断,中国社会的“文艺复兴”离我们不远了。但是有几点是要作出说明的。首先是,中国的文艺复兴与欧洲的文艺复兴是有区别的,首先是两者所肩负的任务是不一样的。欧洲文艺复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人性从教会的禁锢中解脱出来,重建欧洲人的价值观体系和意识形态。而中国的文艺复兴,不但要重建中国人的价值观体系和意识形态,还肩负着振兴民族和赢得全球化竞争的重担,这就增加了中国式文艺复兴的广度和深度。其次是两者所经历的历程不一样。欧洲人的文艺复兴,虽然也经历有战争和社会变革,但是这些社会变革是来之于欧洲内部,因此欧洲并没有像五四运动和文化大革命这样激烈对传统文化批判的经历,而且中国社会所经历的百年被外地入侵的屈辱,也是欧洲所没有经历过的,所以中国的文化变迁就变得更加的复杂、漫长和痛苦。

虽然有不同的经历,但是两者所面临的“工具”、方法的使用却基本相同。欧洲人选择的是借助希腊文化,以当时人的视角和语言进行新的解读,使之能够为变革服务。而中国即将出现的“文艺复兴”所要选择的也同样是出于轴心时代的“先秦文化”,这也是中国人的唯一选择。使用的方法也一样,同样要用我们今天的视角和语言对其进行解读,使之能够为我们当今社会的发展服务。说到这里,有的人会说,中国文化是失败的文化,不值得一选。但是作者要提醒大家的是,文化现在还没有到给出失败或者胜利这样的判断标准的时候,因为历史还没有结束,我们谁都不能够作出“铁嘴神算”,给东西方文化给出决定性评语。文化各有优劣,他的产生是在特定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环境所决定的,但却不会是一层不变的。

还有一点的不同之处要补充,这就是“文艺复兴”的执行者和接收对象不同。欧洲的文艺复兴,兴起于意大利,随后才逐渐的扩散到整个欧洲,他们中的代表人物分散在不同的国家和民族,文化传统重塑过程中的破坏力被时间和地域的分散所稀释,虽然在欧洲也引起了一些战争和动荡,但是其破坏力已经减少到了最低的曾度。而在中国则不一样,中国是一个传统上的统一国家,有着同一的制度和文化,因此,用地域分散文化传统重塑过程中的破坏力显然是行不通的。但是中国由于有了一个统一的政府,因此,中国的“文艺复兴”则具有更高的可操作性,这样就可以尽量的规避在重塑过程中的危险,降低风险,减少破坏力,使整个过程想着积极建设的方向发展。

还有一点要说明的,就是有的人认为中国的传统已经被彻底的颠覆了,中国现在是一个没有传统的国家。但是,大家仔细的想象,看看我们的身边,是不是传统真的不见了?我们的文字?我们说话的语气和方式?我们做事的准则和办法?我们所遵循的社会准则、人际关系等等方面,都还保留着传统中生命力最强,也是最核心的传统观念,这些是无论如何不会被摧毁的,除非我们已经亡国灭种。而这些保留下来的传统,正是今天新传统的重建所需要的基础。

最后一点,是作者最担心也是最彷徨的一点。一种传统的重建,所伴随的必然是整个社会彻底的改变,而这些改变所涉及的层面却又是全方位的,从上层的意识形态到社会基层的民众思潮都会有重大的改变,因此在操作上稍有不慎,就会引发重大的危机。作者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因为这些改变造成中国社会的动荡,因为作者觉得,如果中国再一次出现大范围的社会动荡,会从根本上伤及国家和民族的根本,进而将中国从已经启动、并在快速运行的“全球化号”列车上挤出去。如果真的出现这种结果,那么中华民族就很难再找到复兴的机会了。全球化的竞争中,座位很少,已经不允许任何一个参与到其中的个体——国家和民族——有丝毫的停顿,名额有限,有实力的竞争者不少,一旦出局,就会立刻有人去抢位置。所以,停顿即代表着失败和被淘汰。所以作者希望这种新传统的重建能够缓慢一些、稳健一些,让那些改变和重塑能够尽可能的发挥积极的建设作用,让那些在重塑过程中的破坏性尽可能的能够稀释在时间之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