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三十,鬼子又在花村杀人了2

北方老驼 收藏 0 2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06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吉川驻进怀宁城后大为恼火,八路军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伏击高桥,夜袭怀宁城,拔掉了油坊镇据点,活动实在是太猖獗了。他一边命令黄明轩派出特务四处刺探驼峰山支队的活动情况,一边重新派兵进驻油坊镇据点。

黄明轩的特务很快传回情报,说朱玉祥已经带着驼峰山支队返回大青山根据地休整去了。吉川便命令黄明轩驻守怀宁城,自己亲自率领部分鬼子和皇协军进入驼峰山扫荡,以消灭葛金领导的八路军游击队。

这时,葛金领导的游击队已经发展到了上百人,两挺机枪,七十余枝长短枪,有一半是骑兵了。为了粉碎鬼子的扫荡,游击队化整为零,在驼峰山继续坚持斗争。

反扫荡斗争进行的十分残酷,熟悉驼峰山地形的麻殿林为了向吉川邀功,像条疯狗一般带着鬼子搜遍了驼峰山的每一个山头。吉川更是见村庄就烧,见人就杀,游击队失去了群众的掩护,活动困难,食不果腹。

那天,葛金带着一个班到花村找粮食。已经给八路军当了地下村长的罗地让红雁给游击队做饭,自己则在村里筹了些粮食回来。葛金等人吃过饭,在罗地家眯了一觉,带着粮食准备返回山里。可是,出村刚走了没二里地,迎面遇上了鬼子。葛金带着战士们边打边撤,想从侧面转入驼峰山,可日伪军骑兵的速度非常快,从四面包抄过来,截住了通往山里的道路。

罗地听得村外突然响起枪声,担心葛金的安危,急忙出门去看。刚走到村口,便见葛金带着战士们退回村来,罗地忙招手道:“葛队长,遇上鬼子了?快回村躲躲吧?”

葛金说:“不行!一是村里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二是如果我们躲进了村里,必定会连累村里的群众。趁鬼子还没形成包围,我们必须马上冲出去。”罗地还想再劝,葛金已经顾不上和他多说话了,带着游击队催马从村中穿过去,直奔村西。

罗地回家后掩上院门,侧起耳朵贴在门缝上听。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朝村西追去,其间还夹杂着零星的枪声和呼叫声。过了好一阵儿,村西的枪声渐渐稀疏、停止。又过了一阵儿,鬼子和伪军便开始四处砸门了。日伪军用刺刀把村里的男女老少全都赶到罗地家老宅门前的空地上。空地上摆着几具游击队战士的尸体,葛金和一个战士被捆在树上。两人都是负伤后被俘的。

罗地见游击队的同志没能冲出去,连葛队长也被俘了,心中一时没了主意。红雁是亲眼看见她爹娘是如何惨死在鬼子手里的,更是吓得浑身直打哆嗦,紧紧抱住罗地他娘的胳臂不敢松手。

吉川向王翻译说了几句话,王翻译便向群众喊道:“老乡们,你们听好了,太君说了,你们当中谁是土八路马上给太君指出来。不然的话,太君可就不客气了。”

村里的老乡都见过鬼子的凶残,一个个蹲在地上,垂着头大气不敢出。吉川见没人吭声,手一挥,日伪军便闯进人群,把连同罗地在内的十几个青壮年拉出来集中到一起。“说吧,你们当中谁是土八路?说出来就放了你们,不说把你们全部枪毙。”

吉川见问了半天没一个说话的,暴怒地抽出指挥刀来,“统统土八路地干活,死了死了地!”鬼子的机枪立刻对准了罗地那些年轻人。

罗地的娘一直傻呆呆地站在人群中,见吉川拔出了指挥刀,脑子忽地一下亮了:罗成相不就是被那个鬼子用那把明晃晃的刀砍了脑袋的吗?她猛地甩开红雁的手,从人群里冲出来扑到吉川面前,揪住吉川的衣领疯疯癫癫地喊叫道:“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当家的脑袋给砍了的,你偿命,你偿命呀!”

吉川先是一怔,而后一脚踢倒罗地的娘,蹙起眉招了一下手。两个鬼子便挺着刺刀扑过来,把罗地的娘给捅死了。

“娘!”罗地见他娘被鬼子杀害了,大叫一声跳起来朝鬼子扑过去。身旁的两个年轻人连忙把他拉住,摁下来低声喝道:“罗地,你不要命了?鬼子都是畜生,你过去还有命吗?”

“可是,我娘她……”

“你娘已经死了,你这样过去,不是要再白白地赔上一条性命吗?”

这时,葛金昂起头朝吉川吼道:“小鬼子,你们欺负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算啥本事呀?有啥招数朝老子来!”

吉川冷笑一下,指着葛金和那个负伤的战士对麻殿林道:“麻团长,你告诉他们,投降饶命,不投降死了死了地!”

麻殿林应声上前托起葛金的下巴,“葛队长,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如果投降,我向吉川太君求个情,饶你条活命。”

葛金对麻殿林冷笑一声,“麻豌豆,你就别白磨牙了,给老子个痛快的。”

“嘿嘿,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真他娘的不识时务。”麻殿林遗憾地摇了摇头,又问那个负伤的战士道:“你呢?你也不想活命了?”

那战士负了重伤,艰难地抬起头“呸”了麻殿林一口,“去你妈的。投降?要是小鬼子把你爹你娘都杀了,你还愿意给鬼子当狗吗?”

麻殿林被呛了个灰头土脸,回头朝吉川望望。吉川面无表情地挥了下手,几个鬼子“哇”地一声喊,几把刺刀同时刺穿了那位战士的胸膛。

葛金双目欲裂,朝着吉川吼道:“小鬼子,来,给你葛爷爷也来个痛快的。”

吉川没有理会葛金,吩咐麻殿林道;“带回去交给黄局长严加审讯。”

“是!”麻殿林答应一声,指着那位战士的尸体朝罗地等年轻人喊道:“你们都看见了吧?说吧,谁是八路军?说了皇军有赏,不说就是他的下场。”

有个胆小的年轻人害怕了,回头左顾右盼了一番。吉川见了,朝王翻译努了下嘴,王翻译便过去把那年轻人拽出来,“说,这里面谁是土八路?”

“老总,这……这全是我们村的人,没一个外人呀!”那年轻人战战兢兢地。

吉川不耐烦了,他这次没有彻底消灭游击队,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指挥刀一指,恶狠狠地吼道:“统统死了死了地!”于是,鬼子的机枪便“哒哒哒”地向罗地等年轻人扫去……

罗地肩膀上挨了一枪,像被重重打了一拳一样仰面倒下,他正想支撑着爬起来,前面的两个年轻人也被打倒了,尸体压在他的身上,鲜血溅了他一脸。罗地心念一动,便闭上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装死了。

乡亲们见鬼子下毒手了,有的惊恐地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有的凄厉地呼喊着亲人的名字向那堆尸体奔去,可没跑出几步,便倒在了鬼子的枪口下。

吉川兽性大发,把有可能是游击队的年轻人全部枪杀了之后,狞笑一声,押着葛金扬尘而去。

红雁这些日子在罗地家伺候罗地的娘,罗地待她像亲妹子一样。红雁见鬼子走了,跳起来“罗地哥!罗地哥!”地喊着朝那堆尸体跑去,扒拉开尸体找到罗地,抱住罗地的头使劲儿地摇着,“罗地哥!罗地哥!”

罗地缓缓地睁开眼睛,“红雁,哥还活着吗?”

红雁见罗地睁开眼说话了,惊喜地叫道:“罗地哥,你活着,你还活着呀!”

那天,除了葛金被押回怀宁城外,一个班的游击队战士全部牺牲了。而花村除了在地里干活的年轻人和罗地侥幸死里逃生外,老老少少被鬼子打死二十多口。

画眉听丁宝明说红雁安然无恙,罗地死里逃生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咬牙切齿地说:“唉,可惜我是个女人,我要是个男人,我就当八路去,豁出一条命,也要杀他几个小鬼子。”

朱玉祥率驼峰山支队回大青山根据地进行休整,日伪军频繁扫荡,游击队伤亡过半,队长葛金被俘,怀宁一带又成了日伪军的天下。

黄明轩对葛金软硬兼施,用尽酷刑,想从葛金嘴里挖出有关游击队和地下党的情报。葛金坚贞不屈,咬紧牙关一个字不吐。黄明轩无奈,只好先将葛金关押入大牢。

黄明轩气焰嚣张,成天带着一群穷凶极恶的特务四处搜捕八路军的地下党,王鞋匠也不幸入狱。黄明轩为了表功,从牢房里凑了几个嫌疑分子,给他们安了八路军地下党的罪名,连同王鞋匠一块儿杀害了。

怀宁一片白色恐怖,油坊镇也人心惶惶。刘三被八路军释放后不思悔改,又回到警察局继续当排长了。黄明轩再次派他驻扎油坊镇,刘三变本加厉,成天带着手下的伪警察在街上晃荡,看见喜欢的东西连拿带抢,看见不顺眼的便给安个私通八路罪名,抓进据点暴打一顿不说,还要家人拿钱来赎。岳林虽然还挂着油坊镇维持会会长的名头,但自从坐了一次大牢,便心灰意懒,连维持会也极少去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