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七章:心机1

北方老驼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URL] 丰九如的这个春节过的不太愉快。 年底,丰九如到省里开会,临散会前,省委毕书记单独找他进行了一次谈话。毕书记眉头紧蹙,语气严厉地批评他说:“小丰呀,你在北原是怎么搞的?听说你在干部的使用上很武断,重要部门的干部任命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并且用的不是你的同学就是你的老乡,这是拉山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丰九如的这个春节过的不太愉快。

年底,丰九如到省里开会,临散会前,省委毕书记单独找他进行了一次谈话。毕书记眉头紧蹙,语气严厉地批评他说:“小丰呀,你在北原是怎么搞的?听说你在干部的使用上很武断,重要部门的干部任命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并且用的不是你的同学就是你的老乡,这是拉山头还是培植自己的势力?北原这几年的工作虽然有了些起色,也出了些政绩,但切不可得意忘形啊!不是有句话叫绝对的权力能促成绝对的腐败吗?我提醒你一句,你要从根本上好好认识一下,反省反省,争取在换届前不要出大问题。”毕书记的话虽然不多,却犹如钢锥刺中丰九如的要害,让丰九如惊惶失措,不寒而栗。他先是诚慌诚恐地给毕书记作了一番解释,而后又信誓旦旦地做了一番保证。毕书记总算给他留了些面子,但毕书记的言外之意他还是听得出来,如果他在北原再搞不出什么成就的话,他的辉煌恐怕就没几年了。

丰九如刚从毕书记办公室出来,便接到毕书记的秘书高品的电话,说他晚上要请丰九如吃饭。丰九如和高品的关系相当不错,大前年,高品对丰九如说他有个表弟在北原工商局当副科长,让丰九如照顾一下。丰九如心领神会,很快便把高品的表弟提拔到市技术监督局当了副局长。前年,高品的女儿考上大学,丰九如亲自去省城参加了升学庆典,给高品送去十万块钱的贺礼。去年,高品新买了商品房,丰九如又专门给他送去二十万块钱的装修费。丰九如之所以对高品如此慷慨,高品心知肚明。

晚上,丰九如如约而至。高品透露给丰九如一个绝密消息,说北原有人给毕书记打小报告,告丰九如卖官。省委可能要在近期派工作组到北原调查这件事。丰九如问高品打小报告的是市长高风亮吗?高品说不是。丰九如也估计不可能是高风亮,因为以高风亮的性格,哪怕当面和他吵几句,也不会在背后对他使黑枪的。

回北原的路上,丰九如一直没说话,他双目微闭,好似老僧入定一般。柳海以为他累了,没敢惊扰他。其实,丰九如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心里亮堂得很,也乱得很,形容成心如乱麻毫不过分。他没有想自己工作中出现的问题,也没有自我检讨和谴责自己的意思,只是绞尽脑汁地想着究竟是谁向毕书记打了自己的小报告?除了市长高风亮,北原还有谁和自己过不去?能和毕书记说上话的不会是普通人,应该是市委常委的某个人吧?唉!难怪人们说保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呢!看来,自己要时刻提高警惕呀!

汽车驶进北原市区时,丰九如睁开了眼。也许是心理作用,回到自己的这片天地,他立刻感觉踏实了许多。他脸上掠过一丝冷笑,心说,毛主席不是说过吗,“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我丰九如战天斗地,把北原搞得有声有色,政绩斐然。现在看来,恐怕又要和那些心怀叵测的小人斗上一番了。柳海见丰九如醒来了,回头说道:“丰书记,我姐夫刚才打来电话,说让你回来后先到他那儿去一趟。”丰九如点点头说:“嗯!那就直接去北苑大酒店吧。”

到了2801,丰九如正要给尚小朋打电话,尚小朋来了,问他说:“散会了?”丰九如说:“散了。”尚小朋在沙发上坐下,取支烟放在鼻子前闻闻,又把烟插回烟盒,不紧不慢地说:“刚才信访办的唐主任给我打电话让我转告你,说他接到一封署名金川县人民群众的来信,信里反映市里拨给金川的五百万扶贫款只有一百万落实到了实处,其余的都被县领导私分了。”丰九如吃了一惊,问:“是吗?居然有这种事。”他对金川很敏感,因为鲍晓军在金川任县长。他记得这笔款还是他和高市长亲自带着省、市扶贫办主任到北京跑下来的。按理说金川是北原最富裕的县,不该拿这笔扶贫款,但鲍晓军找了市里,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佯做不知罢了。可谁知现在竟然发生了这种事。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包天,敢把扶贫款私分了?丰九如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鲍晓军。他问尚小朋说:“晓军和这件事有关系吗?”尚小朋说:“信里提到了,事情可能就是晓军办的。”丰九如立刻蹙起眉头,点支烟使劲吸两口说:“这小子,他也不是缺钱,怎么尽给我找麻烦?”说着把刚点着的烟往烟灰缸里一摁,心神不宁地说:“不行,我得给他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丰九如拨通鲍晓军的电话,声色俱厉地问了扶贫款的事。鲍晓军在电话里吱吱唔唔地说:“姐夫,这事也不像那些告状的人说的那么玄乎。这样吧,过几天我回去当面向你汇报好不好?”丰九如对着话筒沉声说道:“晓军,我可告诉你,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要给我添乱子行不?你听着,别人我不管,你要是拿了钱就立刻给我退回去,不然,小心我拿你开刀。”说罢,不容鲍晓军分辩便压了电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