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十七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梅一班人走了。刘雅欣一整天不吃不喝,直到快黄昏了还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出神。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薛景梅就这么狠得下心?刚一见面就马上要走?她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追求一种什么东西,值得他如此把这个家不放在心上?她从薛景梅的随从们谈话中预感到了,薛景梅和四哥的国军,与三哥五哥的八路军迟早会有一战。他们会为了争天下而战!在他们眼里,主义和信仰是第一位的。为了自己的主义和信仰,家对他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想起这些,她就在心里对薛景梅充满了怨恨。甚至对那些男人们充满了气愤!

三个孩子也都很懂事地不去打扰娘,陪着薛三坐在院子里,听着卧室里的动静,担心着娘的痛苦。薛三摆弄着院子里的几盆花草,给其中的荷包花和紫金花修剪着枝叶。枣花闹着要出去玩,奔儿抱着她走了出去。杏梅起身来到薛三身边。

“爷爷,这些花你伺弄的越来越好啦。”杏梅蹲在薛三身边说。

“这些花都是爷爷早年从薛家大院搬来的。以前,薛家大院有很多花,连内院天井里都摆着一溜花。立秋了,我得给它们修枝剪叶搬到灶房过冬去。我呀,一看见这些花就想起你亲爷爷。”薛三无限感慨地说。

“爷爷,你就是我亲爷爷。那年,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就不在人世了。”杏梅哽咽着说。

“看你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了?”薛三心疼地给杏梅擦了擦眼泪,说,“快别哭了,爷爷心疼呀!爷爷老喽,见不得人掉眼泪啦!”

“爷爷,你这么帮我们一家,为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你觉得委屈吗?”杏梅一脸的泪水。

“看你说的,当老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就是受点委屈,心里也高兴。”薛三安慰着杏梅,眼里却流出了两行浑浊的老泪。他赶紧转过身去,抬手擦掉泪水。

“爷爷,你想你在连云港的孙子吗?”

“怎么不想。唉,一直没有消息啊,这兵荒马乱的,又不知道他们娘俩跑到哪里去了。杏梅呀,万一哪天爷爷没了,他要是找来这里,你得替爷爷接待他,叫他给爷爷上个坟,烧个纸。叫他认祖归宗。”

“爷爷……”杏梅一把抱住薛三,不住地哭泣着。

刘雅欣躺在卧室床上,杏梅和薛三的对话清晰地传了进来。她默默地流着泪,许久,才起身走了出来。

“爹,杏梅,你们都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惹得大家跟着伤心。”

杏梅和薛三还在哭泣。刘雅欣走过去,想拉他们到桌子边坐下,却又陪着他们一起哭了起来。

这时,门口响起了马蹄声。过了一会儿,刘亚忠穿着一身财主的衣衫走了进来。见此情景,诧异地连忙上前问个究竟。刘雅欣见刘亚忠来了,连忙擦去泪水,心情随之好了很多。薛三赶紧拉着刘亚忠到桌子边坐下说话,杏梅和刘亚忠亲热了一会儿,乖巧地跑去泡茶。

“五哥,你怎么一身财主打扮?”

“哈哈,我不当八路军了,回张庄继续当我的财主去了。”刘亚忠笑呵呵地说。

“怎么又想起回家当财主去了?”

“你不知道,头几年鬼子扫荡榆树谷,我腰上中过枪。伤好后我就对二哥说,等抗战胜利了我就回家当我的财主去。说真的,我曾经很希望像哥哥们那样当兵。可是后来,我也确实觉得我不是当兵的材料。”

“三哥就同意你这么回家了?”刘雅欣有些不相信。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这个事是二哥当初答应我的,由不得他。”刘亚忠笑着接过杏梅递来的茶水,慢慢地喝着。

“这些年早就没有人给我交租子了,我都忘了我是财主了。你在张庄就能收到租子?”

“怎么收不到?只要有一户人家交,其他的就得交。”

“你真这么喜欢当财主?”

“以前不怎么喜欢。这些年在山里经常吃不饱穿不暖,受了太多的苦,我现在反而喜欢当财主了。”

“可是,你也当了几年八路军,你就没有二哥和三哥那种给穷人打天下的思想?”

“他们给穷人打天下,那大哥和四哥不就成了给富人打天下了?雅欣,不说这么多了,你就当我在榆树谷那几年是避难去了就行了。我现在就想再找个媳妇,有个自己的家,好好过日子。”

兄妹俩又聊了一会儿。刘雅欣感觉刘亚忠变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憨厚朴实的五哥了。她心想着兄妹俩好几年没见面了,也不好意思把话说的太直截了当,于是便转了话题。可刘亚忠还是对怎样再次发家满怀兴致,依旧兴奋地谈着他重振刘家的计划,还要刘雅欣也重振薛家,把这几年没收的租子都收回来,继续过大少奶奶的生活。刘雅欣对此心灰意冷,只想着能和孩子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五哥,你刚才说的都是心里话?”刘雅欣还是有些不相信刘亚忠这么单一的理由。

“实话告诉你吧,我这几年确实就想着以后回家当财主。可毕竟,也只是个想法而已。”刘亚忠叹了口气,说,“可现在,你也看到了,国共之间迟早要有一战。三哥、四哥还有景梅,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打起来。我以前听二哥说过,大哥作为一个军人,他的死也算是善终了,因为国共两党和老百姓都承认他是抗日英雄。可是二哥又是怎么死的?死在谁的手里?我到现在都没打算去见四哥,我为什么不想见他?还不是因为二哥的死!眼下的形势是一山不容二虎,他们没准哪天又要开战。你说,我还当这个兵干什么?”

刘雅欣的心里浮上一层阴影。刘亚忠说的话,她不是没想过。从薛景梅那么迫切地要回原部队报道,她就明白,下一步就是国共两党争天下了。爹在世时的预言又要被说中了,刘家兄弟和薛景梅他们还将再一次自相残杀。现在,日本投降了,国军和八路军兵强马壮,也许,这种自相残杀的规模会比抗战前的十年更加庞大,后果更加惨重。

刘雅欣不想再说这个话题,去灶房里张罗起晚饭,她要给五哥好好做一顿饭。刘亚忠跟进来告诉她,叫她找个时间带孩子回张庄娘家,一起给爹娘和大哥、秀秀他们重新筑个坟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