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人 第五卷 风景这边独好 第七章 罢工之花

rlxiangshan 收藏 1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0.html[/size][/URL]   “姑姑,起床啦,太阳公公照屁屁啦。”小佐佐站在丁香的床前,小手不断地拍打丁香的屁股。   丁香早就醒了,但是看看时间才八点,想想自己已经学会闪跃,从家里到办公室不过秒把钟的时间,就想再睡一会儿。哪想到小佐佐老是拍自己的屁股,拍得她一股躁动的火焰从小腹升腾起来,就再也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0.html


“姑姑,起床啦,太阳公公照屁屁啦。”小佐佐站在丁香的床前,小手不断地拍打丁香的屁股。


丁香早就醒了,但是看看时间才八点,想想自己已经学会闪跃,从家里到办公室不过秒把钟的时间,就想再睡一会儿。哪想到小佐佐老是拍自己的屁股,拍得她一股躁动的火焰从小腹升腾起来,就再也躺不住了。


“佐佐,转过身去,不许看姑姑穿衣服。”丁香喜欢裸睡,不想让佐佐看见自己光着身子的样子。


“姑姑,佐佐睡觉都是穿着衣服的,你干嘛老是光着屁屁睡觉啊。”


“笨,穿着衣服睡觉会妨碍你发育的,以后佐佐睡觉也要光屁屁,听见没有。你老是穿着衣服睡觉,发育不均衡,长大后万一一条腿长,一条腿短,那佐佐可就难看死咯。”说完,丁香都忍不住笑了。


“啊,那佐佐不就成了瘸子了吗。太恐怖了。真可怕。可是,如果佐佐也光屁屁睡觉,长大后也能像姑姑这样漂亮吗。”


“当然能啦。来,佐佐帮姑姑把背后的扣子系好。”


于是佐佐跪在丁香的床上,帮丁香系好胸罩的扣子。“姑姑,佐佐想吃奶。”佐佐从一生下来就被她的父母抛弃了,她非常羡慕那些有妈妈的孩子能躺在妈妈的怀里吃奶。


丁香一袭红晕遮住了她的脸。“傻佐佐,姑姑也没生孩子,没有奶给你吃啊。”


佐佐已经钻到丁香的怀里,小手已经抚摸上丁香的胸部。“那姑姑的这里怎么能这么鼓鼓的呀,比人家当妈妈的都鼓。”


佐佐不知道,这就是最让丁香自豪的了。从小,丁香就喜欢各种体育运动。上大学后,还几乎天天做自我胸部按摩。因为她心中有目标啊,她的目标当然就是她的轩辕哥了。现在她的身体体形,连司马晔都羡慕得要死。


丁香穿好了衣服,找了一条长牛仔裤穿上,忽然心里一惊。“哎呀,坏了,我怎么胖了。佐佐,快快,快帮姑姑找裤裤,姑姑没裤裤穿了。”于是佐佐下了床,打开衣柜,开始翻箱倒柜找裤裤。


终于,佐佐从衣柜里找出一条白色的西裤,丁香还记得,这条白色西裤还是两年前她本科毕业的时候轩辕哥买好托韶芷婧带到学校去的礼物,就是因为肥了一点点,所以一直没穿。丁香忙把这条救命稻草穿上,“哈,正好,看来你轩辕叔叔真是有远见,两年前就知道丁香今天会落到没有裤裤穿的田地。”佐佐也十分肯定地说,“所以嘛,我就说姑姑要是嫁给轩辕叔叔,那是一定会很幸福的,姑姑你说是不是?”


“是,佐佐简直就是小神仙。”


为了搭配这条白色西裤,丁香又换上了一件黄色的素色恤衫。丁香皮肤白嫩水滑,这种浅色的衣衫与她的肤色搭配,相得益彰,把整个人都映衬得光亮如洗。又找出一双奶黄色的高跟鞋穿上,从衣柜的穿衣镜里看上去,简直就是熠熠生辉。这才背上昨天司马晔送给她的黄色椭圆小包,牵着佐佐的小手,来到客厅。


老丁师傅坐在客厅里的摇椅上,怔怔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孙女。“这是谁家的大姑娘啊,今天出嫁吗?”


丁师母也打趣,“爸,您忘了,这是您宝贝徒孙的媳妇啊。”


丁师傅也从房间里出来凑热闹。“哼,轩辕这小子,真有福气,我都嫉妒了。”


一片红晕飞到丁香的脸上,丁香一跺脚,“你们这三个老家伙,尽拿女儿开玩笑。”忽然看到墙上的石英钟,还差五分钟就九点了。忙从桌子上拿起两根油条,一闪就不见了,身后老丁师傅的哈哈笑声,也没听见。一家人都为自己的这个美丽的女儿孙女感到骄傲。


丁香直接闪跃到了轩辕弘的办公室。她把油条放在班台上,就到洗手间里去刷牙洗脸,反正轩辕弘的用具,她从来也不忌讳,用起来,心里还有种甜蜜蜜的感觉。轩辕弘也知道,自己的用具常被丁香使用,所以也是收拾得十分干净。就是这一点,丁香是最满意的了。恋人间的相互尊重,就要从一点一滴做起。可是竟然很少人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才会有恋人间的各种各样的莫名其妙的痛苦和伤心。


这时,轩辕弘也在里间屋里醒了。他猛的跳下床就往洗手间跑,晨勃让他的短裤支起了小帐篷。他猛的推开洗手间的门,忽然发现洗手间里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吓得他忙弯下腰,双手护住了小帐篷。“香香啊,你吓死哥哥了。”


哪知丁香从镜子里已经看见了轩辕弘的高高的小帐篷。虽然脸上飞着红云,但还是打趣道:“咯咯,轩辕哥,你那早晚都是香香的,你躲什么躲啊?”


轩辕弘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你也不能让我当着你面撒尿啊,美丽的香妹妹,您先让让我好吧?等你嫁给我了,天天让你看好不好?”


丁香满嘴泡沫,“呵呵”笑着,仰着头走出洗手间。“哼,你都让晔子姐看过了,我?谁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那不赖我啊,那是晔子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看的,疯子可以证明。”轩辕弘在门里面委屈地说。说完这话,冲完水,洗手间里就没声音了。


丁香轻轻推开洗手间的门,发现轩辕弘已经不在里面了,原来是轩辕弘直接闪跃回到自己房间去了。丁香快速地漱口,洗脸,然后出来拿起放在班台上的油条吃着。她发现,班台上有一本摊开的《孙子兵法》,在“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这句话的下面,画着粗粗的红杠杠。“轩辕哥,你还研究兵法呐。”边说,丁香边坐下来也翻起《孙子兵法》来。


轩辕弘已经穿好衣服。今天他穿上了浅灰色的西装,黑皮鞋擦的锃光瓦亮。丁香记得,这套浅灰色西装和黑皮鞋还是她买来送给轩辕弘的,不过都是廉价货。穷工人的女儿,没有很多钞票,买不起名牌,所以只要合体,颜色对路就好了,丁香自己也是一件名牌也没有的。不过这套西装穿在轩辕弘的身上,倒也现出了大主任的样子,帅的让丁香看了心里直发颤。丁香自己心里知道,这是情人眼里出潘安的效果。


“轩辕哥,今天要出门吗?”丁香看轩辕弘今天穿着这样帅,以为他要出门公干。


轩辕弘一边刷牙一边摆手。“不,等一下市委徐书记要来,聊为整装,以示尊重吧。”


丁香刚要再说话,房间里忽然闪出了司马风,他手里拿着一把油条,还有两杯豆浆。“吃饭咯,香妹,别光吃油条,喝点豆浆。”司马风把轩辕弘的巨大茶缸里的茶水倒掉,然后再倒进去半杯豆浆,递给丁香。哈,轩辕弘的大茶缸,司马风真是善解人意。丁香莫名其妙地吻了司马风的脸一下。“啊,好香啊。”司马风用手摸一下被吻的脸,然后又把手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说得丁香又照他屁股踢了一脚。


三个人风卷残云般把豆浆油条吃光,恰在这时沃金、徐离远山、尹凡山,柳茂林、晁天错、东方韵出现在了房间里,司马晔也推门向房间里走进来。昨天晚上安排的,今天上班大家开个碰头会。


轩辕弘非常满意。“很好,大家很准时,现在正好是九点十分。五分钟后市委徐书记会来这里视察,但是昨天说的揭露资本家阴谋的事情今天必须做好。我们要防患于未然。技术上我们无需临时做任何事情,对胡涵三、崔浙盛、刘铁生和张宝颜,我们必须敲打他们,让他们知道,与我们工人劳动合作社作对是没有好处的。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了如指掌。”


顿了一下,轩辕弘继续说:“沃金,你带领社会部负责组织上海钢铁有限公司和上海至睿光纤光缆有限公司的工人实施8小时有限罢工,强烈谴责资方企图破坏劳动生产率,并企图嫁祸于我们工人劳动合作社的头上的罪恶行径。司马风,工人纠察队全体出动,负责维护各罢工工厂的安全秩序和厂区附近的安全秩序。尹凡山,你和你妻子柳月如去警告胡涵三和他情人,注意别把他弄死,以后还有用呢。晁天错和东方韵,你们去警告崔浙盛和他太太,也不要把他们弄死啊。司马风要去警告刘铁生,沃金去警告张宝颜。徐离远山负责全面指挥,并且将那几个人的密谋情况介绍给大家。丁香和司马晔,随我在家接待市委徐书记。柳茂林,你去启东分部,负责给何文雁隆胸,我们合作社的干部,都要有个样子,别让人笑话了我们。同时你还要控制启东不要响应罢工,。”说完,轩辕弘将公安局的批准文件交给司马风。


事实上,罢工的事情已经在昨天晚上部署好了,现在各企业的工人已经在他们的驻厂总队长的带领下开始行动了,今天不过是确定各自的岗位和责任而已。


听着轩辕弘这样部署,丁香和司马晔心中激动不已。两个公司的工人八小时罢工,那就能有大约十万工人,要是走上街头,那是声势浩大啊。司马晔是个喜欢闹事的主,丁香则是善于想像。可惜她们两个必须在家陪同轩辕弘接待徐书记,不能亲自参加那声势浩大的壮观队伍。然而此次是有限罢工,没有游行,工人们也不会走上街头


正在这时,市委徐书记笑盈盈地推门走进来,随后有上海市政法委曾书记、纪检委黄书记、公安局正副局长和五、六个工作人员陪同。纪委书记和正副局长走进办公室,其他工作人员则在门外留侯。紧接着,上海市和各处响起了汽笛声、汽车喇叭声、防空警报声。办公室里一闪,各人都闪跃离开奔赴各自的岗位去了。


司马晔打开了办公室里的电视机,播音员那悠扬顿挫的声音传出来:“本台刚刚接获的消息,几位资方人员密谋通过破坏劳动生产率来打击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在得到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后,决定自本日上午九点十五分开始举行八小时有限罢工,强烈抗议资方企图破坏劳动的丑恶行径,现在罢工已经开始,参加罢工的有上海浦江钢铁有限公司全体当班工人和上海至睿光纤光缆有限公司全体当班工人,同时,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呼吁上海周边各城市的工人不要响应参加罢工。上海市公安局昨天已经批准此次罢工行动,同时拟派出两万人的警力与工人纠察队共同维护社会秩序。据悉,参加密谋的资方人员为:上海金融集团的经理胡涵三,上海浦江钢铁有限公司总裁刘铁生,上海至睿光纤光缆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宝颜。”然后就是几个人的密谋录音,但是录音中分明有四个人的声音,还有一个是主要的密谋策划者,他是谁?


接下来,镜头转向了参与罢工的工厂,只见厂区竖起了许多横幅和红旗,贴满了各种标语:“彻底粉碎资方破坏工人劳动合作社的阴谋!”“工人团结在一起,试看天下谁能敌!”工人们都站在各车间的门外排好了队伍,工人里面还有工人纠察队员。各车间的机器设备都停止运转了,没有工人干活。不过看上去,各个厂区还是井然有序,毫无乱象。


看到这里,徐书记忧心忡忡地说话了,“嗯,社会秩序还是不错的,不过我总觉得你们这样做会对上海市经济造成不良影响,轩辕弘,你能保证这样做不会影响上海市经济吗?”


轩辕弘大大咧咧地倚坐在沙发上。听见徐书记问他,就直起身来说:“徐书记,昨天我就说了,我不能保证,我也无法保证。因为我们事实上正是运用对于经济的不良影响来进行示威的。难道您不认为,资产阶级的恶毒行径才会对上海市经济造成不良影响吗?难道您会认为,养虎为患,姑息养奸,最终导致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发生面对面的大规模冲突,这样对上海市经济的发展会有有利的正面影响吗?我想您也不会期望工人阶级永远遭受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吧。您也看到了,当前上海市民最关心的并不是眼下经济会受到什么影响,而是上海的党政集团、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究竟是站在资产阶级一边还是站在工人阶级一边。这才是影响上海经济形势走向的关键因素。表明立场,这就是您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不是吗?你们党政集团站在工人阶级一边,形势就会稳定,相反形势就会恶化,这还用我说吗?”


纪检委黄书记呵呵笑道,“小伙子,别这么大火气嘛,我们市委市政府昨夜连夜开会,统一了认识,坚决支持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破坏活动,只是这件事距离最终结果似乎远了一些,你也要给我们一些时间让我们观察和思考嘛。毕竟我们身上担负着更重的责任不是?”


丁香心里忽然一亮,纪检委书记,还有政法委书记,哈哈,以后少不得会跟他们打交道,先混个脸熟再说。“纪检委黄书记,政法委曾书记,你们是不是重男轻女呀,从你们进门到现在,你们看也没看我这个见习法律专员一眼。”


两位书记听见这话,回头一看,竟然眼前一亮:“哇,这是哪来的靓妮子啊,个头可不小,还在上学吧,你不好好上学,怎么跑到这里来凑热闹?”


轩辕弘一看,忙站起身来,双手把丁香揽在怀里,好像生怕丁香被两个老色鬼抢走似的。“什么还在上学啊,她是本人的未婚妻,本合作社的见习法律专员,法律硕士毕业,现在倒还是褚云舒的学生,干嘛,你们想吃人啊。”


徐书记走过来,拉住轩辕弘坐下。“好了好了,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指挥两千多万工人的办公室,都严肃点。还有,吴局长,你们公安局正副局长都在这里,谁在现场指挥呢?”


公安局吴局长忙回答:“梁政委在现场呢,他说我火气大,搞不好会造成和工人的冲突,把我赶出来了,还指示我要在您身边。”吴局长讪笑着向徐书记汇报。那边丁香正在与纪检委黄书记和政法委曾书记互换名片呢。


“徐书记,您也给丁香一张名片吧,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我好找您申诉啊。”丁香平时容易红脸,今天却是充分表现出了她人来疯的一面。


“哈哈,鬼丫头。”说着,徐书记抬起头,向门外喊。“廖秘书,把我的名片给丁香一张,你收好她的名片。”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小年轻,看上去年龄比丁香大一些,红着脸递给丁香一张徐书记的名片,丁香也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他。“不过丁香,名片不能白拿,有时间到我家去玩。”徐书记嘱咐道。


小年轻又拿出另一张名片递给丁香,还悄声说:“这个是我的,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说完还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丁香笑眯眯地刚刚收好名片,忽然从门外闯进来几位记者,其中一位是摄影师,还扛着摄像机。一位女记者对徐书记说,“徐书记,我们来现场采访报道,现在可以开始吗?”


徐书记点头说,“好,开始吧。喂喂,大家安静,别影响小楚的采访工作。”


得到了徐书记的同意,楚记者立即意气风发的开始报道。“观众朋友们,上海市民们,你们好,我是上海市电视台的记者楚怀女,现在我们正在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的主任办公室向你们报道。为了粉碎资方企图破坏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的密谋,经过上海市委市政府和公安局批准,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号令上海两大企业举行了八小时有限罢工,到现在为止,将近十万工人的罢工已经进行了两小时。现在我们从镜头中能看到,上海市委徐书记,上海市政法委曾书记和上海市纪检委黄书记,还有上海市公安局正副局长正在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主任办公室与合作社轩辕弘主任、合作社社会专员司马晔、合作社见习法律专员丁香一起观看上海电视台关于罢工的实况报道。”


丁香纳闷了,这个楚记者怎么会知道我和晔子的名字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原来是昨天下午轩辕弘就把她们两个给出卖了。这时候,镜头摇到了丁香,楚记者介绍道,“观众朋友们请看,这位就是我们最最美丽的上海市的市花,法律硕士丁香小姐,现在丁香小姐、司马晔小姐正在与徐书记,黄书记和曾书记探讨此次罢工的法律问题和社会伦理问题。”看看,明明丁香在纳闷不解呢,楚记者却说正在和书记们探讨罢工的法律问题,明明司马晔像叫花子似的向各位书记讨要名片呢,却成了正在讨论罢工的社会伦理问题,看来楚记者不遑一位合格的主流记者。


待楚记者说完,丁香也不客气了,她涨红了脸说,“楚姐姐,公然欺骗观众,罚你一张名片来。”司马晔也随声附和,“我也是。”


“嗬,我们的市花小姐,这不是打劫吗?”楚记者假装委屈,不过也乖乖拿出了自己的名片。


“活该,就打劫你。谁叫你胡说。”丁香的脸还是红红的,娇嫩嫩的,惹得楚怀女忍不住上前轻轻捏了捏丁香的脸。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些都被摄入了镜头,全上海市民都看到了。


不过各位书记对于楚记者的表现却是非常满意。“嗯,不错的苗子,主次分明,不忘重点,以后要好好培养。”在这里,培养差不多就是提拔的同义词。虽然楚记者在上海很多人的嘴里被称为恐(龙)小姐,但是这也丝毫不能影响这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儿们的意识。


第二天,有一个上海的小报纸,直接以“恐小姐轻轻捏了捏上海市花的脸”为题报道了这件事,这种报道,完全可以题解为一种恐怖活动,可是人人仅仅是心照不宣,上海的各个网站也争相报道,几乎把罢工的事情淹没了。后来有一位聪明的网友,将丁香称之为“罢工之花”,一下子就将事情彻底反正过来了。


只是上海工人劳动合作社总部内的人和电视台的人大都知道,那位聪明的网友,正是司马晔。司马晔对于丁香的维护,相比起轩辕弘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司马晔的目的,还是为了罢工的正面影响。恐小姐也对司马晔心存感激,毕竟司马晔将她从恐怖活动中解救了出来,使她免除了成为众矢之的的危险。


罢工过去一个月以后,胡涵三、崔浙盛、刘铁生和张宝颜又因某事聚到了一起。三杯酒下肚,几个慫人胆子大了起来。胡涵三趾高气扬地说:“这件事我给我大哥打电话了,我大哥说了,这事不算完,我大哥可在中央办公厅呢。”张宝颜余悸未消:“不算完又能怎样,以后这种事别叫我,我胆小。”刘铁生有心让气氛轻松一些:“不错,本来我觉得我的胆子不小了,可是罢工那天,我拿着放大镜都没找到我的胆子,忘记放哪儿了。”崔浙盛则是一付痛定思痛的样子:“局党委找我谈话了,上海市委对我网开一面,没让电视台点我的名,否则我今天就只能跟各位哥们说拜拜了。”


胡涵三“啪”地把酒杯摔在地上,用手指头一一点着这几个家伙:“瞧瞧你们几个慫包软蛋的样子,还像个男人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知道吗?能死人吗?不能死人就跟我往下继续干。你们等我的消息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