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十六章.南美靠岸

亡命逃兵 收藏 1 1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大眼瞪小眼和金刚对峙了好一会儿,韩振决定放弃。这个黑大个固执地让人难以致信,无论韩振说什么,他始终不相信韩振和水手可能为敌。看着金刚在那不停地兜圈子,韩振感觉脑袋里面发胀。

“金刚,你说水手救过你的命,你也是古巴人?”韩振还有没搞清楚的问题想要从金刚这里得到线索,于是打算缓和一下气氛,岔开话题问道。

“不是,我是从坦桑尼亚来的。”金刚低着头,似乎在回忆,“我以前在家乡认识一个非常有钱的美国人,他是做医药生意的,一直雇佣我做向导。一年前,他在坦桑尼亚做成了一大笔生意,说带我来美国玩玩,我就跟他来了。可是,到了美国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医药商人,而是个走私犯!带我来美国,就是利用我夹带钻石!幸运的是我没有被发现,可是在交易的过程中他的买家想黑吃黑,打死了他。老大是买家的朋友,当时正好在场,如果不是老大阻止了那些人,我也会被打死。从那以后,我就跟了老大。”

“原来是这样!”韩振点点头。怪不得金刚对水手如此忠诚!

“丹尼尔这个名字是老大给我弄的美国身份证明上的,金刚也是老大给我起的绰号,我非常喜欢,我的本名叫奇拉,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金刚忽然笑了。

“不知道。”韩振想了想,没有一点印象。

金刚挠挠光头,笑地一脸阳光,“这是我们当地的斯瓦西里语,用英文拼写的话就是China(中国)!”顿了一顿,金刚忽然来了句,“毛主席万岁!”

韩振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

“毛主席万岁!”

金刚又重复了一遍,这次韩振确认自己没有听错,非常流利的汉语,而且还着一点点河南口音。

“你怎么会说这个?”韩振有点傻眼。

“这是我爸爸教我的,他还教了我很多汉语,可是他死了以后,我都差不多忘记了,只有这句记得最清楚。中国人给我们修铁路时,我爸爸也在,他和中国人在一起八年,学会了很多汉语。教他说汉语的那个中国人就死在了我们家乡,那个中国人还送了他一本小册子,每天吃饭前,爸爸都会要求我们说一次毛主席万岁,如果没有中国人,我的三个哥哥可能已经饿死了,更不会有我,所以这句我没有忘记。”

韩振明白了,他说的是中国60年代援建坦赞铁路的事情。没有想到三十多年之后,自己竟然在美国遇到了一个拥有纯正“红色血统”的非洲后裔!那句曾经让无数中国人为之疯狂的口号,在如今的中国已经渐渐被人遗忘,新一代的年轻人更是几乎对它没有了深刻的概念,而眼前这个憨厚的非洲大个子竟然记忆犹新!

一股强烈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充斥在胸口激荡着韩振的心,瞬间点燃了韩振的血液!客死万里他乡的先辈们如果能听到金刚这句话,一定能含笑异国天堂!

“我爸爸告诉我,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到中国去看看,替他看看毛主席老人家。”金刚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笑呵呵说道。

“没问题!我一定会带你到中国看看毛主席他老人家!”韩振重重地拍着金刚的肩膀,鼻尖酸酸的。

三十多年前,数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铁路工人先辈怀揣着毛主席语录,激情万丈踏上那片陌生土地支援非洲兄弟,钻丛林、过草原、翻高山、淌沼泽,在极其恶劣艰苦的自然环境和物质条件下修建铁路时,绝对不会想到他们的脚印不仅留在了非洲的土地上,而且留在了当地人的心里,这些印记又随着血液流淌在了他们后代的身体里,数十年未曾淡化!金刚对韩振的友善与其说是水手的嘱咐,倒不如说是韩振受到了先辈们的恩泽!因为韩振是中国人!韩振又怎能不为此热血沸腾?!

韩振忽然想起了战乱纷飞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如果山姆大叔能换另一种方式进行他的地毯式轰炸,想必也不会有伊拉克和阿富汗堆积如山的尸体和数千名盖着星条旗戴着紫心勋章回到美国的军人。哪怕是从每年庞大的军费开支中拿出十分之一,把航空炸弹和导弹换成粮食食品以及战地平民急需的物资投放到伊拉克和阿富汗,路边炸弹和自杀式爆炸起码会减少一大半。

两伊战争之前,依靠“黑金”石油的出口,伊拉克人均收入超过两万美元,而被战火蹂躏二十年之后,在今天的伊拉克,一辆自行车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一件奢侈品。可想而知连年战乱对伊拉克的毁灭程度。当生存都无法得到保障的时候,人怎能不走向极端?狗急况且跳墙,何况是人?没有人愿意整天枕着炸弹睡觉。不过,华盛顿的那些政客如果能有这样仁慈的胸怀,那么他们就不是政客了,韩振也用不着飘洋过海来到美国。

一番闲聊,韩振对金刚这个大个子好感渐生。金刚虽然忘记了大部分汉语,但是父亲告诉他的那段忘事倒是记得很清楚,滔滔不绝地讲地给韩振听。闲聊中,韩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水手身上扯,但结果让韩振很失望,金刚对水手的背景也知之甚少,这个憨厚的大个子从来没有想过去了解老大的身份。水手不说的,他从来不问。

看来答案只能去博特身上找了!韩振看看表,不知不觉已经临近午夜,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这时,韩振才意识到自己也一天多没吃东西了,让金刚上去找厨师做饭,韩振回到自己的舱室看了看亚当斯,他还在昏睡中。想想几个小时后就能靠岸了,韩振就没有叫醒他。倒是衣柜里的人睡醒了,在里面不停地折腾。

打开衣柜,博特猛地摔了出来,挣扎着想起来,可他被绑地跟粽子似的,折腾了半天也没爬起来,两眼喷火地瞪着韩振,嘴里发出连串怒吼。虽然胶贴粘住了他的嘴巴,韩振听不清,但也知道他不会想说什么好话。

当头赏了他一脚,将博特掀了个三百六十度后空翻,韩振又朝衣柜里猛跺几脚,仨人立马安生了。

“待会儿再和你聊!”

把博特扔回衣柜锁上,韩振刚走到船舱出口,遇上了急匆匆下来的二副。

看着二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韩振心一沉,“怎么回事?”

“老板让改变航线,船在委内瑞拉靠岸。”二副摆摆手。

幸好不是海盗!韩振暗地松口气,“他还说了什么?”

“让你把手机开开!”

韩振在口袋里掏了一把,愣了——没摸出手机,摸出一把零件。不用说,肯定是刚才动手时没留意撞坏的。

“啥破玩意,这么经不起折腾!”韩振气恼地把手里的零件扔进了垃圾桶。怪不得后来没再收到水手的信息,临时改变航向也没提前说一声。

“把你的无线电调到船上的卫星频道。”二副提醒韩振道。

按二副说的频率调好,船上卫星接收器收到的卫星信号通过驾驶室的短距无线信号发射器转接到了韩振的无线电上。

“我是逃兵。”韩振对着无线电收发器说道。

“货怎么样?”水手的声音很急切。

看了一眼二副,二副很识趣了转身上了甲板,韩振冷笑了一声,“老板指的是干货还是鲜货?”

“看来你都知道了。”水手干巴巴地笑道。

“恩,吓我一跳。”韩振不冷不热地应道,“我现在有点后悔接你这趟活,风险太大了。一个不小心,我马上就能和本·拉登平起平坐了!”

“逃兵,你听我说,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我发誓!”水手急了。“我的处境也非常不妙,我也是身不由己!”

“哦?怎么说?”

“鲜货到底怎么样了?”水手沉不住气了,干脆挑明,“他们是锅盖头!”

锅盖头是海军陆战队队员对自己的自嘲,因为他们的统一发型是个大光头,就天灵盖上留一撮极短的头发,整个发型的轮廓看起来像个锅盖顶在上面。

“我知道他们是锅盖头。不小心死了一个,还有三个活的。我对他们非常感兴趣,所以留下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水手听出了韩振话里的威胁,连忙保证。说罢,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从水手的语气,韩振很明显听出了他的不安。水手到底在不安什么?他的“一条船”指的是什么——现在韩振已经在他的船上,脱不了瓜葛?还是,另有含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