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太平——胜之不再战 正文 第十二章

空气男人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


有些地方是宿命的,渡口就是其中之一。短裂的连接处,总给人时间、空间转换的感觉。生命只是摆渡的过程,无论佛教、道教都有彼岸一说。渡口又是伤心地之一,一个人默默地送行,周围是匆忙地赶往彼岸之人,独留你一人站在渡口送行故人,不确定自己是随他彼岸而去,还是留此等待,茫然中见随波逐流,更感人生的聚少离多,渺小而又不测。

侯子知道刚才的破阵只是一种挣扎,黑压压的火焰门人已经预告了离别。不过他不甘心,已在眼前的幸福不能轻易地被抢走。二阳四阴阵已破,却有更多的火焰门人冲了过来,侯子大喝一声,声音满是悲凉,人和刀已经没入人群中。

高昌人为何要杀高昌人?他想不明白,所以火焰刀只伤人却不杀人。他没想到的时,冲上来的人却都是训练好的死士。

“为了高昌,公主请留下!”一名六旬老者直挺挺地撞在刀上,倒地而亡。

“高昌不复,活着又有何意义?”十五、六岁的孩子把脖子伸在刀尖,火焰刀被高昌人的血染红了。那些贵族竟然用人命作为要挟,用人命争取自己的利益。

“侯子,弃刀,我和他们走!”霞郁歇斯底里地叫着。

侯子颓然弃刀,火焰刀深深地扎在土地中,刀旁是渡口石碑上刻着“莫回头”。

霞郁昂首走过他的身旁,甚至没有回眸看一眼她的爱人,只是不希望她眼中的泪流到他的心里。

火焰门人带着公主乘舟而去,侯子目送许久,他不是诗人,“莫回头”处他无法诗歌抒怀。他现在需要的是火焰刀和二十四功臣图,侯子拾起爱刀,转身挥刀,渡口写着“莫回头”的石碑顿时裂成几块。渡口不再有名字,侯子离去的时候已经不准备回头,他要找到高长河,找到他就有了希望。

而高长河身在何处?他在一个称作为故土,又面目全非的地方,扶余叔侄依旧通过重建百济的名义到处收刮钱财供自己享乐,对于与唐军的作战,他们指望着扶桑军队的到来帮他们来完成。即使是享乐,叔侄间的摩擦也越来越多。

作为堂叔的扶余福信牢牢地掌握着兵权,只把侄子扶余丰当作是招牌,而扶余丰的野心远不止此。他拉着一帮亲信借赏雪岳山红枫之名行阴谋算计之事,高长河也被强拉硬推的加入赏枫队伍中。

雪岳山迎风邀月、物我圆融,秋枫冬雪、临海挂瀑,身在此山,颇有禅论中的“不迁,故虽往而常静;不往,故虽静而常往。”山中万物,亦动、亦静。拜山的人在此世外桃源却依然欲念缠身,患得患失,是永远不能真正领略雪岳之美的。高长河看着众人围拢扶余丰,都是些空谈、拍马之辈,眼珠子不停地转,上蹿下跳、察言观色,这些存活下来的百济贵族都是战争时称病在家或是远迁他国的人,本来就是国之蛀虫,高长河厌恶地走在一旁。

“长河,独自赏枫啊!看你愁眉不展,是不是担心找不到箴鱼,要不回画。你放心,我已经让手下四处寻找了。”扶余丰嗅到了什么,走过来安抚高长河。

“王子殿下,小人正在找金达莱花。”长河行礼回答。

扶余丰大笑而说:“长河啊!金达莱花春天才开,现在是秋枫时,哪里能找到啊?你是到了扶桑,忘记了百济吧!”

长河再行礼:“王子殿下,百济复国,不就是和秋天里找花开的金达莱一样吗?”百济在这些人手中,如何能复国?大唐国之泱泱、宏图大制,扶桑忧患在心、现实勤俭,即使高丽、新罗都有盖苏文、金法敏这样的枭雄,而百济贵族不过是一群想成为狼却整日里躲在圈子里的猪而已。

扶余丰大怒,一脚踢翻高长河。“一个宦官,我还没有追究你失画的责任,你却在这里胡言乱语,给你脸不要脸,不男不女的家伙。”他似乎还没有解气,刚想再揣上一脚,就听见有人大喊:“快看,林中有仙女,仙女在飞呢!”

扶余丰回头望着林间,果然有一蓝衣女子在满目艳红如火的枫林飞舞,蓝点在红海中起起伏伏、时隐时现,若舟、若云,似雾、似鸟,众人已经看醉了。蓝衣女子在枫林中穿梭,如蜻蜓般停落在不远处的溪谷之间,这是雪岳山最浪漫的飞龙瀑布,常有一湾彩虹系在瀑布腰间。女子驻足瀑布源头,突然一跃,直落深潭。

扶余丰一惊,众人急忙跑向瀑布下的深潭,王子也顾不上礼仪,冲在了最前面。等到了深潭,已经身上沾满红叶,发上挂着林间露水,脚上满是污泥,扶余丰狼狈之极。

出人意料的是,蓝衣女子此时却在潭水间荡漾,似泳若浴,扶余丰与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

“你们这些男人为什么不顾及礼节,我的背上都被你们火辣辣的目光烧焦了。”女子停在水间,侧脸望着扶余丰众人。一张美艳带着邪气的脸,眼神鬼魅、嘴角勾魂。

扶余丰整整衣冠,扫扫落叶,正色道:“我是百济的王,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的子民。我也是你的王,王看自己的女人又何妨?”

“那么您身边的男人为什么也有这样的权力。”女子娇媚一笑。

“哦,这些人不过是王的狗而已,我现在就让他们把狗眼闭上。你们这些家伙赶快转过身去。”扶余丰想在女人面前显现王者之风。

“您是我们的王吗?不是吧,我们的王是福信大人,您看,这是福信大人给我留下的印记。”蓝衣少女转过身来,脸的另一侧有道刀痕,残忍地印在娇艳的容貌里。蓝衣少女独特的鬼魅气质竟然能够包容刀痕,对她的美貌并没有太大的破坏,反而增添了一种锥心刺骨的悸动。

“扶余福信是王?哼!我让他连狗都做不了。”扶余丰是彻底气坏了,在女人面前没面子且又被堂叔先下了手,下了手竟然还要毁掉她。还好这个女子气质特别,刀痕居然也别有风味。

蓝衣女子一阵浪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扶余丰,“等您成为了王,再来找你的女人吧!”

“那你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啊!”扶余丰一脸坏意。

“月舞花影!”蓝衣女子水性极佳,一个猛子扎了下去,便踪影全无,波澜不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