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海风 233 钱也要人也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丝毫不理会何大明几个人带着敌意的目光,尽管出招,接着就是。

要说货,那几个男的无非就是巴结上了何大明,在何大明的保护下能控制服务员里面肯做兼职的这些货而已,要想出去找外单那是比不过康饶生的,因为康饶生有个强力的合作伙伴牛红,也不知道牛红哪里来的这么多小妹,不让她去做桑拿部的经理简直就是浪费了,相反于翠儿更合适做客房,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安排的。

说是这么说,但这些都不是康饶衡管得着的,他现在要干的就是把自己的收入提高一点,再提高一点,再再提高一点。

第二天康饶生忙完手头的工作,晃悠到海鲜档口的时候,明显地感受到了变化。黑脸儿坐在车上抽着烟,根本就不看康饶生一眼,更别说和以前那样恭敬地递烟了;部长出于同事间的礼貌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动身,继续坐在椅子上望着西洋景。

康饶生冷哼了一声,晃到黑脸的车门边,双肘撑在车窗边上:“怎么,不认识我了?”

“哪里,康会计谁不认识呀?”黑脸照样没有看康饶生一眼,喝了口水:“有何贵干呀?”

康饶生自己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把烟喷进车内:“今天二号了,你说我有何贵干?”

黑脸奸笑了一下:“康会计,你倒是说清楚呀?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康饶生用手比了比钱的姿势:“老哥,别装傻!”

黑脸像是就等康饶生要钱的样子:“哎呦,康会计是要钱呀?早说呀!”

康饶生感觉有点不对,再怎么样也不会把“钱“字说出来的,明显有套,于是笑了笑说:“你误会啦,我是让你改天来对下数,结下帐!”

黑脸明显有点急了:“康会计哪里话,你要多少钱直说嘛,何必为难我呢?”

说完,黑脸就低下头去掏钱。

康饶生趁黑脸低头从口袋摸钱的当口,迅速地扫了一下驾驶室,见一部手机放在了车门的拉把上,而且很不合常理地话筒朝上,于是伸手把手机拿里出来:“小子,阴我?敢录我音?玩阴的是吧?”

康饶生闪过黑脸伸过来的手,把录音删除掉,黑脸这个时候急急地冲下车来:“姓康的,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怕你,何总说了,以后你少来找我麻烦!”

何大明果然行动了,康饶生冷笑了一声,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使劲地跺了两脚:“会有你怕的时候!”

部长这个时候跑了过来:“康会计,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我们也是很为难的,何总有话交代在这里,你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去找他!”

康饶生冷哼了一声:“明天我来监督进货!”

两人好象有预备的样子,同时说道:“无限欢迎!”

康饶生看了他们一样,转身朝中餐厅走去,背后传来黑脸得意的笑声:“哈哈,康会计,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手机就不要你赔了!”

康饶生头也不回地进了中餐,见何大明正在和雨姐还有华哥在清点瓶盖。

何大明见康饶生进来,得胜似地笑了笑说:“小康这么有空过来视察工作?”

康饶生知道这个收入肯定也没戏了,干脆不点破:“是啊,来看看收银的工作!”

其实收银哪有上班,都是互相应付。

何大明也不接他的话,转身意有所指地说:“以后所有的出单和进单,瓶盖都必须对得上,误差不能超过5%,特别是有返点的,换点的时候必须有我在场,不然就视你们贪污!”

康饶生心里冷笑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

何大明说完,转身出了收银台,看也不看康饶生,但康饶生可以看出他眼睛里那胜利后的得意光芒,也不理他,进了收银台。

雨姐边收着瓶盖边说:“规矩变了,以后没办法搞了!”

华哥无所谓地说:“不搞就不搞咯!”

康饶生说:“他是怎么知道的?”

雨姐叹了口气说:“其实干这些事只要有接触的人,都会发觉的啦!”

康饶生撇了撇嘴说:“切,我这里一卡,他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华哥乐了:“你傻呀?就是全部做小费收入,每个月的中餐聚会在支出不是可以虚报呀?”

康饶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怪不得何大明每次都要出去外面的餐厅聚会,说是可以省点,原来是这么回事,呵呵!”

华哥看了看雨姐说:“你早就应该想到的!”

康饶生明白华哥的意思,对雨姐说:“哎呀,没办法呀,我们就断了条财路咯!”

雨姐当然知道他们两个说什么:“放心吧,我亏不了你们两个的!”

康饶生拍了拍雨姐的肩膀:“雨姐,你不用管我,我自己会搞定,呵呵!”

雨姐勉强笑了笑,收起瓶盖:“阿华,把盖子放好,我去后面看看!”

康饶生待雨姐走远了,换客家话对华哥说:“喂,少了条财路了,有什么办法?”

华哥说:“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就是KTV那边的都弄不了了!”

KTV康饶生是没有插手的,毕竟和宁小利不是很熟,想了想说:“宁小利这个口子好不好破?”

华哥放好盖子,走出来坐在椅子上:“都给何大明堵死了,呵呵!”

康饶生也坐了下来:“没想到雨姐也扛不住呀!”

华哥冷笑了声说:“你以为真的扛不住吗?她又没损失什么,每个月该拿的还是拿,只不过方式换了而已,少了我们两个人,她分的还多了点!”

康饶生感慨地说:“真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啊!”

华哥点了点头说:“没办法呀,两个势同水火的人,居然可以为了钱一起狼狈为奸!”

康饶生打了华哥一拳:“别说那么难听,照你这么说以前她是和我们一起狼狈为奸咯?真是的,放心,这个钱他们贪不了!我有办法,别忘记了我是读什么专业出来的,审计我虽然读得不好,但是这么点帐还是没有问题D!“

华哥坏笑起来:“对,卡死他们,哈哈哈!“

康饶生又说:“你不要对雨姐有什么意见,她也是没办法的,不跟何大明合作,她连毛也得不到一个,合作了起码还能保住自己!”

华哥还是愤愤地说:“换了我的话,我就是一个子拿不到也不合作!”

康饶生点了点头:“我也不会,但是男人和女人的处理方法不一样!或许她是想拿到她那一份分点给我们呢?”

华哥想了想说:“也有可能,算啦,这些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啦!”

康饶生说:“确实是,给我们象是施舍,不给我们她又不好过,看着吧,我会让何大明乖乖地把这些还给我们!”

华哥其实也不敢明着跟何大明做对,要是摆到台面上来说的话,他的兼职就会泡汤,兼职的收入虽然扣了30%,但是这一个月换点瓶盖还是法比的。

康饶生没再说什么,拍了拍华哥的肩膀,晃出了中餐厅,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算盘:材料供应商那边何大明是插不了手的,而自己一个月拿一两条烟也阻不了谁的事,所以这个还是可以放心的;牛红那边不知道怎么样,如果她也和何大明合作的话,自己的所有财路就断了。

康饶生想到这里,赶紧打了个电话给牛红,跑到客房,牛红把康饶生带到了顶楼的套房内。

牛红坐在沙发上把手抱在胸前笑着,也不说话。

康饶生没有坐,站在那里点了支烟:“牛姐,你笑什么?”

牛红还是微笑着说:“我笑什么你清楚呀,说吧,有什么想法?”

康饶生说:“雨姐都和你说了?”

牛红点了点头:“是,她也是没办法,呵呵,你不会怪她吧?”

康饶生说:“不会,不过我有办法对付,你和雨姐打下招呼,到时我是对事不对人。”

牛红拍了拍沙发,示意康饶生坐下:“我知道,梁雨更明白,这个月的聚会她不会拿一分钱,你尽管卡!”

康饶生坐了下来说:“你们都商量好了?就等我来做炮灰了?”

牛红大笑:“哈哈哈,不要说这么难听啦,谁愿意和何大明那个混蛋合作呀?你要是能搞搞他,让他收敛点,对大家都好!梁雨还是愿意和你们合作的,毕竟不用受气不是?”

康饶生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搞定的!”

牛红撩了撩头发说:“恐怕你今天不是找我谈这个事的吧?”

康饶生大笑:“哈哈,本来不是的,不过我现在知道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牛红用手指点了点康饶生的头说:“聪明,我就喜欢和聪明人合作!”

康饶生当然知道,要不是那几个色鬼知道自己和几个大美人关系好,他们也不会找自己,直接找牛红不就行了?所以他不怕牛红单向或者和何大明合作。

牛红也当然知道康饶生的优势所在,即使她和于翠儿关系再好,也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另类的感觉,起码于翠儿就没送过那么贵重的生日礼物给她,况且有康饶生在中间挡着,一是可以把自己放在一个比较容易摆脱责任的位置上,二是可以不用直接面对那些臭男人,虽然她很骚,但是她还是很讨厌那些没情调的变态色狼的。

康饶生把烟掐灭,把脚放在茶几上,双手抱着头说:“牛姐,咱合作愉快哈,有什么想法要说哈!”

牛红侧过身来,用手撑着头说:“你是怪梁雨不和你说咯?”

康饶生摇了摇头“不是,我想她也是没时间来不及说,估计何大明也是昨天晚上才决定全面封杀的!”

牛红伸过空闲的手捏了捏康饶生的鼻子:“果然醒目!梁雨刚给我打完电话,你就打来了,她还让我和你沟通下呢,现在看来不用啦!“

康饶生见牛红的这个姿势有点撩人,色色地说:“怎么沟通呀?”

牛红妩媚地把手放在康饶生的大腿上:“你想怎么沟通就怎么沟通咯?”

康饶生早就料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不然哪里不可以谈,非要到这顶楼的平时很少有人上来的套房里来谈?

嘴上却说:“牛姐,书上说有利益冲突的男女之间,不能那个什么的!“

牛红故作生气地把手拿开,把脸别了过去:“不懂风情的家伙,谁在乎你这点利益呀?”

康饶生大笑着抱了过去:“美人儿,朕和你开玩笑的啦!”

牛红还是装着生气地把挣脱康饶衡的手说:“你倒想得美了呢,钱也要人也要!”

康饶生大笑:“哈哈哈,我就是钱也要人也要!”

管它什么利益呢,管它什么泡妞法则呢,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康饶生豪无顾忌地抱起牛红把她扔到了床上……

康饶生半躺着,点了支烟:“事后一支烟,快乐似神仙呀!”

牛红把头靠在康饶生的胸膛上:“死人,这么厉害!”

康饶生大笑:“哈哈哈,是你够骚,哈哈哈……”

牛红捏了康饶生一把说:“不开玩笑了,你打算怎么对付何大明?”

康饶生说:“那还不简单,海鲜那边直接用砝码,小费这边过几天就是聚会了,我来的审计不就完了?”

牛红突然咬了康饶生一口:“你以为啊,他不会把砝码调好,等你不在的时候再把海鲜换了吗?还有,把费的支出他不会做得漂亮点吗?”

康饶生胸有成竹地说:“放心,我知道他这一两个月对于小费是很小心的,基本上不会搞什么动作,不过我还是会认真审计;海鲜那边的突破口不是何大明,而是黑脸!我有办法搞定他!”

牛红吃吃地笑:“要是能把他那几个拉皮条的人也搞定就好啦!”

康饶生握了握牛红的浑圆说:“那更简单,你我和警察叔叔的关系都不错啦,哈哈哈,谁来开房谁带的小妹,还不知道得一清二楚?设几个局不就完了?”

牛红恍然大悟:“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康饶生笑了:“不是你没想到,而是你开始不想和他斗,我也没想过和他斗,所以没去想那么多,现在何大明开始有威胁了,我们不能再慢他一步了!”

康饶生把计划一说,牛红高兴地又咬了康饶生一口:“死鬼,聪明!”

康饶生掐掉手中的烟,转身把牛红又压在了身下:“还不是刚才和你嘿休的时候想的,再来一次,让我想得更多!”

牛红吃吃地笑:“啊,我魅力不够吗?你还想其他的事?”

康饶生大笑:“哈哈哈,就是魅力太够啦,让我灵感大大的有呀!”

牛红一个翻身,坐到康饶生身上:“这次我要来上面,哼!”

康饶生大战N个回合后,先牛红一步抽着烟满足地离开了,这个时候的他不但身体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而且又边嘿休又趁着休息的时候和牛红商量好了全套对付何大明的方法。

虽然好几个方法都和牛红无关,但也算是帮梁雨吧,毕竟梁雨和康饶生才是她的朋友,哦不,现在康饶生不单是朋友,还是那个什么什么,所以更要帮忙出主意出“力”啦!

康饶生抬手看了看于翠儿送的表,居然快十点半了,这会才感觉到肚子已经饿了,走到茶餐厅,想好了计划的他这个时候一身轻松,叫了个双份的牛排饭,一杯橙汁,慢慢地享受着。

吃完饭,他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开始实施他计划的第一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