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N1是否是人为制造?为何有人要极度憎恨中医?

子佳火 收藏 0 182

制造药品的人,同时成为病毒制造者,这个假设若是成立,那将是个很可怕的问题。西医病毒专家开发新流行病毒,并大肆宣扬一种近来“为猪都不能感染的猪流感病毒”,这样的可能,不能说是没有的。


观所谓号称中的猪流感,其病毒作用的地域无非就是以常食用猪肉的人群为主,此时,看了一下世界地图会发现,猪肉的主要食用人群似乎就是在黄种人群中,在东方文化集中的人群中。


在近期,有些大论坛里有人煞有介事得鼓噪“中医无用、中医无理,甚至是中医害人”的言论。其势可谓嚣张,其势可谓充满着西医药理的丰富多彩,其势可谓义正言辞,关爱我中华万千生灵。初来,我也不解,为何要仇恨中医?但凡接触过中华文明的人,大多是能接触到中医的相关信息的,甚至中医吸引多少外国医者前来学习。若是武断得说,西方人就是敌视中国医学的,可能这是欠妥的。


由此想来,近期的猪流感在大陆以外地区日盛!境外对H1N1的渲染十分过分。在此,大喊中医的愚昧同时,不正是为了说明西医的昌明吗?在H1N1被渲染时,大喊中医无用,不正是为了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到西医上吗?假使,这样的喊话,是对H1N1的西方医药商有利的,即是对所谓猪流感言论制造者有利的,那么,在其背后的阴谋也将是为人所能看见的了。


有人希望哄抬H1N1相关的药价!有人希望制造一种连猪都不能感染的猪流感!


中医在“所谓H1N1天然病毒”感染者的治疗中,功效卓著。中医工作者对于人民的工作,成效显著。在此,再次提醒各位,请注意,只有造毒的人,才会憎恨在这个世界会有两种以上的解药,中医被丑化、憎恨,是没有道理的。

中医是特立独行的医科,其理论自成一体,在中国已使用5000千多年。


作为老百姓“吃穿用住行”外第六种为所有活着的人所必须的生活元素——“中国医药市场”正在被国际资本势力虎视眈眈,中国人的生命权,正在被国际金融势力强大的敌对者虎视眈眈。


所谓“墨西哥猪流感H1N1”在流行,至今,我都不认为这种病毒是从猪身上来的。假设这是西方奸商加上国际资本势力结成的“勾当”,假设,这是资本操纵帝国刻意制造“西医的商机”,那么,此时有人嫉妒憎恨中医,就是“可以被理解”的了。


按我说,有些仇恨中医的人也别跳,你对中医的抱怨,很滑稽。请仇恨中医的人,还是不要“在中华网大喊什么中医无用”了,因为你的无知,正在向所有人明示你的“用心良苦”,真是些可怜的东西。


在看了这些可怜人后,我查了网络上公示的国际药品市场资料,内容显示:2008年全球前十大制药公司销售增幅仅3.7%,为近年最低。十大公司在全球最大药品市场——美国的表现尤为糟糕,2008年药品销售额同比下降了3.5%。


对于药品新兴市场的开拓,是全球十大药品公司最为梦寐以求的事,而这些企业中有几家没有犹太财阀鬼祟的身影?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发生,这就好似当人们发现墨西哥的猪不可能得“所谓猪流感”时,全世界就似乎一下子都“被统一了口径”管猪流感叫H1N1了。对于西方媒体统一的迅捷性,暂且不论。


有这么一种印象,似乎中国从来都是所谓“民主、文明世界”垂涎的肥肉。


在历史上,欠下巨额公债的“滑铁卢胜利之国”是英国,君主立宪的女王除了在被她的人民高呼万岁的同时,却不得不整日得想着怎么还犹太债主罗斯柴尔德的钱。


大毒枭沙逊出生于中东,发达在东印度公司茂盛成长的阿三之国。沙逊的财富令其不得不需要大英帝国的保护。持有女王头像货币的英国公民当其财产被人“侵害”时,他自然是要“回国求助”的。


于是财主罗斯柴尔德,英国女王,大毒枭沙逊,他们之间就有了一个复杂的氛围。不过当贪婪的味道侵入了任何一个权贵的脑海中,也许正如马克思所说的“200%以上利润”就会让资本权贵敢于冒死一搏。



此后,为世人所知,地球上出现了不可一世的日不落帝国。


当时间之沙往复了多少年后,当地球的经济中心在大西洋的两头互换后,历史也许还是那么得相似。美利坚,这个曾经带给人无数财富希望的地方,现如今已经变成了无数财富梦想者的伤心之地。美国人欠债了,美国家欠债了。庞大的债务规模,其块头大得足以摧垮地球。野心勃勃得讨债人,NND又是犹太人。在巨大的药品市场的诱惑下,可能吗啡类药物与猪流感特效药之间的共同点也是一样的。当这一切与多少年的历史再次的映射到一起时,妈呀,这太无耻了!

贪婪往往都是被道貌岸然者一并诠释了的,可是此时,“西方资本的主流”究竟要将无耻进行到几时?

3
回复主贴
{ԌE{Ԍ߃-->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