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108

翰峰 收藏 0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跟随甘英到达西域的还有初次来大汉献贡犀牛、大象的安恩国使者。想到班勇自幼长在西域,远离汉廷。班超特意派遣儿子护送安恩国使者,行前班超一夜未眠。一想到班勇回去只能见到姑母班昭,而大伯班固的墓前想必已是草木繁茂,年近古稀的班超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不可断绝。又想到班勇自出生在西域,还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跟随甘英到达西域的还有初次来大汉献贡犀牛、大象的安恩国使者。想到班勇自幼长在西域,远离汉廷。班超特意派遣儿子护送安恩国使者,行前班超一夜未眠。一想到班勇回去只能见到姑母班昭,而大伯班固的墓前想必已是草木繁茂,年近古稀的班超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不可断绝。又想到班勇自出生在西域,还从未回过故土。自己年迈,也不知是否还能埋骨故乡,班勇此去,不异是为自己回去看看故土的山山水水。念及此,班超老泪顿生,起身写了一份奏章:

臣闻太公封齐,五世葬周。狐死首丘,代马依风。夫周齐同在中土千里之间,况于远处绝域,小臣能无依风首丘之思哉?蛮夷之俗,畏壮侮老。臣超犬马齿歼,常恐年衰,奄忽僵仆,孤魂弃捐。昔苏武留匈奴中尚十九年,今臣幸得奉节带金银护西域,如自以寿终屯部,诚无所恨;然恐后世或名臣为没西域。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臣老病衰困,冒死瞽言,谨遣子勇随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勇目见中土。


班固身死后,由妹妹班昭继续亡兄未竟之业。此时又得和帝恩准,可到东观藏书阁参考典籍,班昭竭尽心志,正在努力完善班固所未完的《汉书》。

见到已长大成人的侄儿班勇,班昭喜极涕零。听班勇说起班超远近之事,又听到班超上书朝廷,表达思乡之情。班昭且悲且喜,觉得陛下定会念及班超劳苦年高,诏其回朝,也许兄妹还有见面的一天。

等来等去,二年多不见朝廷答复。班昭想起死去的哥哥班固,对古稀之年尚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产生一股强烈的的依恋、怜悯心情,不顾一切地给和帝上书:


妾同产兄西域都护,定远侯超,幸得以微功得蒙重赏,爵列通侯,任二千石,天恩殊绝,诚非小臣所当被蒙。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会陈睦之变,道路隔绝,超以一身,转侧绝域,晓譬诸国,固其兵众,每有攻战,辄为先登。身被金夷,不避死亡,赖蒙陛下神灵,且得延命沙漠;至今积三十年,骨询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时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今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两手不仁,耳目不聪明,扶杖乃能行,虽欲竭其全力,以报答天恩,迫子岁暮,犬马齿索,为之奈何?

蛮夷之性,悼逆侮老,丙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好究之原,生逆乱之心。而卿大夫感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下弃忠臣竭身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陈苦急,延颈逾望,三年于今,未蒙省禄。

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理天下,得万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候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求哀,乞超余年,一得生还;复见阙庭,使国家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猝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哀老之急。


和帝览奏,戚然动容。尤其文中最后两句,引用周文王除灵台,掘地得死人之骨而更葬之。魏文侯之师田子方见君弃其老马,以为少尽其力,老而弃之,非仁也,于是收而养之。文中明讽暗示,使和帝觉得再不有所决定,实在愧对老臣,于是改封班超为射声校尉,遣任尚出任西域都护,接替班超回归洛阳。


任尚到达它乾城后,班超一一交待,切切叮嘱,唯恐不尽。任尚此前任戊己校尉,驻车师前部高昌壁,来西域时日不长,骤接都护之职,心中颇感惴惴不安。交接完毕,对班超说道:“任重虑浅,大人还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班超语重心长地说道:“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严苛,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已。”。任尚诺诺答应。

次日甘英告知班超,任尚私下对亲信说:“我以班君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班超长叹:“西域复乱也!”。

公元104年8月,已七十高龄,在西域度过了惊心动魄卅年烽烟的大汉定远侯班超一路劳顿,拖着病体回到了洛阳,卧榻不起。

令班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耿恭来见他时竟已被坐罪免官一年了。


本章后记:1 屋大维于公元前28年获得“奥古斯都”(神圣、至尊的意思)称号,建立起了专制的元首政治,开创了罗马帝国。公元14年8月,在他去世后,罗马元老院决定将他列入“神”的行列,并且将8月称为“奥古斯都”月,这也是欧洲语文中8月的来源

2 “甘英穷西海,四万到洛阳”。甘英因受安息人欺骗,不但未能沿罗马叙利亚行省的陆路到达罗马,连他以为所到的西海(汉时指里海)其实只是波斯湾。甘英虽然未到罗马即中止西行,但是也创造了中国古代王朝官方使节外交活动之西行极界的历史记录。这一极点,在元明时代之前的一千多年间,一直没有被超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