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秋 沙(版主已阅)

狼行天下576 收藏 2 16
导读:人总是要顺其自然的好些,抓不紧的沙是留不住的期待。 不知道父亲的头发是什么时候开始花白的,只是突然映入眼帘的他开始站不直的背影显得那么弱小。还记得当年父亲拖着哥哥和自己上学的情景,那时的父亲是那样的意气风发,自行车骑的像箭一样迂回穿梭在人流中,看着一个个被追上超过的行人,于详的心像迎风在飞一样兴奋而骄傲,当然,还有一丝丝的紧张。那时侯总是不能按时起床,尽管妈妈早就做好了早饭,可是时间仍是那样那样紧张,哥哥和于详总是担心要迟到了,可父亲总是不在意的说,没事,迟不了!于详知道父亲是多么得意自己的车技,年轻的心

人总是要顺其自然的好些,抓不紧的沙是留不住的期待。

不知道父亲的头发是什么时候开始花白的,只是突然映入眼帘的他开始站不直的背影显得那么弱小。还记得当年父亲拖着哥哥和自己上学的情景,那时的父亲是那样的意气风发,自行车骑的像箭一样迂回穿梭在人流中,看着一个个被追上超过的行人,于详的心像迎风在飞一样兴奋而骄傲,当然,还有一丝丝的紧张。那时侯总是不能按时起床,尽管妈妈早就做好了早饭,可是时间仍是那样那样紧张,哥哥和于详总是担心要迟到了,可父亲总是不在意的说,没事,迟不了!于详知道父亲是多么得意自己的车技,年轻的心有的是朝气,有的是力量,哪里有那么多顾忌!可是看看现在的父亲,当年的雄姿当然无存,只有沧桑的年轮写下的失落和无奈。

有时于详也想过放下一切回到父母的身边,给他们养老,可是那也只是想想,于详知道自己做不到,她没有那么坚定的心,她割舍不了身边太多东西。所以她也不寄希望于哥哥,她知道人都是自私的。每每心酸于父母的衰老,于详就开始在心里自问----如果说马上就要死去,我会怎样?没有答案。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会马上死去。心里仍旧是惶惑,谁知道人的何去何从呢?不过如果很快就要死去,总是有些些遗憾吧,总会有些什么不舍,总会有些什么牵挂。可是,当心一旦狠下来,把眼睛闭上,就什么都抛却了!心中就无所想,无所欲,无所求了!我就这样活着,只要我看到了今天的太阳,我就有我的愿望,我就有所求有欲望有动力。我不是不是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我是市侩的俗人,逃不掉每天入睡前白日梦的杂念,我也喜欢我这种俗人的状态。其实,谁的身体谁自己清楚,我能感觉到自己是什么问题了,不过一点也不感到紧张和害怕,相反我还是谢命的,记得那时的痛放佛就在昨天,我天天心里想到的就是似乎除了一颗正常跳动的心脏几乎每个器官都出了问题,恐怕自己变成高位截瘫或者白痴,是啊,天天头疼失眠,谁知道会不会有天神经会崩溃!可是现在是多么美好!身体感觉从未有过的舒适,没有了痛的折磨,我是多么的心满意足!纵然有什么要我归去,我已经享受了这意想不到的许多年,还有什么奢求呢,就还了这副皮囊吧!

手为什么会微微的发抖?不止一次的惊醒,为自己的面目全非,为自己不知不觉的堕落成妇。总是迫不及待的找人倾诉,出口的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琐碎。总以为静静站在海边看海的背影是自己,原来不是。

支离破碎的语言支离破碎的梦。试着尝试榴莲的滋味。蒸发了空气中淡淡心酸,要去的已经走远,忐忑中经历新鲜。七月的天渐渐变蓝,清澈了陈旧的信念。

一起都顺其自然。随缘。


本文内容于 2009-8-13 19:21:47 被lb20003344520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