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狼杯] 我的班长像史今[蓝剑军团]

黄德家 收藏 316 114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的八一建军节,是我军建军82周年的喜庆日子。这天,我在铁血军事陆军版面上见到了一则关于“庆八一军区主题征文---我的老班长”的消息后很是激动,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让我激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此次征文设有诱人的金银铜质龙纹奖章和金光闪闪的金币奖金,而是“我的老班长”这一极具吸引力的命题,我不得不参与进来,用我一颗感恩的心来写一写改写我的人生命运、让我一生都崇敬牵挂了40多年的老班长。

当过兵的人最引为自豪的一句话就是男子汉生命里如果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决不会后悔。如果说部队是一所大学校,那班长就是让新战士由普通的老百姓向军人转变的第一任启蒙老师和引路人。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小伙子自从穿上草绿色军装的那一刻起,首先是班长教你如何当好一个兵。班长所教导新兵的内容让没有军人经历的人一定会觉得幼稚可笑。班长会从军人如何走路,如何站队,如何放置物品,如何称呼人,如何吃饭,如何睡觉,甚至如何拉屎拉尿的生活琐事都一一交代……

班长在军队里虽是兵之头,将之尾,但班长的确是士兵心目中最亲切、最崇敬的职务和称呼。在天南海北的火车上或候车室里,在社会交往的各种场合中,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聊谈中得知双方都曾当过兵时,都喜欢把比自已入伍资格老的兵敬称为“老班长”。对我印象最深的有一首歌颂班长的老歌叫《我和班长》。我记得歌词中有“班长拉琴我唱歌,歌声朗朗像小河……;班长划船我掌舵……多亏了班长的粗胳膊;班长站岗我巡逻,四只眼睛紧搜索……;我像弟弟他像哥,当兵一年没离开过,今天我带上了光荣花,多亏了班长帮助我;哎哎嘿嘿……两颗红心献给祖国”。当然,歌颂班长的电视剧莫过于《士兵突击》中的史今班长了。史今班长是通过在电视剧中艺术化后塑造出的一个完美班长。剧情是通过描写史今班长用其热心的关怀和慈爱,通过不懈地努力,用不抛弃不放弃的钢七连精神,把许三多这个懦夫锤炼成兵王的震撼过程。

在我快踏入军旅生涯的前夜,我曾也有过许三多相似的遭遇,我所遇到的班长也是多么像史今。当然,我可没有许三多参军入伍后那样的出色惊人表现之作,但我的班长确有像史今一样的崇高与完美。

1968年元月,当时我还正在老家县城的奉节中学上学时,在诗城奉节的大街上遇见了大批背枪的接兵部队。后来才听班长讲,因“文革”中的四川各地“武斗”严重,这是我军历史上多年来少有的一次背着实枪实弹去地方征招新兵。当时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习人民解放军”特殊的历史时期,解放军成了全国男女青年向往、追崇的对象。我们学校也因“文革”正在“停课闹革命”。我便立即打点行装,急急忙忙跑回老家报名应征入伍准备从军,我的入伍过程开始时真有点像《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来我们乡接兵的是团直属75炮连的一班的王班长和七班的严云修班长。我当时虽然是县城中学的在读生,在本乡体检合格的兵员中文化算最高的,头脑也比较机灵。由于我是从三年自然灾害中挺过来的人,当时岁数也未满18岁。那时征男兵的高度只要求1.50米就符合标准,而我的高度当时才1.51米,刚刚符合征兵的基本标准条件。但有些营养不足,当兵以前从来也没干过体力活,身材体形显得有些瘦弱。在上世纪六七十年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当时团直属75炮连装备的武器是全团最笨重的。无论是一、二排装备的75毫米无后座力炮,还是三排装备的苏式12.7毫米高射机枪,随便一个部件都是几十斤重。征兵定兵时接兵人员首先考虑的是每个兵员的体形和体力能力。一班的王班长坚决不同意选定我,原因很简单,我体形太瘦弱,不能胜任75炮连的任何一个炮手;同时王班长还认为我也有些调皮,担心入伍后不好管理。但七班长严云修在定兵会上说:“这个兵文化相对比较高,头脑机灵,调皮兵一般都比较聪明,训练好了就会是个好兵。个头是可以再长高的,瘦弱的体形是可以煅炼强壮的。这个兵招回去如果你们一二排不要,但我们三排可以要”。两人在定兵会上争论不休,当时负责征兵定兵的是75炮连从四川简阳县入伍的陈明新副指导员,他支持了七班长严云修的意见,同意接收征招我入伍。我入伍后还真没有辜负严班长对我的一片期望:我不但个头长高了15公分,后来竟还当了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这一切都是我入伍4年后,提干当排长后回家探亲时听我们公社武装部徐达礼部长详细告诉我的。

七班长严云修是一九六二年从成都市入伍的城市兵,入伍当兵时就是高中文化。他不仅个头长得像史今班长那样瘦高,而且从气质上更加温和文雅,语言表达能力非常的流畅。我们经常围在严班长前后左右问这问那,经常见到严班长脸上总是写满谦和、关怀和慈爱。从目测选兵时他便看中了我的机灵。我们所有的新兵也都非常佩服严班长的口才表达能力。他和我们每一个新兵在相互交谈接触中总是显得那么的亲切可近。

1968年2月初,在严班长的努力下,我终于接到应征入伍的通知书,穿上了一套很不合体的草绿色军装。新兵分发被装后就在我们奉节中学的大礼堂里集中住训候船启程,我还被指定为新兵班的临时班长,我那心头真是乐滋滋的有说不出高兴。严班长天天和我们在一起,首先教我们如何叠被子,打背包,走队列;讲军人军姿,讲战斗英雄故事;教我们学唱《我是一个兵》和“语录歌”(即把毛主席的语录编成歌唱)。2月13日下午,由于当时“文革”中派性斗争的无政府状态,我们在当地政府没有组织任何欢送的情况下告别了目送的亲人,登上了开往重庆的“东方红”36号轮,轮船载着我们几百名同乡战友踏上了从军的征程。2月16日我们换乘汽车抵达重庆杨公桥军营,我们这个新兵连被安排在82迫击炮连营房内训练,继续由接兵的班长负责我们的队列训练。严班长又和我们在一起同吃同住同训练了一个星期。由于当时重庆造反派之间的“武斗”严重,社会形势非常严峻,新兵只进行了一个星期的队列训练就被分到连队了。我被严云修班长要到75炮连并被分配到他所在的三排(高机排)九班。

我们和严班长一起相处的时间虽然说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但却渡过了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当时我们从严班长宽以待人、谦和关爱的目光和行为中,看到部队大家庭的兄弟般的情谊和温暖。在这样的氛围里,对于刚刚走出校门又匆匆踏进军营大门的我来说,虽然是初次远离家乡和亲人,但没有出现想家不习惯部队生活的烦恼。

新兵一分到班听说严班长打起背包就要准备复原了,我们一起入伍的新兵们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我们都跑去找到严班长问个究竟。严班长才实话告诉我们他本身已经超期服役入伍6年了,提不了干,早该退伍了。其他退伍老兵早已离队了,他是训练新兵才特意被留下来的。一个多月与严班长朝夕相处,刚建立的感情那真是难割难舍,严班长成了我们离开亲人来到部队后最亲切、最信赖的朋友,严班长突然要离开的消息让我们心里难受万分。那离别的滋味与场面,虽然没有像《士兵突击》中许三多与史今离别时那样的震撼与悲壮,但确实让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存在着内心的失落和依依不舍地牵挂。也让我第一次尝得了“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这个规则的无情。严班长复原退伍后我一直没有打听到他的下落,只是在我转业多年后,才从一个战友那里打听到严班长退伍后,充分展示自己的才华,奋力打拼,后来在四川省新闻出版局担任重要职务。这次我看见班长的征文后,铁血军事大区版主的征文词让我感慨万千,再次深深地打动并激活了我对老班长的真情怀念!让我又回想起是严云修班长用慧眼和关爱,把我捡送进解放军这所大熔炉里进行锤炼而改写了我的人生。严云修班长正像《士兵突击》中的史今班长一样,给我创造了人生转折的最好机会。于是,我便将严云修的名字也百度了一下,发现严云修班长的名字曾出现在四川省印刷协会副理事长的名单里。8月3日是星期一,我拨通了四川省印刷协会的电话,一位姓刘的女士告诉我,她有严云修老班长的电话,可惜放在家里了,星期三又才轮到她值班,她再值班时将电话带来告诉我。8月5日我再次拨通了四川省印刷协会的电话,姓刘的女士告诉了我严班长的电话,并也一再称赞严理事长的人品人缘是如何的好,并告诉我老班长旅游在外,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让我苦苦寻找了40多年的老班长终于有了音讯,我这颗感恩心里的终于有了盼头。

我们参军入伍时的山城重庆是“文革”的重灾区,重庆是全国武斗最严重的混乱城市。那时的公检法等专政机关早已被“红卫兵”砸烂,整座城市基本一直处于无政府的瘫痪状态。这里既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更是硝烟弥漫的火拼战场。周恩来总理当时有一句借古喻今最经典的批评就是“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他在1968年3月15日的批示中批评重庆的造反派“是败家子,一晚上打了一万多发炮弹”。我们全团所有连队早就被派出去执行“三支”“两军”(即支工,支农,支左,军管,军训)任务了。我们75炮连当时是被派驻到部队营区所在地沙坪坝区负责“三支”“两军”任务。一个星期的新兵队列训练完毕后新兵便被分配到了连队,也都很快佩带上红色领章和五角星帽徽。2月下旬我们新兵就被带到了沙坪坝区“革委会”(“文革”前的人委)办公大楼里参加75炮连的执勤活动,也就是现在三峡广场的位置。我被分到三排九班的班长叫李辉成。李班长是1965年初从四川达县入伍的老兵了。李班长入伍后开始在75炮连当通信员,但不久就被团政委李兆贵选中当警卫员去了,我们入伍时他刚回到连队到九班任班长。李班长从身材和性格上看也很像史今,态度温和,平易近人,讲话也很斯文,只是文化程度不算高。因我当兵时个头小,又精灵,文化水平在班里也算高的了。所以,李班长也特别喜欢我,不管做什么事一般总爱把我带在身边,后来班里的总结汇报也少不了安排我来动笔写。

我们新兵下到班第一次执行的任务是负责保护去中梁山给城市居民拉煤民用运输车的安全。因当时红卫兵搞“打、砸、抢”活动猖獗,司机根本不敢独自上路开车。为了保障城市居民的供应,执行任务的军人就戴一个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警备区司令部”印章的“执勤”红袖章坐在司机台里,司机才敢开车上路拉煤拉粮,保障城市的基本供应。李班长看到我当时人长得瘦弱,还不忍心让我单独去执行任务,第一次执行任务没有安排到我头上,我心里感到非常的委屈,泪水挂到了眼角边。李班长见我眼挂泪珠不高兴的脸,晚上回来找我“谈心”时问我今天怎么不高兴?我向李班长暴露了“执勤”没让我去的一些“活思想”。李班长一听笑着对我讲:今天我是看到你人还小,所以没有给你派任务。你的勇敢精神挺可佳,今后“执勤”任务多的是。我当即向班长保证我绝对也能单独完成好任务。李班长主动找我“谈心交心”解开了我心里藏着的一块疙瘩,又让我恢复了以前的愉悦心情。李班长见我身上透射出勇敢精神,求战心也切,从此之后李班长一有任务就让我放单飞,是有意锻炼我。而我每次单独完成的任务也很不错,在单独“执勤”实践中增强了我的胆识与才干。

李班长最大的优点是善于发现每个战土的优点和成绩并给予鼓励。那时我们执勤制止武斗时规定有“三不”(即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受伤不开枪)的纪律和政策。我们战士每人虽然也发有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背在身上,但执勤时是从来不发实弹的,执行制止武斗的勤务时,也只是背个空枪去吓唬吓唬人。但遇到紧急情况时就会没辙。因为了解步枪,冲锋枪性能的人都知道,没有装子弹的空膛枪一拉枪机向后就会被托弹弹簧弹起托弹板,将枪机卡在后方位置上“漏馅”。当时使用的步枪教练弹从外表上看与实弹很相似,我当时想向李班长提议,我们要学会与“红卫兵”斗智,虽然我们背的是空枪,但关键时刻我们还是可以以假乱真。我们执勤时先把教炼弹装在弹仓里,遇到紧急情况时我们可以拉枪机装假弹吓人。李班长及时采纳了我的建议,在实践中这个办法的确有效。1968年5月的一天下午,土湾中学的红卫兵结伙去到梨树湾村抢鱼,与当地老百姓持戒相持不下,我们班奉命去制止时,李班长向嚣张肇事的红卫兵喊话:“放下凶器,不然我们要开枪了”。我们一同去的战友们便同时猛拉枪机让假子弹上膛,只听到“喀擦”一声像真子弹上膛似的,真还可以起到震慑吓唬那些闹事者的作用,嚣张肇事的红卫兵当场弃戒被擒。李班长把我的机灵做法向团长刘保贵汇报后,受到团长的当场表扬和在全团推广。

李班长善于总结发现我的优点,也激发了我勤学苦练的积极性。在这一点上我还真有点像许三多。一有空我独自一人练习打捆背包;独自进行步伐练习;独自进行步枪、冲锋枪的分解结合练习;空枪瞄准练习等等。1968年底,我们部队调防到云南后,才真正开始进行高射机枪的专业训练。这个时候,我的个子虽然又长高了一大截,但如果当一枪手杠枪身肯定很吃力,因二枪手负责扛的方向机是枪手中最轻的负荷,李班长便安排我当二枪手,但我一有机会便会抓紧练习其他枪手的动作要领。当兵二年后李班长提升为司务长了,我便从李班长手中接过班长的担子。随后不久高机连成立时,我又成为一排一班标准班的班长。我把前两任班长的优点都吸取学习了一些在我身上,成了各项本职专能的技术尖子,自己终于也变成了一个排头兵。

班长是个特殊的职务。班长与战士,食宿同一,生死与共。班长与战士总有割舍不断的情,除了想念,更多的是一份兄弟般的战友情!班长既是指挥员,更是战斗员。班长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的勇者。这又不得不让我想起了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我连的一个个班长的英勇表率形象:李义、郭保敬、聂保群、陈汉权、陈尚政、何永存等这一群班长们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表现又展现在我眼前。又让我想起了我团82无后座力炮连二班班长陈国云在火箭弹袭来爆炸瞬间,扑向迎面跑来的九连战士身上,用自己年轻的生命与鲜血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自己却为掩护战友而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军人即便是职务再怎么迁升,也不会忘记首任班长的培养与谆谆教诲。现某集团军副政委刘从良少将的老班长是重庆市第二分院的副检察长王祖福。1987年10月,我同王祖福检察长战友办案路过老部队驻地赶回到老部队探望,刘从良已是该团的政治委员了。刘政委当见到自己的老班长后首先是向老班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紧紧握手之后是说不完、倒不尽感激老班长教育培养的心里话。在第二天的午宴上,当着集团军李政委的面,同样不忘介绍老班长对自己的培养帮助。

我军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有将军下连当兵的规矩。当年的许世友将军也曾下到南京所属某部的一个连队里当过兵。六十年的戎马生涯中许世友将军百死一生,战功赫赫,是我军一位由士兵成长为将军的卓越指挥员。许世友将军在生命处于昏迷状态的最后时刻,嘴里还喃喃呼叫着他下连当兵时班长的名字,但这个连队的班长已换了十几茬。许世友将军破例实现了“魂归故里,为母守孝”的土葬遗愿,但却没有实现临终前想见他“老班长”最后一面的最后心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班长称呼的背后意味着责任与使命。班长是战士的主心骨,班长是战士的排头兵,班长是战士的概模,班长更是身先士卒的标杆。如果说部队是一座大熔炉的话,熔炉可以把一个普通的青年人百炼成钢,煅造锤炼出来的都是块块好钢,那班长一定是锻造炼钢炉前汗湿衣襟的好炉工。班是我军最基本的战斗单元,万丈高楼也必须要先打好基础。抓好班的建设是为我军建设打好基础,只有打牢抓好班的这个基础建设,才能全面提高我军的战斗力。一个好的班长能起到酵母作用,能带出一个班的优秀士兵。一个班的优秀士兵,又能变成众多的优秀的班长。抓好兵头将尾的工作就是抓住了我军建设的关键。

随着我军士官制度深化改革,现在的班长都由士官担任。我军加速了向实战化,正规化,科学化,信息化科技强军迈进的步伐,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正肩负保卫祖国的重任。但无论我军今后怎么发展,都少不了班长在军队建设中的作用与地位。

班长永远是军队建设中的有功之臣!




本文内容于 8/29/2009 8:41:28 AM 被黄德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84楼 老白高机连
“班长是战士的主心骨,班长是战士的排头兵,班长是战士的概模,班长更是身先士卒的标杆”。看了黄连长的文章,想起了我的老班长,我的老班长是山东成武县的,我入伍时他是二班长,个子高高的国字型脸,眼睛大大的有点瘦,背稍有点驼,但很精干。对人和蔼可亲,对战士要求很严。他是我这个“新战士由普通的老百姓向军人转变的第一任启蒙老师和引路人”,这话一点都不为过,新兵到部队什么都不懂,是他像一位老大哥一样给与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在训练之余他经常喊我去山头散步,了解我的思想情况,鼓励我努力工作;军事训练时他手把手的教我动作,苦练基本功;那是连队经常要用粉碎机打红薯藤喂猪,那可是又苦又累的脏活,他总是安排班里的老兵湖北来凤县的杨长胜去干,把训练的时间都让给我,我从心眼里感谢老班长和杨长胜老兵;为了锻炼我们新兵,在学习和班务会上,鼓励我们积极发言,锻炼我们的发言能力。我和广东梅县的曾令根是同年入伍,又都挨着睡在上铺,对班长和老兵的关怀,我俩只能用实际行动积极工作,努力训练,现在回忆起来,我还非常想念他们,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我的老班长和杨长胜老兵你们在哪里?谁能帮我联系到他们,在有生之年能给他们说句话也好啊!



谢谢84楼白万林战友的支持!难忘军旅岁月!难忘的老班长!你的班长是山东的,叫刘德亮!杨全胜是湖北来峰县人!


本文内容于 8/13/2009 10:48:17 AM 被黄德家编辑

97楼游_龙

衔不在高,有功则成;兵不在多,能战则雄。




拜读!好文! 我只当了大学里的班长,可惜没在部队里当过班长,下辈子吧!

班长是军中最小的指挥员!

100楼zhangjina

随着我军士官制度深化改革,现在的班长都由士官担任。我军加速了向实战化,正规化,科学化,信息化科技强军迈进的步伐,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正肩负保卫祖国的重任。但无论我军今后怎么发展,都少不了班长在军队建设中的作用与地位。

班长永远是军队建设中的有功之臣!






3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