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三部 第十九章:意外

蒺藜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九章:意外 “起来!再不起来就开枪了!快起来!”几个士兵一下把枪口对准了坐在地上的二姨太,哗啦一下拉上了枪栓……这几声喊声把刘仕达从回忆中惊醒了过来,他急忙抬头向远处的大桐树下望去…… “住手!”刘仕达一眼瞅见了坐在地上神情呆滞的二姨太,急忙喊住了就要动粗的士兵,自己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九章:意外

“起来!再不起来就开枪了!快起来!”几个士兵一下把枪口对准了坐在地上的二姨太,哗啦一下拉上了枪栓……这几声喊声把刘仕达从回忆中惊醒了过来,他急忙抬头向远处的大桐树下望去……

“住手!”刘仕达一眼瞅见了坐在地上神情呆滞的二姨太,急忙喊住了就要动粗的士兵,自己则急忙迈开大步向这边匆匆走来。

“刘司令,你可要为我们作主呀!他们这帮该杀的土匪不但抢光了咱家的钱财,还把老爷也绑了去……你可要为我们报仇呀!……”二姨太抬头一下看见了刘仕达,如同沙漠里垂死的行人看到一方绿洲一般,死气沉沉的眼睛里一下充满了生机。她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向他扑了过来……话还没有说完,就一下倒在了刘仕达的怀里,失去了知觉。

“他娘的!崔命硬这群土匪简直无法无天!二姨太,二姨太……你醒醒!”刘仕达刚想对二姨太说番豪言壮语,却不曾想她竟悲喜交集昏倒在自己怀里,赶紧轻声呼唤起来……望着她那憔悴的俊模样,刘仕达不由的一阵难受……其实上次二姨太的一通眉来眼去,暗送秋波,早就让刘仕达有了非分之想,现在看到心上人倒在了自己怀里,牛家又败落成这个模样,他岂能错过这次良机?赶紧派人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车上……

“报告司令:太太她,她被子弹打死了!”正当刘仕达心花怒放的时候,李忠孝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向他报告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太太被打死了?我的桂花呀!你可不能死啊!”刘仕达一听说是牛桂花被打死了,眼角立即掉下了几滴眼泪,在一边干嚎了几声。

“去,带我去看看!”刘仕达大喊了一声便在卫兵的警护下跟着李忠孝向牛志起的书房急匆匆地走来……这时候,几个士兵早已经把浑身血迹的牛桂花放在了床板上抬了出来,并在她的身上盖了一床床单,掩盖住了她那张苍白没有丁点血色的脸庞。

“桂花,桂花!”刘仕达伏下身子,忍不住掀开了她身上的床单……牛桂花身子早已经凉透,没有了一点热乎气,高高耸立的胸脯上只留下了两个深深的血窟窿。他一下扑到了床板上,失声痛哭起来。

“司令,人死不能复生……您可要节哀顺变啊。”李忠孝看到他一副伤心样,也假装掉了几滴眼泪,在一边劝了起来。

“我要报仇!忠孝,快集合队伍,我要血洗东岭山!”刘仕达突然象疯了一般,从地上跳了起来,挥动着手里的拳头大吼了一声,眼睛里一片凶光。

“是!司令!”李忠孝嘴里干脆地答应了一声,却并没有急着去集合部队,而是把刘仕达扶到了树下的石凳上,安慰起来。

“司令,卑职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尽早安排好太太的后事……而不是消灭崔命硬这帮顽匪。您想,这么热的天,如果让太太陈尸户外不能早日入土为安,那她不是更加遭罪?您不是也更加伤心?再说,东岭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不妨回城里先做好准备也不迟啊。”李忠孝也是个老江湖,毕竟在部队里混了有些年头了。他何尝不知有枪有人就有权的道理?更何况七七卢沟桥事变以后,日本人已经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占领了晋察冀不说,正马不停蹄的向山东地面扑来……这上锋的加急电报一封接一封,再三命令原地固守,拒敌门外。如果这个时候,再把自己这五六百号人马拉出去,跟崔命硬三四百口子土匪决战,弄好了两败俱伤打下东岭山,弄不好会损兵折将无功而返……哪以后还有什么权力可言!何况,上次他已经跟吴仁义已打过一次东岭山,对土匪们的厉害还记忆犹新。

“那,那好吧。先回城,安葬了桂花再容报仇……”刘仕达听了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勉强同意了李忠孝的建议。虽说死了老婆牛桂花,却意外得到了令自己早就心猿意马的二姨太……刘仕达的心里也好受多了。

“是!”李忠孝答应了一声,赶紧搀扶起刘仕达坐进了小汽车,搂着半昏半醒的二姨太向县城急驶而去……


太阳晒到了屁股上,崔命硬才从炕上醒了过来。

他睁开醉意朦胧的双眼,使劲揉了一下还在隐隐发痛的额头,却一把抓住了额头上掉下的湿毛巾……不用说,昨天夜里景奉仙又没有睡好,照顾了自己一晚……唉,都怪俺昨天晚上多喝了几碗,醉得不醒人事、一塌糊涂!崔命硬坐在炕头上,不由地自责起来……这也难怪,昨天智取了牛家大院,生擒了仇人牛志起,还缴获了三大车的宝贝,这事搁谁身上能不高兴激动?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依我看,这人逢喜事千杯少也有一定的道理。

崔命硬勉强穿好了衣服,用炕边上景奉仙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洗脸水洗了把脸,走出了房间……

“来人,黄金贵!”

“大当家的,你喊俺?”黄金贵听到了崔命硬的喊声,赶紧从小院外一溜小跑了过来。

“去,通知弟兄们。今天晌午在山洞里摆好香炉,俺要拿牛志起的人头祭山神,以告慰俺爹娘和全忠贤弟及各位兄弟的在天英灵!”崔命硬说完,不由地用手揉了一下昏昏沉沉的脑袋,眼角一下湿润起来。

“是!”黄金贵接了命令,转身跑了出去。

叭,叭!突然,从山下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枪声,惊起了山谷里的一片飞鸟,扑楞着翅膀迎着早晨的阳光向远处飞去……

“枪声?哪里打枪?”崔命硬急忙冲出了小院,来到了墙头上,向枪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绿叶成荫的山间里看不到一个人,只有风吹过树梢发出的阵阵呼啸。崔命硬心里立即涌起了一种不祥之感……难道刘仕达派人来攻打东岭山来了?苏满仓领着一帮土匪也急火火地上了墙头,在一边紧张的张望着,脸上一片惊慌……


微风吹过,树叶发出了一阵声响。

忽然,从不远处的草丛里闪出一个人影,象幽灵一般迅速钻进了绿油油的草丛里……把正在山间采摘草药的朱巧儿吓了一跳。

“少奶奶,你快看前面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是吗?在哪里?”景奉仙站直了身子,用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抬头向朱巧儿手指的方向看去……

“少奶奶,不会是来救牛志起的吧?”昨天朱巧儿在青纱帐里跟景奉仙换好了衣服就跟着几名土匪和投降的家丁回了山寨。虽说没有参加昨天奇袭牛家大院的行动,但她从昨天晚上的庆功宴上已经知道了一切,高兴的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现在,却突然看到山间有可疑的人影晃动,放到肚子里心又一下悬了起来……害怕刘仕达派人救走了牛志起,哪么她们全家人,甚至朱家峪一村人都要跟着遭殃了……

“走,跟上去看看。”景奉仙看到朱巧儿一副害怕的模样,急忙把手里的草药随手放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双手拔开半人高的草丛,悄悄地跟了过去……朱巧儿赶紧跟在了后面。

拐过一块大石头,前面的人影停了下来。他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便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了一包东西,躲在草丛里,开始吸食起来……不一会,一缕青烟便从草丛里徐徐升起,一股奇怪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少奶奶,俺看前面那个人面熟……好象是昨天送俺回山寨的邱大哥啊!他在那里偷偷摸摸地吃的是啥好东西?还不让人知道!”朱巧儿睁着一双大眼,仔细地向不远的草丛里张望着,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昨天在回山寨的路上,她还跟邱芒种说了一路子话,对他再熟悉不过了,现在看到眼前这个人影竟是他,提起来的心又放了下来。

“巧儿,那不是好吃的东西。”景奉仙看了看一脸兴奋的朱巧儿,却在一边小声的说道,俊俏的脸上一副沉重的表情。

“不是好吃的?少奶奶,那又是啥?”朱巧儿虽然才跟了景奉仙不到一天的时间,但却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善良、和蔼可亲的少奶奶。就算昨天面对牛德旺一伙,景奉仙也没有这么严肃过,现在看到自家的人却如临大敌一般……朱巧儿不由的纳闷起来,忍不住又轻声地问了一句,脸上一股迷惑不解的模样。

“那是鸦片,是一种毒品!一种害人的坏东西!”

“啥?毒品?那不要了人命!”作为一个山沟沟里穷人家的孩子,朱巧儿哪里见过吸食鸦片的情景?别说见了,就是在她们那整个朱家峪村子里也没有听说过!邱芒种的所作所为,刚才在她的眼睛还是一种好奇。现在一听少奶奶这么一说,她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弯下身子从草丛里捡起了一块大石头,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在她眼里,凡上沾上毒字的都不是东西,都跟牛志起一样是害人精!景奉仙也悄悄地把腰里昨天从牛桂花手里缴获的小手枪抽了出来,握在了手心里,脸上却一片犹豫不决的模样……

邱芒种,是山寨里的一个土匪小头目。从崔命硬一拉杆子就上山入了伙,算起来了跟着崔命硬的时间也不短了。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敢冒违反山规的禁令偷偷吸食鸦片。如果把他抓回去,那只有死路一条;如果凭其胡作非为,岂不毁了山寨的一片大好形势?景奉仙不由的犹豫起来……一头是活生生的一条性命,一头是山寨的铁规……景奉仙慢慢地将手枪又放回了腰间,转身就要离去……

“少奶奶,你不管了?”朱巧儿手里紧紧握着石头一脸的怒气冲冲。

“巧儿,咱们回去吧……大当家的还等着草药解酒呢!”景奉仙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却一把将她拉到了身边,弯着腰向山上走去。刚才,景奉仙的思想上也经过了激烈的斗争,最终她的善良还是战胜了自己定下的山规。她不忍心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死去……因为她太了解崔命硬说一不二的性格。要是让他知道了,非用机枪突突了邱芒种不可。

“哎!”朱巧儿哪里明白景奉仙的一片好心?她虽说是一个丫环,但毕竟自小在山里长大,骨子里有一种山里人特有的倔脾气。她一看景奉仙掉头要走,还以她怕了不成,便生气的把手里的石头狠狠地朝不远处的草丛砸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