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枪王 正文 末代枪王(二十三)

祁_连_山 收藏 1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3.html[/size][/URL] 原来第三组的一个尕媳妇午饭后到破窑洞去解手,无意间看见窑洞的一个偏洞里露出了一个人的脚,吓得尕媳妇屁滚尿流带着哭腔如飞也似的跑了出来。几个男人便钻进洞去看个究竟,从偏洞的浮土里拉出了一具解放军的尸体来。桦树湾的社员们看着尸体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春节过后播种时节,一位解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3.html


原来第三组的一个尕媳妇午饭后到破窑洞去解手,无意间看见窑洞的一个偏洞里露出了一个人的脚,吓得尕媳妇屁滚尿流带着哭腔如飞也似的跑了出来。几个男人便钻进洞去看个究竟,从偏洞的浮土里拉出了一具解放军的尸体来。桦树湾的社员们看着尸体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春节过后播种时节,一位解放军下乡工作组成员在桦树湾莫名其妙失踪的事儿来。那时候,解放军的大队人马荷枪实弹地在桦树湾及周围几个村里查问了几个月,桦树湾的社员们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挨个儿接受了讯问。而今天,这具尸体居然出现在他们桦树湾的破窑洞里!这使他们一个个心惊胆战面如土色,这使他们不由地想起两年前马步芳时代一家有事、百家不安的“连坐”来。“老天爷呀,这是谁干的?”老汉们望着深秋漂浮着淡淡白云高远深邃的天空连声哀叹,“这下可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甄二爷责无旁贷地骑着枣红马一溜烟报告了区公所,区公所又给县公安大队打了电话。太阳落山时,姚队长领着一排解放军赶到了出事地点,对尸体做了详细的检查,对破窑洞也进行了仔细的勘察。结论是:这解放军战士是被人用利斧劈死后,移到破窑洞里草草掩埋的。

第二天,姚队长在桦树湾召开了一个由全区人民参加的群众大会。会上,姚队长号召群众站起来揭发这个深藏在人民内部、残害革命战士的反革命分子,“我们一定要严惩这些十恶不赦的反动分子,”姚队长情绪激昂,拍着桌子唾沫横飞,“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相信我们革命群众一定能够揪出这个反革命分子的!”

开罢动员会后的不久的一天下午,天空像白内障患者的眼睛,灰蒙蒙白茫茫一片不见太阳。不一会儿,冷风飕飕,细密的秋雨如针如刺砭人肌肤。杨义德父子三人在一片山哇地里架着两对犏牛搞秋翻。牛到地头时,杨义德看见一个穿着破褐褂破褐裤农民模样的人从山谷那边爬了上来,他站在沟底向他们爷儿三个招手,似乎在问路。接着又拿出白森森香喷喷的纸烟示意他们下来抽烟,“烟酒不分家,来来,抽支烟再干活有劲!”他站在沟底喊。

这纸烟可是奢侈品是有钱人抽的贵重品。这玩意儿比老旱杆香甜多了。爷儿仨停了牛,围拢到那人旁边。到跟前那人没给纸烟却从怀里掏出一把二十响的盒子枪对准了他们:“不许动!谁动打死谁!”他的声音突然间变得凌厉而粗暴。

杨尕虎杨尕宝见此情形,撒腿便跑。但为时已晚,四面解放军端着枪包围过来。他俩没跑多远,便像老鹰捉小鸡似地抓了个正着,拷了个结实:“跑啥?为啥看见我们就跑?果真是做贼心虚……”

“解放军同志,我们冤枉啊!那解放军不是我俩杀的……”弟兄二人涕泪滂沱。

“是不是你俩杀的,到县公安大队说去!”

杨老爷子望着在解放军的推推搡搡中渐渐远去的儿子,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他那一双眼睛能分清人的善恶好坏是在吹,可知子没若父,他太知道他的两个儿子了。他俩就是杀只鸡也得哆嗦半天,哪有胆子去杀一位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再说共产党解放军是贫苦人民的大救星,我杨家祖宗三代给人当长工打短工,是共产党解放了我们成了这个社会的主人,更具体的是成了三十亩土地的主人,感恩报德都来不及,怎么会去杀害他们?

“弄错了弄错了!”杨义德赶着牛拖着犁回去的时候一再对自己说,“等明天我到县城找当官的好好说说,把这事弄清楚——这事一定能弄清楚的!”他相信党和政府不放过一个坏人,但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老爷子骑着自己分到的那匹瘦骒马一连跑了一个多月的县诚,县城公安大队的姚队长每次都很和气的接待他,告诉他案子正在调查,不久将会公开审判。公开审判那天,他在刚刚建立不久的法庭上看见指控他俩儿子杀害解放军的证人居然是他的大儿媳尕虎的媳妇靳氏!那靳氏在法庭上有鼻子有眼地讲述了弟兄二人如何在惊蛰过后的第二天中午到山沟地里烧野火时用板斧剁死了解放军、如何埋到了那个破窑洞、又如何将解放军的枪拿回家藏在萝卜窖里的过程。

“冤枉啊冤枉!”弟兄二人大声喊冤。

“冤枉?”法官拿出了那支搜出来的步枪和那把杨老爷子磨快了想杀土匪的斧子,“人证物证俱在,你还冤枉?”

那是个特殊的年代,兄弟二人被宣判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老爷子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儿子被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押到老虎滩去枪毙,也看见了儿媳妇那麻脸上露出得意的奸笑。

随着两声沉闷的枪声撞进老爷子的耳膜,他指着儿媳妇,叫了一声,“你,你害死了我俩个儿子……”便口吐白沫不醒人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