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十五章 血债血偿

zjqian96 收藏 45 1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中村指挥剩余的100来个鬼子锲而不舍地追了上来,因为他判断对方只是些零散的武装,而且并未经过严格的训练。

陈际帆没有再给鬼子添麻烦,赵俊背上的地雷只有几颗,金贵得很,舍不得拿来对付这些鬼子。但是“神鹰”的大多数人好像不太理解,在他们印象中队长和几位组长几个人就敢闯鬼子一个小队的营地,还一个不剩全部杀光。打仗这么厉害,怎么还带着跑路呢,更何况刚才还送了二三十个鬼子上西天哩。

倒是宋关虎发话了:“怎么?嫌不过瘾,在罗店时倒是过瘾了,结果呢,一个连一个连的让人给炸没了,连鬼子的影都没见着。老子是不管了,跟着队长干就是痛快,小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咱们呢,连球毛都没掉一根。啥?不打了,谁跟你说不打了,不打了咱们会在这荒山野地转悠?告诉你们,咱们先把这鬼子肥的拖瘦,瘦的拖死,然后再干他娘的,这才叫一个过瘾。”

眼见鬼子就在眼前,民兵们不但没捞着打,还被陈际帆钟鼎城等当宝贝一样保护起来,许多民兵战士心里有些想法,一旦有想法走起路来就不是很起劲。陈际帆微微摇摇头,看来不管怎么训练,没上过战场就都是菜鸟,得想个办法激励一下士气。

“全体都有了,集合!”陈际帆忽然向队伍大声喊道。

队伍很快集合完毕。

“鬼子就在后面,有的战士心里不痛快,认为我们这不是在打鬼子,而是在被鬼子打,那好,邓方顺!”

“有!”

“你给大伙说说,从部队成立到现在,我们打了几次仗,消灭了多少鬼子,我们伤亡多少人。”

“是”,邓方顺敬了个礼,转身面向大家,“‘神鹰’抗日特遣队从成立以来,打个两仗,第一仗,我方参战12人,全歼鬼子一个野战步兵小队,无一伤亡;第二次,伏击鬼子依田中队,我方参战人员39人,全歼依田中队100多人,我方伤一人,无人阵亡。回答完毕!”

“入列!”

“是”。

“宋关虎出列!”

“有”

“你们是参加过淞沪会战的老兵,你来说说,鬼子的战斗力怎样?”

“是!鬼子打枪一般都很准,而且拼刺刀也很厉害,我就亲眼见到三个鬼子连续拼掉了我们七八个弟兄,更重要的是鬼子有股子不要命的劲,死硬死硬的。”宋关虎面无表情的回答。

“以你的看法,如果我们这二三百人冲下去,能把这伙鬼子歼灭吗?”

“这,能!不过会有很大伤亡,尤其是刚上战场的新兵,在国军那会,死得最快最多的就是新兵。”

“很好,入列。”

陈际帆接着讲:“面对这帮禽兽不如的鬼子,我也想抱起机关枪冲过去一阵突突,可是大家想过没有,打完了这些鬼子,我们还剩多少人,剩下的鬼子怎么办?让乡亲们去挡子弹吗?”陈际帆的口气开始严厉起来。

“我告诉你们,在战场上,我们‘神鹰’战士的命永远都比鬼子的烂命金贵!要想在战场上不送命,除了靠平时艰苦的训练,打仗时还得动脑筋!刚才宋关虎说鬼子的战斗力很强是他的国军战友弟兄们拿命换回来的事实!但是鬼子也不是没有弱点,一是鬼子对地形不如我们熟,我们可以慢慢折磨它;二是鬼子比较骄狂,目中无人,根本不了解我们的真正实力,所以我们只要沉得住气,这伙鬼子早晚得完蛋,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大声点,没吃饭吗?”

“有!”

“好,现在我命令,继续行军。”

经过训话后队伍的精神状态明显不一样,陈际帆脑筋里一个计划也开始闪现。他想在夜间组织“神鹰”主力对鬼子在进行一次偷袭,不求全歼,只要能达到疲惫、消耗敌人就行了。

把钟鼎城等人叫过来商议,大家都觉的可行。钟鼎城觉得机会难得,也好检验一下山上一个多月的训练成果。

文川浩带领的狙击小组和赵俊的侦察小组陆续归队,狙击手们又干掉了8人,而赵俊亲自上阵也靠近鬼子干掉了3个。

“头,不好意思,鬼子太精不好下手,才干掉3个。”赵俊好像不太满意。

陈际帆先让队员们下去休息,说养足精神晚上还有戏要唱。


攻击时间选在晚上两点整,因为这时候人最容易犯困,陈际帆让“神鹰” 在白天轮流休息,吃饱喝足。有枪的民兵全部跟着部队行动,埋伏在附近作为策应,但不参加攻击,而暂时没有枪的就先撤往安全地带隐蔽。

中村现在连100人都不到了,自己还是轻敌呀,几个零星的支那武装就给30多名帝国勇士捐躯,如果不能抓住这些人,不但不能给上司一个交待,将来也无法面对这些帝国英魂。

中村默默地擦拭着自己的战刀,脸色阴冷得有些可怕,但是他不知道他已经不会有将来了,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鬼子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神鹰”的侦察,追了一天一无所获的鬼子终于可以利用夜晚休息一下了。虽然中村上尉命令各部决不可掉以轻心,而且加布了岗哨和巡逻,但还是有许多士兵很快进入了梦乡。

陈际帆把全队的03式突击步枪、轻机枪和冲锋枪集中起来,然后每个人配足手榴弹作为第一突击队,掷弹筒、狙击手和其余的战士的由文川浩指挥在外围掩护。这次陈际帆要给鬼子来个突袭,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

1月的山村天气还是很冷的,鬼子再怎么强也不可能不生火,然而火光正好给“神鹰”攻击时提供了绝好的目标。

各部队按计划各自运动到鬼子宿营周围潜伏后,晚上2点攻击正式发动。文川浩首先指挥掷弹筒开始往鬼子的帐篷火堆里打,日军这种掷弹筒有效射程可达500米,在黑夜更增加了攻击的突然性。榴弹的呼啸声破空而至,鬼子对这个声音在熟悉不过了,“敌袭!”鬼子纷纷找地方隐蔽,一时间爆炸声在营地此起彼伏。两轮掷弹筒刚刚结束,陈际帆指挥突击队立即向鬼子发起冲击,仓促之间组织起抵抗的鬼子根本没来得及使用重武器,近战中三八大盖哪里是由轻机枪、突击步枪和冲锋枪组成的强大火力网的对手?有鬼子想举着刺刀冲锋,刚起身就被打成蜂窝。还有的鬼子正举枪瞄准,谁知被狙击手轻松点名,至于机枪更是噩梦,在狙击手严密的“照顾”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接近机枪。就这样,短短五分钟内十几个人在掷弹筒和狙击手的严密掩护下将鬼子营地“梳理”了一遍,凡是靠近突击队的鬼子一律被打成蜂窝,在强大的火网下,鬼子没办法组织起有效反击。

五分钟后,惊魂未定的中村发现枪声渐渐弱了下来,等到周围枪声完全停止,中村才命令部下清点伤亡。伤亡数字让他感到既愤怒又沮丧,阵亡19人,伤28人。对方是有预谋的,这些支那武装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乌合之众,从他们对掷弹筒和狙击手的使用,还有近战的火力配备来看,这些人训练有素,熟知皇军的作战特点,而且单兵战斗力非常出色。中村虽然残暴,但却不鲁莽,他决定天亮后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向大岛长官靠拢,如果这些可恶的支那人胆敢追来,那自己手里的轻重机枪一定会让他们尝尽苦头。

“点清楚了,头。一共还有74人,其中伤员33人,所有武器都在。”天亮后赵俊带人对中村的队伍进行仔细的跟踪侦察,然后将侦察的结果向陈际帆汇报。

两天多的袭扰作战取得了成功,日军130多人的兵力下降到了一半,还有不少的伤员,而自己这边还是保持着无一伤亡的纪录。现在自己这边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如果继续袭扰,剩下的小鬼子肯定会全部留在这里,问题是这样一来民兵得不到实战的锻炼就失去了把他们带出来的意义了。陈际帆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所有兵力全部用上,给鬼子来个一拥而上。拼刺刀?怎么可能?那些没见过血的民兵绝不是鬼子兵的对手。但是民兵如果能够和鬼子面对面,亲眼见到鬼子死在他们面前,对他们的成长是大有好处的。再说这样一来还可以最大限度地缴获鬼子的子弹。

“战士们,同志们,经过两天的袭扰作战,鬼子已经被我们打得没了脾气,根据侦察,现在鬼子正准备向他们的大部队靠拢。大家说,我们能让这些残害乡亲们的畜生从眼皮底下溜走吗?”

“决不!”

“同志们,汉朝有位将军叫陈汤,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有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如今,小日本在我们土地上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们要他血债血偿,同志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我命令,全体上刺刀,追上这伙鬼子,包围他们!消灭他们!”

战前动员效果很好,但是陈际帆知道,和鬼子正面交手的话,伤亡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但是老是打偷袭对部队的成长极为不利,只有和鬼子正面交手战而胜之,部队的士气才能得到根本性提高,而民兵战士才能够更快成长起来。

剩下的70来个鬼子拖着伤员和装备在山野丛林中步履蹒跚地走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赵俊的侦察小组完全掌握。所以陈际帆率领全部300多人非常顺利地就将鬼子包围了。兵贵神速,陈际帆当然不会留给鬼子布置防御的时间。5具掷弹筒向鬼子集结地打了两轮后,所有人在狙击手的掩护下向鬼子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当掷弹筒再一次落在头上时,中村上尉终于明白这次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败得如此彻底,130多个帝国陆军的精英,连敌人的样子都没见着就晚了。支那政府军绝不会有如此的战斗力和魄力,那么眼前的这些武装难道只是支那人的民间武装?如果是那样的话,帝国在支那进行的圣战前景堪忧…….

不断光临在头顶的掷弹筒给日军的士气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同伴不断被炸飞的尸体和伤员的惨叫声让这些鬼子兵斗志全无,面对300多人义无反顾的冲锋,很多鬼子匆忙举枪射击,当然鬼子仍然没有机会使用轻机枪和掷弹筒,因为那永远是“神鹰”的狙击手重点照顾的对象。

活着的鬼子加上伤兵总共有60来人,二三十个鬼子围成一个小圈子,把伤员全在里面。中村一声令下,只见鬼子纷纷往外退子弹,背靠着背刺刀向外。

中村终于看到了他的噩梦。队伍前面走出了七个人,全副武装的七个人。脸、头盔、背包和军服都涂着花花绿绿的颜色,他们的军靴明显比帝国士兵的皮鞋更好,更重要的是他们手里的枪。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枪,这些枪正被他的主人用同一个姿势指着自己这边。

“放下武器!”陈际帆用日语命令。

天那!对方居然会说日语。中村用日语向陈际帆说:“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是决不会投降的,如果你们是真正的武士,我们愿意用武士的方法解决战斗,直到全部战死。请阁下尊重武士的请求,拜托了。”说完鞠了一恭。

“狗屁武士!你们这些畜生也配称武士?”陈际帆轻蔑地说,“在我眼中,你们日本人,从天皇到士兵都是不折不扣的畜生、变态狂!你们只会屠杀平民,我不会和你们决斗,因为你们不配!”

听到陈际帆辱骂自己的天皇,所有的鬼子“哗”的一声把枪举了起来。

陈际帆不为所动,继续说:“我们中国人只知道血债要用血来偿还,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必须死!”

说完抬手就是一枪,中村后面一个日本兵应声而倒。

“慢!”中村大声叫道,“你们支那人就会偷袭,如果面对面和我们作战,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看不出你还会用激将法,好!你可以从我们七人中挑一个,如果你赢了,我保证他们不会为难你。”

中村选中的是胡云峰。

胡云峰把枪丢给后面,放下背包,然后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军刀,慢慢走上前来。

“呀!”中村双手举刀就劈,胡云峰嘴角微微冷笑,往旁边一闪,一掌击在中村手腕上,中村吃痛,武士刀脱手掉在地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胡云峰一脚踩在他的膝盖弯,中村被迫跪下,胡云峰顺势用双手抓住他的颈子一拧,中村就这样去见了天照大神。

胡云峰熟练的杀人手法让所有鬼子兵把所有鬼子兵都吓呆了。长久以来,中国人给他们的印象都是软弱可欺,可面前的这个支那军人只一个回合就让中村上尉送了性命,绝望的鬼子立即开始了自杀似的冲锋,一个个疯狂地端着刺刀向着周围的人群冲过去。

陈际帆可没有想过要俘虏,所以他手一挥,“神鹰”所有的枪支就向残余的鬼子射出了复仇的子弹。一阵枪响过后,再也没有站着的鬼子,只有不到30个鬼子的伤兵躺在地上呻吟。

陈际帆命令后面的民兵走上前来对着鬼子伤兵补上刺刀。

“队长,我们这么做不太好吧,好象是违反国际公约的。”旁边宋关虎、邓方顺等人纷纷劝道。

陈际帆回过头来对“神鹰”成员大声说:“你们是不是也这么想?”

大家都点了点头。

“第一、他们不是俘虏,如果你去扶他们,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杀死;第二、没有人能够在杀了我们同胞后不付出代价,受伤也不例外,我要你们明白‘血债血偿,以牙还牙’将是我‘神鹰’的宗旨;第三、所有的民兵兄弟虽然受过训练,但是没有正面将鬼子杀死的经历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士。所以,这些鬼子必须死,而且必须由民兵弟兄亲自动手。还有问题吗?”

大家不说话了,在陈际帆的严令下,240个民兵战士开始对受伤的鬼子进行屠杀,但还是有很多人下不去手。陈际帆也没有过多勉强,在确定所有鬼子全部死掉之后,命令打扫战场,迎接下一场战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