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中原烽火 第十二章 斩雷公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张信曹性两人,带着八十从龙卫直奔雷公大营。 目标很简单——引蛇出洞。要想引管亥疯狂的、毫无防备的随他如入猴头沟,就要激怒他,而击杀管亥手下先锋雷公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实际上雷公的先锋大营只有五千人,因为急速行军和管亥的中军已经拉开了至少三十里地。以八十二人对五千,听起来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张信曹性两人,带着八十从龙卫直奔雷公大营。

目标很简单——引蛇出洞。要想引管亥疯狂的、毫无防备的随他如入猴头沟,就要激怒他,而击杀管亥手下先锋雷公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实际上雷公的先锋大营只有五千人,因为急速行军和管亥的中军已经拉开了至少三十里地。以八十二人对五千,听起来是一个疯狂的主意。可张信觉得自己可以办到,黄巾装备简陋,根本就没有骑兵。所以对于张信的骑兵来说,袭击雷公大营应该不是问题。毕竟这次去只是骚扰罢了。

更何况雷公的营地又是品字形状,他们要冲击的只是最为孱弱的轻兵营地。

雷公如他的士卒一样很是疲劳,事实上任谁在七天中急速行军,到现在都很累了。几天了,依然是没有见到张信骑兵的影子,雷公只能在这里安下营帐,毕竟黄巾也是人。大贤良师虽是神通广大,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子如仙人一般不吃饭,也不休息!

远远的,有黄巾贼看到五十余骑疾驰而来。

当先一匹马的速度奇快无比,马上的骑士伏在马背上,也看不清楚他是什么长相。

“来人……”

那守卫的黄巾贼刚喊出了两个字,对方的马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一抹寒光掠过,而后才发出锵的利刃出鞘声。马上的骑士猛然长身,寒光就是随着那一长身而出。锋利的刀芒斩下了那守卫的脑袋。守卫临死前仍在疑惑:这人怎么能在马上站立起来?

惊雷冲入了大营中,张信左手念恩,右手噬天,冲进去就是一阵凶猛的劈砍刺杀,刀锋撕开了太平教徒的身体,鲜血不断喷溅。空中不停的出现被砍断的手臂,一颗颗人头乱飞,那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脖腔中涌出一股股热血。

张信一马当先,曹性和八十名从龙卫组成了一个锥形的阵法。

从龙卫本就出自高顺陷阵营,高顺实用的阵法自是他们必修的科目,而高顺训练的冲锋阵法,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也是正合适。这五十一人冲杀过去,在人群中好像劈波斩浪一般,所过之处,遍地的死伤,惨叫声在营地上空回荡。

由于是匆忙中遭到了袭击,更兼谁也没有想到有人会袭击大营。

而且黄巾中的精锐和雷公都在大营后面休息,在这里扎营的只是一些轻兵。

轻兵…也就是那些选不进精锐队伍的老弱病残,在战斗中只能充当炮灰而已。装备更是简陋,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武器护甲,手上只有一把木棒罢了。那经得住张信等人拼杀。有聪明的人,一看情况不对就立刻去通风报信。

尽两千的黄巾贼被这八十二人追着打,四处逃窜。

张信探手抓过一个松油火把,厉声喝道:“曹性,给我把这大营烧了!”

曹性答应了一声,纵马冲过去,也是探手抓过一个松油火把朝着周围简陋的军帐扔了过去。其余从龙卫闻言,也纷纷投掷手中的火把。

不一会儿的功夫,轻兵营地被熊熊烈焰吞噬。

张信嘬口呼啸,五十二骑杀出了一条血路,朝着远方极速逃逸。

轻兵答应被大火包围,连带着二百多具死尸倒在血泊中,很快也被烈焰吞噬。空中弥散着一股人肉被烧焦的臭味,久久也不散去。黄巾贼显示害怕,然后是慌张。

等张信等人远离之后,上千名黄巾贼的慌乱过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愤怒。

只有五十二骑就敢来袭营?轻兵虽是炮灰,不是精锐,可也不能如此的受人欺负啊!

正在后营中休息的雷公,此时也得到了消息。

这雷公,人如其名,天生的火暴性子。闻听轻兵营地被毁,顿时勃然大怒。一脚踹翻了长案,站起来哇呀呀怪叫。一把抓住了那报信人的衣服领子,咆哮道:“是什么人敢来闹事?”

“一个白发的少年,脸上一道疤痕,还带着五十多骑兵!”

咦,这听上去怎么这么耳熟?对了,这不就是管亥要自己击杀的张信么!似乎这人让大贤良师身边的幕僚很是头疼,就连管亥也要杀了他。

对于管亥,雷公是很尊重的。

可以说除了他的父母,和大贤良师之外,雷公最尊重的人就是管亥。因为管亥救过他的命!

二话不说,从亲随手中抢过大铁矛,冲出大营。他翻身上马,厉声喝道:“立刻召集所有士卒,随我前去杀妖!”

没错,大贤良师自称仙人弟子,那他们这些信徒妖杀的,自然是妖怪!

雷公在管亥军中,深受管亥喜爱,可以说是管亥军中的一片天。

谁能违抗他?后营两千黄巾精锐着急起来,雷公带着人就直奔轻兵营地。

可还是来晚了!

轻兵营地被大火吞噬,四周到处是群情激奋的黄巾士卒。雷公的眼睛都红了,管亥军中除了管亥谁这样的小看他?竟然带着五十骑兵就敢来砸他的营地,等到管亥来了,他怎么交代?难道对管亥说张信没有抓住,到让他袭可自己的营地?

不能再等管亥了,他要亲手杀了张信,然后把杂货那个信的头颅送给管亥。

问清楚了张信等人撤离的方向,雷公带着人就追了下去。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在正前方看到有一行人正缓缓而行。里面有一个不带头盔长着白发的少年特别的醒目,一边走一边还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和雷公的目标完全吻合。

“公子,好像追过来了!”

张信回头看了一眼,故作惊慌的喊道:“不好了,那些黄巾贼过来了,快跑!”

说着话,就催马跑了起来。

其他的人也都一个个很慌张,随着张信策马就跑。

这一来,更坚定了雷公的信念:只是一群跳梁小丑,白发魔将,什么东西!老子今天就要拿着你的头颅送给管亥大人。

“给我追!”

雷公厉喝一声,催马急行。

将近五千的黄巾贼撒腿狂奔,一个个狠命的向前撒腿狂追。渐渐的,士卒之间距离越来越大。当雷公带着亲随在正前方的一个河湾处转过去后,后面的黄巾士兵是彻底和主将失去了联系。

河湾过去后,有一片树林。隆冬刚过,树叶还没有长出来,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在风中摇晃。出了树林后,大约三里地,地形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一条宽近十丈的横沟拦在前

这里名叫猴头沟,相传在西汉武帝时期,这里曾经是树高林密,有不少的猴子。可现在却不见有这样的情景出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猴子是很少看见了,倒是这个名字流传了下来。

说这里是沟,倒也没有错。

只是连接沟上的桥已经不见了,要想过去,只能从十丈断头沟中走过去。

雷公带着五百名亲兵嚎叫着冲过了猴头沟上的桥。

不远处,张信等人的身影若隐若现,看上去似乎非常的惊慌。在过了一道山梁之后,一下子不见了踪迹。雷公想都不想,不断的催促身后的黄巾士兵加快速度。

翻过山梁后,似乎就没有了去路。

正前方有一座稀疏的树林,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人影晃动,还有很模糊的喧闹声。

听上去好像是在争吵,想必那些人,也发现进入了死路。

雷公大喜,大铁矛在空中挥舞,“贼人已经跑不了了,追,快随我追上去,杀了贼人,赏十金。”

十金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黄巾士兵们立刻兴奋起来,随着雷公冲向疏林。

一百步……六十步……

疏林之中的声响突然消失了,连带着先前晃动的人影,也不见了。

“冲啊,冲进去!”

雷公并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依旧带着人往前冲。五十步、三十步……

眼看着就要进疏林了,突然间一声霹雳般的爆喝从林中传出来。

一抹乌光呼啸着就飞向了雷公。那雷公眼疾手快,举矛向前一挑。就听铛的清脆声响在空中回荡,乌光中所蕴含的强绝力道,震的雷公手发麻。

“雷公,拿命来!”然后一骑当先从林中冲了出来。

在马上怒吼,好像一个霹雳在雷公耳边炸响。这边双手还在发麻,雷公被那吼声震得吓了一跳。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巨大的,黑影朝着雷公就砸了过来。

是长矛,比他的大铁矛还要长还要大的长矛。

雷公脑袋还有点懵,手还有点麻,眼见蛇矛劈过来,他本能的再次举矛向外一挑。

这一次,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铁矛的确是挑在了蛇矛上,却好像是在挑一座山。蛇矛依旧凶猛的袭来,就听啪的一声,雷公胸口的甲胄被劈的碎片飞扬,整个胸口生生被砸的凹进了体内。

一口鲜血喷出,雷公向后倒下。

这时候,那战马也冲了过来。二马错镫的一刹那,一道寒光掠过,把雷公的脑袋就砍了下来。无头死尸掉在地上,鲜血从脖腔中喷出一股血泉,瞬间染红了地面。

那五百名黄巾士兵还糊涂呢!

素来以勇武而着称,在私下里被黄巾力士们称作屠夫的雷公,居然一个回合就被斩于马下?

而且,对方只有一个人,而己方却有二百多人,难道这家伙不怕死吗?

巾力士们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跳下马当有九尺身高,生的是虎背熊腰,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

看上去格外扎眼。双手持着一把硕大的蛇矛,如同妖怪一样的就冲了过来,那蛇矛好似闪电,又恰如奔雷。

十几个冲在最前面的黄巾士卒在眨眼间就被蛇矛劈死。

鲜血喷溅在那怪物身上的乌黑铠甲上,呈现出妖异的暗红色。

胯下逐日就好像出海的蛟龙,又跳又咬,连踢带撞。黄巾贼毕竟是步兵顿时被踩死咬伤不少。更有的被那匹战马仰蹄踏在腿上,咔嚓一声,凄厉的吼叫着跪在地上,没等站起来,乌光闪现,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不和你们玩了,没什么意思.”张飞冷笑一声,然后嘬口呼啸一声,紧接着身后闪出一队骑兵,大约三百人。一个个高举着马刀,冷冷的看着他们。

“小子们随老张杀!”

“杀…”

三百骑兵大喊一声,举起了泛出光芒的马刀…

而剩下的黄巾在骑兵出现时,眼里就只剩下了绝望。

……

鲜血,还有那被撕下的血肉混在一起,飘飞在空中。

与此同时,张信、曹性带着五百八十名骑兵猛然冲到了毫无防备的黄巾队伍当中。猴头沟的地形的确不适合打量的骑兵突袭,即使张信现在只有五百八十名骑兵也是在这里摆不开,若是一对对的骑兵向前冲击,那就和添油战术没什么区别!只能让骑兵无谓的送命。可现在情况不同。雷公带着亲随猛然消失了身影让剩下没有头领组织的黄巾士兵在猛然受到袭击之下混乱不堪,而且猴头沟地形狭窄,张信将骑兵分为五十八个小组,在一边同时发起冲击。也分不清到底有多少骑兵,只见烟尘大起,竟像是有几千的骑兵同时出击。

慌乱、绝望已经不可避免的在黄巾士兵中衍生…

“贼人休走,常山赵子龙在此!”

“候选在此!”

突然从黄巾士卒的身后传来了两声厉喝。

紧跟着一波羽箭飞出,带走了七八百黄巾士兵的性命。

一个长的极为清秀的汉子跨坐高头大马,身后跟着一个强壮汉子率领着尽两千官军从后面就掩杀过来。

本就被张信杀的心惊肉跳,赵云、候选带着这两千生力军出现,让黄巾力士顿时慌了神。

也弄不清对方究竟有多少人马,黄巾士兵们四下逃窜。

而张信猛然一提马缰绳,举着念恩就冲了过来。四五个落后的黄巾士卒被念恩倒钩利刃割裂了身上的甲胄,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被惊雷的惯性带动,滚倒在地上已经是遍体鳞伤,眼看着进的气越来越少,出的气也越来越弱。

厉呼一声,张信双手握住噬天,从后掩杀。

这就形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情形,人数多的在溃败,人数少的在追杀。

有对黄巾士兵眼见着就要逃出战场,却听曹性厉喝一声引着身后从龙卫就是一通攒射,一个个的栽倒在地上。

这一场厮杀,杀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张信傲然坐在马上,横枪在惊雷之上,看着候选带着巨魔士们进行最后的战场清理。

“公子,末将不负您所望,终于在规定的时间中带着丹阳军赶过来了。”赵云策马奔过来,抱拳说道:“只是听候选说公明现在还没有回来,末将擅自做主留下500士卒等候公明。”

“不错,子龙你做的不错!”张信展颜笑道:“能够审时度势距离名将的要求也不远了…”

正说着 一个黄巾头领吸引了张信的注意!

那家伙面似锅底,黑的让人心里发怵。手中一把合扇板门刀,和三名从龙卫还有曹性战在一起,竟然是不分高下。而且竟然被他抢走了一匹马…张信眼睛一眯,心道:这倒是一个好手,是什么人?

曹性的身手在麾下众人当中虽算不上什么好手,但也不是毫无出彩之处,至少臧霸麾下的四将绝不是敌手,而此人能在曹性再加上三名从龙卫的夹击之下不分上下,所说曹性没有用弓箭,可也说明这汉子不是寻常之人!

思索之间不禁对着满脸长着钢针似铁须的汉子很有兴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