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与林彪闹分歧 毛泽东亲自出面调停

2野劲旅 收藏 2 423
导读:文章摘自 《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 作者:郭辉 出版社:军事科学出版社 广东是国民党统治最重要的地区之一。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后,国民党政府迁往广州,企图重整军力,负隅顽抗,所以广州号称“新都”。 早在8月24日,国民党国防部给广州绥靖公署主任余汉谋下了一道指令,要他纠集广东境内所有兵力,确保广州安全,并策应湖南白崇禧作战。 此时,余汉谋辖区内尚有从福州逃来的胡琏的12兵团6个师,从江西逃来的方天的13兵团4个师,有刘安琪兵团残部6个师,有陈济棠指挥的60、63两个军,加上余汉谋的嫡系

文章摘自 《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 作者:郭辉 出版社:军事科学出版社

广东是国民党统治最重要的地区之一。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后,国民党政府迁往广州,企图重整军力,负隅顽抗,所以广州号称“新都”。

早在8月24日,国民党国防部给广州绥靖公署主任余汉谋下了一道指令,要他纠集广东境内所有兵力,确保广州安全,并策应湖南白崇禧作战。

此时,余汉谋辖区内尚有从福州逃来的胡琏的12兵团6个师,从江西逃来的方天的13兵团4个师,有刘安琪兵团残部6个师,有陈济棠指挥的60、63两个军,加上余汉谋的嫡系39、l09军,总兵力近15万人。即便如此,当余汉谋接到命令后,仍不免发出阵阵苦笑。他深知,单从兵力数量看是挺吓人的,但这些人马多是一些让###打败过的残兵败将,散兵游勇。

但不管余汉谋如何叫苦,解放军大部队却已推到了他的面前。就在四野中、西两路大军会战衡宝之时,东路大军已拉开了广东战役的序幕。陈赓、邓华两兵团进抵粤赣边界,盘马弯弓,蓄势待发。

9月7日,叶剑英在赣州召开作战会议,与陈、邓两兵团首长共同制定了解放广东的作战计划。会上,叶剑英传达了中央指示,以及在武汉与林彪商讨的作战预案,经过周密研究,决定由陈赓指挥这次战役

9月29日,陈赓上报了广东战役的行动计划:此次进攻,兵分三路。以二野第4兵团为右路军,9月30日出发,向汝城、乐昌、仁化进击。如敌扼守曲江、英德、翁源地区,则第14军沿北江西岸,经英德、清远直插三水,截断敌西退广西的道路;兵团主力攻占曲江,然后南下协同第15兵团歼灭英德、翁源之敌,由西面进攻广州,如敌不守英德、翁源,则迅速协同第15兵团南下,进攻广州;以第15兵团为左路军,10月1日出发,由翁源以东,向英德进击,然后南下龙眼洞、车陂之线,从东北方向进攻广州;以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粤中纵队组成南路军,进至东莞,冲破敌顺德、佛山防线,截断广州守敌南逃退路。

10月1日,毛泽东正在准备开国大典,百忙之中,回电陈赓:“同意你们向广州进攻之部署。”次日,陈赓指挥三路大军南下,揭开了广东战役的序幕。

此时,四野主力正征战在湘南,白崇禧将桂系部队收缩到衡宝一线,使得“湘粤联合防线”自动瓦解了。白崇禧已是自顾不暇,广东的防御只能靠余汉谋自己维持了。

可余汉谋率领着15万大伤元气的残兵败将,又如何抵御陈赓的威武之师呢?只有临时抱佛脚了。他匆匆地建起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为曲江、始兴、南雄、乐昌,由第39、第63军防守;第二道防线为英德、翁源,由江西第4兵团的第23军和第70军防守;第三道防线为花县、从化,由从青岛来的刘安琪兵团第32军和第50军防守。此外,在广东境内还有从福建逃来的胡琏兵团第10、第18军,驻在粤东的潮安、汕头地区;广东省主席兼保安总司令薛岳率第62、第64军则位于湛江至海南岛地区。余汉谋自知这几道防线无力保住广东,只想抵挡一阵,然后西逃广西与白崇禧合流,或直接逃往海南岛。

10月2日,陈赓挥师南下,先头部队以日行75公里的速度挺进广东。粤军闻风丧胆,纷纷弃阵南逃,一周之内,解放军已突破乐昌、仁化、曲江、英德,攻到了连江口车站。

此时,衡宝战役正在激烈地进行着,林彪鉴于中路大军已抓住桂系主力的4个师,认为白崇禧必然要率部北返援救,这将是聚歼白崇禧部于湘桂边境的大好时机。于是林彪想改变广东战役计划,调陈赓兵团进入广西,参加围歼白崇禧集团的作战。

10月10日,林彪致电军委:由衡宝线南退之敌7军、48军主力共4个师,已被我包围于祁阳以北地区。敌战力甚强,其他各军亦正回头北援。我13兵团正由芷江东进,但一时赶不到,而我在祁阳以北兵力没有迅速消灭敌人的绝对把握。因此祁阳以北战役必须相当时日才能解决;现韶关至广州线的敌人正向铁路以西撤退,广州必将放弃,故建议陈赓兵团应由英德、韶关一线沿公路直向桂林、柳州前进,借以增大消灭桂敌的计算。目前似应以集中兵力歼灭白崇禧兵力为主。否则,今后兵力分散各省,而敌兵力反而形成集中,则使战局对我不利。

毛泽东听林彪说已抓住桂系主力4个师,并诱白崇禧部主力回援的消息非常高兴。于当日告诉林彪和陈赓:你们已抓住桂军4个师于祁阳以北,其余敌军亦正回援,我军有在湘桂边区歼白崇禧主力之可能。闻之甚慰。完全同意你们的提议,陈赓兵团即由韶关、英德之线直插桂林、柳州,断敌后路,协同主力聚歼白匪。此计划如能实现可以大大缩短作战时间,请即刻施行。

但事实上,这是林彪错误的估计。白崇禧的确曾一度想率主力回援被围的4个师,但很快就放弃了这种打算,使得林彪要歼白崇禧主力于湘桂边区的计划落入空谷。

但林彪既然已下令陈赓兵团暂停进攻广东,不想再改变命令,仍然坚持要陈赓兵团西进入桂。11日,他以四野前委的名义致电军委:从多次行动中可以看出白崇禧的作战方针,是集结其最精锐的主力,以流窜不定的方式,寻求我之弱点攻击。其部队是很有战斗力的,行动甚快。我如不歼灭此敌,则兵力不能分散发动群众和维持交通。根据这一情况,欲歼白崇禧,我方兵力须绝对优势,采取至少由两个或三个方面向敌进攻,造成围剿的形势;同时须设法使广东之敌不能与白崇禧靠拢,以便分割敌人,各个歼灭。所以,我们认为,为了广东之敌退不回广西,我应暂不继续进攻广东,而以广东的大城市与重要地区作为吸引广东之敌的工具;同时能使我集中更优势的兵力与广西之敌作战,首先达到歼灭广西之敌,然后在军政配合下,以四野部队解决广东之敌。

林彪洋洋洒洒地发出了这份长达千字的电文,主要是想表明,他的作战意图是先桂后粤各个击破,用广州这一政治经济中心吸引粤军,以免粤军向广西撤退。

在向军委发出电报的同时,林彪也电令陈赓、邓华两兵团:如目前尚无敌人被你们围住和尚无可靠地抓住敌人的可能时,则陈、邓两兵团各部皆应现地停止待命,暂勿南进。但如某部业已围住敌人或正有把握围住敌人时,则某部可继续前进,其余部队仍停止待命。“这是什么命令嘛?”陈赓接到上述电报,心情十分不快,他很快就找来了叶剑英等人,摊开地图,一面指点着一面说道:“首先,我坚决支持军委和四野关于在湘赣边歼灭白崇禧主力的方针。但是,对放弃进攻广州和调我兵团入桂,本人颇有看法。我们距桂林直线距离有650公里,从时间上计算,不如18军、46军和13兵团快,这些部队都比我们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如果我兵团放弃广东作战,恐怕会两头失算。在广西方面,我们来不及切断白崇禧南退的后路;在广东方面,15兵团等兵力不够,难以完成解放全省的任务。”

叶剑英等听了陈赓的分析,不禁连连点头。

陈赓继续说道:“不如我们先打下广州,我兵团再立即从水路经梧州直取南宁。”

“陈赓同志的建议很好,我同意按此向军委和四野前委上报。”叶剑英拍了板,不过他考虑问题更全面一些,为防止林彪有看法,又补充道,“在电报的后面特别应加上一句,这也许是我们偏重局部的看法,如果军委及四野前委站在全局的高度,认为应当改变广东作战计划,调我兵团入桂,我们也将坚决执行。”

当日晚21时,衡宝战役大局已定,林彪在考虑了陈赓等人的意见后,仍坚持暂时不打广州,以免余汉谋与白崇禧两支力量合为一处。

林彪和陈赓的意见分歧越来越大,毛泽东只好亲自出面了。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他拿着放大镜对照军用地图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他最初支持林彪调第4兵团入桂的建议,是因为桂敌北援,而现在已证实桂敌并未北援。陈赓的分析是正确的,第4兵团入桂因距离太远,是堵不住桂敌南撤的。这样一来,白崇禧因为西南有退路,很有可能退入云、贵两省。四野经营的范围是中南六省,云贵属二野的作战区域,二野兵少,难以独立解决西南和华中合流之敌。势必要四野跟踪白崇禧部入西南,这样一来将会打乱整个战略部署。

一支香烟在毛泽东的指间燃起。

12日凌晨6时,毛泽东终于发出了给林彪的电报:如敌守广州或我军有可能在广州或广州以外,求得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时,则陈邓两兵团仍继续向广州前进。但请陈邓注意先以必要力量直出广州、梧州之间,切断西江一段,断敌西逃之路,不使广州敌向广西集中。如查明广州一带之敌向广西逃窜时,陈赓兵团即不停留地跟踪入桂。如广州一带之敌并不向广西逃跑,则陈邓两兵团仍执行原计划占领广州不变。

毛泽东的电报简洁利落,陈赓如获尚方宝剑,立即挥师广州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