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


座落在孙家窝棚不远的是一个鬼子刚刚建立起来的小据点。这个据点虽然说小,但是却扼守在一条主要交通干路上,切断了新一营与其他几个兄弟部队的直接联系,并且直接把孙家窝棚这个小村子牢牢地控制在鬼子的视线之内,严重影响了新一营与孙家窝棚附近的区小队的正常联络。区小队几次想拿下这个鬼子据点,但是都没有成功。鬼子这个据点建在离孙家窝棚不到十里远的孙家岗上,站在岗上便可俯瞰整个孙家窝棚以及周围一切动向。

封飘萍经过仔细研究,反复琢磨后觉得必须敲掉这个鬼子据点,只有敲掉他才可以保证新一营与其他兄弟部队以及与孙家窝棚的正常联系,使这一条道路畅通无阻。这次,马跃进的牺牲就是这个鬼子据点中的鬼子在路上设伏,袭击了马跃进几个人,这让封飘萍更加坚定了打下这个据点的想法。

经过仔细研究后,封飘萍决定带领新一营化装成孙家窝棚的老百姓,直接来到据点,来一个突然袭击。

作战方案确定后,封飘萍便把三个连长一起叫道营部,封飘萍看着这三个都比自己年龄大的连长笑着问一连长冯尧:“冯连长,我们决定打下孙家窝棚的鬼子炮楼,你看看你有什么好主意?”

冯尧看看封飘萍说:“营长,这个鬼子据点建在孙家岗上,居高临下,地理位置非常好,占据了地形优势,我们只能智取,强攻对于我们来说可能难度要大些,难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这时三连长人称孙大刀的孙洪斌说:“连长,我是孙家窝棚土生土长的,对这里的一切我最了解,我建议,我们化装成当地百姓,给他来一个突然袭击,一鼓作气拿下这个据点,你就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三连吧?”

封飘萍看看他笑着说:“说说你的想法?”

孙洪斌一笑说:“据我们的侦查,这个鬼子据点大约有五十几名鬼子,两挺轻机枪,炮楼有十几米高,周围还挖了又两米多宽一米多深的壕沟,上面架有吊桥,每隔两天,孙家窝棚的百姓会把粮食还有一些蔬菜和日常用品送到炮楼里,孙家窝棚有一个鬼子的维持会长,这家伙是孙家窝棚的富户,叫孙伟仁,有个儿子叫孙明在县城保安团做了一名伪连长!每次都是这个孙伟仁带着人给鬼子送给养,只要我们到孙家窝棚把这个孙伟仁控制起来,然后我们化装成百姓,跟着这家伙就可以直接进到炮楼,只要我们进去,一切都好办了!你看呢营长?”

封飘萍听完孙洪斌的话觉得方法基本可行,于是封飘萍看看三位连长说:“那就这样,我安排一下具体作战方案,由三连负责这次任务,二连、一连留守营部,我和三连长带人前去,一排由孙连长带领先进入孙家窝棚,找到这个孙伟仁,我带着一排在孙家岗的右翼接应,二排直接从正面,等孙连长在里面得手后便开始发起攻击,一鼓作气拿下这个据点,我的要求只有一点,要快,要稳,一个不留干净彻底,而且我们要保证没有伤亡!”

三位连长看看封飘萍一齐点头说:“那就按着营长的布署开始行动吧!”封飘萍又把一连长冯尧和二连长杜冲叫到一边再三嘱咐,两人看着封飘萍说:“营长你就放心吧,我们时刻会留意孙家岗方面的动向,我们会派出侦查人员在主要交通干线上侦查敌情,在通往孙家岗的路上布置好阻击部队,一旦鬼子前来增援,我们就打他的埋伏!保证你们顺利拿下孙家岗炮楼,拔掉这颗钉子!”

封飘萍点点头说:“看来你们想的很周到,那就这样,我们现在就出发!”封飘萍和孙洪斌带着一个连的战士从营部轻装前行,直奔孙家窝棚。

孙伟仁此时正在自己的院子里张罗着,孙伟仁五十来岁的年纪,光秃秃的脑袋上几乎没有头发,身上穿了一件灰色绸缎长袍,头顶一黑色瓜皮小帽,手里拄着一个花椒树的拐杖,忙前忙后的叫着:“快点,快点,把东西装上大车,赶紧给皇军送过去,晚了老子又得他妈的挨骂!唉!这是什么差事啊?真他妈的倒霉,人前人后都不落好,这他妈哪辈子做了孽啊!”孙伟仁的小老婆丁香在一旁嘲笑着他说:“那你怨谁?都怪你自己,见了那个鬼子小队长你就像见了爹似的,整个一个哈巴狗!”

“去你妈的,我像见了爹似的?还不是因为咱们这个家,还有孙家窝棚这几百口子人,你以为我愿意当这个维持会长啊?我愿意叫人指着鼻梁骨骂我是汉奸啊?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鬼子小队长龟田的那点破事,你他妈给老子把绿帽子早早的戴上了,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告诉你,你别他妈的得寸进尺,否则我,我,我……”

“你怎么样?瞧你那熊样,你有什么本事?你就能冲我瞎咋呼,你有本事找龟田去啊!你去跟他拼命啊!我和他怎么了,我不也是为了你们孙家啊,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你们孙家早就让龟田给一窝端了,还臭美呢?哼!没有老娘,你也当不了这个维持会长!”丁香瞪着眼,蹦着高,扯着她尖嗓子喊着,院子里的人看着这二人像耍猴一样的相互骂着,大伙都憋不住的笑。气得孙伟仁原地打转转。

就在这个时候,孙洪斌带着十几个战士化装成老百姓来到孙家窝棚,直接进到孙伟仁的院子里,孙伟仁正在骂骂咧咧的嘟囔着,猛地一抬头看见十几号人来到自己的院子,吓得他倒退了好几步,孙伟仁仔细看看见是孙洪斌,他认识,孙伟仁笑着走上前来说:“这不是孙老爹的大儿子洪斌吗?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这几年你小子跑到哪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孙洪斌看看他一笑说:“你这是在忙乎什么啊?这大车小车的要送到哪去呀?”孙伟仁平时就听人讲过,孙家大小子孙洪斌好像投了八路,听说就在这一带活动,现在猛地见孙洪斌领人回来,孙伟仁心里就咯噔一下,他是知道八路军的政策的,对于那些铁杆汉奸八路军是不会轻饶的!

孙伟仁脸上带着笑意走过来点头哈腰的说:“我说大侄子,你这是从哪赶来的?我,我这不是弄了些小物什打算弄到县城换俩钱吗,嘿嘿!”

“换俩钱?我看不是那么简单吧?”孙洪斌看着他问。

孙伟仁吓了一跳,忙说:“的确是,的确是为了换俩钱,现在这世道,大侄子你也了解,不好混啊!”

“来人,给我卸下来看看!”孙洪斌转身冲着一个战士说,几个战士上去就要往下搬,孙伟仁一见事情要露馅,赶忙说:“没什么好看的,就是些破草和烧柴,呵呵,大侄子既然来了,咱屋里说话,来人,给我大侄子倒水,招呼着这些弟兄们!”

孙洪斌一摆手说:“不必了,你给我老实说,这到底是什么?”这时,站在一旁的丁香连忙扭着腰肢来到孙洪斌面前刚要说话,孙洪斌瞪他一眼吼道:“女人家滚一边去!”吓得丁香没敢开口又退了回去。

孙洪斌看着孙伟仁说:“孙伟仁你最好老实点,实话和你说,老子是八路军,这次回来就是来收拾你这样的汉奸的,你给小鬼子当什么维持会长,送粮送物,坏事干绝,你心里很清楚,这些哪一条都是死罪,难道还要让我给你一一说出来嘛?”

孙洪斌的这一些话一出口,吓得孙伟仁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拉着孙洪斌的裤脚说:“哎呀,我的大侄子啊,我,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要不是我这样,咱们这孙家窝棚的几百口子都得让鬼子给祸祸了呀!你可千万别致听一面之词啊,我也有我的难处啊,难道我天生就想当汉奸吗,这,这,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孙洪斌看看他大声说:“你不用说着,你自己做的好事你心里最清楚,现在我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就看你把不把握了!”

“你说,你说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孙伟仁点头哈腰的站起来,毕恭毕敬的看着孙洪斌说。

“我们现在要打掉孙家岗上的鬼子炮楼,需要你的配合,你只要按着我的话做,就可以了!”孙洪斌看着他说,孙伟仁连忙说:“行,行,行,我一定听你的,大侄子你吩咐吧!”孙洪斌看看院子里的人,把他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孙伟仁脸像一个一下子被砸开的核桃,满脸的核桃纹全部堆积到左右腮帮子上,裂开一张掉了几颗牙的嘴笑着说:“好计谋,好计谋!我听你的大侄子,一切都听你的,嘿嘿!”

孙洪斌看看他说:“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你看见没有,你这家产还有这院子我一把火烧光了他,还有你的老命也别想要了,我新帐老账和你一起算!”

孙伟仁连忙说:“哎呦,我的大侄子啊,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哪敢啊,你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你放心,我一切都按着你说的办!”

孙洪斌看看众人大声说:“赶上马车,现在就出发,直奔孙家岗炮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