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十一章:引狼入室

疏梅淡影 收藏 8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野村太郎自从来到常乐镇几乎是连着三天大开杀戒,常乐镇上的百姓被他杀的剩下不到一半。没有遭殃的也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尤其是家中有女孩子更是担惊受怕,唯恐被鬼子发现。

詹若玲一把火烧了自家的宅子,断了野村的想法,野村太郎气急败坏,命人在镇子里大肆搜捕詹若玲的同时,还派出狙击手进山搜捕,并且下令死活都要,只要能见到詹若玲无论是活人还是尸体都可以。

余怒未消的野村太郎听取了翻译赖皮生的主意,住到了赖皮生的家中。原来这个翻译赖皮生就是常乐镇人,这次跟着野村太郎回到常乐镇,赖皮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霸占詹家的宅府和詹家小姐。

这赖家和詹家在常乐镇上是有名的冤家对头。詹家财大气粗,詹老爷又秉性刚直,不畏强暴,所以在常乐镇上深得百姓的拥戴。

赖家家业虽没有詹家殷实,但是靠着赖家上一辈在山里做胡子靠打砸抢挣下的家业也算是富甲一方。到了赖皮生父亲这一辈,把上辈做胡子时挣得家业经营的还是很不错的。赖皮生的父亲赖万昌是一个天生做生意的料,买卖经营的比较红火。家中即开了药材铺子又开了绸缎庄,外加一个酒楼,还有当铺,也算是一个大户人家。但是这个赖万昌做人却小肚鸡肠,而且还阴险狡诈。他始终感觉自家的生意不如詹鑫明的生意火旺,心里总是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每当看见詹家人走在常乐镇上受到百姓们的拥戴,他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懑和嫉妒。

赖皮生是赖万昌的独子,赖万昌除了他的大老婆外还娶了五房姨太太,可是个个都是不下蛋的鸡。气得赖万昌只要看见这些姨太太们就破口大骂。后来在大老婆的劝说下,年过五十的赖万昌又续娶了一房姨太太,这房姨太太足足比赖万昌小了三十岁。就是这第六房姨太太比较争气,进门没有多久就给赖万昌生了一个小子,赖万昌欣喜若狂,视这房姨太太为功臣,更是对这唯一的儿子宠爱有加,视若掌上宝贝。

就在赖万昌喜得独子的同时,詹家小姐詹若玲也出生了。詹老爷辛苦半生喜得千金自然也是欢喜高兴,况且詹夫人高领产女这也是很难得的,詹老爷分外高兴,大放筵席,连庆十天,整个常乐镇像是过年一样,老百姓奔走相告,都前往詹家祝贺,赶赴詹老爷摆下的酒席。詹老爷放出话来,只要是常乐镇的居民这十日内随时都可以到詹府吃酒席,而且分文不取。这一下子,常乐镇的百姓可乐坏了,詹家从早到晚是出水马龙川流不息,这拨走了那拨来。

詹家的这一举动可把赖家气坏了,赖万昌暴跳如雷指着詹家破口大骂,骂累了他想想也想跟着詹家那样连放它十天酒席,让常乐镇上的人白吃白喝,可是转念想想,赖万昌又舍不得,气得赖万昌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大老婆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赖万昌一听忙伸出大拇指夸奖道:“高!高,高啊!这样我们便可一举两得,既得了媳妇又争了面子,哈哈!”

原来大老婆给赖万昌出的主意是让赖万昌到詹家给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儿子提娃娃亲。因为他们知道詹家刚生了一个千金。赖万昌认为大老婆的这主意实在不错,这要是詹家同意了这门亲事,那么詹家和赖家就成了亲家,结了秦晋之好,到将来詹家小姐过门到赖家,他詹家的家产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赖家的了,这可真是一举两得啊。所以赖万昌就迫不及待的备下财礼,选了一个他认为的黄道吉日,前往詹家登门求亲。

谁曾想,当赖万昌说出自己的想法后,詹老爷哈哈一笑说:“我堂堂詹家大小姐焉能嫁给一个胡子响马的后代,那岂不是辱没了祖上,败坏门风吗,赖老爷实在对不起,我不能答应这门亲事,更不可能和你们家攀上任何关系,抱歉,送客!”詹鑫明没有给赖万昌任何解释的机会就下了逐客令,赖万昌灰溜溜的从詹家出来。

赖万昌出得詹家大门便开始破口大骂:“姓詹的你等着,老子和你没完,你居然敢说老子是胡子的后代,那好啊,我就让你看看胡子是什么样,我早晚让你倾家荡产!”就这样,赖家便和詹家成了冤家对头,积怨越来越深。

随着时间的推移,俩家的积怨也与日俱增,无论是生意上还是社交上,只要有詹家出席的场合肯定没有赖家,只要有赖家出席的场合也指定没有詹家。不光如此,随着赖家公子赖皮生的逐渐长大,赖万昌便将这种积怨一点点灌输到赖皮生的思想当中。加之赖皮生是一个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的花花公子,听了赖万昌的教唆后更是变本加厉,在他心目中,詹家小姐詹若玲便是理所应当的赖家儿媳妇。赖皮生逢人便说自己自小和詹若玲定了娃娃亲,到处宣传鼓吹詹家的财产早晚是赖家的。这些话被詹家老爷听到后,暗地里找人好好教训了一番赖皮生,打得这小子三天没爬起来,从那以后两家不只是小小的积怨了,已经升级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后来,赖万昌花钱把儿子送到了日本留学,詹家也把女儿送到省城读书,但是这种埋藏于两家的积怨却一点没有消除,只待一个时间和原因便可爆发。

机会终于来了,日本鬼子大举进犯,赖万昌认为报复和收视詹家的机会到了,立刻用了一份电报把儿子从远在千里的日本叫回来,利用自己的关系,将儿子送到了日本鬼子在太原的驻军处,赖皮生摇身一变当上了一名日本鬼子的翻译官。

自从儿子给日本人当差后,赖万昌便开始在常乐镇飞扬跋扈,无恶不作,霸占良田,侵人财产,淫人儿女,欺男霸女,成了常乐镇上最大的恶霸。

这次野村太郎带兵来到常乐镇全部都是赖皮生的主意,他就是想借着日本人的势力彻底打垮詹家,达到其霸占詹家财产的目的。可是没有想到,詹家居然以死抗争,詹若玲一把大火烧光了一切,让赖家眼睁睁的看着即将到手的财产化为泡影。气得赖万昌大骂儿子无能,最后赖万昌告诉儿子,财产的不到,也得把他的女儿抢来,总之不能竹篮打水一场空。就这样,野村在赖皮生的劝说和带领下,住进了赖家大院。

但是赖万昌没有想到的是,野村太郎天生是一个好色之徒,自打进到赖万昌家,野村就发现赖万昌的几个姨太太尤其是六姨太风骚妖娆,风情万种。这让野村不由得心花怒放,一个劲的夸奖赖皮生,赖皮生索性就劝他爹说:“爹,你那么多姨太太,随便让出一个两个的让野村太君乐呵乐呵,又能怎么的,反正你也用不过来,你说呢?”

赖万昌看着自己儿子,气得胡子直翘大声骂道:“畜牲,你这个畜生,那可是你娘啊!你这个猪狗不如东西!”

赖皮生看看自己的老子笑呵呵的说:“爹,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女人不有的是吗,你何苦这么小气啊?这要是把野村太君得罪了,别说你这几个姨太太,恐怕连咱们家都得遭殃,你想好了,看看那头划算?”

赖万昌看着儿子,半天说不上话来,这时,六姨太的房里传来嘶心裂肺的喊叫声,赖万昌一听连忙拔腿往六姨太的房间跑,赖皮生跟在后面。二人来到六姨太的房间,赖万昌一脚踹开房门,看见六姨太披头散发,衣不遮体哭哭啼啼的躺在床上,野村刚刚从床上下来,光着膀子手上提着裤子,笑吟吟看着赖万昌说:“赖桑,你的太太蛮有味的,大大的好,哈哈!我的喜欢,呦西!呦西!”

赖万昌感觉自己的脸上热的发烫,他睁着眼睛结结巴巴的骂道:“你,你,你这个王八蛋,他是我老婆啊!你,我和拼了!”说着就要扑上去,野村眼睛一瞪,从背后抽出枪来指在赖万昌的脑袋上吼道:“巴嘎!要不是看在赖翻译官的面上,你的死啦死啦的干活!”

赖皮生见此情景赶忙笑着凑过来拉着野村说:“太君,太君,您何必跟这老东西一般见识呢?走走,外面去,那边还有好几房姨太太呢,呵呵,只要您愿意,随您怎么玩!”

六姨太听见儿子这么说,气得浑身发抖,疯了一样扑上来扯着赖皮生的衣襟骂道:“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牲,我是你娘啊!你,你,你怎么能这样!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玩意?”

赖皮生一把甩开她,回头看看她骂道:“滚一边去,你在他妈的啰嗦可别怪我不客气,一对老不死的!我告诉你们从现在起我不叫赖皮生了,我改一个日本名字叫赖川皮生!都听见了吗,从现在起老子是日本人叫赖川!”

赖万昌气得浑身发抖,一着急一口血喷了出来, 六姨太赶忙跑过去扶起他,赖万昌指着大摇大摆走出门去的赖皮生,眼睛瞪着说不出话来。

赖皮生带着野村,两个人扳着脖子搂着腰俨然一对亲兄弟,野村看看赖皮生笑着说:“赖桑,你说那边的还有花姑娘?”

“有!我这就带你去,太君,包您满意,我告诉你,这几个可是我家老东西最喜欢的了,他妈的,这老东西弄了这么多娘们养着,现在老子介绍一两个给太君玩玩,他还他妈的不愿意,你说这叫什么玩意啊?”赖皮生厚颜无耻的看着野村太郎说。

野村太郎伸出大拇指冲着赖皮生笑着说:“大大的,呦西!呦西!”

赖皮生带着野村来到五姨太的房外,赖皮生大声喊着:“里面的听着,马上给我滚出来,太君来了,还他妈不出来迎接,想找死啊!”喊了半天见没有人应答,赖皮生上前一脚把门踹开,第一个进到屋里,这个赖皮生早就对他这个五姨娘觊觎已久,现在终于抓着机会,将可以一亲芳泽,想到这赖皮生美得心花怒放,他进到屋里刚要喊叫,一支冰冷匕首指在了他的后背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