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下次卖黄碟请抱个孩子

工程师,顾名思义,就是指具有从事工程系统操作、设计、管理,评估能力的人员。这一称谓,通常只用于在工程学其中一个范畴持有学术性学位或相等工作经验的人士。在欧洲大陆一些国家,工程师称谓的使用被法律所限制,必须用于持有学位的人士,而其他没有学位人士使用,属于违法。在美国大部分州及加拿大一些省份亦有类似法律存在,通常只有在专业工程考试取得合格才可被称为工程师。

可以说,在许多人眼中,对“工程师”这三个字,还是赋予相当高的尊敬度的。正因为此,人们通常把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然而,昨天重庆晚报刊载的一条工程师50元卖154部淫秽影片获刑3年的消息,却让人大跌眼镜。在重庆市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网络维护的工程师杨力(化名),两年来下载了七八百部黄片,观阅这些黄片后,杨力觉得删了“太可惜”,于是,就在IT论坛上发了一个帖,称大量出售“生活片”。4月23日,杨力正在家中给“客户”拷贝黄片时,被警方抓了个现行。尽管杨力牟利甚微,但他卖了154部黄片,当天,他就被警方以涉嫌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刑事拘留。8月4日,江北区法院一审判处杨力有期徒刑3年。

我们先从法律上解读一下法院的这个判决。

《刑法》第363条第1款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杨力觉得自己“下载了那么久,总该收点劳务费”,并且有两次“出卖”的行为,按照法院的说法,已经构成了“以牟利为目的”这一要件,并且贩卖淫秽物品100部以上,属于“情节严重”,决处3年已属于手下留情了。

然而,社会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这个判决太重了。

这里摘录几则腾讯新闻的热帖:

哈尔滨市一位网友:这什么事啊 ,这种片子随处可见,就为了这个判人家三年,太过分了吧,那些斗殴撞死人的也不过就是三年啊,这法律是不是疯了,怎么一到草民这里就这么虽无忌惮的乱判啊?什么法律啊莫名其妙

防城港市 网友“方程式”:这年头飙车撞死人和下黄片一样是三年啊

郑州市网友:好好的一个人,竟因50元给(法院)毁了。

珠海市网友:这不叫法律,题目该改为笑话一则

东莞市网友:[汗~~!]居然没一个人点反对的?法官你看到了没?

徐州市网友:撞死人关三年,下个黄片也三年?

......

法院的判决,所以会在网民中引来一片骂声,我看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目前一些法院确实存在枉法裁判的现象,葫芦僧断葫芦案的故事层出不穷,某些法官把法律当成了橡皮泥,“我就是法,法就是我”,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因势而判”、“因权而判”、看人下菜,使老百姓对法律失去了敬畏感。

案例一:

2009年5月7日,“杭州飙车案”家喻户晓。2009年7月20日,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胡斌犯有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案例二:

2009年2月1日晚,安徽芜湖市鸠江区人民法院原院长丁书明驾驶警车超速逆行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事故发生后,丁书明同意其下属顶替罪责。随后,下属故意把头部撞流血后赶到交警部门,称自己是肇事警车驾驶员。2009年5月4日,芜湖市弋江区法院判处丁书明有期徒刑3年,宣告缓刑4年。 两个鲜活的生命分别惨死在富家子弟和法院院长的车轮下,富家子弟胡斌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有权有势的法院院长被判了缓刑。和他们比起来,卖黄碟的工程师同样获刑3年,怎么能不让人同情?怎么能不招来公众的怒骂声?

执法者弄法造成的恶果是,无职无权的老百姓开始有了自己对法律的解读,由于这些解读不单单是站在法律的层面上,更多时候是根据个人对法律的“理解”,根据个人的喜好,甚至个人当时的心情来解读的,因此,人人心里都出台有一本法律,这中间就不免会出现理解偏颇、甚至是误读的现象。

正因为会出现误读,一些过去人们不敢做、不敢碰、羞于做、羞于碰的事情,现在敢于做、敢于碰,甚至开始不遮不掩地去做、去碰了,道德评判标准开始悄悄发生着改变:夫妻看黄碟算什么?视频裸聊算什么?网友*算什么?上司和异性下属偷情算什么?包二奶算什么?男人嫖女人算什么?熟人之间小赌算什么?温水煮青蛙产生的效应是,一些人在颠覆伦理的同时,也开始触犯法律:司机开车喝醉了,保姆跟雇主陪睡了,中学生在教室吃奶了,工程师开始卖黄片了。

正因为会出现误读,在工程师卖黄片一案中,当贩黄获罪的杨力听到判决结果,失声痛哭:“我真的没想到这是犯罪,更没想到还犯了个大罪。”

正因为会出现误读,旁听席上杨力的妻子才会泣不成声:好好的一个人,竟因50元给毁了。 公众误读法律的根源在哪里?是执行法律的人首先把玩了法律。

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尽管我相当不赞同“黄工”杨力贩卖黄片的行为,但我对其现在获刑三年的结局给予深深的同情,也绝对理解并赞同公众对这一判决的质疑。 杨力两次贩黄获利50元,并且没有造成后果,却获刑三年;富家子弟胡斌和法院院长院长丁书明把人轧死在车轮下,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也获刑三年。同样的三年,这样的判决是法律的耻辱,是法院对公众承受能力的挑衅。

杨力贩黄赢利50元PK胡斌飙车杀人,孰重孰轻,恐怕是农村的村民小组长都能给出个结果来吧?那些断案的法官难道不该被妈妈叫回家去反思吗?难道我们的法律标准没有值得商榷和改进的地方吗?

实在无话可说了。只好在此无奈地给因贩黄获刑三年的杨力出个主意:你既无权,又无钱,下次卖黄碟时,不妨男扮女装,怀里抱个孩子,哺乳期犯罪,可以捞个缓刑或取保候审。 工程师,下次卖黄碟请抱个孩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