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文,美国公民宋鸿兵在中国也配谈爱国主义

惊世骇文,美国公民宋鸿兵在中国也配谈爱国主义


2008年3月8日,“我是在2008年1月30日回美国的,因为我是美国公民,我的签证天数是60天,到2008年1月底刚好到期,所以不得不回美国办签证。”《货币战争》一书的作者宋鸿兵回忆。[引自2008年3月10日,深圳特区报]。记者问到“您说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请问您是不是已经加入美国国籍?”时,宋鸿兵停顿一会,回答“是,但不能否认我依然热爱中国”,记者又追问,可当您加入美国国籍的时候,是不是宣誓将永远效忠美国?“宋鸿兵不可置否”,当时我在美国政府工作,不得不加美国国籍,你这个问题很尖锐,也很有意思。有很多人,像杨振宁教授,也是美国国籍,但是你不能说他不爱国。我可以用犹太人来举个例子,你不能说犹太人不爱以色列,但他们也热爱美国,这是不矛盾的。”宋鸿兵先生的一番自我表白,不打自招,一语道破天机,绝妙的回答!好,让我们先看一看美国入籍宣誓誓词:

我在这里郑重的宣誓: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內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的效忠美国。当法律要求時,我愿为保卫美国拿起武器,当法律要求時,我会为美国做非战斗性之軍事服务,当法律要求時,我会在政府官员挥下为国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藉口或保留,請上帝帮我。

I hereby declare, on oath, that I absolutely and entirely renounce and abjure all allegiance and fidelity to any foreign prince, potentate, state, or sovereignty of whom or which I have heretofore been a subject or citizen; that I will suppor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and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gainst all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hat I will bear true faith and allegiance to the same; that I will bear arms on。behalf of the United States when required by the law; that I will perform noncombatant service in the Armed For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when required by the law; that I will perform work of national importance under civilian direction when required by the law; and that I take this obligation freely without any mental reservation or purpose of evasion; so help me God.

按宋先生的逻辑加入美国国箱,不能代表不爱中国,宋先生的逻辑理论真是邪门啦!

一问宋鸿兵先生你到底爱美国还是爱中国的人民币? 你通过鼓吹美国阴谋论,来激发国内愤青的民族主义热情,让自己在大陆成为名人,据说书已经在大陆发行了60万册,估计版费也没有少赚。 宋鸿兵先生最讲究的逻辑理论真是歪理啊?按照美国公民的入籍誓言,如果中美开战,宋先生要效忠美国,与中国决一死战。一个美国人来到中国影响大众舆论与政府决策,按照宋鸿兵的逻辑,这不是阴谋是什么?在美国,遍地“阴谋论”,政府管不着,百姓不稀奇;在中国,宋的阴谋论有市场,假阴谋好卖,真阴谋不见天日。确实如宋所说,加入美国国籍不一定就不爱中国,但加入美国国籍有义务去爱美国却是一种责任,而宋则以挑拨中外为己任,看来他至少违背了自己的一个承诺,是一个不诚实的人!是一个没有诚信操所的人!举例说明2009年2月22日,在环球财经研究院成立当天,该院院长宋鸿兵表示,将通过对西方金融界人脉关系的分析,预测未来的经济发展。

一. 他对中信出版社说,他跟罗斯切尔德家族有关系,是他太太的一个远房亲戚嫁给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所以,他知道了罗斯切尔德家族的秘密。

二. 他曾在房利美搞金融模型,主持金融衍生产品的开发。

三. 他曾在华尔街工作。

四. 他在美国是大富翁,有几栋豪宅。

今天,他自己的公众的追问下,已经公开承认了那些都是谎话。他书里写的罗斯切尔德家族的秘密是剽窃来的,2008年,《人民日报》已经发文,加以澄清了。他在房利美是编程人员,并没有主持金融衍生产品的开发。他是去过华尔街而已,并非在华尔街做金融工作。他在美国有一个连栋房,并没有几栋豪宅。为什么要说谎呢?难道说了真话,读者就不买你的书了吗?

渊深鱼聚,林茂鸟栖。我自己也总在思考,人生的成长发展是否应该有一个公式,给各个自变量一个取值,就能得出人生这个因变量的结果。自变量可以无数多,也可以只是几个个本质的原因,可以是发生在生命中每一件事情我们对待处理的不同方式,也可以就是每一天我们认真努力的程度加上我们人生态度。测算的结果可以是阶段性的,那就把阶段性的自变量输入;也可以是整个人生的结果,那就把一辈子的自变量输入。再加上环境误差的调整因素,配合每个自变量对于人生结果的相关性系数调整,结果应该就会八九不离十了!

二问世界上有多少“在美国政府工作”而不是美国籍的人这位美国公民一边享受美国福利,一边用中文大骂美国。 宋鸿兵一个美国人,如果他写维护中国利益的书,攻击美国,等于是违背他加入美国所发的誓,等于是一个违背道德的人,这样的人写的东西可信吗! 举事实说明, 宋到处跟别人吹,说他的研究院有官方背景。蒙韩国人还可以,09年1月,他去韩国就是这样蒙的。我们这些在国内的行家,都知道国家级研究院,就算是大学里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组织结构,要履行什么样的组织纪律,官方背景的底线又是什么,兼职可以兼到什么程度,等等。回去问一问空军少将乔良,就为了跟宋见了一次面,吹捧了宋几句,回部队给组织上写了多少检讨。因为宋鸿兵自称环球财经研究院这机构有官方背景,于是我也是以小人之心,特意考证了一下,原来这个机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这个机构的隶属关系是这样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正部级)→国际经济技术研究所(挂靠的正局级机构)→环球财经杂志(没有编制的正处级)→环球财经研究院(只能是科级了)。但环球财经研究院目前还是皮包机构,找了一些赞助,找了一些正牌研究员,如:国家开发银行经济学家吴志锋等,在他们研究院挂牌当兼职。

三问宋鸿兵先生:你先“在美国政府工作”才“不得不加美国国籍”呢?还是先“加入美国国籍”,才不得不为美国政府工作”?还有在世界上有多少“在美国政府工作”而不是美国籍的人?为美国打仗的所有士兵都是美国籍吗?所有美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全都是美国籍吗?你是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吗”?最让人不解的,就是宋先生天天说美国经济要崩溃了,美国要亡国了。好了,就算今天美国经济崩溃了,美国亡国了。你天天在那里喊,你捞到了什么好处?你的研究院捞到了什么好处?支持你的那拨人捞到了什么好处?中国又捞到了什么好处?难道你把别人诅咒死了,你就能飞黄腾达了吗,你的研究院就能办下去了吗?支持你的那拨人就可以跟你坐地分赃了吗?或是你的研究院就靠挖别人的隐私,编一些故事,来迷惑读者,赚取名利的呢? 从来没有听说过,靠说负面的话,能有所成就的;也没有听说过,靠诅咒,能够服众的。

四问宋鸿兵先生:你的假受国可以卖钱,你挑动政府,领导,新闻舆论挑战美元地位。导致美元贬值,正是美国的需要。你骨子里爱的是美国,而不是中国。还不知廉耻地说什么“加入美国国籍不等于不爱中国”!真是做了婊子还想立碑坊?

宋鸿兵先生最讲究逻辑,“加入美国国籍不等于不爱中国”!哪好,我按照我的逻辑思维定律请宋鸿兵先生回答“做了妓女,不代表是不是良妇”?想必宋鸿兵的逻辑理论不能令人信服地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宋鸿兵这种“垫脚”现象-----是指“把人踹向东边,以便自己借力跑向西边”的行为-----是对伪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最好的揭露。在现时中国哪些所谓高喊爱国和民族主义的人,必然是怀揣外国护照的人。高喊牛市的人,必然是偷偷套利的人。高喊爱国的人,必然是子女在国外的人.在国外混不下去,就回中国来揾钱借“民族主义”来骗下国人的感情而已。

美国公民宋鸿兵居然在中国大谈热爱中国,是一个热爱中国的爱国主义者?实际上,这绝对是一种欺世盗名之说,也是对宋鸿兵先生本人遵循逻辑理论的最大讽刺!请问宋鸿兵先生,在中国什么是爱国主义?对这个问题,宋鸿兵先生可能不能自圆其说,哪我来告诉你宋鸿兵先生.爱国是一种矢志不渝的不懈追求。对于祖国的热爱,没有极限,可以永远追求下去,也应该将他作为人生追求的始终。爱国的问题上,真的是无论贵贱,无论种族,无论职业,是一个一生的漫长故事。

爱国主义是大爱无声。爱国主义不是,也不允许像一个口号一样被简单的机械宣传。爱国主义是一种深深扎根于人内心的必然情感,可以被麻痹,也可以被唤醒,而完全不需要重新培植,重新培植的就已经不可能是真正的爱国主义了,朴素的爱国主义扯不上什么什么其他的光辉,最为直接的东西却是最为深刻。

爱国主义不是怯懦威逼,不是忍气吞声。祖国不会有具体的公权力,行使公权力的只是一个具体的政府,只是具体的公务人员。爱ZF的前提是ZF值得爱,爱公务员的前提是公务员值得爱。打着爱国主义的公务行为往往是虚伪的,因为脆弱的腐朽的公务行为实质不得不依赖爱国主义来遮掩。对于不值得爱的ZF,不值得爱的公务人员,坚决鄙弃之。

爱国主义从不以牺牲个人利益为代价。我也很反感时至今日所谓的“积极消费就是爱国”,“现在买房就是爱国”等之类的无耻言论大量的宣传总是说个人利益应该服从于集体利益啊,国家利益啊,这些虚幻飘渺的假大空的东西,事实上,这些东西背后往往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和行为手段。爱国主义不可能以牺牲个人利益为代价,牺牲了个人利益的爱国,必然是假爱国,因为它不符合人性的一般诉求,不符合人们组成国家的目的,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的伞,是我们的拐棍,是我们的更好的实现个人价值,体现人性光辉的一个具体的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

爱国的具体方式是法治。法治其实从本质上也是人的治理,不过这时,是抽象的人,是抽象的理性。前文已经说到,爱国不是一个口号,也不能以牺牲个人利益为代价。那么稳定的,确保人民生活幸福,公权力有效运用,爱国主义是指对自己所归属的那个广义民族和那片国土的热爱及眷念,对自己所属文化及基本价值观的认同。而民族主义则是指对一个民族的自我意识与民族认同感、自豪感、优越感。爱国主义是国家意识的最高体现,民族主义则是民族意识的最高体现。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单一民族国家则寥寥无几。因此,虽然民族主义在近代各国、各民族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及至思想文化领域都广泛地存在,但是,在当前国际政治经济文化交往中,国家作为一个政治实体的主权单位,其作用更加重要,爱国主义所涵盖的范围更加广泛,其意义也更加重要.

从心理情感上来讲,爱国主义作为一种神圣、崇高的美好情感,会形成强烈的民族感情和民族精神,成为强大的精神动力源泉;从道德层面上来讲,爱国主义是逐渐内化形成的被民族成员普遍认同的道德原则和行为规范,既体现为社会舆论,也体现为实践行为;从社会实践层次来说,爱国主义源于民族成员的社会生产生活实践,会形成统一的行动,成为推动国家、民族、社会发展的巨大动力。民族主义无论作为思想观念和价值体系,还是作为实践行为,它的出发点和归结点都是本民族利益,并在这个基础上来观察、认识和处理族际关系的。因此,它在对本民族利益强烈关注的同时,容易导致对其他民族利益的忽视甚至否定。这决定了民族主义具有两重性:一定范围内的民族主义,是一种正当合理和必然存在的社会意识和群体情感,它是族群在竞争中赖以生存发展的精神动力,它的最高形式可以表现为爱国主义;但超出了一定范围的民族主义,不但不能体现为爱国,反而可能误国甚至与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产生冲突。从历史与现实来看,民族主义的非理性偏差主要有三种表现:一是民族沙文主义,体现为强烈的本民族优越感和排斥其他民族的特性,最极端的表现就是法西斯主义。二是民族保守主义,即用文化的民族性排斥外来文化的先进性,其结果是民族文化精神日益萎缩、狭隘,丧失活力。三是民族虚无主义,即全盘否定民族文化传统,一味用外来文化的先进性排斥文化的民族性,从而丧失民族之根。因此,民族主义既可能导致爱国行为,也可能导致背离爱国的行为。

可悲的是,现在很多有外国国籍的人(包括人大代表、政协代表等)居然在中国担任要职。这样的人不卖国才怪。他们的睾丸(国籍、腐败的证据)被捏在美国主子手里,他们能不听美国主子的话吗?我也相信美国CIA掌握了大量国内高官腐败的证据。CIA不是吃素的。这些高官不听话的话,会在国内被清理,在国外会因为腐败被判刑。衡量一下吧。网友们,你我都得好好学习宋先生的驭世之道啊!最后引用乌有之乡的一篇注明作者Ourpeople2009的隆中对来结束美国公民宋鸿兵也配在中国谈爱国主义的谬论!

宋鸿兵同志是美国共产党员,四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货币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北京,后来到环球财经工作。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金融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宋鸿兵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员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宋鸿兵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从钱线回来的人说到宋鸿兵,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晋察冀边区的军民,凡亲身受过宋鸿兵医生的治疗和亲眼看过宋鸿兵医生的工作的,无不为之感动。每一个共产党员,一定要学习宋鸿兵同志的这种真正共产主义者的精神。

宋鸿兵同志是个江湖医生,他以医疗为职业,对技术精益求精;在整个八路军医务系统中,他的巫术是很高明的。这对于一班见异思迁的人,对于一班鄙薄技术工作以为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人,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我和宋鸿兵同志只见过一面。后来他给我来过许多信。可是因为忙,仅回过他一封信,还不知他收到没有。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一个东拼西凑的人,一个抄来抄去的人,一个忽忽悠悠的人。

中国银行南通分行兄弟连长黄玉林 2009年8月7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