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悲哀!世界冠军拒当二奶却遭二奶嘲笑(图文)!

亚洲冠军据当“二奶”,宁愿摆地摊为生

中国国家队退役冠军唐颖拒当二奶,为生存在服装店打工,却被当二奶的同事嘲笑“给运动员丢脸”,引起了社会上极大的关注。分析认为,唐颖的遭遇揭出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体育制度的功利化现象,以及中国体育政策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

中国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全运会冠军、亚洲锦标赛冠军唐颖退役后为谋求一份工作,四处托人找体育局、人事局的官员帮忙,但那些官员却提出要其答应陪跳舞、当情人的要求才愿意帮忙。唐颖断然拒绝,决心自谋生路,在服装店打工,却偶遇过去一同事如今当二奶的同事,那个被包的同事竟然嘲笑唐颖 “给运动员丢脸”。唐颖在自己的博客上把自己的遭遇写出来,立即引起舆论的关注。

按道理,在奉行社会主义的中国,在服装店打工,当个劳动人民,工人阶级应该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当年总理周恩来还对外宾强调“中国有妓女,但都在台湾”;可如今中国社会竟然成为“笑贫不笑娼”的社会。由此可见,中国社会的道德价值,确是受到市场改革的冲击。

此类国家队退役冠军生活拮据事件近年屡屡跃入公众眼帘。中国的亚洲长跑冠军艾冬梅因为遭遇生存窘境,想把自己当年得的所有奖牌卖掉,补贴家用。她说,自己现在只有不到小学三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另外,昔日的全国举重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邹春兰,如今因为生活拮据,只好到长春市一家浴池当搓澡工。

就连当今最红的羽毛球女子世界冠军谢杏芳,在问她假如今后也陷入艾冬梅的困境时,她会不会也卖金牌?谢杏芳说:“我想,我也会的。活下去,毕竟是第一位的。”

获得过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全运会冠军、亚洲锦标赛冠军的水上运动员唐颖(化名),退役后曾经托一位亲戚找到家乡教育局的一名官员,想在一所中学做体育教师。这名官员满口答应,并要走了唐颖的电话号码。当天晚上,这名官员就给唐颖打电话,要她陪跳舞,唐颖拒绝了。几天后,唐颖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家乡人事局,想重新谋份工作,人事局的一名官员竟直接表示要唐颖做她的情人,唐颖拂袖而出。(6月20日东南快报)


 简直是“洪洞县里无好人”!唐颖两次谋职,两次都遇到了居心不良的色迷官员,说良心话,这个新闻如果不是出现在正规报刊而是网络上,其真实性恐怕谁都会怀疑。当然,这其中也许纯粹只是一个巧合,但当地政府少数官员腐败堕落到什么地步,由此也可见一斑。


 政府官员包养情人的胆气和财气从何而来?


 我们知道,包养情人是一种为社会所不齿的反道德行为,由于这种行为往往会给家庭造成伤害,给社会带来危害,即便是普通民众,对此也是忌讳莫深。而身为政府教育、人事部门的这两位主事官员,按理说在政治觉悟、道德素养上处于更高一层境界,更应该在这方面为民众做出表率,想不到居然如此厚颜无耻,对初次见面的唐颖就敢公然提出陪舞、包养这样卑鄙至极的要求,真可谓是色胆包天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那么,我们在斥责这两位官员品行败坏、下流的同时,当地是否还存在有滋生官员腐败的土壤这无疑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况且,包养情人也是一个“系统工程”。官员手中的权力也许能够解决“包”的问题,而“养”,则要靠财力说话,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做支撑。正常情况下,一名政府官员的合法收入,除去养家糊口外,即便是有所赢余,也不可能去满足包养情人的开支需要。显然,一个敢于夸口包养情人的官员,如果说他没有涉足权力寻租,没有涉及职务腐败,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看,唐颖的谋职经历实则就是一封举报信,是对当地官场腐败的一次现身说法。尽管我们尚不知道这两位风流官员的真实姓名,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虽然没有在唐颖身上得逞,但也决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必然还会利用手中的权力继续去寻找新的“猎物”;甚至不完全排除,他们已经得手了,正在美滋滋地享受着用权力编织起来的得意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