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成都的“张海超”

风情将军 收藏 0 365
导读:[size=16]我是成都的“张海超” 张海超是不幸的,但张海超却又是万幸的, 因为他最终得到了党中央的关怀。为了得到法律赋予自己的权力,他最终以自戕的手段获得了国家“权威机构”的认可,其做法空前绝后,骇人听闻。张海超的举动,让每个有良知的人看后,都会觉得悲壮、落泪、同情、无奈!可大家是否知道在全国还有许许多多像张海超一样的“职业病”患者,目前依然处在被特权与部门之间的勾结而得不到法律保护的恶劣环境之中?所谓的手续不全、渠道不通、人为设障,让那些职业病受害者永远无法跨入职业病权威机构科学鉴定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成都的“张海超”


张海超是不幸的,但张海超却又是万幸的, 因为他最终得到了党中央的关怀。为了得到法律赋予自己的权力,他最终以自戕的手段获得了国家“权威机构”的认可,其做法空前绝后,骇人听闻。张海超的举动,让每个有良知的人看后,都会觉得悲壮、落泪、同情、无奈!可大家是否知道在全国还有许许多多像张海超一样的“职业病”患者,目前依然处在被特权与部门之间的勾结而得不到法律保护的恶劣环境之中?所谓的手续不全、渠道不通、人为设障,让那些职业病受害者永远无法跨入职业病权威机构科学鉴定的门槛,为此很多患者无声的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而本人目前正处在本单位的迫害之中,为此我向有关部门和社会呼吁:呼吁正义的复出,呼吁法律的公平,呼吁党中央的重视!

本人:凌再富,18岁入伍,33岁转业,曾经长年驻守在祖国的对越边防前线,并且参加了对越自卫还击战。97年转业进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保卫处任一保卫干事,98年分配到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重庆珞璜电厂项目部保卫科工作,2000年5月初调离该项目部。2000年5月下旬,本人接到公司领导的电话,要我立即前往重庆江津珞璜电厂项目部处理一起放射源被盗案件,本人前往该项目部,通过调查发现放射源已被盗10多天,经过近一星期的艰苦寻找,最后在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备制造厂(放射源生产厂家)销售科人员的有偿帮助下顺利将其案件破获。收回时放射源与其保护装置呈分离状态,放射源装置遭到人为毁灭性的破坏,为此本人受到此放射源辐射32小时,而且未带任何防护设备,单位也未对本人进行任何医学跟踪观察。

2004年3月,本人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发现自已患上了白血病,在医生的提醒下,发现直接与当年处理这起放射事故有关,在住院期间,本人向单位提出工伤要求进行放射病鉴定。可单位拒绝提供鉴定所需的材料,拒绝出具受辐射证明,原因就是为了达到继续隐瞒当年的这起重大放射事故给社会和本人造成的直接伤害,最终做到推卸本人、隐瞒上级、保住乌纱的丑恶目的。由于没有这些鉴定所需的材料,四川省疾病控制中心拒绝受理本人合法的诊断鉴定要求。更有甚者,单位不但不出具鉴定所需的材料证明等,还串通相关事故责任人做伪证,排除本人当年所受辐射。 2004年12月,本人申请劳动争议仲裁,龙泉驿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仲裁委员会受理范围”为由拒绝受理。本人开始收集证据举报,2005年12月6日,四川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给本人的举报进行了回复:“……确认你确实参与了2000年四川电力建设二公司江津珞璜项目部被盗放射源找源工作,但关于你是否因找源工作而导致放射性职业病,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到具有诊断放射性职业病资质的机构进行诊断。”可是当我拿着这张回复找到四川省疾病控制中心要求诊断鉴定时,他们同样不予受理。又找单位,单位同样也不给出具相关材料和证明。

2006年本人开始上访,2008年单位迫于压力,终于为我出具了受辐射32小时的证明,但在诊断、鉴定的关键数据——源强数据上仍然串通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备制造厂销售科人员及本单位相关责任人员造假,将本已报废了的放射源说成是当年还在正常工作使用中的事故放射源,致使本人的诊断鉴定无法通过,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2008年6月本人向四川省疾病控制中心递交了职业病诊断申请,单位出具了受辐射32小时和源强3.12居里的证明材料去做诊断,在源强数据上本人始终未签字认可(因本人未知真假)。2008年12月1日,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预防医学门诊部三位专家王敬英、何玲、罗文彬为本人出具了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诊断结论:“所患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与射线无关”的结论。

本人对诊断结论不服,向成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出职业病鉴定申请,2009年2月12日成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受理了我的申请,并于3月2日组织专家组安珍、陈平、张×莲、杨敬荣、谯俊华5位专家进行鉴定,在专家鉴定会上本人对诊断结论不服进行了陈述,并指出源强数据不实,理由是正常工作的放射源强度应在半衰期以内。该源出厂测量源强为116居里,单位的放射源在被盗前10天才使用过,单位提供的3.12居里的放射源已超过了5个半衰期,分明是颗废源(探伤工作人员语)。单位采取移花接木手段进行鉴定,给我身心上又一次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专家组明知源强证明有问题,鉴定申请人也存有异议的情况下,不但没有终止鉴定,反而以单位出具什么材料他们就以什么材料为依据进行鉴定。明知是虚假的证明,还要继续做错误的鉴定,这种鉴定对我是毫无意义的,反而给单位以口实。请问这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专家应有的行为吗?但专家组最后还是给我出具了诊断鉴定书:“所患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未达到目前国家放射性肿瘤的诊断标准。”更可气的是,在专家鉴定会上,单位提供给专家组去做比对的二位人员的健康档案,是从未到过事故现场的、未受到过丝毫辐射的并且对本次事故负有责任的成员,我当场就在会上提出异议,可毫无作用。

所以我说张海超虽是不幸的,但同时他又是幸运的,他尘肺病还可以以“开胸验肺”自戕的方式来证明自已所受到的伤害,请问像我这样的白血病患者又要割哪才能证明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