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四章 收编“土匪”

zjqian96 收藏 62 1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陈际帆率领神鹰特遣队从河滩一直往西北方向撤,从地图上看,西北方向主要是山区,便于部队的隐蔽和修整。特种作战也不能打成流窜作战不是,总得寻一个自己的窝。部队力量还太弱,一旦鬼子对自己重视起来,象昨晚上这种好机会就不太多了。

尽管有两辆大车,但由于东西太多,所以每个人等于是负重行军。特种兵还没问题,可是几个国军士兵就不行了,一个个累得挥汗如雨,又不好意思叫苦。自己好歹是中央军,也是受过正规训练的。

钟鼎城也看出他旁边的搭档有些不行了,王大柱因为受伤,所以负重较轻,尽管这样,王大柱还是汗淌,他问王大柱:“怎么,以前在部队没训练过?”

“部队上主要练队列、枪法和刺杀,像这种背东西走路还真没练过。”王大柱尽量谦虚回答,但还是掩盖不了眼神中的怀疑。

“这是你们加入后的第一课,以后这种事还多着哩”,钟鼎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正在这时,陈际帆忽然举手示意大家停止前进。

“怎么了,队长?”赵俊低声问道。

“罗汉说前面有埋伏。”陈际帆边说边打手势指挥特遣队员隐蔽疏散。

“二十一个人,一挺机枪,”陈际帆在看罗玉刚打来的手势,“不是鬼子”。

原来,在特遣队刚从树林那边进到这个山坳时,就被人给盯上了。兵荒马乱的,一般过往商旅行人很少在这一片活动,特遣队押着的两大车武器装备那是比黄金还让人眼红的东西。

罗玉刚悄悄潜回来对陈际帆说:“队长,好像是土匪。”

荒山野岭的有几个土匪并不奇怪,让陈际帆不解的是这里离国民党首都南京并不远嘛,看来蒋介石的治安搞得也太差了。

看样子这帮土匪是盯上自己这些枪支弹药了。陈际帆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拿起望远镜向前面山坡上望去,其他人没有命令仍然在原地保持警戒。

“这些土匪战斗力不弱,埋伏地点选得很好,还修筑了简易的野战工事,火力配置很专业,几乎没有射击死角。”陈际帆把观察到的情况向大家说明。

“大家怎么看?”陈际帆向大家问道。

钟鼎城和胡云峰的意思是最好先搞清楚情况,只要这帮土匪不是大奸大恶之徒,那么就不必要开杀戒;罗玉刚说要打的话对方这点人只怕不经打,但杀中国人没意思,赵俊说他听队长的,不过他觉得有必要派个人先沟通一下。高焕捷和文川浩没说话,但他们好像很赞同赵俊的意见。

邓方顺对陈际帆说:“队长,要不我过去和他们说说?听您刚才的说法,对面好像是国军?”

“嗯?”赵俊一脸的惊奇。

“不行,太危险了。”陈际帆当即拒绝,他可不想让部下白白送命。

邓方顺又说:“队长,您有所不知,鬼子来前这一带是我们中央军的防区,不可能有土匪的。前面的人马说不定也是从前线撤下的国军部队,就让我去试试吧。”

“头,邓班长说的有道理,我和邓班长一起去吧,说不定真能化敌为友。”赵俊接过话头。

“兄弟,不用,人多反而不好,放心吧。如果谈不拢,咱们再打也不迟。”邓方顺对赵俊说。经过昨晚河滩战斗,他现在毫不怀疑这些搭档的战斗力,从内心讲他也不希望中国人打中国人。

陈际帆命人把从鬼子身上扒下的衬衣做了面白旗,让邓方顺举着过去,武器留下,人家二十多支枪对着,拿着武器也没用,既然是谈判,不妨显出点诚意。

邓方顺举着一路小跑过去,边跑边喊:“别开枪,别开枪,请你们当家的出来说话。”

邓方顺一走,陈际帆便命令:“全体做好战斗准备,他们敢对邓班长下手,就灭了他!”

命令一下,机枪、掷弹筒等纷纷向对面山上瞄准。

“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对面有人喊道。

“别开枪,我们是国军,刚和小鬼子打完仗撤下来。我们长官说了,不希望中国人打中国人,所以派我来谈判。”

“把两车东西留下,走人!”山上又喊道。

“这个我做不了主,得回去报告我们长官。”邓方顺摇着白旗喊。

“好吧,快去,要是敢耍花样,爷们的家伙可不认人。”

邓方顺跑回来把情况给陈际帆讲了,其他人一阵冷笑,二三十个人就想打劫,当真把咱们当软柿子了。

陈际帆看了看对面山上,回头对大家说:“武器可以给他们,反正咱们带着也费事,我准备和邓班长亲自去一趟,顺便摸摸他们的底。”

话刚说完大家马上反对,赵俊说:“头,太危险了,要去也是我去。”

“好了,就这么定了,对方人不多,我是想把他们全争取过来。”陈际帆说。

陈际帆紧随着邓方顺走到山坡跟前,邓方顺摇着白旗冲山上喊:“别开枪,这是我们长官,有什么话就对他说。”

“要想过路,就把车上的武器弹药留下。”山上喊道。

陈际帆喊道:“山上的朋友,车上这四五十条三八大盖是我和底下兄弟昨晚打鬼子缴的,还有些子弹,不嫌少的话一并拿去,就当交朋友了。”说完冲后面招了招手,钟鼎城和赵俊押着两辆大车走上前来。

“我们一路赶过来,想向各位朋友讨杯水喝,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意思是,枪我们白送就当交个朋友,但是得见个面。

上面停顿了一会,又有人喊道:“这位长官快人快语,我们成交了。”

不大一会功夫,山上冲下二十来个人把陈际帆们团团围住,这帮人的打扮还真不是土匪,正宗的国民党中央军,手里4支MP18冲锋枪、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和中正式步枪。

钟鼎城和赵俊也把手里的03式瞄向了周围的这群人,后面剩下的特遣队员全部冲上来,“不许动,不许动!”双方的声音此起彼伏。

陈际帆冷笑着对对方说:“怎么,你们就这样欢迎客人的么?”

这是一个军官打扮的人上前冲陈际帆拱了拱手:“误会误会,兄弟我叫宋关虎,敢问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陈际帆,这些是我的弟兄。”陈际帆答道。

“陈长官的部队真是威武啊,想来一定让鬼子吃了不少苦头喽。”那位姓宋的头目恭维道。

“我的部队人数虽少,但却都是不愿当亡国奴的中国人,鬼子我们见一个杀一个。”陈际帆狠狠地说。

特遣队一行在山上土匪警惕的目光中跟着宋关虎来到他们的所谓山寨。说是山寨,其实只不过是建在一座稍微高点的山上的几栋茅屋而已,周围比较陡峭,只有前面一条路通上山,周围用石头垒砌了一圈大约半个人高的围墙,然后钉了几根木头勉强做了个寨门。寨子里完全按照防御阵地的布置,有沙袋、壕沟,还有一机枪阵地。和电视里水泊梁山比起差远了。

其实在陈际帆爽快答应他们的条件时,宋关虎和手下人都怀疑有诈,直到看到面前这些人的气质和装备时,才没有敢轻举妄动。这群人尤其是其中的七个,个个人高马大,脸上不知为什么涂得花里胡哨的,但眼里却透出浓浓的杀气。再看人手里的家伙,别说自己这边的中正式跟人没法比,就是那几支花机关,差得也不是一个档次。还有头上的钢盔,用布包起不说,也是花花绿绿的,前面有个图案,可能是他们的标志吧,脚上的靴子也没见过,不是国军的长筒靴,而是一色的黑短靴。总之,在宋关虎这边人看来这几个军人处处透着怪异,决不是自己见过的一般国军。

宾主坐定后,见他们眼中充满疑问,陈际帆决定交底:“各位,实不相瞒,我们这七人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国家遭难,身为军人责无旁贷。这几位是从南京撤下来的国军,在和小鬼子作战时遇到了我们。现在首都沦陷,山河破碎,我们这十来个人决定留下来和鬼子血战到底。”

“等等,陈长官是说这几位弟兄是从南京撤下来的?南京失守了?”宋关虎忽然问道。

宋关虎刚问完就看见陈际帆几个脸上露出悲愤的神色,“现在南京就是一个地狱,日军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正在屠杀城中的伤兵、战俘和市民,所以昨天我们干掉了日军一个小队,用这帮畜生的血来祭奠我南京死难的同胞。”陈际帆淡淡的说。

“就你们12个人?”宋关虎有些不相信。

“是7个,我们5个没捞着上,”邓方顺看他不相信,忍不住插了句,“在山下我们长官说不想和中国人打,所以才让我来和你们谈的。”邓方顺的意思是就凭你们这点人,陈长官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宋关虎和手下一帮弟兄听得半信半疑,一个鬼子小队栽在7个人手里,还全身而退,连皮都没蹭到,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看这几个人的气质并非不可能,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些人就太可怕了,幸亏刚才没有闹翻脸。想到这里宋关虎冷汗都下来了。

“哎呀!没想到我这些弟兄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打起抗日英雄的主意,该死该死,陈长官,刚才有得罪之处请海涵海涵啊。”

“宋当家的不必客气,这些枪支弹药反正我们也用不完,原本也是要用来送给打鬼子的英雄的,不过宋当家的,好像你们原来也不是干绿林买卖的吧?”陈际帆盯着宋关虎问道。

“嘿嘿,既然陈长官看出来了,兄弟我就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了,我和手下这二三十个弟兄就是如假包换的国军,淞沪会战时我们师在前线给打残了,撤了下来,途中又遭到鬼子飞机的轰炸,大家好不容易到这,没吃的了,士气低得不得了,大家伙一合计便上山落了草,这地方原来确实是土匪窝,被我们赶走了,我们也是刚来不到两个月。”宋关虎抠着后脑勺说。

“怪不得我看弟兄们的架势很像正规军呢,哈哈!”陈际帆也装着笑笑。

“哪里,他们那几下子让陈长官和各位朋友笑话了。大富,去,把弟兄们全都叫过来,来见见杀鬼子的英雄,发什么愣,快去!”

“是!”那个叫大富的敬了个礼转身跑步出去了。

素质不错,要是加以训练打鬼子是把好手,看着大富的背影陈际帆心里暗暗想。

不大一会的工夫,二十六个国军穿戴的士兵整齐地跑步来到陈际帆们所在的屋子前,那个叫大富的士兵跑步进屋向宋关虎“刷”敬了个礼:“报告连长,弟兄们集合完毕,请连长训话。”

“知道了,各位朋友,我的弟兄想认识一下杀鬼子的英雄,不知可否移步和他们见个面?”宋关虎站起身来邀请。

陈际帆当然不好意思推辞,便跟着宋关虎来到屋外。众人刚站定,只听宋关虎说:“各位兄弟,这几位英雄在昨天亲手干掉了鬼子一个小队,为咱们在淞沪战场上死难的弟兄报了仇,我命令,全体向杀鬼子的英雄敬礼!”

宋关虎话音刚落,底下齐刷刷向陈际帆他们敬了个礼。特遣队本来对他们打劫自己还耿耿于怀,此刻见到这帮人的军容不禁暗赞,刚才戒备和轻蔑的神情一扫而光,纷纷回礼。

宋关虎紧接着说:“弟兄们,咱们本来就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军人,因为生存才不得已在这荒山野岭当山大王,刚才听这位陈队长和他的兄弟们讲,南京已经沦陷,小日本在南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同胞遭难,我宋某人不能在这什么都不做,我要宣布一个决定,从今天起我宋某人要和陈队长他们一起去打鬼子,弟兄们有没有愿意走的?”

宋关虎话说完,底下一阵沉默。大家没想到宋关虎会说出这种话,虽然平时大家私下里也发些牢骚说当土匪没前途,但打鬼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当初阵地上那么多国军,可是鬼子的飞机大炮一来就剩下没几个了。打鬼子?就凭手里这几十号人和几十支枪?所以大家都没说话。

底下这一冷场,搞得宋关虎很尴尬。他以为自己话一说,怎么也有几个应声附和的,谁料都不吭声。宋关虎只好用眼神向陈际帆求救。

底下这些士兵的样子陈际帆全看在眼里,平心而论,这些人的军事素养还是过得去的,可能是战场的失败让他们的信心受到了打击。看来得说点什么了。

“弟兄们,我们在国外学习的时候,教官曾经去日本考察。回来对我们讲过一段话。他说,日本陆军是世界上最没前途的军队。我们当时都不明白教官的意思,直到昨天面对面和小鬼子较量才有些明白。弟兄们,你们听好了,离开飞机大炮,小鬼子什么都不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