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原因导致红色高棉大屠杀?

孤独行走 收藏 19 4874
导读: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面临国际法庭的审判时被指控的罪行:一是反人类罪;二是大屠杀罪。红色高棉在执政期间,人为的使柬埔寨陷入了灾难的深渊,导致了20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对柬埔寨人民犯下了严重的罪行,受到历史的审判是无可非议的。但值得让人深思的是:红色高棉为什么从救国救民的愿望出发,而结果不仅给社会带来了灾难,自己还走上了大屠杀的道路。这里的原因所在,从根本上说是波尔布特坚信的马克思主义没有指导实践的能力,而他却坚决按马克思所指的道路走,在掌权后推行的共产主义制度严重违背了社会发展规律。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才使

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面临国际法庭的审判时被指控的罪行:一是反人类罪;二是大屠杀罪。红色高棉在执政期间,人为的使柬埔寨陷入了灾难的深渊,导致了20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对柬埔寨人民犯下了严重的罪行,受到历史的审判是无可非议的。但值得让人深思的是:红色高棉为什么从救国救民的愿望出发,而结果不仅给社会带来了灾难,自己还走上了大屠杀的道路。这里的原因所在,从根本上说是波尔布特坚信的马克思主义没有指导实践的能力,而他却坚决按马克思所指的道路走,在掌权后推行的共产主义制度严重违背了社会发展规律。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才使红色高棉走到了这一步。为说清这个问题,以下先从分析它的一些奇怪现象开始,再结合柬共的历史对形成灾难和出现大屠杀的必然性进行一下剖析。

柬埔寨共产党自1960年建立,一直到夺取政权后,既没公布党组织的名称,也没公开对社会的主张。这种现象一直被人们感到奇怪。因为这种做法既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对他们不利的。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绝不会是出自柬共的主观愿望,真正的原因应该是柬共自身的性质与柬埔寨社会的发展阶段不相符而决定出来的。因为红色高棉与各国共产党性质相同,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对社会的主张是消灭阶级,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建立被压迫阶级的政权。在封建社会的柬埔寨自然是号召农民打倒地主,建立农民政权,实际也就是进行土地革命斗争。但要使这种主张能行通,在当时的柬埔寨社会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农民阶级的文化知识水平使自身的能力达到登上政治舞台的程度,(具体表现形式是在农民中能产生建立基层政权所需的干部队伍);二、农民与地主之间的阶级矛盾激化。但事实上当时一个条件也不具备。为说清这点,下面先介绍一下红色高棉的最高领袖波尔布特。

波尔布特是红色高棉的创始人,为了柬共的事业,他曾多次来中国取经,接受游击战争的专门训练,并努力钻研毛泽东著作。自称是毛泽东的学生,把农村包围城市作为他们夺取政权的道路,这些事实说明波尔布特对中共创业过程中土地改革的政治主张以及建立农民政权的具体做法不只是清楚,还会尽一切努力去这样做。因为在初始阶段,柬共是白手起家,要想得到发展,只有发动和依靠农民阶级,而要想从根本上得到农民阶级的长期支持,又只有把农民政权普遍建立起来。关于这点别说有中国的例子,就没有先例波尔布特也能慢慢想到,就想不到,客观条件逼迫他也得逐渐走上这条道路。退一步说,即使波尔布特根本就想不到或不想这样,在革命军到达的地方或对地主阶级能起威慑的地区,农民阶级自发的也会这样做。但在柬共革命期间并没出现这种局面。这只能证明他为此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失败,证明在当时的柬埔寨,农民阶级由于知识水平的限制,根本就产生不出组建政权的干部队伍,实质也就是没有登上政治舞台的能力,建立不起政权组织。到此再说第二个条件。如果当时柬埔寨要是存在阶级矛盾激化的条件,对于柬共,即使建不起政权,完全可以采取打击地主号召农民的办法去发展军事力量,在这点上,历代造反者都是这样做的,也都能达到无师自通的程度,波尔布特这个有师之徒更应如此。但事实上柬共发展起来是在1969年树起了反美大旗后,也可说他是在反美救国的旗帜下发展起来的,并不是在打击地主号召农民的主张下发展起来的。而在1969年前8年的时间里,柬共只能勉强生存,根本没什么发展。这充分说明柬埔寨当时并没有阶级矛盾激化的条件。

正因为柬埔寨社会当时不存在上述两个条件,从客观上等于没有实行土地革命的基础,也使柬共的这种主张公布不出去。如硬公布不仅没法实现,还会在社会中更加孤立,更加失去生存的条件和发展的余地,这样迫使柬共在多次失败后不得不放弃土地革命的主张。另一方面,由于红色高棉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它的性质就是要消灭剥削阶级。这决定只要柬共公开,就必须公布与自己性质一致的主张以求得到社会响应。而在土地革命的主张公布不出去的情况下,要单纯公开共产党组织,等于这个组织没有宗旨,更没法得到社会的认可。迫使柬共又只能处于保密的状态。所以说柬共长期不公开,是由自身的性质与柬埔寨的发展阶段不相符决定出来的。在弄清这点的前提下,再去回顾柬共的历史,就会逐渐看出红色高棉最后给社会造成灾难和走向大屠杀的轮廓。以下便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下分析。

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正直青年的波尔布特等人,自从在法国留学期间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后,决心要以革命的手段在柬埔寨开创一个完全属于被压迫阶级的新天下。当时柬埔寨是法国的殖民地,他们的革命对象自然也包括法国的这些殖民主义者,所以这些留法青年回国后,大部分成员,尤其后来成为柬共高级领导的一些人:波尔布特、英萨利、农谢、乔森潘、宋成等,都投入了当时在西哈努克亲王领导下的抗法斗争。1955年抗法战争取得了胜利,柬埔寨宣布独立。但这种结果却不是这批留法青年所追求的最终目标,也不能被他们所接受。因为他们的目标是消灭一切统治阶级,在法国殖民者被赶走后,下一个目标自然是国内以西哈努克亲王为代表的整个统治阶级。于是他们继续酝酿革命运动。到1960年,21个青年聚集在金边火车站的一节旧车箱内开会正式组建了柬埔寨共产党。在这次大会上,选举的中央总书记是杜萨木,波尔布特是中央三常委之一。两年后杜萨木失踪(实际是被警察逮捕后捆上石头推入了湄公河处死),波尔布特被推举为总书记,从此他成了柬共的实际领袖,革命的千斤重担也就落在了他的肩上。正是这种使命迫使他必须为柬共的生存与发展去尽一切努力。尤其到1963年他的身份暴露被迫进入丛林后,生存与发展更成了当务之急。在这种情况下,一者是他本人悟性很强;再者是他此前来中国受训,并对中国发展史及毛泽东思想有很深的研究。这样在联系本国实际中他完全清楚应该走土地革命的道路。一些资料显示这个时期他在丛林中进行革命宣传,而宣传的内容肯定就是土地革命的主张。然而因为在当时的柬埔寨不存在进行土地革命的两个先决条件,他的宣传没有任何号召力,波尔布特不得不放弃土地革命的主张。又因为这种主张行不通,共产党组织的名称也没法公开。但作为一个政党要实施领导革命运动,又必须让社会知道自己的存在,也必须有一个公开的名称。于是在共产党组织没法公开的情况下,最后被迫采用了一个包罗万象的名称——“革命组织”来公布于社会。

这种局面无疑会使柬共处于最艰难的环境之中,但站在波尔布特的角度,作为最高领袖又必须为党的发展继续寻找出路,在没法公布政治主张得不到整个农民阶级支持的情况下,他只有利用个别地区农民对政府不满的条件去发动运动,以求尽量扩大一些势力和影响力。1967年马德望地区萨德兰县的农民,因反对扩大税收与政府发生冲突,最后酿成了暴动,这些暴动者自然成为了柬共的发展对象。当暴动被镇压,幸存者加入了柬共游击队,柬共的力量得到了一些壮大,趁此机会波尔布特决定正式建立武装,尽全力发展游击队。而后他们又发动了几次起义,到1968年底,柬共的武装发展到了几百人。这些尽管是柬共长期斗争的结果,也算是有了发展,但就凭这点力量,对于波尔布特,不管他雄心有多大,别说取得全国胜利,就连生存仍无法保障。正是这个原因,波尔布特以及他领导下游击队,很长时间都活动在柬越边境的丛林,以便在政府进剿时,顶不住就退往越南境内。要改变这种处境,起码得使自己的武装力量发展到自立的程度。而要做到这样,只有公布一种切合实际的主张,以求得到社会的支持,要不然,单凭得到个别地区少数农民的支持,永远也发展不起来。但在当时社会中,客观上不存在这种条件,波尔布特没办法做到这点,只能在苦斗中去等待时机。

1969年美军在越南战场上处处被动,引起了美国政府对西哈努克亲王中立偏左政策的不满。正是他这种偏左政策,中国的大量援越物资和越南北方大量军队,通过柬埔寨到达了越南南方,对美军在越南战场的被动起了一定的作用。而且越南军队在战场被动时,有时还撤到柬埔寨休整。所以从这年开始,美军不仅出动大量的飞机轰炸柬埔寨,还直接出兵进攻柬埔寨,造成了当地无数人死亡,使柬埔寨与美国的矛盾骤然上升。正是这种民族矛盾的上升,给了在困境中的柬共发展的机会,所以波尔布特不失时机地在原来只反西哈努克亲王的基础上,又公然竖起了抗美救国大旗。正是这面旗帜得到了社会的支持,柬共的武装力量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到年底就达到了2500人。1970年美国乘西哈努克亲王访苏之机,支持首相朗诺发动了政变,西哈努克亲王成了无家可归之人。当时的苏联政府因种种原因没表态支持西哈努克亲王,于是他抱着寻求支持的希望和试试看的心情从莫斯科飞往了北京。到北京后,经毛泽东的同意,周恩来以最隆重的仪式欢迎了他,之后立即表明的态度是:如果你要坚持战斗,中国将予以全力的支持。西哈努克亲王当即表示了战斗到底的诀心。接着周恩来又表明支持他的交换条件是他必须与柬共合作建立统一战线。西哈努克亲王出于无奈,为了消灭叛徒朗诺达到回国主政的目的,只好接受了周恩来的条件,与自己昨天的敌人“柬共”走上了合作的道路。

而后在中国的安排下,西哈努克亲王以民族联合统一战线主席的名誉在北京组建了流亡政府,但不回国主持实际工作,柬共单方成了统一战线在国内的实际执行者。这种局面明显是毛泽东有意安排的结果,对于波尔布特当然是求之不得。这不仅使柬共在国内有了合法的地位,也使他在西哈努克亲王的旗帜下,能够名正言顺地去收获一切成果,以及收纳西哈努克亲王的部下和一切支持者。至此波尔布特如鱼得水,柬共的力量得到了飞速发展。而后西哈努克亲王在北京不断对国内发出呼吁,号召人民走进丛林参加游击队,站在抗击美国侵略和反对朗诺集团的行列。因西哈努克亲王在国内尤其是在农民中威信极高,在他呼吁下首先是整个农民阶级站在了柬共的支持立场,大批的城市青年也响应号召走进丛林参加了柬共的武装组织。人员问题解决后,武器装备在中国无偿支持下更没问题,柬共领导下的武装力量迅速由游击队上升到了正规军,并在近3年的时间发展到了四、五万人。朗诺的军队根本不是柬共的对手,节节败退,致使百分之八十的国土很快成了柬共的控制区。随着柬共势力的发展如旭日东升,取得全国胜利已为时不远,一个严峻并无法回避的问题却摆在了柬共的面前,这个问题就是在军势力量发展的同时,全国范围内没有产生与共产党性质一致的各级政权组织。之所以这样,如前所说是因为柬埔寨社会不存在土地革命的客观条件,使他根本就建不起与自己性质一致的政权组织。它在军事上的崛起:一是依靠竖起的抗美大旗;二是西哈努克的号召。在这两点儿中,随着美军的撤出和停止对柬埔寨的轰炸,这杆抗美大旗会逐渐失去作用。第二点,虽然在毛泽东的安排下,西哈努克亲王完全失去了权力,但他仍是旧制度的总代表。由于柬共没有自己对社会的主张,没有自己的政治路线,在客观上等于完全承认和维护着旧制度。像这样,朗诺被打倒后他们要是走当初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道路能行通,也能掌握住全国政权。但这样动摇不了旧制度,与波尔布特当初建立共产党的宗旨相反,这决定他们在思想上接受不了。如果要不走这条道,而是到时利用原有的政权结构去消灭旧制度,不只会遭到整个政权体系的反对,如果西哈努克亲王发出号召,恐怕连当初很多走进丛林参加柬共武装组织,乃至参加柬共的党员都会倒向西哈努克亲王。这很可能会给柬共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要想既掌握住全国政权,又要达到消灭阶级的政治目的,在军事力量发展的同时,必须在控制区内普遍建立起与自己性质一致的基层政权组织。在土地革命的主张行不同的情况下,他们只有另找出路。当时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是走的集体化的道路。使他们有借鉴的地方,所以从1973年5月,柬共就开始在控制区内的个别地区把农民组织起来搞集体化的试验,以求使这些集体化组织的领导干部,成为柬共中央政权的基础。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