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许轶初说:“我想弄张机场的平面图和日军在三合的驻军分布图,能办吗?”

“啊?不,不,不。这个我可弄不到,这是最高军事机密,只要一外泄那我就完蛋了。怎么,你还是想去袭击机场啊,别犯傻了,三岛在机场附近早设好了陷阱等着你们去钻那。”

曹胜元觉得许轶初的要求太过分了,并且他知道这一次许轶初不会再成功了。


许轶初也知道自己的要求高了点,曹胜元毕竟是自己的追求者,而不是战友,被他拒绝也在情理之中。

她接着问曹胜元:“怎么宫本最近好象不在三合吗?”

“是啊,他去执行一项秘密行动去了,不过不牵涉到你就是了。”

曹胜元知道宪兵队长宫本大佐是抓捕许轶初最积极的人之一,所以声明了一句。


“那能告诉我是什么任务吗?”

“看看,你许大美人哪儿是来看老同学的啊,分明是要情报来了,一说完情报你就得走,是不是太现实了点啊?这不是把我曹胜元当二百五耍吗?”

曹胜元把憋了半天的话说了出来。


“呵呵,曹兄误会了,我是看你还有中国人的良心,又是老同学,所以才来找你的嘛。其实你给的情报我都给你记在你的功劳帐上那,等抗战胜利了,我为你做证,说明你为抗战出过力的。”

许轶初安慰起了老同学,她怕曹胜元跟着提出什么无理轻薄的要求。


曹胜元深思了半晌,说:“轶初,咱们去阿玛湖边上走走吧。”

“可以啊,不过你就不怕被人认出我来?”

“我怕什么呢,我现在是日本宪兵队副队长还兼着侦缉队长,谁敢注视我的行踪那,再说还有心腹手下给把着风那。”

“那好吧。”

许轶初也想散散步,就起身同意了。


许轶初坐进了曹胜元的摩托车车斗里,曹胜元让手下把许轶初的枣红马牵上跟在后面。

他们顺着阿玛湖出了三合城的西城门,把守的日军和伪军见是日本人的大红人,侦缉队长带着个大美人出城,连问都不敢问放行了。


出城不远,是阿玛湖最宽阔的地方,绿树成阴,花草成行,并且行人稀少。

曹胜元指着远处的一处房屋对许轶初说:“轶初,那是我让手下开的一处杂货店,实际上是我监视进出城人的监视点。楼上也是间茶馆,以后就在那里碰头,以后你直接到那里,有电话可以联系上我的。”

“呵呵,曹兄想的很周到,我同意。”

许轶初见摩托在湖边的树林边停下了,就跳出了车斗说道。


曹胜元走在许轶初的身边,试探着把手搂在了她那万人迷的柳腰上。

许轶初并没有拒绝,她明白过于拒绝曹胜元会让他处于绝望之中,对自己的工作很不利。

“这里的风景真美,要是没有战争该多好啊。”

她不由的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呵呵,是啊,不过没有战争的话,你早被男人争先恐后的抢跑了,我哪儿还有机会和你一起欣赏这美景那。”

曹胜元收紧了胳膊,把许轶初搂紧了,他感觉自己的手离她左边的乳房部位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他真想把手滑上去捏一下,他坚定的相信许轶初的乳房十分坚挺,因为从她胸部微微隆起处看,她的乳房不大但应该是朝着上翘着的。

但是曹胜元终于没敢去触碰那诱人的隆起部,他真怕不留神惹翻了她,就再也没有今后可能存在的机会了。

再说,就象这样能搂着许轶初散步,就足以让任何男人嫉妒的了,曹胜元不是不懂得分寸的人。


许轶初虽然有了些须的恶心感,但是还是忍住了。

走着走着,她问了起来。

“曹兄,现在该告诉我宫本的行踪了吧。”

“哦,可以可以。宫本现在在缅甸,马上就要被空投到你们第九军的后方基地四关山去了。”

“啊?难道日本人要攻击我们的后方基地吗,这好象是去送死啊。”

许轶初感到日本人是不是疯了。


“一支小分队的确是谈不上攻击,但是用偷袭骚乱这两个词就合适了。他们的目标是抓几个女军人回来,这样可以达到两个目的,第一是动摇第九军的军心,让你们感到在后方都不安全了。第二那,是为三合平田的特种慰安所增添新的女战俘。”

“是这样啊,真够歹毒的。有具体的行动时间和地点吗?”

许轶初知道这事是非同小可的。


“看你说的,那都是宫本去了缅甸才在当地制定的,甭说是我了,就连三岛司令官也不会知道具体的方案。”

曹胜元这次倒是的确没隐瞒什么。

不过他倒是希望宫本成功,能抓回几个国军的女军人来,这样日本人有了资本,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女战俘身上,那么打许轶初的主意的强烈性就会相对减少不少,对于许轶初的安全性也就大了不少。


因此当许轶初问起他可能的重点时,曹胜元马上说是野战医院,而避开江佳奇和上官芸所处的通讯总站不说。

许轶初想想也对,女军人最多的地方就是野战医院了,因此她决定赶回景德去,把这一重要情况向军部汇报。

她对曹胜元说:“这个消息太重要了,我得赶回景德去了,曹兄,下次再陪你好好逛阿玛湖吧。”


“看看,我说你许大美人就是太实际了没错吧,一完成你的使命就要告别了。”

曹胜元搂着许轶初的腰不肯送手。

许轶初说:“曹兄,松手吧,还要再见面那。”

她开始用手去掰曹胜元的胳膊了。


“好吧,作为报答,送我一个吻吧!”

曹胜元知道再挽留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刚说完,没等许轶初脑子转过来那,马上一托她的后背,头猛的一低,就压在了毫无防备的许轶初的嘴唇上了,这次他有了经验,不等许轶初闭嘴,猛劲的用舌头挑开了她那两排雪白的牙齿,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里,并且立刻舔上了许轶初润滑的舌头。

许轶初没料到曹胜元会一下这么粗野,反应迅速的猛的拧头,甩开了曹胜元的嘴,然后推开他往地上猛吐了几口口水。


“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啊,真流氓!”

许轶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舔到了舌头,真是又羞又愤,连连“呸”着恶心的要吐。

她扬起手就给了曹胜元一个大耳光子。


“对不起,许大美人,我实在太喜欢你了,以后我听的你的就是了。”

曹胜元捂着脸还在“吧嗒”着嘴,仿佛还沉寂在许轶初口腔醉人的清香中,他把带进自己嘴里的口水似乎不舍的咽到了肚子里。

他想问自己以耳光换来的一吻是不是奢侈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