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三合城的简易机场终于修建完毕。

平田静二的“三合特种慰安所”也基本修建完工。

于是参加修建机场的那个联队的官兵便被作为嘉奖,成为了特种慰安所的第一批客人。


这时候,那些满怀着僮景的日本和韩国妇女才知道被国内征召过来是干什么的,这时候她们才想起了在半路上营救他们的那个让人过目不忘的中国美人儿军官和那位连长的话是真的。

但是,这时候为时已晚了。

外面挂着“三合娱乐大世界”牌子的慰安所里响起了阵阵的哭叫声和骂喊声。

在这里她们的贞洁一个又一个的失去,沦为了自己同胞发泄的工具。她们真希望能逃出这人间地狱,也真希望再能遇见那位东方美女来营救自己。

但是这一切都只能是幻想了,这里戒备森严,许轶初就是再有本事,也不会来自投罗网的。


在平田静二大佐的办公室里,三岛正夫、康田一南和平田静二本人一边喝着清酒,一边观赏着歌舞伎的表演。

“康田君此次修建机场劳苦功高,你看中那个姑娘我给你留下享用吧。”

平田静二对着康田举了举酒杯。

“多谢平田君了,我对我们日本女子历来不感兴趣。”

“哦?那听康田君的语气是喜欢支那姑娘了?”

“是啊,我只对女战俘感兴趣,洋妞就更来劲了,只可惜让许轶初那丫头都破坏了。”


“是啊,是啊,真是可恨。不过康田君,我有一个感觉,就是许轶初迟早会被皇军抓住,并且会把她的阴道都轮奸烂了,你相信吗?”

平田静二说这话的时候很自信。

康田一南却不以为然,

他说:“那就看你的运气了,我想只要是中国的女军人,不管是国军还是八路军的,你抓住谁我都会感兴趣的。”


“呵呵,是吗,康田君的意思是我这特种慰安所目前还没有体现出特种二字的含义是吗。”

平田静二知道康田参谋长话里的意思。

康田未置可否,三岛正夫说话了。

“是啊,本来那写英美的女战俘可以在这里体现出特种的意义,但被许轶初袭击得逞就暂时还不能体现出特种的含义了。但是康田君不必沮丧,很快我们这里就将出现新的女战俘了。”


“那好啊,到那时候,希望三岛君和平田君能邀请我过来。”

康田明天就要出发,带着一个联队去他的旅团上任了。今天正是三岛给自己在饯行。

“那当然,一定邀请你过来。到时候康田君务必赏光了。”

三岛告诉康田,再过十天,有十几个国军和新四军的女战俘要从徐州起程去广西,然后由飞机运送到三合来。


“这次是用飞机过来,我不信她许轶初能带着人上天去打伏击。”

平田静二得意洋洋,现在机场的好处已经初步的体现了出来。

“呵呵,好啊,可惜我不能等那么长的时间了,希望再有新的女战俘能给我保留一个完整的。”

康田举起酒杯向三岛和平田回敬着。


“也许快了。”

三岛说:“宫本大佐这就要出发到第九军的后方执行‘猎兔行动’,要是运气好说不能把‘大白妮’江佳奇给抓到那。”

“这个我就不指望了。”

康田说:“江佳奇、许轶初和周洁都是军部钦点的保留美人,抓到也没我们的份。我就指望着曹胜元和周大彬能抓住周洁,即便抓不到周洁,那住到杜玫和苏亚鹃就已经就是天大的喜事了。到那时候三岛君再向我发出邀请吧。”


第二天,康田就带领着调拨给他的第20联队的官兵转道思茅去缅甸境内和国军的远征军作战去了。

三岛为加强三合城的稳定,从景德和大锅山前线的第18联队调回了一个大队。这样一来,大锅山的常云山和景德王金虎、陈占彪部正面的压力一下减轻了许多。


三岛怕再次发生两个月前的“女战俘拦截”事件,叮嘱平田和周大彬做好防范工作。

三岛说:“我已经命令18联队围死景德,不让许轶初有活动的空间。你们要加强进出三合城的检查,防止城内的许轶初手下的潜伏分子对机场进行破坏。”

他特别着重的对曹胜元说:“曹桑,你的父亲是我们的老师,皇军大大的器重你,宫本现在正在缅甸,准备空降四关山地区,平田君也忙着打理慰安所事务。三合城的治安你要负起全面的责任。”

曹胜元立正敬了个军礼:“哈依!司令官请放心,胜元三太郎誓为帝国效劳。”


其实,会一开完,曹胜元就骑着带斗摩托来到了老莫的“天天来”茶馆。

许轶初正穿着那身代表性的浅褐色皮夹克,灰色的长裤和米黄色的毛线披风,脖子上围着黄绿花的丝巾等着他那。

老莫还是不在茶馆里,滇西南特委正召开着会议,他没办法不去参加。


“许大美人,你现在可是被日本人恨之入骨的人物了,老进三合城可是太危险了。下次得换在郊区的结合部见面,不然连我都要被你给连累了。”

“哦,怎么曹兄你害怕了?”

许轶初风度依然的泡起了茶。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我老爹在日本教学的时候就是三岛的中文和亚洲文化课的老师。就是有什么事,他也会罩着我的,但是你要是出了危险,我很难把你救得出来,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

曹胜元被许轶初镇定所感染,放松了一些,端起茶杯喝上了茶。

他说:“我是刚刚开完了会,会上的重点就是防止你对三合的骚扰。因为一批女战俘就要乘坐飞机被运送过来了,怕你再玩上次那招儿。”


“这个我知道,肯定是怕我毁坏机场,阻止女战俘的运送。但是曹兄,这次送来的可是我们的同胞姐妹啊,你忍心看着他们被日本鬼子糟践吗?”

许轶初直视着曹胜元。


“可我能有什么办法那,三合城现在是日本人说了算。再说虽然调走了一个联队,可剩下的两个联队也有三千号鬼子那,加上张鸣九的伪军第一师和高旺才的保安团一共也有三千多人,加起来有7千多人,武器由先进,靠你那景德的千把号人根本无法控制三合的局势。因此我劝你这次的女战俘运送就别逞能了,弄不好把你自己非搭进去不可。”

曹胜元永远都是矛盾的心理,这种心理几乎和老莫一样,那就是既不喜欢日本鬼子太猖狂,也不希望国军和八路军胜利。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自己的生存空间里过的更自如。


“恩,曹兄分析的很有道理,我再想其他办法吧。不过我想求曹兄件事。”

“呵呵,许大美人,你说吧,只要不是让我去杀三岛,什么都可以。”

曹胜元盯着许轶初那双穿着浅棕色高帮系鞋带的野外皮鞋出神。心想,这双鞋里裹着的一定是双迷死人的俏脚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