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煮尸“食女”背后[图组]

沧海一笑HA 收藏 11 5794

一桩几欲演变成现代版吃人事件的凶案,在悄然地走向结束的当口,却引出了一个不容回避的疑问:一名无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怎会有一个收养八年的瘫痪“养女”?


精神病人煮尸“食女”背后[图组]


案发后,刘和章被送进当地精神病院,每天有馒头吃


精神病人煮尸“食女”背后[图组]


案发地梅庄村


精神病人煮尸“食女”背后[图组]


刘和章的姐姐和老母亲


8年前,一个重病残疾女孩被父母遗弃,因无人过问,生命本可能就此终结,却被一名精神病人收养,并在8年后引发一场煮尸风波。一个离奇故事的背后,亦不乏对特殊人群生存现状的忧思,对常人社会某种缺位的影射


7月22日,安徽省阜阳市公安局内网上发布了一起故意杀人案,概要简单却骇人听闻:颍泉区宁老庄镇梅庄村民刘和章,将自己收养八年的瘫痪养女刘妮杀死后分尸并放在锅里蒸煮。尚未及吃,即被发现。


通报寥寥五百字,或许在警方看来,案件情节虽显恶劣,但仍不脱一桩寻常的刑事案。且破案顺遂,杀人嫌犯被当场生擒,经鉴定是一名无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已被送到当地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精神病人肇祸并不鲜见,仅在阜阳精神病院,去年由警方提交鉴定的涉及刑案的精神病人便有六十余例。


然而,一桩几欲演变成现代版吃人事件的凶案,在悄然地走向结束的当口,却引出了一个不容回避的疑问:一名无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怎会有一个收养八年的瘫痪“养女”?


煮尸


埋掉是为了长庄稼,长庄稼是为了吃,那不如把她吃掉。


梅庄是一个仅有一百七十余口人的自然村,位于阜阳市西北,泉河河畔,交通并不闭塞,距离市中心不过二十余公里。


和当地大部分农村一样,梅庄的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村里仅剩下老人和孩子,除了偶尔光顾的小偷,很少有什么事能在村子里掀起波澜。6月30日,村庄的宁静被“疯子”刘和章打破。


这天早晨6点,天在下雨,70岁的老队长梅玉海出门放羊。梅玉海家在村子东南,门前是一个布满荷叶的池塘。


梅玉海感到几分凉意,他抬起头,看到极不寻常的一幕:村里的疯子刘和章托着他浑身赤裸的养女,从北向南走到池塘边,弓着腰,把女儿往水里放,“提起来,蘸一下,再提起来,又蘸一下”。


喊了一嗓子后,梅玉海回家吃饭,碗还没放下,侄子梅新明跑过来:坏了,和章把她闺女的头割下来了……


一个多小时后,宁老庄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据一位出警民警介绍,当时刘和章正在厨房若无其事地烧火煮水,锅里则盛着他养女被砍下的四肢。


刘和章显然并没想逃跑。作为一名杀人疑犯,警方本该将其扑倒擒获,但因为其身上脏臭无比,一时无人愿意近身,好在劝解之后,刘未作反抗即俯首就擒。


被带上警车之后,刘和章方如梦初醒,一边挣扎,一边朝着众乡亲大喊:我错了,救救我……


时过一月,办案警察提及案发现场仍皱眉摇头。据悉,当天参与行动的警员多人呕吐。


尽管分尸、烹煮的情节已确凿无疑,但是,那个女孩究竟是怎么死的,却至今存疑。


在梅庄,没有一人声称看到刘和章杀人,相反多数人相信,被刘和章砍下头时,女孩已经死去多时。


执意向镇派出所报案说刘和章“杀人”的是梅庄所属梅寨行政村干部王振华,但他在报案后又承认,由于事发时不在现场,那女孩究竟是怎么死的,他本人并不知晓。


警方最终仍以“故意杀人罪”立案,但尴尬随之而来,据知情者介绍,迄今为止并没有杀人的足够证据。一位参与抓捕的警察承认,当时发现那女孩的皮肤已经明显干燥,“看样子像是死过几天了”。最主要的是,发现尸体的现场和刘和章身上,均没有血迹。


无论是面对鉴定专家还是本报记者,嫌犯刘和章在精神病院中坚称,看那女孩死了后,他才把她“剁”了。


至于为什么要下锅煮,他说,因为没地方“搁”了,他本来想把她埋掉,后来想,埋掉是为了长庄稼,长庄稼是为了吃,那不如把她吃掉。


兄弟


刘和章很少出门,并未见其他恶行,倒是有关于他做好事的传说。


对于梅庄的一些村民而言,这件至今存疑的“杀人案”,除了带来恐惧,倒未必全是坏事。


当疯子刘和章被警车带走时,曾有村民提醒:这还有一个,一块带走吧。那村民指的是刘和章的哥哥刘国章———梅庄的另一个疯子。


疯子刘氏兄弟,在村子里早成了难以去除的累赘。


由于家境贫寒,刘家兄妹8人中,只有刘国章、刘和章兄弟二人上学,前者高中毕业,后者读到初中。刘氏兄弟早年聪明勤奋,改革开放之后,两人双双赴陕西宜川打工,更是率先在村里盖起了六间青砖瓦房。


变故发生在1984年,兄弟二人正二十出头。那年正月,刘氏兄弟再度去陕西打工,受托带上亲戚,中途转车时,兄弟二人与亲戚走散。因担心无法对家人交待,于是四处寻找。两人在山沟里找了七天,甚至将身上衣服卖掉换得食物,但仍未能找到。兄弟俩抱头痛哭之后,只得一路要饭赶到宜川。事实上,亲戚在此之前早已买票乘车先行到达。


据姐姐刘秀章介绍,此事之后,兄弟二人开始犯“迷”。两人曾一连几天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夜里看到黑影,便会惊叫“有狼”。


兄弟俩后来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刘家为此耗费家财治疗,但未见好转,只能作罢。


刘国章的妻子生下女儿后,便回到娘家,一去不返。而弟弟刘和章的未婚妻也要求退婚。此番变故之后,兄弟二人的病情愈加严重,父亲死后,终于沦为两个蓬头垢面、衣不遮体的疯子。


刘和章很少出门,梅庄村民公认,在6月30日出事之前,他并未见有其他恶行。相反,倒是有关于他做好事的传说。一位村民有一次喝醉酒掉进坑里,就是被他拉回去,用水将其灌醒,救了一命。


6月30日当天,刘和章被抓时,哥哥刘国章曾扛把铁锹闻声赶来,他想上前阻止,但被人牢牢按在地上,嗷嗷乱叫,眼看着警车呼啸而去。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