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包工头悬梁讨200万工钱 日晒雨淋7小时被劝下

yeelv 收藏 0 1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3包工头悬梁讨200万工钱 日晒雨淋7小时被劝下

消防官兵换班4次,清欠办赶来3人才下了楼


一会儿太阳暴晒,一会儿急雨冲刷……任凭老天如何“变法”,都没能影响坐在9楼外横梁上3个包工头的决心。


昨日上午10时许至下午5时过,3个包工头为讨要200万工钱,在成都花牌坊街南薰巷刚竣工的大楼顶楼护栏外的横梁上,整整坐了7个小时,其间120医生一直等在楼下,消防官兵换班4次,街道办和派出所也派人分批劝说。到下午5时过,成都市清欠办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将3名男子劝下楼。


跳楼两男子被劝下后 又有3人爬上9楼横梁上


昨日早上9时许,花牌坊街南薰巷17号鑫雅苑楼下一阵骚动。两名身着一黑一白上衣的男子爬上鑫雅苑一栋楼9楼阳台护栏外的横梁上,声称他们是包工头,要代表农民工向开发商讨要200万工钱。北巷子派出所警官和成都市第五消防中队的消防官兵赶到顶楼进行劝说,约半小时后,两男子下了楼。


消防官兵和派出所警官离开后,两男子坐在路边的台阶上一言不发。人群正要散尽时,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又要跳楼了!”大家抬头一看,只见3男子出现在顶楼护栏外的横梁上,两人在外面不足20厘米宽的悬空横梁上相对坐着,另一人则坐在护栏边缘约30厘米宽的台阶上,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摔下去。围观居民介绍,其中一人就是之前爬上去过的黑衣男子。


辛酸 家里被工人砸烂 拿不到钱无颜面对工人


在顶楼的横梁上,3男子怒气未消,大喊拿不到工钱就跳楼。据工人介绍,3男子都是包工头,两次爬上去的黑衣男子叫刘帅,另外两人分别叫吴国志、张国亮(音)。吴国志和刘帅是负责内部涂料的班组,吴国志为班长,刘帅给他帮忙,张国亮则是负责地下室防水的班组班长。


刘帅闷闷地抽着烟,一言不发。旁边的工友说,他那一身黝黑的皮肤都是带领工人干活时晒出来的。因为没有工资支付给工人,他家已被愤怒的工人砸得稀巴烂,电视、微波炉、做饭的锅全被砸坏了,连自己的妻子也被打伤。29岁的他还有一个1岁多的女儿,但现在已完全不敢奢望给她创造什么“成长环境”,为了躲避工人追债,他把手机卡都换了。


张国亮吐了口烟,低沉地说自己很早就跟妻子离婚了,两个儿子都由自己带,一个13岁,一个9岁,“他们都很懂事,大的照顾小的”。说到这些时,刘帅请求记者不要拍他们的脸,因为“不想在电视上让老婆孩子看到,让他们跟着伤心”。


据了解,自2007年底施工至今,3人一直在垫付自己班组工人的生活费,吴国志垫付了20多万,张国亮垫付了十七八万,家底最浅的刘帅也垫了3万块。而现在领不到工资,他们不仅拿不回自己的钱,也没法面对那些跟着自己干的老乡。


僵持只抽烟不吃饭 3男子横梁上风雨不动


中午12时左右,天空中飘下阵雨。横梁面积狭小又贴了瓷砖,下雨后变得更滑。接警后第二次赶来的消防官兵见状加紧劝说3男子返回楼内,但都被拒绝。一位消防官兵说,接到第二次报警时他们正准备吃饭,碗刚捧在手里,接到报警就赶了过来。


阵雨之后就是暴晒,3人在横梁上明显露出疲态,烟一根接一根的抽,话也渐渐变少了,但仍然不肯下来。下午1时20分左右,3男子的工友给他们送来盒饭,但3人均不肯吃,只肯喝少量的水。获知开发商一直未露面后,愤怒的刘帅从横梁上站了起来,周围的人吓得尖叫。在消防官兵劝说后,他又重新坐了下去,情绪仍旧激动地将手中一个废电话机狠狠地朝楼下扔去。此时,成都市第五消防中队的另外一个班组赶来换班,将之前没来得及吃饭的消防官兵换回去吃饭。


记者也在一旁不停劝说3男子,对方只是不停地让记者和消防官兵回去,说他们只想见开发商,并且不断道歉,除此之外,如果不被问起,他们更多的时候都是保持沉默。


争议 3人称钱被拖欠 开发商坚称按合同办事


3人中比较冷静的吴国志介绍,他们待的这栋楼就是他们修建的,开发商是四川雄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为成都明都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吴国志说,开发商之前答应他们房子竣工验收后就交付95%的工程款,按照标准,应该是1900多万。但7月6日竣工验收后,开发商却只答应给64%的工程款1200多万,其余的要等开发商在成都市城市建设档案馆存档、备案以后才发。目前开发商已付的64%连付材料费都不够。工人本应拿到的200万工钱也只能继续拖欠,拿不到钱的工人就只好来找班组长闹。


记者致电开发商负责人许倩,她称一切都是按照合同来办,剩余部分要等到存档以后才发,是承建商没有协调好。而吴国志所称的“合同”不是之前签署的合法合同,只是个“补充条约”,他们是在上个月才知道此事。


随后记者致电承建商负责人申国正,电话一直呈关机状态。


下楼 消防四次换班 清欠办出面才化解危机


下午2点过,又一阵急雨袭来,开发商办公室助理和代理律师来到南薰巷与工人进行协商。律师姚祖刚称,开发商已按照合同将该付的钱交给了施工方,与他们无关。由于开发商代表未到楼上进行劝说,也没有允诺要给工人工钱,3男子仍然坚持在横梁上坐着。


下午3点过,第五消防中队的消防官兵再次换班,至此,两个班组的13名消防官兵已经分四次分别赶来。


下午3点50分左右,媒体记者联系到成都市清欠办,对方表示将派工作人员赶来现场进行处理。


下午4点50分,清欠办两名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在答应要出面帮工人协调解决后,3男子起身从横梁上下来,进到楼里。


从顶楼下来后,39岁的吴国志不知是欣慰还是悲痛,用手捂着脸哭了起来。长久的沉默之后,他声音低沉地跟周围帮忙劝说的消防官兵及媒体记者说“谢谢”。楼下的一位工友表示,他们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得这么僵,搞成这样完全是“被逼的”。


目前,成都市清欠办正在对工资拖欠的具体事宜进行详细调查。(华西都市报 刘春梅 刘陈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