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历史唯一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战


我军历史唯一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战

我战机空中支援解放一江山岛战役。解放军报资料信息中心供图


[大事回放] 1955年1月18日,我陆海空三军集中优势兵力,对位于东海上的一江山岛国民党守军发起进攻,迅速解放了一江山岛。这是我军历史上唯一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战。


历史好比一首雄浑而悠长的乐曲,组成它的音符是一个个历史事件。相比历史的悠远,历史事件也许就是短短一瞬,但它却常常超越时空,激荡起延绵不绝的回音。寻访解放一江山岛战役的历史遗痕时,记者常有这样的感受。


发生在54年前的那场战役,虽然只打了3个小时,却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战役的胜利使附近岛屿上的国民党部队望风而逃,浙、闽沿海岛屿随之解放,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梦想从此破灭。


对战役的亲历者、79岁的老战士陈仕勤而言,这场战役同样影响深远,甚至可以说改变了他的一生。解放一江山岛时,他是位年轻的艇长,指挥登陆艇向岛上敌人开炮。从部队转业后,他又成为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管理处主任,为战役中牺牲的战友守陵,这一守就是20年。


“我们那个时候啊,就是不怕死!”回忆起54年前的炮火硝烟,满头银发的陈仕勤老人仍难抑激动。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伴着战机轰鸣和隆隆炮声,他率艇向一江山岛开进。3个小时后,他们胜利返回,却遇到了国民党飞机的轰炸,一颗炸弹把艇炸翻,艇上16名官兵全部落水。幸运的是,他们很快在海上遇到了我军搜救艇,除一名信号兵牺牲外,其他15人全部获救。


经历了生死考验,陈仕勤的生命和一江山岛战役再也难以分开。从部队转业后,他先是到北大荒拓荒16年,后又来到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任管理处主任。烈士陵园位于一座山上,他一个人步行20多分钟,再爬263级台阶上山,20年中几乎天天如此。忙的时候,他就陪着400多名牺牲的战友在山上过夜。离休后,陈仕勤仍然每周至少上山一次。他说,心里老惦着那些长眠在山上的战友,要经常去看看他们。


在陈仕勤的引导下,我们登上了被当地人称作“烈士山”的陵园。翠柏丛中,400多位烈士的墓碑齐整地安卧在一座高大的纪念塔后面。为了祖国的统一,这些年轻的烈士把青春与热血永远定格在1955年1月18日,定格在一江山岛,定格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肃穆,沉默,鞠躬。那些在陵园里参观的游客们,脸上都挂着同样的表情,他们是专程从温州、宁波等地赶来悼念先烈的。烈士墙下,已有不少祭奠者敬献的花圈。


据一江山岛登陆战纪念馆馆长张淑璟介绍,今年清明节那一天,就有5万多人来陵园缅怀先烈;“七一”当天,纪念馆卖出1.3万张门票,其中还不包括大量可以免票参观的老年人、军人和学生。许多学校、企事业单位和部队都把这里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徜徉在纪念馆里,那一幅幅老照片、一件件烈士遗物,仿佛有了生命,穿过历史的尘烟,告诉我们战争的真实和往昔的光荣。在一架战机模型前,陪同记者采访的东海舰队航空兵某师宣传科长赵春林说:“54年前,我们师也有两个团参加了解放一江山岛战役。”


我们来到这个师的师史馆,“海空雄鹰团”的战机配合兄弟部队争夺一江山岛制空权的老照片张贴在醒目位置。师长魏华彬说:“打一江山岛时我军用的还是亚音速战机,今天我们已经更新换代成超音速战机了。现在的联合作战也已发展成为空、天、海、陆、电磁等全方位的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我们惟有苦练精兵,才能不辱使命,延续先辈的光荣!”


“海空雄鹰团”训练场上,轰鸣声中,一架战鹰划过长空,飞向一江山岛的方向。承载着昔日的辉煌、今天的使命和明天的希望,它用展翅翱翔的雄姿,让历史的回音在祖国的海天间激荡。(徐文耀 通讯员 侯瑞)


作者:徐文耀 侯瑞 来源: 解放军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