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十四章 敌驻我扰

zjqian96 收藏 44 1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神鹰”抗日特遣队包括民兵在内共280人,除当初的40人战斗力还算强悍外其余都是第一次上战场的民兵,而且有武器的也只有100人左右。去和训练有素的鬼子硬拼?陈际帆还没愚蠢到这个地步。不过这些民兵战时如何配置和指挥倒令陈际帆着实费脑筋。这些民兵将来都是抗日的中坚力量,现在他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神鹰”抗日特遣队包括民兵在内共280人,除当初的40人战斗力还算强悍外其余都是第一次上战场的民兵,而且有武器的也只有100人左右。去和训练有素的鬼子硬拼?陈际帆还没愚蠢到这个地步。不过这些民兵战时如何配置和指挥倒令陈际帆着实费脑筋。这些民兵将来都是抗日的中坚力量,现在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让他们作无谓牺牲。

“头,有情况!”赵俊跑过来打断了陈际帆的思考。

“什么事?”

“头你看这些树叶,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摆成这个样子的,你再看”赵俊说着将树叶一张张翻开。

树叶下面有血迹!而且血迹顺着旁边一直延伸到旁边的树林。

陈际帆立即做了个全体隐蔽的手势。后面跟着的部队马上向两边展开,各自找到隐蔽场所向四周警戒,不过民兵们的反应还是明显比前面39人慢。陈际帆也没有在意,他向钟鼎城等原来6个特种兵打了个手势,6人会意立即持枪跟了上来。

这是他们7个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展示攻击姿态,只见陈际帆和钟鼎城分别领头,成双箭攻击队形,三人一组,留赵俊一个人断后。

后面的宋关虎邓方顺等国军是懂行的,一看就知道这是非常专业的队形,不由得心生佩服,更加觉得没有跟错人。

陈际帆的7人小队在树林里搜索了大约3、400米距离,很快文川浩就发现了一株大树底下的不正常。在文川浩这样的超级狙击手面前,估计一般的伪装很难逃过他的眼睛。

陈际帆、钟鼎城和胡云峰三人迅速占领了不同方向的有利位置,然后罗玉刚拔出匕首悄悄摸上前去……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竟连像样的反击的都没有,直接就被罗玉刚按在地上,双手被死死地反剪在背后。

“小鬼子,王八蛋,有种就给爷爷来个痛快的,老子皱个眉头就是你孙子。”被擒的人左右使劲挣扎。

“爹――娘――,儿不孝,没能给您二老报仇,儿没脸见你们啊。呜呜……”

罗玉刚擒住的既不是日本鬼子也不是汉奸伪军,而是一个穿着破烂的村民,二十出头的样子,也许是营养不良,脸色有些蜡黄,瘦瘦的。小腿上还流着血,旁边有一支步枪。

“罗汉,放开他!”陈际帆冲罗玉刚一挥手。

罗玉刚把手一松,顺手捡起旁边那只步枪,站在一旁。

“小兄弟,不要怕,我们不是鬼子,我们是专打鬼子的,你是哪人,为什么在这?”陈际帆蹲下来问道。

地下的年轻人边揉胳膊边慢慢抬头向陈际帆他们打量,他相信这些人不是鬼子,不然他早死了。

“你们,你们真是打鬼子的?不骗咱?”

陈际帆笑着点点头。

年轻人忽然起身向陈际帆跪下来大哭,“好汉大爷,帮咱报仇啊!村里两百多口啊,全死了!让小鬼子全给杀了!”

“等等,你是李家集的?”

小伙子叫金锁,是李家集的猎户,父母死得早,从小就跟着爷爷上山打猎,鬼子来时他刚好在山上所以逃过了一劫。后来他就在村头的山坡上亲眼看见乡亲们死在眼前。待鬼子走后他就一路跟踪想寻机杀鬼子报仇。在昨天夜里终于找到一个机会下手,趁鬼子宿营的时候他摸进敌营杀了一个鬼子夺了他的枪,可是自己也被发现,逃跑过程中被鬼子打伤小腿。

陈际帆捋起他的裤管仔细查看了一下伤势,还好没伤着骨头,三八大盖子弹的穿透力强,打中人身上后两头对穿,只要不感染一般很快就会恢复。陈际帆让人把何春香叫来给他包扎上药,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金锁,你是好样的,好好养伤,乡亲们的仇包在我们身上。”

“你们是?”金锁愣愣的问道。

“我们是专门杀鬼子的‘神鹰’抗日特遣队。”钟鼎城抢着回答。

“队长,你快过来看这枪。”陈际帆一抬头就看见文川浩像见到宝样的上下抚摸着金锁的步枪。

“这是小日本的‘九七’式狙击步枪,这枪射击时枪口几乎看不见闪焰,不易暴露,而且他继承了三八大盖的优点,弹道平直,射击精度高,队长咱们发财了。”到底是专业狙击手,谈起狙击步枪一套一套的。

“你小子,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今天见到一支日本破枪就高兴成这样?”钟鼎城也跟着开起玩笑。

“破枪?多给我几支这样的‘破枪’,我的狙击小队战斗力提高一倍都不止。”

“小日本也有狙击手了,这对咱们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川浩,你的狙击小队有对手了。”陈际帆道。

“放心,小日本不擅长狙击作战,他们没有组织专门的狙击支援火力,最多也就是几个特等射手而已。等打鬼子时,鬼子的狙击步枪我要定了。”文川浩的口气不容置疑。

经过何春香细心包扎,金锁的伤似乎无大碍居然站了起来。“各位长官,我要参加你们的队伍,我是猎人,会放枪。”

其实就在金锁讲述他杀鬼子报仇的经历时,“神鹰”成员就已经很看好他了,有胆有识,关键时刻不被仇恨冲昏头脑去做无谓的牺牲,而且摸进敌营能全身而退,稍加训练就是一个优秀的特种兵。只是目前金锁带着伤,大家都不忍心让他参加战斗。

文川浩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他冲着陈际帆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个人我要定了。

“好吧,金锁,欢迎你加入我们,今后你就跟着文长官,记住,一定要服从指挥!”

“是!”金锁高兴得原地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金锁,这把枪还你,这里还有120发子弹,好好打鬼子为乡亲们报仇。”文川浩轻轻拍了拍金锁的肩膀。

“嗯!”金锁有些伤感的回答。

有金锁的带领,部队赶路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追了十几公里,终于在下午时发现了这伙鬼子的踪迹。

接到侦察兵的报告,陈际帆决定让大部队先找一片树林隐蔽起来,自己率钟鼎城、罗玉刚和胡云峰等前去侦察。

正如当初赵俊所说,这伙鬼子大约130人,配备九二式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两具,

回来后,陈际帆召集大家开会研究战情。

陈际帆先定下个调子,既要全歼这股敌人,又要最大限度减少牺牲。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但真正完成起来困难很大,面前的鬼子可是配备了重火力的日军野战部队,就凭自己三四十人的部队和两百多从未上过战场的民兵?如果打起来,别说能不能达到全歼的目的,就算是把这股鬼子一股脑全歼了,自己这边估计也剩不下什么人了。所以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想什么呢?你们不会以为我要大伙向这些鬼子发起冲锋吧?放心,我还没有发疯。”陈际帆一脸疑问对着大家说。

听队长这一说大家不好意思笑起来,沉闷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话题也就顺理成章地接了下去。

“头,还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十六字诀’不?咱们战斗力弱,人数也不占优势,但是咱们队伍中当地人多,地形熟……”赵俊话没说完,罗玉刚就抢了过去说:“对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主席真是英明啊,眼下不就是现成的‘敌驻我扰’吗?”

“我说罗汉,以后等我说完你再说行不行?还真没看出来啊,猛张飞也会用计。”

“去去,这有什么,主席他老人家的东西在部队上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我看今天这架势一定用得上。”罗玉刚一脸得意。

“好了,说正事,罗汉说得对,傻瓜才和这帮孙子硬拼哩,咱们玩死它!”邓方顺居然也插了句。

中村上尉正在宿营帐篷外专心地看着地图,对于这次治安肃正作战,他可不像有的帝国军官那样牢骚满腹,觉得把堂堂的帝国野战师团放在乡下去有辱武士的尊严,不能到战场上去杀光支那政府军还叫什么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中村少佐可不这么看,前几次发生在滁县的治安事件足以说明支那民间对皇军还很不友好,在南京还做得不够,还不能让支那人对皇军产生敬畏。所以这次治安肃正,中村打定主意要让可恶的支那人领教皇军的厉害,昨天经过一个村子时,他毫不犹豫命令士兵们杀光他们,用支那人的鲜血来擦拭手中的刺刀。

虽然还没有发现支那民间的抵抗力量,但是中村还是没有松懈。不过他倒真的很希望这些乌合之众找上门来,那样就不用像这样带着队伍钻山沟了,可以一仗解决所有问题。

陈际帆把队伍里所有的掷弹筒全给调上来了,他要用这些鬼子给自己的“炮兵”练练手。“听我命令,给我好好的打,哪人多往哪招呼,不要担心炮弹,等你们要了这帮狗日的小命,炮弹有的是!”

五架掷弹筒同时轰击,场面是相当壮观的。第一发榴弹就直接落在一堆鬼子中,当场就让这几个鬼子见了天照大神。其余鬼子被突如其来的“炮击”搞得有些手忙脚乱,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断的把鬼子炸飞起来。不过这些鬼子毕竟训练有素,很快就各自找地方隐蔽起来,甚至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渐渐形成了防御阵型。

陈际帆在望远镜里静静地看着战果,几轮炮击下来,鬼子居然只有二、三十人伤亡,他轻轻摇摇头,全然忘记了这些“炮兵”都是第一次操作掷弹筒。

而文川浩早早就带着他的阻击小队隐蔽在鬼子营地附近,他没让金锁来,他的腿上有伤,移动不方便。鬼子营地上的混乱他不感兴趣,他像一尊雕塑样静静地趴在那,在瞄准镜里仔细搜寻日军的狙击手,狙击手绝对是危险人物,他不光想要命,还惦记着人家手里的“九七”式狙击步枪。

日军果然很快就恢复了秩序,让文川浩有些惊讶,不过他也没有失望,因为他的猎物来了。

一个身上披着几根草的日军就卧在营地边上的石头后面,还有一个隐藏在二十米远的大树下,不过在文川浩看来,鬼子狙击手的伪装很低级,鬼子的身影在88式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变得越来越清晰。文川浩将十字牢牢地套在其中一个的头上,600米的距离,88式狙击步枪,特种部队精锐狙击手,文川浩没觉得一枪爆头是什么难事。

“砰”,石头后的鬼子应声而倒,脑门被开了一个血洞。文川浩迅速把枪口调转。瞄准、击发一气呵成,又一声枪响,树后的鬼子狙击手应声而倒。文川浩迅速收起枪转移。

见到组长开张大吉,孟飞和徐有根也不甘示弱,虽然手里的家伙只是三八大盖,但经过山上一个月的训练两人的狙击战术已有了很大提高。战前组长给他俩布置的任务是专门负责鬼子的机枪手和掷弹筒,所以在组长的枪响后两人分别找准自己的目标开始“点名”。

不一会,鬼子已经有6个正副射手倒在机枪旁边,而文川浩的5.8mm子弹因为数量有限又没法补充,所以只有挑高价值目标射击,而那些手握军刀“嗷嗷”叫的小队长、军曹、曹长等就成为首选。中村少佐隐蔽得较好,会活得长些。

枪声很稀,但在每一声枪响后都会有一个鬼子倒下,而且不是军官就是机枪手,中村终于意识到对方有神枪手,他命令停止冲锋,就地隐蔽还击。

可是对面的支那人打了五分钟后却停了下来,刚才枪炮声大作、硝烟弥漫的营地忽然变得静悄悄的。中村马上意识到,对方只是极少数抵抗分子,从他们打掷弹筒的准确程度就可以看出来。而且他们手里的掷弹筒就已经证明已经有皇军被他们袭击了。

“八嘎!”中村越想越气,刚才被可恶的支那人一阵偷袭造成27个人伤亡,其中有一个小队长、三个军曹、两个曹长和六个机枪射手,更可恶的是派给自己的两个精锐的狙击手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就已玉碎。

“这简直是我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耻辱!帝国的勇士们,我命令你们抓住这些可恶的支那人将他们碎尸万段,祭奠帝国勇士的英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