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10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收到班超派人送来的雒越首级,焉耆王广又惊又怒,恨不得立刻就杀死元孟出气。国相腹久狡诈多智,连忙劝止道:“大王切不可再触怒班超了。还是想想眼下该怎么办吧?”,王广怒道:“元孟这个狗贼阴谋在前,献媚于后,不杀他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气。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腹久说道:“班超说二十日后宴请王公大臣,还说归附大汉将厚加赏赐。只怕有假。”。王广双手一摊,说道:“唉,悔不当初啊!现在汉军大兵压境,不降又能如何?我想通知尉犁王和危须王,一起降附班超。”,腹久道:“大王可要仔细考虑此事。当年咱们可是杀了陈睦,还有那千余汉军,这仇太大了。依汉人性格,必不肯就此甘休。”,王广声音颤抖说道:“那你看该怎么办?”,腹久说道:“打是打不过了,班超以千余汉军,尚且能与龟兹、大月氏数万军队抗衡二十年。更别说现在已收服诸国,手握大军杀来,咱们岂是对手。依我看,逃吧!”。

王广定定神,思虑再三才说道:“班超宽厚,连兜题、尤利多都能留下命来,此次又杀了雒越,也许是真心招降。”,腹久急道:“大王不可存丝毫侥幸之心,还是逃吧。”,王广连声说道:“逃,逃,逃又能逃到哪里去?现在西域尽是汉家天下,只怕没逃出十里地就被人抓回来献给班超领赏。也许投降还能有条活路。”,腹久还待苦劝,王广神情惨淡说道:“你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就这样吧。你赶紧派人去通知尉犁王和危须王吧。”。腹久长叹一声,退出门外。

焉耆王广、尉犁王泛及北鞬支、元孟等三十多个贵族王公,按期到会。见汉军营中刀山枪林,暗暗心惊。看到主座上的班超神色如常,才稍稍定下心神,各自就坐。要是众人早知班超曾立誓要为陈睦复仇,估计就不敢来此了。

刚刚坐定,只见班超突然变了脸色,责问焉耆王广道:“危须王为何不到?腹久等为何逃亡?”。广吓得立刻跪倒说道:“危须王贵由和腹久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前来。”。

班超鼻中“哼!”了一声,吓得一干人纷纷跪倒。只听班超又道:“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前来……难道你们敢来,是自觉罪孽不深重吗?”。喝令左右将一干人等全部拿下。元孟大声叫嚷道:“冤枉啊!”,班超走到他面前,厉声说道:“你有何冤?难道当年杀我大汉都护,你没有参与?”。元孟惶恐说道:“小的确实没有参与,那时我病重不起,此事尽人皆知。”。焉耆王大声骂道:“你这个贼子,你是没有去乌垒城。可当初商议时,你也是点头同意的,还派雒越参与。”。元孟急忙辩道:“都护大人千万不可相信此言。元孟深受汉家熏陶,诚心侍奉天子。若非受广逼迫,怎能点头。雒越自行其是,怎能怪到小人头上。况且事后我还派人收敛汉军尸骨,请都护明察。”。班超略一沉思,命道:“给他松绑。”。

抓住这三十几人后,班超下令:兵士任意劫掠,杀死一切敢于抵抗之人。此令一出,焉耆、危须、尉犁顿成血海,被斩首五千余级,掠一万五千人,马畜牛羊三十余万头。

班超将一干贵人带回乌垒城,就在当年陈睦死节的地方,搭起陈睦的灵位。把焉耆王广、尉犁王泛、北鞬支等一一斩杀,三十几颗首级垒在陈睦灵前,大军山呼万岁。

欢呼声中,耿恭和成上快马赶到,相视一笑道:“终于赶上了。”。耿恭把一颗头颅提在手上,走上前先在陈睦灵前磕了个头,说道:“主谋之人被诛,陈大人安息吧。”。将手中头颅放在最上,正是危须王贵由。

原来班超早就防着贵由逃窜,想来贵由只能向乌孙逃去,命耿恭和成上率军埋伏于危须西北,果然一举擒杀了贵由。

祭奠完毕,班超下令装敛头颅,传首京师,以告慰天子和陈睦遗属。陈睦在关中老家仅余长子侍奉老母,其家余者十一口,均在乌垒城中死难。

为了安定焉耆,班超另立元孟为焉耆王,在焉耆停留了半年才回到它乾城。

至此,西域重归大汉。

和帝永元七年(公元95年),朝廷下诏曰:

“往者匈奴独擅西域,寇盗河西,永平之末,城门昼闭。先帝深愍边萌婴罗寇害,乃命将帅击右地,破白山,临蒲类,取车师,城郭诸国震慑响应,遂开西域,置都护。而焉耆王广、广子忠独谋悖逆,持其险隘,覆没都护,并及吏士。先帝重元元之命,惮兵役之兴,故使军司马班超安集于阗以西。超遂逾鳂领,迄县度,出入二十二年,莫不宾从。改立其王,而绥其人。不动中国,不烦戎士,得远夷之和,同异俗之心,而致天诛,蠲宿耻,以报将士之雠。司马法曰:‘赏不逾月,欲人速鷪为善之利也。’其封超为定远侯,邑千户”。

本章后记:愍 (mǐn) :同“悯”。

蠲(juān) :除去,免除。

雠 (chóu):同“仇”。

鷪(yīng) :同“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