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同一时间,刘雅欣也被鬼子据点的枪声惊醒,她来到堂屋,见薛三也起来了,便和他摸黑坐在一起说话。正说着,外面有人悄悄地敲门。薛三走出去一会工夫,带了一个人回来。刘雅欣在黑暗中有些看不清楚,薛三告诉她这是马高。

“是马高兄弟呀?快坐。”刘雅欣急忙让座,又忙着点灯要去倒水。

“不用了嫂子,这样会有麻烦。”马高说,“刘支队长有别的任务,河阳街这一带是我带人盯着。他叫我给你带个口信,我们下一个目标就要拔掉河阳街据点了,希望你们一家能跟我们到根据地去。”

“叫鬼子发现怎么办?”薛三问。

“不会的。现在,有青纱帐的掩护,来去比较方便。鬼子和伪军晚上在几个村口的岗哨被我们摸掉过几次,晚上已经不敢设岗哨了,龟缩在据点里不敢出来。你们把家里收拾好,过几天我带人接你们走。”

刘雅欣想着薛克新和薛景怡都死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牵挂了,便同意了马高的提议。薛三却有些犹豫,说起媳妇和孙子到现在没有回信,不太愿意走,但是劝刘雅欣带着孩子走。刘雅欣又变得摇摆不定,突然想起了马玲死亡的消息,便告诉了马高。马高双手抱着头沉默了,黑暗中传来他压抑的哭泣。半晌,马高才对刘雅欣安葬马玲表示感谢。

“你怎么这么客气,马玲是我二嫂呀。”刘雅欣突然想着有点不对劲,问,“兄弟,你怎么始终不提我二哥呢?他是怎么被鬼子打死的?”

马高支支吾吾的好像很不好说,刘雅欣再三追问,马高终于说出了刘亚虎是怎么死的。

刘雅欣终于知道了界湖镇的国军就是四哥的部队,又得知了二哥的死和四哥有着莫大的关系,甚至就是四哥将二哥断送了。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死死地咬住衣襟哭泣着。

“嫂子,别哭了。”马高由着刘雅欣哭泣了一会儿,劝说道,“支队长对我说,如果一定要告诉你真相,希望你不要怪你四哥,他心里是有你的,所以他一直没有对外界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就是担心你会因此遇到麻烦。至于我们和刘亚伟,我们会有我们的解决方式。”

马高显得平静了些。刘雅欣见他不再说你四哥这个字眼,而是使用了刘亚伟的大号,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也知道三哥和四哥之间已经是势不两立。她透过黑暗,似乎能看到马高眼里射出的仇恨的怒火,她感到不寒而栗。她还想再问点什么,马高又告诉他薛景梅在界湖镇的消息,同时说,她一家在河阳街的情况他们也通知了薛景梅。

刘雅欣再次震惊了,她脑子嗡嗡作响,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马高看了看窗外,见天色已经变得灰蒙蒙了,再有半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便又嘱咐了几句,准备告辞。

“兄弟,你告诉我三哥,我不去榆树谷。”刘雅欣说。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马高感到非常不解。

“你不是说了,景梅在界湖镇吗?既然他在界湖镇,一定会回来看我和孩子的。我不能走。”刘雅欣的口气异常坚定。

马高有些后悔告诉刘雅欣薛景梅在界湖镇,可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眼见着天就要亮了,心里担心青纱帐里战士们的安慰,只好起身告辞了。临出门时,告诉刘雅欣他回去向支队长汇报后,还会再来。刘雅欣告诉他不必再来了,只要早点把河阳街据点拔掉,让这里也成为根据地就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